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六十七章:羊湯(4)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七章:羊湯(4)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大姑奶奶莫名就不忿起來,歸林居生意一落千丈成那樣,楚璉一聲不吭也就罷了,竟然還有心思在自己院子里做好吃的!

是不是太過分了點!

這般想著,她就已經帶著女兒進了松濤苑。

一進松濤苑,就有小丫鬟進去稟報了。

母女兩兒到松濤苑正房花廳的時候,楚璉正與賀常棣喝著羊湯,吃著花捲。

微鹹的蔬菜花捲配上暖胃暖身的濃郁羊湯,桌上還有幾盤開胃的小菜,叫人看了就食慾大振,不自覺的分泌口水。

楚璉和賀三郎方才已經得知賀瑩母女兩兒來了,所以此時也不驚訝。

楚璉放下手中甜白瓷碗,身後喜雁遞了濕布巾給她擦手,隨後她才起身朝著大姑奶奶福了福。

「姑母造訪可是有什麼事?」楚璉容顏昳麗,說話的聲音也很好聽,這般微微帶著淡笑與人說話,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可是賀瑩心裡只有惱恨和怒火。

她冷淡的哼了一聲,「怎麼?我無事就不能來你們這轉轉了?」

她話一出口,原本還在喝湯的賀三郎就抬頭掃了她一眼。

大姑奶奶只覺得被他這一眼看的後背一涼,不過她很快就鎮定了情緒,擺出一副長輩的模樣,直接在一旁檀木椅上坐了下來。

潘念珍乖順地站到母親身後,像是一隻無害的小寵物。

「姑母說的哪裡的話,姑母什麼時候想來都是可以的。」楚璉並未因為賀瑩的話發怒心情受到影響,反而是好聲好語,話畢她重新坐下。

賀三郎坐在一旁雖然在喝湯,但也一直在關注楚璉,見她胃口並不是很好,吃的又少,這個時候親手給她添了半碗湯放到她面前。

「再喝點。」賀常棣聲音帶著磁性,特別是壓低嗓音的時候,那聲線非常撩人。

潘念珍還是第一次聽到賀三郎這麼溫柔的說話,瞬間,她的臉就紅了。

腦中回想著賀常棣方才說話時的聲音,將楚璉替換成自己,頓時,她就陷入了粉紅色的夢幻中。

楚璉想要抗拒,她之前吃了一個山東包子,剛剛又喝了半碗羊湯,吃了一小塊花捲,對她的飯量來說,已是盡夠了,她伸手就要推脫拒絕,但是賀常棣的態度卻非常強硬,甚至還用那雙幽深的眸子瞪了她一眼。

楚璉有些燥熱,其實她是不太多想喝羊湯的,可是這時也不好違背賀三郎。

這個傢伙耍起脾氣來可不會顧著是在外人面前。

楚璉努了努嘴,有些不情不願地小口喝著鮮香的羊湯,還時不時將她湯里不愛吃的羊肉羊雜夾到賀三郎的碗里。

賀常棣雖然冷著一張俊臉,好似不近人情的樣子,但是對於媳婦兒不吃的夾到他碗里的東西卻是來者不拒。

這樣無意中透出親密和寵愛將表小姐潘念珍瞧的嫉妒的發狂!

她恨不得現在就把楚璉一把推開,坐到她的位置上,承受賀常棣的關懷。

大姑奶奶愣愣盯著面前的這對小夫妻,嘴巴都要氣歪了。

她怎麼也沒想到,楚璉就只搭理了她一句,就自顧自坐下來吃東西了!

喂!她們母女不是空氣好不好!

賀瑩因為氣憤,臉漲的通紅。

最關鍵的是,他們面前那湯實在是太香了,也不知道是什麼湯,簡直勾人饞涎。

儘管大姑奶奶和表小姐再有骨氣,那也完全無法控制口腔里不斷分泌的口水。

尤其是看到賀常棣吃的那麼香,她們就覺得更餓了……

這兩日因為歸林居生意一落千丈,大姑奶奶用飯都沒心情,午時的中飯也是與女兒隨便吃了兩口,到現在正是餓的時候。

人在飢餓的時候遇到美味的食物卻不能吃,那種感覺最是煎熬。

現在賀瑩和潘念珍就被這樣折磨著。

許是真的很想吃,大姑奶奶肚子都配和的「咕嚕嚕」叫了一聲。

伺候在一旁的問藍險些笑場,被姐姐問青瞪了一眼才好不容易忍祝

賀瑩眼神滿是不滿,她已經表現的這麼明顯了,這幫人竟然還當做不知道,提都不提桌上散發著誘人味道的食物。

賀常棣飯量大,加上這羊湯是楚璉親自做的,難免就多吃了一兩碗。

見賀三郎在面前的砂鍋里又盛了一碗羊湯,大姑奶奶終於控制不住食物的誘惑開口了。

「我來的真是不巧,沒想到正湊到你們小兩口用飯的時候,聞這味道怪香的,不知是什麼湯,我有沒有嘗過。」

說話時賀瑩直勾勾看向砂鍋。

粗瓷砂鍋外面勾勒著魚紋,裡面盛著奶白色的濃郁湯汁,湯汁上飄著細碎的蔥葉,冒著熱鮮氣,簡直讓人想撲上去立即大喝一口嘗嘗味道。

賀瑩覺得自己已經說的夠明顯了,只要是有點眼色的立馬下一句肯定就是請她嘗嘗。

可是她就是倒霉,誰讓她碰上的是賀三郎楚璉這對「奇葩」的小夫妻呢!

