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七十三章:靖安伯要回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三章:靖安伯要回來了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許是因為真的補過頭的緣故,這一晚楚璉也特別的賣力。

小夫妻兩兒折騰到很晚才歇下,特意在耳房守夜的鐘嬤嬤聽著房裡的響動,老臉都忍不住紅了。

翌日,楚璉直睡到太陽高掛才醒來。

隨意翻了個身,就覺得身上酸痛的厲害,尤其是腰部

睜開眼,腦子慢慢變得清明,昨晚的畫面也一幀幀的在眼前回放。

楚璉頓時就紅透了臉,她擁著暖和的被子,伸出拳頭用力捶了捶床,後悔不疊。

這個賀常棣怎麼能這樣!居然瞞著她,怪不得她這些日子總覺身子怪怪的,虧她以為賀三郎真的成了柳下惠,這分明就是一頭喂不飽的狼!

想想這些日子喝的補湯,楚璉就覺得自己是一隻養肥了好待宰的小豬。

想起昨晚的瘋狂,楚璉就恨不得失憶,這個賀常棣是從哪裡知道那些羞人的姿勢

懊惱的拉高被子蓋住臉,裝死的不想起來。

床榻外卻響起輕微的腳步聲。

楚璉長舒口氣,揉了揉自己通紅的臉龐,平復了情緒這才問道:「幾時了?」

聽到三奶奶問話,候在床邊的問藍立即回道:「三奶奶,已經快午時了。」

楚璉渾身一僵,幾乎是掀了被子,立即要蹦起來。

可能是聽到床上微大的動靜,問藍連忙補充,「三奶奶別急,早上三少爺出門的時候已去了老太君和夫人那裡交代過了。您今日不必去請安。」

楚璉一怔,鬆了口氣,雖然她已與老太君撕破了臉,但是作為晚輩該盡的孝道還是要盡的。她若是缺了禮數,反而是給自己找麻煩,幸好賀常棣還記著。

「三少爺去了兵部衙門,說是下午就回來。三奶奶要起嗎?」

楚璉掀開帳簾,叫問藍取衣裳來。

等洗漱好,坐到桌前吃飯,不知是不是錯覺,她總覺得身邊嬤嬤和大丫鬟看著她的眼神都透出一股和善的笑意和心照不宣的曖昧。

搞的楚璉坐立難安,好似覺得自己做了什麼壞事似地。

飯畢,靖安伯夫人竟然還專門來松濤苑看她,還叫身邊的嬤嬤給她熬了湯

這樣明顯的暗示,讓楚璉真是恨不得打賀常棣兩拳才能解氣。

不過看到婆婆靖安伯夫人身子一日比一日康健起來,楚璉也是真的為婆婆高興。

「娘,你現在身子可還有不妥之處?」

身體好起來,什麼都跟著好了。

現在的靖安伯夫人臉頰比以前豐潤了些許,還透著一抹紅潤,一照面就覺得她面色好。

靖安伯夫人微笑著搖頭,「沒有,我現在好的很,能吃能睡,現在這樣的身體簡直就是以前想也不敢想的。」

不過靖安伯夫人到底是床許多年的,雖然病根治了,可與尋常人的體魄比起來總是還要差一點,日後修養也要注意不能耗費心血,但與之前相比,卻是好太多了。

能有這樣的效果,靖安伯夫人很是知足,她以前還以為她這一輩子都要在床上度過呢。

繆神醫是三郎媳婦請回來的,藥引雪山嵐花也是三郎和三郎媳婦不遠萬里,從北境冒著生命危險帶回來的,要說靖安伯夫人最感謝的人就非楚璉莫屬了。

「娘身體好了,我和夫君也很高興,爹知曉了定也開心的很。」

見楚璉提到公公靖安伯,婆婆劉氏就想起了一件事。

她嘴角揚起,臉上帶著一絲溫暖的笑意,賀常棣嘴唇很像劉氏,薄唇卻不薄情。

「璉兒,只怕你還不知道,你爹就要從明州回來了,算算日子,都已在路上了。」

楚璉眼睛一亮,公公靖安伯要回京了?

這可是比原書中提前了半年時間。

她嫁入靖安伯府大半年,還從未見過公公呢!

劉氏似乎是看出了兒媳驚訝和忐忑,她面帶笑意道:「你也不用緊張害怕,三郎幾個長的最像你爹的是大郎,你爹雖然模樣凶了些,心地卻是極好,尤其疼愛你們這些小輩。」

通過劉氏的形容,楚璉好像真的腦補出了公公的模樣,面對不久就要見到的公公,她少了一分膽怯多了分期待。

靖安伯夫人沒在松濤苑坐多久,就帶著丫鬟回自己院落了。

楚璉下午又補了一覺,醒來就見到賀常棣正靠在床頭看書。

揉了揉眼睛,楚璉瞪了身邊的賀三郎一眼,賀常棣好似餘光瞥見她,伸手在她烏黑秀髮上撫了撫,「睡飽了?」

楚璉有心想罵他昨晚不知饜足,折騰到她後來都暈眩了過去,可張了張嘴又羞於開口。

最後只能伸手掐了他一把。

賀三郎連眉頭都沒皺一下,等到她發泄完了,轉過頭看向她,拉著他的手從衣擺下伸進去,摸到腰間緊實的肌肉線條,「掐這裡,掐手臂,你只會覺得手疼。」

楚璉終於被他的無恥打敗了,恨恨地捏了一把,也沒見這肉有多軟多好捏,還是硬邦邦的,硌手。

反倒是賀常棣,因為她的動作,渾身一僵,轉頭看向他的時候,眼神就多了一絲危險的意味。

楚璉嚇的連忙抽回手,哪裡還敢再惹他一下。

這廝就是個沒臉皮的,到後來肯定還是她自己吃虧。

賀三郎明白她昨晚是累狠了,倒也沒想過要再鬧她,他暗暗平息了竄起的谷欠火,這才伸臂將楚璉攬到懷裡。

大掌有一下沒一下地撫摸著她的發頂,像是再給粘人的貓順毛一般。

楚璉被他這樣溫馨的動作撫摸的很是舒服,也就順從的靠在他肩頭,她扯過他一縷長發在指尖纏繞把玩。

「對了,下午娘來說爹要從明州回來了。」

賀常棣眼神落在書頁上沒動,卻輕應了一聲,過了片刻才說道:「聖上前些日子下的密旨,我也是前兩日才得知。」

「聖上是什麼意思?」

楚璉腦子快速轉動,公公靖安伯在明州戍邊已有十多年,雖然現在朝堂武將官職普遍不能與文官相比,但是戍邊大將又有不同。

靖安伯府雖然只是個伯爵位,但是整個盛京城卻沒有人敢真正小看靖安伯府,究其原因還是因為在明州戍邊的公公靖安伯。

靖安伯光是手下戍邊兵士就有六萬,比涼州整整多了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