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六十三章:鬧劇(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鬧劇(2)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常棣一離開,蕭博簡不顧眾人目光緊跟著就進了廂房,就算是衛甲也沒能第一時間攔住他。

衛甲懊惱地搖搖頭,怕事情鬧大,只好代替了先前來越的位置,守在了廂房門口。

楚鳶見蕭博簡竟然進去了,也要跟進去,幸而二夫人還有些理智把她一把拉住了。

蕭博簡臉色難看非常,一把撩開氈簾,進了廂房裡間。

廂房內,二老爺楚奇正發愣地站在床邊,一時間震驚的都說不出話來。

蕭博簡目光向里掃去,因為角度的關係,他只看到帷帳後有糾纏的兩個人。

情急之下,他居然一把將楚奇正推開,抖著手撩開了帷帳,剎那,一對陌生的男女撞入了眼帘,哦,不對,這赤身的女子並不陌生,正是他安排的手下之一……

至於暈過去的男子,蕭博簡也有一兩分印象,乃是八小姐楚鳶奶娘的遠房侄孫,機緣巧合,他見過一面。

一時間,蕭博簡心弦猛然鬆動,他情不自禁摸了一把額頭浸出的細密冷汗。

還好,璉兒無事。

放下了心底最重的包袱,蕭博簡片刻后也徹底恢復了平日里的陰沉和冷靜。

他臉色陰煞,轉頭淡淡看了眼楚奇正,冷笑道:「既然楚大人根本就沒有合作的信用,那我們之間的交易也不會作數,楚大人好自為之。」

這個時候,蕭博簡又怎麼會不知道他根本就是被英國公府二房的人擺了一道。

楚奇正沒想到蕭博簡腦子轉的這麼快,他慌忙解釋:「蕭公子,我也不知事情為何會發展到這個地步,許是楚璉身邊兩個丫頭武功高強,這確實與我無關,你既答應了與鳶姐兒的婚事,又怎麼能後悔1

蕭博簡許是徹底失去了耐心,他冷哼一聲從楚奇正身邊走過,竟是理都沒理他說的話。

楚奇正駭然,怔愣幾秒后,壓低著聲音怒吼道:「蕭博簡,你別忘了你的老師是誰1

可惜不管楚奇正多麼大怒,蕭博簡還是很快消失在廂房門口。

楚奇正身體癱軟的踉蹌了兩步,幸好扶住了一旁的博古架,否則要一下跌坐在地上。

等楚奇正好不容易調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從廂房裡走出來,他怒氣沖沖走向二夫人,隨即猙獰的怒喝道:「簡直是胡鬧1

說完又對著鳶姐兒,「還不回房!越大越不像話1

遲鈍如鳶姐兒這樣的,也明白了情況不對。

這些安排明明是父親與母親商量好后親自告訴她的,怎麼這個時候她反被父親呵斥,那便是只有一個原因,事情根本沒成!

楚奇正很快也怒氣沖沖帶著身邊的常隨離開,二夫人帶著鳶姐兒不信邪的闖進廂房中。

整個屋子找遍,哪裡有楚璉的一點兒影子!就連楚璉的臟衣都沒找到一角,楚鳶愣愣地回不過神,臉色出奇的難看。

整件事情就像是自打臉的鬧劇一樣,跟隨著楚鳶一起來的女人們這個時候表情變得微妙起來。

想必用不了兩天,鳶姐兒在及笄禮上誣衊親姐與人私通的閑話就會傳出去。

到時候恐怕沒人會站在她這邊幫她說話。

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英國公府及笄禮的宴席還沒散去,這件事就已經傳到了各家貴婦的耳中。

與鄭國公府交好的一名貴婦輕聲道:「怪不得安遠侯夫人走的那樣匆忙,要是我有這樣的娘家,我都要斷絕來往了。」

「可不是,有這樣的繼母和妹妹,安遠侯夫人也是命苦。」另外一位夫人附和道。

……

這般傳下去,還沒到散宴的時候,各家就已經走的差不多了。

鳶姐兒瞧著今日來給自己祝賀的客人一個個迅速離開英國公府,氣的目恣欲裂。

她站在角樓上注視著英國公府大門后的照壁,一張臉煞白猙獰。

笑琴快走幾步到鳶姐兒的身邊,「八小姐,老夫人叫您過去一趟。」

楚鳶忍著胸口快要爆炸的怒火,轉身去了英國公府老夫人的院子。

此時,賓客已盡,老夫人院里已經沒了外人,跪在下首的就是二老爺楚奇正和二夫人,老夫人和老英國公坐在上首,臉色陰沉難看的。

楚鳶哪裡受過這樣的陣仗,發懵的走進了花廳。

還沒說話,就被老國公呵斥著跪下了。

「真是個爛泥扶不上牆的東西1老英國公劈頭蓋臉就罵道。

鳶姐兒何時被祖父這樣毫不留情面的罵過,當即眼圈一紅,眼淚就撲簌簌掉了下來,可是父母都垂著頭,她哪裡敢說半句話。

在楚鳶來之前,老英國公就狠狠訓斥了兒子,這個時候老人家也說累了,所以花廳內一時間安靜的空氣都要凝滯了。

「老夫決定將素姐兒許配給無竟,鳶姐兒的婚事你們夫妻自己張羅吧1

良久,老英國公才說了這麼一句。

可就是這一句瞬間讓二房一家三口就不敢置信地抬起頭。

「不行啊,爹,您之前不是答應將鳶姐兒許給蕭博簡的?」二夫人連忙求道。

還不等二老爺說話,老英國公就強硬道:「我心意已決,你們回去,好好閉門思過幾日1

說完,就起身離開了花廳,根本不管二房的人怎麼乞求,老夫人同樣瞪了他們一眼,由著大丫鬟扶著離開了。

鳶姐兒渾身一軟,再也不能跪的筆直,瞬間癱倒在地上,兩眼越發的無神空洞。

賀三郎出府跨上馬背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楚璉平安離開了英國公府。

他繃緊的心弦到這一刻才真正放鬆下來,回頭看了一眼英國公府的大門,面色越發的冷硬和冰冷。

隨後他打馬揚鞭,連一口飯也沒在英國公府吃就回了靖安伯府。

楚璉回松濤苑不過一刻多鐘,賀常棣也回來了。

他進門就冷聲問:「三奶奶呢?」

桂嬤嬤因他的氣勢渾身一凜,下意識就道:「三奶奶在裡間換衣裳。」

賀三郎邁著長腿急切進了裡間房,轉過屏風,就見到立在外頭的喜雁,他耳尖的聽到凈房裡傳來水聲,他朝著喜雁揮揮手。

喜雁朝里瞥了一眼,還是垂頭輕腳離開。

賀三郎腳步微微一頓,轉進屏風進了凈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