楚璉喝湯之餘朝著身邊伺候的喜雁瞟了一眼。

喜雁只愣了一瞬,就立即明白了自家主子的意思。

她笑眯眯的給賀瑩解釋,「回大姑奶奶,這是羊湯,是我們三奶奶親自下廚熬煮的,用了特別的方子,與市面上賣的羊湯味道完全不同,喝到嘴裡不但鮮濃,而且一點膻味和腥味都沒有。不管是配什麼樣的麵食都合適的很。別說是您了,就是三少爺也是第一次吃呢……」

喜雁極盡所能將這鍋羊湯描述的美味可口,可就是不開口說請賀瑩母女喝上一碗。

本來大姑奶奶和表小姐就已經夠餓的了,被喜雁一番形容更是勾的饞蟲都出來了,但卻偏偏不能吃,氣的大姑奶奶想掀桌。

但是又有什麼辦法,楚璉如果不主動請她們,她們還真沒有那個臉皮撲上去。

大姑奶奶難看的笑了兩聲。

楚璉此時心中暗爽不已,這對母女這時來分明不安好心,竟然還想吃自己親手做的羊湯,做夢吧!

雖吃不到美味的食物,又被氣的要吐血,但是大姑奶奶卻並不甘心這麼無功而返。

強忍著腹中飢餓,大姑奶奶道:「我聽說今日是三郎媳婦娘家妹妹的及笄禮,一般及笄禮都是下午才回,怎麼三郎媳婦回來的這麼早,莫非——」賀瑩拖了拖話音,調子一轉,「莫非是與家裡親姐妹鬧了不快?」

即便楚璉確實與英國公府相處的不愉快,又被二房算計,但在外英國公府也是她的娘家,她不好當著外人的面說英國公府的不好。

大姑奶奶賀瑩這句話確實很毒,一上來就將楚璉給堵的死死的。

這個時候楚璉不管怎麼開口都落了下風。

看來大姑奶奶也有腦子好使的時候。

不等楚璉說話,賀常棣的聲音就已經響了起來,「姑母,祖母既然將歸林居交給你管,你還是先管著歸林居的事罷,今日是我讓璉兒先回來的,你可要問我是何原因?」

賀瑩頓時被賀三郎的話堵的不知道該怎麼回,她怎麼也沒想到一直寡言少語的賀常棣這個時候會站出來替楚璉說話,明明那次妙真懷孕出事的時候,他還不是這樣的。

賀瑩心裡氣惱,可面對幾乎是整個府邸里身份地位最高的賀常棣她卻沒有絲毫辦法。

她到底還是有點腦子的,明白在靖安伯府里最不能得罪賀三郎,不然以後她們母女的日子不會好過。

可她沒明白,在賀常棣心裡,自己媳婦兒最重要,得罪她媳婦兒比得罪他還要慘。

「三郎,你這說的是哪裡的話!姑母之所以這麼問,也是關心你們小兩口。」

賀常棣冷冷看了她一眼,並沒回答。

賀瑩只能放下這個話題,她眼珠子一轉,既然豁出臉皮來了松濤苑,她總不能一點好處也撈不著吧!

「三郎,你既然提到歸林居了,那姑母也不瞞著,歸林居確實遇到些問題,不知你們能否幫姑母一把,姑母這也是為了府上好。你們想,若是公中的銀子寬裕了,三房的用度自然也寬裕,是不是?」

楚璉見賀常棣將話頭攬過去了,也不再開口,任他與大姑奶奶說。

不過賀瑩既然有臉提到歸林居,她還是不免想知道賀常棣怎麼回答她。

要她再幫著歸林居賺錢是不可能,就算現在賀三郎答應,她也會當面拒絕。

正胡思亂想時,就聽到賀常棣的聲音,「莫非是姑母年紀大了?記性不好?忘記了交還歸林居時璉兒說過的話?」

賀瑩渾身一僵,怎麼也想不到賀常棣一點面子也不留給她,怎麼說她也是他的長輩!而且是唯一的姑母!

賀常棣卻懶得想賀瑩母女是什麼樣的心情,他面色微沉,比之前更加冷硬,「時候也不早了,姑母幫著祖母管家,想必事情很多,這時也是該用晚膳的時候,姑母還是回去吧,多陪陪祖母也是好的。」

賀瑩沒想到賀常棣這麼直白的下逐客令,她還瞪大眼睛沒回過神,就見到楚璉身邊的大丫鬟問青問藍走到了她的身邊,笑著對她們母子做一個請的手勢。

於是,賀瑩母女被半推半攆地離開了松濤苑。

直到遠離了松濤苑,賀瑩才氣憤的大罵出聲,頗有馬後炮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