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六十六章:羊湯(3)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六章:羊湯(3)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許多人都是興沖沖的來,卻失望無奈的離開。

等到今天早上,歸林居已經門可羅雀。

賀瑩想不明白怎麼會這樣,明明是一棵搖錢樹,怎麼瞬間就枯死了。

她急的不行,今天一大早就乘了馬車親自去歸林居。

等到她嘗到歸林居的菜色,這才明白其中原委。

原本被盛京中人讚不絕口的歸林居菜肴,現在根本就難以下咽,甚至遠不如靖安伯府里的廚子!

賀瑩大怒,尋了掌柜來尋問。

掌柜是從賀老太君名下產業里新調過來的,也是個有經營鋪子多年經驗的老人了,留著一撮山羊鬍子,一眼瞧起來顯得很是精明。

在賀瑩的逼問下,掌柜才說出其中原委。

原來在歸林居中的廚子夥計賬房等都已經更換,並非是不想將這些人找回來,而是根本就找不到。

歸林居在楚璉手中的那些班底年前就已經解散離開了,壓根就尋不到人。

他們想要最快時間將歸林居開起來,也只能另尋人。

可是人是找齊了,但是原來的味道卻是找不回來了。

要知道,原來的歸林居做的那些菜可都是三奶奶的秘方做的,又怎麼可能會輕易教給別人。

當初是秦管事選了廚子,菜肴的方子和做法是喜雁來親自傳授的。

大武朝百姓對秘方看的很重,甚至許多技藝都是傳男不傳女,就算是收徒,那也要看師傅願不願意教。俗話說,教了徒弟餓死師傅,原來歸林居的那些廚子既得了喜雁的教導,就是將喜雁真心當做師傅看待,又怎麼會將菜肴秘方隨便外傳?

大姑奶奶賀瑩咬咬牙,用力一拍桌子,桌上的茶盞被震的「嘩嘩」作響。

怪不得楚璉當時那麼痛快的就將歸林居還給了老太君,原來套設在這!

可交酒樓的時候,楚璉當面說清了,歸林居既然還給賀老太君,那麼一應事物就與她完全無關。

所以賀瑩還不能光明正大的去找楚璉,讓她把歸林居的原班人馬給弄回來。

賀瑩氣的不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老嬤嬤匆匆走了進來。

賀瑩正憋悶著一肚子火,瞧這慌慌張張的下人就要發火。

可卻不等賀瑩發火,老嬤嬤就急切道:「姑奶奶,不好了1

「又發生何事?說1

老嬤嬤上前一步,忙從袖口中掏出幾封信來,雙手捧給大姑奶奶。

賀瑩拿過信,瞧見信封上的府邸名字,雙手一抖,差點將這些信丟到地上。

鄭國公府、楊府、福安侯府、定國公府……

都是盛京城有權有勢的勛貴或者高官人家。

雖然靖安伯府如今的地位也不一般,但也擔當不起這麼多大佬同時來信「慰問」吶……

她搞不明白,這些人好好的,為什麼會給靖安伯府寫信,而且還專門送到了她這裡。

她是又奇怪又忐忑。

深吸口氣,賀瑩打開了第一封信,這是內閣大臣之一楊大人的親筆信。

等到賀瑩一目十行看完,整個人都呆住了。

她腦子掠過這些人寫信給靖安伯府的千萬種可能,可惟獨沒有想過會是這種!

楊大人竟然公然寫信斥責她將歸林居辦砸了,毀了盛京出產第一美味的「聖地」。

大姑奶奶當真是要一口老血噴在信紙上。

她用力將信紙拍在桌上,恨不得將薄薄一張卻言辭苛責的信紙扔進火盆里,讓它們化為灰燼。

潘念珍就坐在她娘身邊,當然也一眼看到了那信紙上寫了什麼,頓時也是一肚子火氣。

哪裡是她們不想將酒樓辦好,分明就是楚璉故意刁難她們,若是她不將原本歸林居的人都調走,母親會受到這樣的譴責?

就算是性格有些怯懦的潘念珍此時對楚璉也充滿了妒忌和厭恨。

她們這對奇葩母女在怨憤別人的時候卻從不想想,歸林居是她們一心要搶奪過來的,本就不應該是她們的東西,難道指望搶了別人東西,別人還要好言好語再贈送別的給你嗎?

天下可沒這麼好的事。

賀瑩又接連拆了好幾封信,她看的臉色越來越黑,就連不理朝事的老鄭國公都寫信了,信中言語還非常犀利,賀瑩如今在他眼裡就好像是搶走了他食糧的罪人。

大姑奶奶賀瑩在心中暗暗罵了一聲老鄭國公老不死的,剩下的信她再也看不下去。

她恨恨捏著手帕,好似要將手中帕子當做楚璉給撕碎解氣。

潘念珍許久沒有見到母親這樣生氣過了,自從回了盛京城,住進了靖安伯府,母親心情一直都很好,加上有外祖母的疼愛和庇佑,她和母親幾乎是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靖安伯府里的奢華生活簡直不是泗陽那個小地方能比的,怪不得母親一直在她耳邊念叨著京城有多好。

她上前晃了晃母親的手臂,「娘,別生氣了,這又不是你的錯。不如我們去松濤苑探探情況?」

賀三郎和楚璉從英國公府回來的這樣早肯定有問題,松濤苑下人口風都緊的很,想查到蛛絲馬跡,她們必須親自過去才行。

而且她也有好幾日沒見到過三表哥了。

潘念珍羞澀的想。

不知道是不是賀常棣故意的還是他有所察覺,如今他不管是去賀老太君那還是去靖安伯夫人那,他都會特意錯開潘念珍。

賀瑩一想也覺得女兒說的有道理。

隨即就點頭同意。

「走,我們去瞧瞧,我就不信找不出這楚氏的軟肋1

只要拿捏住楚璉的短處,根本不怕她不交出原來歸林居的班底。

母女兩兒打著如意算盤,收拾后,就帶著丫鬟去了松濤苑。

小半刻鐘,母女兩兒就到了松濤苑外。

還沒邁進院門,大姑奶奶突然抽了抽鼻子。

「什麼味道,這麼香?」

潘念珍也聞到了,她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朝著院里看去,「娘,好像是從院里散發出來的。」

賀瑩臉色一沉,頓時就不好看了,可同時又控制不住口腔分泌口水。

她來靖安伯府這麼些日子,自然是早就知道了楚璉有許多菜肴的秘方,有些方子做出的菜甚至比宮中御廚做的還要好吃。

老太君院子里小廚房的廚娘只不過跟著喜雁學了幾手,如今做出來的飯菜已經比一般勛貴人家美味太多,更不用說楚璉自己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