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七十章:賀瑩的信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章:賀瑩的信心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潘念珍垂頭不語,好似真的受了莫大的委屈。om

賀老太君心有愧疚,長嘆了一聲,「當年都是我不好,同意你父親的決定,將你嫁到了泗陽。」

賀瑩連忙搖搖頭,「娘說什麼話,這麼多年過去了,我早就看開了,當年是我不好,讓娘臉上無光。」

這些日子相處下來,賀瑩早就知道母親已經不像當年那樣精明,反而年紀越大,越是糊塗心軟。每當她服軟賣可憐的時候,母親都會格外疼愛她。

這樣的套路她屢試不爽。

果然賀老太君滿臉愧疚,她心疼地拍拍女兒的手背,「瑩姐兒放心吧,娘會給念珍找一個好人家。」

潘念珍是女兒唯一的孩子,她怎麼捨得讓她吃苦。

在旁人看不見的角度,賀瑩嘴角泛起一個得逞的笑意。

她眼珠子轉了轉,覺得這個時候是個好機會與母親提她的建議。

她組織了一下語言,往賀老太君身邊挪了挪,抱著賀老太君的一隻手臂晃了晃道:「娘,珍姐兒是我唯一的女兒,我可捨不得她遠嫁,也擔心她嫁人後被婆家刁難,畢竟我當年也是吃過這個苦的。若是可以,我恨不得就將珍姐兒放在眼前看著。」

老太君眼神沒有聚焦,臉上泛起苦色和愧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想起當年遠嫁賀瑩的事了。

賀瑩繼續,「娘,二郎如今過年都二十五了,旁人家的小子這麼大,孩子都生了好幾個,他還沒成親,外頭傳的也不好聽。珍姐兒是二郎的表妹,年紀又合適,二郎既然不想娶旁的陌生女子,不如把他們兩個小的湊一起?大嫂是個好性兒的,珍姐兒有她照顧,我最是放心。」

賀老太君因為女兒的這番話。

她雖然想過給外孫女找一個好歸宿,可是從來沒想過要讓外孫女嫁回到自己府上。

二郎雖然是個大齡剩男,她也一直在相看人家,但二郎性子倔,從來沒同意過。

別看二郎大大咧咧的,其實很有自己的想法,就連他娘都沒說服他,又何況她這個祖母呢!

不然,也不用等到現在她還沒抱上孫子了。

這次賀老太君沒有盲目的同意女兒的提議,她臉色板了下來,隨即又覺得這樣對女兒太嚴厲了,神情微微鬆了松,語重心長道:「瑩姐兒,不是老身不給珍姐兒做主,實在是叫二郎娶珍姐兒不合適。」

賀瑩沒想到對自己百依百順的母親會當面拒絕自己,頓時委屈的眼眶都紅了,她抽出抱著賀老太君的手臂,委屈的哭訴道:「娘,雖然您沒說出口,但其實心裡也是嫌棄我們母女的對不對?嫌棄我會給外甥的名聲抹黑。」

老太君瞧女兒哭,心疼的不行,「沒有,瑩姐兒,我怎會嫌棄你,你可是我肚子里掉下來的肉,是我嫡親的女兒1

「那為何娘不同意珍姐兒和二郎的婚事,二郎年紀可不小了,您不知道外面人怎麼傳二郎嗎?珍姐兒如花似玉,正當齡,除了家世,哪一樣配不上二郎了1

老太君被女兒說的猶豫,可是想起兒子信中說的話和孫子特意知會的,還是忍痛搖頭,「瑩姐兒,不是娘不同意,是這件事娘做不了主,你大哥來了信,說二郎的婚事必須要有他同意才行。如今你大嫂身子也好了,二郎是她的孩子,總也要聽聽她的意見。」

況且賀二郎年初的時候就與賀老太君知會過了,說已有了心儀的姑娘,今年應會成婚。

當初賀三郎的親事就是她求的太后,太後下的懿旨,後來靖安伯從明州來了信,發了好大一頓火,如今,賀二郎的婚事老太君又怎麼敢再獨斷專行。

畢竟靖安伯也是她的兒子,她雖然疼愛女兒,可傳承家業的畢竟是兒子和孫子,她同樣看重。

手心手背都是肉,賀老太君就沒那麼容易說話了。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賀瑩也明白母親這個時候不好說動了。

她乾脆暫時放棄,岔開了話題。

賀老太君見女兒不提此事,也是暗中鬆了口氣,笑呵呵的說別的事了。

兩人都沒注意坐在旁邊的潘念珍,她低著頭,叫人看不見她被流海遮住的臉。

流海下,她長長鬆了口氣,手中捏緊的帕子也微微鬆了下來。

二表哥那樣魁梧壯碩的男子,她並不喜歡,她喜歡的是三表哥和蕭狀元那樣的美男子。

與二表哥的婚事沒成,她反而放下了心。

只要楚璉一直無出,她相信她一定可以成為三表哥的人。

潘念珍信心滿滿,不由地握緊了拳頭。

賀瑩帶著女兒從慶堂的正房出來時,眼睛微微眯了眯。

她是決定將女兒嫁給賀二郎的,既然光明正大的手段不行,那隻能從旁處下手了。

賀瑩拉著女兒迅速回了母女兩在慶堂的廂房。

她把丫鬟們都攆了出去,又讓信任的人守著房門,等到房間內只剩下母女兩了,賀瑩才拉著女兒的手嚴肅的問道:「珍姐兒,你和娘說實話,你願不願意留在伯府?」

大姑奶奶這個人雖然渾,性格又貪婪自私,但是對潘念珍這個唯一的女兒卻是疼到了骨子裡。

她一生無子,還指望女兒給她養老呢!

潘念珍抬起頭看向她娘,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說話。

賀瑩急了,「問你話呢!在你娘面前,你還有什麼猶豫的,若是你不願意,娘不會為難你。」

潘念珍想到氣質清寒,君子斐然的賀常棣,那雙永遠讓人看不透的深眸總是帶著一股吸引人的神秘,她頃刻臉頰泛紅,鼓起勇氣點點頭。

「娘,我知曉我是什麼身份,我怎麼敢肖想伯府。」潘念珍雖然平日里話很少,實際上卻是個頗有心計的。

所謂咬人的狗不叫。

她僅僅一句話就激起了母親的好勝心。

賀瑩本就覺得靖安伯府虧欠她許多,只要女兒想嫁進伯府,那就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她拍拍潘念珍的手背,「珍姐兒,你既想嫁進伯府,為娘就有的是辦法,你是娘的女兒,你記住,你比那些郡主鄉君什麼的也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