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六十八章:良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八章:良妃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瑩母女一走,楚璉就笑眯眯地轉頭看向賀三郎,水潤的杏眸眨了眨,把冷硬著臉賀三郎看的心痒痒的。

他喉頭滾動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湯勺,一本正經的問,「怎麼了?」

楚璉接著就是一聲清脆的笑聲,「沒想到你挺厲害的。」

賀三郎覺得媳婦說的是廢話,他什麼時候不厲害過了?

儘管是這樣,他心裡還是因為楚璉這句誇讚飄飄然。

他傲嬌的輕哼了一聲,「現在知道你夫君厲害了?」

楚璉笑,這次難得沒有反駁他,「是,我才知道。你這麼厲害,以後我什麼事情都聽你的。」

這個時候,鍾嬤嬤揚著嘴角端了一碗補湯過來,「三奶奶,喝湯了。」

喝了好些天,楚璉現在聞到這補湯的味道就想吐,她起身要離開,卻被賀三郎一把抓住纖細的手腕。

「把湯喝了,方才自己說的話不記得了?」

楚璉真是想找塊豆腐撞死得了,當真是「禍從口出」,她怎麼就腦抽說什麼事情都聽賀常棣的呢!

她這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啊!

沒法子,自己怎麼也不佔理,她只好皺著臉將補湯一口氣給喝了個乾淨。

九重宮闕內,即便夜色已起,也仍然富貴堂皇、美輪美奐。

這裡最高的殿堂就是權力的象徵。

晉王剛從勤政殿出來,一個太監就笑著小跑了過來。

晉王一雙青碧色的眸子落在太監身上,看不出喜怒。

太監卻是樂呵呵的,跑到晉王面前的時候先是深深行了一禮,這才熱情道:「四殿下,良妃娘娘請您過去用飯呢1

這一身暗紅色太監服的公公是良妃身邊的心腹,叫劉不庸,已經快四十歲了,當年晉王寄養在承香殿時,他就在承香殿當差了,可以說是瞧著晉王長大的。

晉王沒有立即答話,他立在勤政殿外漢白玉台階上,俯看著臉上已有皺紋的劉不庸。

劉不庸頓覺背脊冰寒,他臉上帶著一絲驚惶和迷茫,不解一向溫和的四殿下為什麼突然叫人琢磨不透。

正當劉不庸熬不住這目光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晉王殿下的聲音。

「帶路吧。」

隨著這聲音一落,劉不庸感覺到整個人像繃緊的弦被放鬆了下來,高高提起的心也落了下去,他想要確認一下四殿下的情緒,卻心有餘悸根本就不敢看四殿下,只好低頭彎腰給四殿下帶路。

等到承香殿門口的時候,晉王就遠遠就看到廊下站著的瘦長人影。

那人背對著承香殿的大門,暈黃的光從他背後撒過來,彷彿給他鍍了一層暖暈的圈,只可惜天太黑,看不清此時他正面的容顏和表情。

這個影子晉王簡直再熟悉不過了,就是與他一同長大的二皇子,不,早在太子大哥過世后,他已經承繼了儲君的位置,是現在的東宮。

往常這個時候,他定然是第一時間迎上去,再親親熱熱叫一聲二哥,可這一次,他卻再也叫不出口了。

誰能想到,他敬奉為親母的良妃娘娘會是害死母妃的真正兇手!

他的母妃與良妃可是嫡親的堂姐妹!

晉王青碧的眼神一閃,腦中想起這麼多年與良妃相處的點點滴滴。

如果不是他親自去查了漳州的大案,他怎麼也不會懷疑到良妃身上。

幼時,他失母,是良妃求皇上將他領了來,教養在自己名下,二哥只比他大兩歲,小孩子正是爭寵的時候,良妃對他卻比對待二哥還要好,還教導二哥他是弟弟,凡事都要讓著他。

二哥為此許多次都對他不滿,認為是他奪走了良妃的寵愛。

每次父皇賞下什麼好東西,良妃都會讓他先挑選,剩下的才會輪到二哥。

他感念這份恩情,再大了些懂事了,就一直幫著二哥。

甚至那個儲君的位置,也是他替二哥謀來的。

二皇子資質平庸,若是沒有他的助益,太子大哥在染病去世后,儲君的位置會落在他的頭上?

原本他從未想過那座至高位,只盼著二哥登基,他就能功成身退。

可知道了這些,他心早冰涼。

等二哥登基,良妃成了皇太后,只怕是第一個要滅的人就是他吧!

身邊劉不庸見晉王站著不動已經好一會兒,只好大著膽子提醒道:「四殿下,外頭冷,您還是快些進去吧,太子殿下還在廊檐下等著您呢1

晉王被劉不庸這句話喚回了神,他面色不變,卻抬腳進了承香殿。

太子經了旁邊內侍的提醒轉過頭來,朝著遠遠走來的晉王看去。

太子眼中閃過一抹記恨,隨即很好的被他掩藏了起來。

等晉王來到太子身邊,彎腰行禮時,被太子一把扶了起來。

「四弟和我還客氣什麼,走,快進去,母妃等急了,聽劉不庸說,今晚的菜都是母妃親自下廚做的,我可等不及要嘗嘗母妃的手藝呢1

晉王被太子拉著進了承香殿正殿。

正殿兩邊點了十幾盞宮燈,將整個承香殿映照的亮如白晝。

正殿上的軟榻上坐著一個慈祥瘦弱的中年婦人,她穿了一身簡單花紋的褚色宮裝,頭上戴著點翠的五鳳釵,流蘇垂到鬢邊,微微搖晃,給婦人增添了一絲生氣。

婦人臉色略微蒼白,彎眉長眼,鼻樑高挺,紅唇微薄,一眼瞧來就是溫婉的大家女子。

雖然面色不好,卻也沒有遮蓋多少婦人的榮華美麗。

這華貴卻端雅的婦人就是良妃。

良妃盤坐在榻上,目光落在門口,當瞧見相攜走進來的太子和晉王時,她雙眼一亮,高興地站起身親自去迎。

「阿盛阿逸,總算把你們給盼來了,都來,讓我好好瞧瞧,我可是許多日子沒看到過阿逸了。」

良妃滿目慈愛,上上下下好好將晉王打量了一遍,眼眶中熱淚閃爍。

太子倒是被晾在了一邊,若是不知情的人看了這情形,還以為四皇子才是良妃的親生兒子呢!

在旁人瞧不見的角度,太子看向晉王的目光帶著嫉妒。

「高了,也瘦了,阿逸在外頭肯定吃了許多的苦,都是母妃不好,沒能攔住你父皇,讓他將那麼辛苦的差事給了你。」說著竟然傷心的流起了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