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七十一章:你這樣叫我怎麼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一章:你這樣叫我怎麼走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母女兩在房間內低頭竊竊私語,不知道在打什麼如意算盤。

良久后,潘念珍瞪大眼,不敢置通道:「娘,這……這恐怕不合適吧1

想到賀瑩教她用的那個法子,她怎麼也不敢置信。

賀瑩冷笑,「有什麼不合適的!只要能達到目的,就沒有不合適的法子1

到時候事成了,又有她這個大姑奶奶在,她就不相信自己的女兒還嫁不成!

潘念珍緊張地用力咽了口口水,深吸口氣,眼神由猶豫慢慢變得堅定。

「好,娘,我都聽您的。女兒知道這個世界您是對女兒最好的。」潘念珍嘴上雖然說著這樣暖心的話,實際上心裡並非這麼想。

母親是給她出了主意,並且還要給她安排,但是她心中又有自己的小九九。

在這一點上,賀瑩都被女兒蒙在了鼓裡。

母女兩並不知道,被她們信任的守門丫鬟平露早將她們的計劃聽到了心裡,並且轉頭就親自去告訴了老太君身邊的大丫鬟木香。

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楚璉今日喝完了補湯渾身就難受的很,明明才二月底的天氣,外頭還冷颼颼的,她在房間里棉的就已經穿不住了。

臉頰也是燒的通紅。

歪靠在榻上瞧著秦管事派人捎來的賬本,楚璉整個人都是有氣無力的。

因為在室里,還燒著火牆,楚璉只穿了一身單衣,幾個大丫鬟也沒攔著。

楚璉煩躁地放下賬本,瞧著一旁輕手輕腳走動收拾東西的喜雁和景雁,問道:「你們難道就不熱嗎?還穿著小襖?」

聽到問話,喜雁和景雁都停下手中動作,搖搖頭。

「三奶奶,怎麼會熱,這才初春,柳樹枝兒芽才出頭呢,正是盛京城冷的時候。」喜雁笑著說。

楚璉盯著兩人的臉瞧,確實,她們兩這麼走來走去的,又是搬東西又是整理的,在溫暖的房間內,額頭竟然都沒有一點汗滲出來,可不是一點不熱。

楚璉拿起賬冊在臉前扇了扇,她臉頰酡紅,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朵嬌艷疏懶的海棠花。

「我怎麼感覺這麼熱1楚璉懊惱道。

真懷念冬天吃冰淇淋的日子,仰躺在榻上,楚璉饞的砸了咂嘴。

屋裡幾個大丫鬟早知道三奶奶燥熱的原因了,可哪裡有那個臉皮當著楚璉的面說。

聽她這麼抱怨,也只能臉紅紅的低頭不語,當做沒聽見。

楚璉一把從榻上坐了起來,砸吧了兩下嘴,「喜雁去給我弄些梨來吃可好?」

這話喜雁可不敢應,她苦著臉道:「三奶奶,您還是饒了奴婢吧,鍾嬤嬤千叮萬囑過的,您這段日子不能吃這些寒涼的東西,就是被三少爺知道了,奴婢也要吃不了兜著走。」

楚璉黛眉一豎,「你們到底是誰的丫鬟,我的話都不聽了1

「您還是心疼心疼奴婢吧,您和三少爺都是主子,奴婢幫理不幫親。」

楚璉長嘆一聲,賀常棣真是太可怕了,她院里的這些丫鬟都被同化了。

「那不吃梨,泡澡總成吧。」楚璉妥協道。

「三奶奶,那您等等,奴婢這就給您去準備。」喜雁交代了兩聲景雁將剩下的東西整理完,她出去吩咐小丫鬟準備沐浴的熱水。

賀常棣今日回來的比前幾日早得多。

一回來就被丫鬟告知楚璉在沐浴,他僵著的一張臉突然鬆了松,眸里似乎泄出了一絲笑意。

他走進房,自己換下了外出的衣裳,隨即坐在榻上喝了一杯溫熱的白水,面上雖然還是冰寒,但心裡早已蠢蠢欲動。

天知道,這幾日有多難熬。

如今好不容易過了繆神醫交代的日子,他公務都沒心思辦下去,就早早回了府。

在賀常棣回來的時候,其實楚璉已經泡了好一會兒。

一開始被浴桶里的熱氣熏的難受,後來水漸漸涼了些,她反而覺得越的舒適。

將身體整個縮在水裡,似乎從身體深處散的那股燥熱就被驅走了,她舒服地嘆了口氣,就這樣靠在桶壁上,不願意起來。

不等喜雁覺著不對,坐在裡間小憩的賀三郎就皺起了眉,他冷聲問,「你們奶奶泡多久了?」

喜雁被他這麼一問,算了算時間,眼睛一瞬間瞪大,「回……回三少爺,快半個時辰了……」

賀常棣鋒利的眼神掃了喜雁一眼,聲音越冷硬,「自己去鍾嬤嬤那裡領罰。」

說完,就大步直接闖進了凈房。

掀開凈房厚厚的氈簾,一眼就看到那個叫他擔心的女人閉著眼靠在桶壁上,那桶里水都不冒什麼熱氣了。

賀常棣氣不打一處來,幾步跨過去,伸手就將還在閉目養神的楚璉一把從浴桶里撈了出來。

楚璉正舒服地靠著浴桶想事情出神,突然被他這麼一下,整個人都震驚地呆住了。

轉頭一看見是賀三郎,砰砰亂跳的心這才平息了些,可下一秒現她渾身什麼也沒穿,根本就是光光的,臉頰瞬間紅透,抬手想擋住泄露的椿色。可兩隻小小的手掌,擋住了上面擋不住下面。隨即也不知腦中閃了什麼靈光,雪白的雙臂一舉,就將賀常棣的那雙深目給蒙住了。

「拿下來1賀三郎沉聲道,那磁性的嗓音明顯多了一絲喑啞。

楚璉被他抱在懷裡,身上還的,賀常棣因為將她從浴桶中抱出來,兩袖也都被水浸透,泛著冷意,不過那雙抱住她的大掌卻火熱的要叫人忍不住顫抖。

楚璉下意識搖頭,很快她就現她這樣的動作賀三郎根本就看不見。

她只好開口,「不行!我沒穿衣服1她聲音嬌軟糯,莫名的撩人。

賀常棣突然嗤笑了一聲,一向緊抿的嘴角都翹起了一個叫人心跳加的弧度,「你身上什麼地方我沒看過,你不覺得現在才蒙我的眼睛太遲了嗎?」

楚璉頓時被他堵的一陣詞窮,但是雙手卻倔強的沒動。

賀三郎無奈,兩人都已經是真正的夫妻了,她居然還這麼容易害羞。

他在心中嘆息一聲,耐心哄勸,「你這樣叫我怎麼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