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七十二章:補過頭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二章:補過頭了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嘴角抽了抽,赫然現他們這樣確實沒法走路了。

她蒙著賀常棣的眼睛,賀常棣抱著她……

「那你把我放下來,我自己走。」楚璉好半天才想到這個辦法。

賀三郎的嘴角揚的更高,「你確定?」

話畢,就要鬆手放她下來。

楚璉突然想到兩人之間身高的差距,他這樣放她下來,她就算是將手臂舉高也只是勉強能夠到他的雙眼,要蒙住他的眼睛簡直是太費力了……她還是要被看光,那還不如現在這樣,左右都是一個結局……

「別1見賀三郎真的要放她下來,楚璉驚的低呼了一聲。

賀三郎嘴角帶笑,將她往上在自己臂彎里顛了顛,托在臀部的大掌還順勢捏了一下,楚璉臉變得更紅了。

「你……」

「手還不拿下來,你真想著涼?」楚璉只好咬著唇垂怯怯放下了雙臂。

她雙手攏在胸前,遮住了「雪堆」上的梅紅,但卻因為雙臂夾緊的動作,讓渾圓的前胸多了一條深深的雪膩溝壑。

賀三郎垂目仿若不經意掃了一眼,瞬間,目光一沉,這絲變化卻被他很好的隱藏了起來。

賀常棣並未再與楚璉開玩笑,擔心她真的受涼,快走幾步到屏風前,撈了大氅將她整個人婧蟛趴墼諢忱銼Я順鋈ァ

掀了床榻上錦被又給她裹了一層,這才轉身出去喚問青進來伺候楚璉,他自己卻是重新進了凈房。

問青笑著進來伺候楚璉穿衣,楚璉羞的臉都抬不起來。

不多時聽到凈房裡傳來水聲,已換上家常素色長裙的楚璉這才想起凈房裡她沐浴的水並沒有換,而且還是快冷的。

她急忙穿了鞋去了凈房,只見賀常棣已經泡在浴桶里了。

楚璉嘴角抽了抽,提醒道:「夫君,那是我洗過的水,我叫人來給你換新的吧。」

不等楚璉去喚人,就被賀常棣叫住,「不用,我已經洗好了。」

說完,就從浴桶里站起了身。

楚璉一不小心就看到賀三郎完美的身材,緊實的肌肉,還有身下蓬勃的某處……

楚璉:……

臉上剛剛退下去的紅暈再次升騰起來,並且迅爬到她白皙的脖頸。

楚璉被驚的說不出話來,片刻后,才慌亂地移開視線。

此時,賀常棣已經走到她身邊開始穿衣服了……

楚璉氣的跺腳,隨即狼狽的逃出了凈房。

這個賀三郎,外表看起來一本正經,禁慾冷清,其實根本就是個大色狼!

他也太不嫌棄她了吧,竟然用她用過的洗澡水……

當賀三郎從凈房出來,鍾嬤嬤來問擺不擺膳。

小夫妻兩兒就將飯食擺在了房的小几上,很快吃完就撤下去了。

等到喝湯的時候,楚璉就用奇怪的眼神瞥賀常棣。

賀三郎掀了掀眼皮,「怎麼了?」

楚璉歪了歪頭,「我覺得你今日特別奇怪,做什麼事情都像是在趕時間一樣,晚飯也吃的這樣快,難道是想早些去書房處理公事?」

賀三郎嘴角抽了抽,瞥了這個遲鈍的小女人一眼,並未立即就回答楚璉的問題,而是朝著房間里伺候的丫鬟揮了揮手。

鍾嬤嬤瞧這小兩口氣氛,最是明白怎麼回事,朝著賀常棣和楚璉福了福,領著兩個丫鬟出去了,還貼心的遣走了守夜的丫鬟。

不知道為什麼,房間里一剩下她和賀常棣,楚璉就覺得氣氛怪怪的,彷彿空氣里都蕩漾著一股甜膩魅人的味道,她喉嚨不禁幹了干,趕緊捧起面前的茶盞喝了口溫水。

「時候還早,你把她們都遣出去幹什麼,你公文不是很多?每天晚上都要處理嗎?今晚不去了?」

賀三郎額角微微抽搐,覺得自己這個小妻子實在是太會毀氣氛。

前些日子若不是怕自己隱忍不住,他會每晚去書房清心寡欲?

想起那些苦逼的日子,賀常棣就替自己心酸。

此時也不和楚璉客氣,他迅的起身走到楚璉面前,一個彎身就將楚璉整個人都抱到了懷裡,隨即大步朝著床榻走去。

這一瞬間,楚璉好像有預感賀常棣要做什麼事一樣,驟然,整張小臉通紅,她想要逃避推拒,但是偏偏身體像是被火燒一樣,竟然內心深處渴望著賀常棣的撫慰……

賀常棣低沉磁性的嗓音里透著一股少見的邪魅,他湊到她紅透的耳邊,微微含住她的耳垂,低啞道:「今晚不去了,陪你。」

楚璉因為喝了這麼些天補藥的關係,身體本來就敏感,哪裡經得起他這樣肆意的挑逗。

幾乎是一個激靈,她就覺得自己的身體生了變化。

當她被賀常棣放在柔軟的鴛鴦錦被上時,她整個人都迷濛了,理智也徘徊在谷欠望的邊緣。

眼淚不知不覺從眼角流了下來,讓她一雙杏眸變得越誘人。

她死咬著最後一絲理智阻擋來勢洶洶的琴潮,可這最後的抵抗,完全就是蚍蜉撼樹。

儘管理智已經被本能主宰,但是楚璉在內心深處卻在狠狠唾棄自己,她不明白她怎麼會變成這樣,這種她不喜歡的變化讓她有一種深深的挫敗感。

她嗚嗚了兩聲,做著最後的掙扎。

賀常棣覆在她身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不舒服的小臉,終是嘆了一聲,他伸出手掌,輕撫著她柔滑通紅的面頰,另外一隻手掌伸到她背後,輕撫著她緊繃的背脊,「璉兒,別怕,你這樣是正常的。」

賀三郎溫柔的聲音終於喚回了楚璉些許理智,她睜開泛著淚花的雙眼愣愣盯著他,像是在催促他下面要說的話。

賀常棣低頭在她柔軟的唇上啄了啄,低聲耳語道:「小傻子,你補藥喝多了身體燥熱難道沒感覺嗎?這種火,你以為是吃幾片瓜果,泡幾次冷水澡就能解決的?」

他的這個小女人真是太可愛了。

聽到賀常棣這麼給她解釋,楚璉一瞬間都懵了!

直愣愣地只知道瞪大眼睛。

賀三郎埋在她纖細透著清淡磬香的脖頸間,低聲悶笑。

隨後也不再客氣,修長的手指靈巧地動了兩下,就將楚璉一身薄薄的寢衣給剝了下來。

忍著這麼久,賀三郎也實在是到了極限,這麼一頓饕餮大宴擺在面前,哪裡會有罷手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