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七十四章:別撩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四章:別撩我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明州的南疆雖然安穩,但卻也不是一點摩擦也沒有。

南疆人生活環境惡劣,對大武朝肥沃的土地肖想也不是一日兩日了。

聖上這個時候把作為戍邊大將的公公調回來,用意只有一個,那就是他想要重用賀常棣。

這是慢慢撤權靖安伯,將賀家在朝中發展的勢力向賀常棣傾斜。

否則賀家分權太多,對朝廷並不是好事。

靖安伯如今天命之年,這年紀對於一個武將來說,已經算是大的了,他又離家多年,是該輪到他回京安享晚年了。

賀三郎瞧她一雙杏眸澄澈靈動,嘴角彎了彎,「可想出原因了?」

楚璉眨巴眨巴眼,「聖上這是要真正重用你了?」

賀常棣伸手捏了捏她微紅的柔嫩臉龐,「還算是不笨。」

楚璉鼓了鼓臉頰,躲開他的魔爪。

「等到我休假結束,武選司的事情就都要接到手中,到時只怕就要忙了,再沒這麼多時間陪你。」

「我才不用你陪。」楚璉小聲嘟囔道。

賀常棣將手中的書冊扔到一旁,忽然低下身來,一條長腿壓住她,灼熱的呼吸噴薄在耳側,「真的不用我陪?」

楚璉被他這樣的舉動激的臉頰通紅,怕他亂來,伸出小手推著他強壯如壁壘的胸膛,「你重死了,別壓著我,難受。」

賀三郎發現自己身體有了反應,又心疼她昨夜太累,只好憋忍著,只低頭輕輕啄了啄她的嘴角,「別撩我。」

楚璉真是委屈死了,她剛剛什麼也沒幹吧,哪裡撩他了。

她氣的睜著水汪汪的眼睛狠狠瞪他,賀常棣大掌一把蓋住她眸子,微微抿著薄唇,咬牙切齒道:「叫我別撩我,不然我真現在就辦了你。」

楚璉:

賀常棣恢復了靠在床頭的閑適坐姿,他從袖袋中取出一個信封遞給身邊的妻子。

楚璉也坐了起來,盤腿靠在他身邊,疑惑地盯著他遞過來的信封,「信?誰的?」

賀三郎見她只穿了一身薄薄的藕荷色寢衣,雖然房裡燒了火牆並不冷,但還是擔心她著涼,於是伸手將錦被拉起來蓋住她的腿,「不是信,你打開看看。」

楚璉只能狐疑的接過,打開了信封,從裡面掏出兩張頗好質地的紙張來,展開一看,竟然是兩張房契。

而且是朱雀大街上地理位置絕佳的鋪子,兩張房契分別是前頭的鋪面和後頭緊跟著的院落。

楚璉瞪大眼睛,驚訝道:「這麼好的鋪面,哪裡來的?」

京中高官權貴,朱雀大街上只要是有些名氣的鋪子,背後都是有主的,要想弄來這麼好一間鋪面其實並不簡單,光是有銀子是不行的。

就算是只說銀子,這兩張房契加起來少說也要五千兩

這還是保守估計。

就算是靖安伯府,公中財產在最結餘的時候,在朱雀大街上也是沒有鋪子的,至多在次街上有那麼一兩家。

「喜歡嗎?」賀常棣沒有回答楚璉的問話,只是問她喜不喜歡。

楚璉張嘴說不出話,只覺得自己這個夫君神秘極了。

她實話實道:「這麼好的鋪子有誰會不喜歡。」

不過她嘴上雖然說著喜歡,但是臉上並無許多興奮之色。

「我已派人去官府給這鋪子落戶,你喜歡就好,你不是喜歡做吃食嗎,得了這個鋪子做什麼都好。」說這番話時,賀常棣慣常冰冷的容顏變得格外溫和。

楚璉捏著手中房契,突然抬頭看向他深潭一般的眸子。

「夫君,你告訴我這些銀子是從哪裡來的?」

之前她就問過,在他給她置辦首飾的時候,可是賀常棣沒說,現在又花費這許多銀子給她買了一間鋪面,這些加在一起都有一萬兩了。

他不過是去北境參軍,又沒做過生意,如何來的這許多銀錢,莫非是賄賂?

可楚璉下意識不想相信他的錢是這樣得來的。

見她黛眉緊蹙,賀常棣知道自家媳婦是想岔了。

他悶聲一笑,又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臉,「璉兒,你想哪裡去了,不是你想的那樣。」

楚璉翻了個白眼,「那你的錢也太好賺了,我手上的商道也沒你賺的多呢1

賀常棣知道這件事也不適合再瞞著楚璉,若是不告訴她,她一定會胡思亂想,與其從別人口中聽到那些捕風捉影的傳言,還不如他親口告訴她。

他朝著楚璉勾勾修長的手指,楚璉猶豫了一下,還是偎進他的懷裡,耳朵湊到了他的唇邊。

賀三郎略微喑啞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片刻后,楚璉一下坐直了身子,瞪大一雙杏眸,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連她都有些結巴了,「真真的?」

賀三郎微笑,「為夫親口與你說的還能有假?」

「你們膽子也太大了1

賀常棣搖搖頭,「這件事落到任何權貴手中結果都是一樣,我做的算是少的了。」

於是楚璉也不再說,只是又暗暗叮囑了賀常棣,千萬要處理好這件燙手的事。

賀三郎不想她再擔心,主動岔開話題,「有了這個鋪子,想做什麼?」

楚璉心中跟明鏡兒似地,恐怕賀三郎就是聽說了老太君將歸林居要了回去,特意自己花銀子找補給她的。

他這個人,看著是個冷麵閻王,又不喜歡多說話,其實做的比誰都多。

「開個酒樓吧。」

本來歸林居沒了,她就有計劃重新開一家自己的酒樓,只是好的鋪子並非那麼好找,加上她手中的銀錢並非很足,北境簡市也投出去許多,計劃就被拖延了。

現在平白被賀三郎送了個鋪子,她倒是可以著手動起來,將計劃提前。

賀常棣挑了挑劍眉,果然如他所想,楚璉還是會開酒樓。

小夫妻兩許久沒有這樣親密地依偎在一起溫馨的聊天,就連一向話少的賀三郎也多了許多說話的興趣。

想到當初楚璉一手設計的歸林居,賀常棣也很是欽佩自己的這個小女人。

這小腦袋瓜兒到底是什麼構造,怎麼能有那麼多的奇思妙想,有的甚至是他都從未想過的。

他與好兄弟晉王在一起聊天的時候,連晉王都誇讚過楚璉那些新奇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