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七十五章:新鋪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新鋪子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還是像歸林居那樣的?」賀常棣對妻子的想法好奇起來。

之前楚璉一手打理歸林居的時候,他並未參與,現在卻是想好好幫妻子分憂。

楚璉搖搖頭。

「都開一樣的那還有什麼意思,這次我開烤鴨店,就是賣之前我在王府做的那種烤鴨,你也吃了,覺得怎麼樣?」

賀三郎突然爽朗的笑起來,「那四皇子可是要告狀告到為夫這裡了。」

楚璉疑惑的歪頭,瞬間恍然,「閱紅樓是晉王的產業?」

整個盛京城賣烤鴨最有名的店可不就是閱紅樓?

去年,端佳郡主特意帶她去吃過,不過,那味道就只能一笑了之了。

「那不是更好,反正晉王有錢,區區閱紅樓一道招牌菜而已。而且我開的酒樓又不會只賣一道烤鴨。」

賀常棣無奈,「這次我會尋人給你打下手,你莫要事事親力親為。」

楚璉若是自己親自去打理酒樓,一個是辛苦,二個也是會落人口實。

若是交給旁人,就算是別人有所懷疑,沒有證據,不會肆無忌憚的亂說,也能保全楚璉與老太君表面上的安寧。

楚璉知道賀常棣這樣是為她好,也沒有反對,到時候開張前,她暗地裡去幾次看看也就成了。

楚璉頷首。

賀三郎伸臂將楚璉攬到懷中,「等父親回來,我們就搬出去祝」

冷不防他突然這麼提了一句,楚璉眼睛睜的溜圓,小手撐著他的胸膛,「真的?」

隨即又覺得不太可能,靖安伯府雖說有三兄弟,但如今大哥和離,膝下無子,二哥又是個倔的,還沒成親,她和賀常棣雖然去年就成婚了,但也是前不久才圓房。上有年紀大的賀老太君,還有身體才剛好的婆婆。這個時候她和賀常棣分出去單過怎麼說也是不大合理的。

賀常棣一直在盯著媳婦兒的臉,見她聽到出去住的時候,小臉上迸射出的喜悅是他給她鋪子的時候也沒有的,心下更堅定了這個決定。

如今府中姑母和表小姐在,讓祖母也變得多疑起來,民間有句大俗話,遠香近臭。

他如今侯爵在身,按理說一門雙爵是不應該住在一起的,父親一回來,這個家就可以交給父親,到時候他有法子說服父親讓他們小兩口搬出去。二哥也不可能一直單著,父親回來會替他做主,母親身體一日日恢復,整個靖安伯府他更是沒什麼好擔憂的了。

帶著媳婦出去過自己的小日子,到時候整個府邸都有媳婦自己管理,他也不用被夾在祖母和媳婦之間。

賀常棣揉了揉她發頂,「為夫何時與你說過一句假話。」

頓時,楚璉心情就好起來,她也不想管賀常棣到時候會怎麼說服公公婆婆,她只等著與他一同搬出去就成。

夫妻兩又膩歪了一會兒,這才一同起來吃飯。

次日,賀常棣安排給楚璉使喚的人就來了。

這人是賀常棣北境軍中的親兵,才十八歲,叫周文,現在就跟著賀常棣,在他手下做事,因為腦子靈活,家裡又是世代商戶,就被派來幫楚璉管鋪子。

周文恭恭敬敬給楚璉行禮,因為常年在北境軍中,臉龐曬的黝黑,又猴瘦,一笑起來,一口大白牙,瞧起來傻乎乎的。

他開口沒叫三奶奶也沒叫安遠侯夫人,而是脆蹦蹦喊了聲「嫂子」。

楚璉額角抽了抽,這小子看著就像個傻白甜,確定不是賀常棣說錯了人,派了個最老實的過來?

楚璉點點頭,讓他坐下說話。

「來我這兒,知道是來做什麼的嗎?」

周文又傻呵呵的一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賀大哥叫俺來就是幫嫂子賺銀子的。」

楚璉「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小夥子也太實誠了吧。

可是這麼傻兮兮真的能管鋪子嗎?

「俺早聽兄弟們說嫂子這裡的飯食好吃,不知道俺今天能不能嘗嘗。」說完還不好意思地埋下了頭。

這傢伙能厚臉皮蹭飯,楚璉總算是找到了他一些可取之處。

「我把事情交代完,午時,你就留下來用飯,讓來越帶著你去前院待客的院子吃。」

楚璉也不是吝嗇一頓飯的人。

等到她真的與這個外表看著傻白甜的周文交流鋪子的事情,這才驚訝的發現,這小子根本就不是外表看起來的樣子。

整一個人精,扮豬吃老虎的典型,許是從小家庭熏陶,他對經營鋪子很有經驗,並且還有自己的想法。

真要是不注意,指不定就被這小子的外表給騙了。

若要真的相比,周文與秦管事也不差什麼。

用過飯,來越將心滿意足的周文送走了。

楚璉給端佳郡主去了信,將她要重開酒樓的事情說了,端佳郡主一聽她要將烤鴨做為主菜,還感興趣的特意跑來一趟與她商量提了意見。

時間過的很快,賀常棣的長假已經結束,如今每日都要去武選司當差,早上更是要上朝。

二月份,還日短夜長,賀三郎每日一早出門的時候天還沒亮。

前兩天楚璉還堅持與他一同起來,陪著他一起吃了朝食,隨後把他送到院門口,只是這樣,她總是睡不好,等時間到了去慶堂請過安,回來就困的不行,又要睡下,才三四日,作息就被打亂了,整日里腦袋都昏昏沉沉。

被賀常棣看在眼裡,一日早上,楚璉隱約感到身邊動靜,就要跟著起來,誰知下一秒就被賀三郎壓在身下

一番晨間運動后,楚璉是動動手指的力氣都沒了,哪裡還能起來陪他吃朝食。

不過這樣,她不用早起,睡眠倒是好了許多。

賀三郎一連好幾日都是這樣,完事後,楚璉腰酸背痛眼睛都睜不開,他卻是比尋常更精神奕奕。

後來楚璉自己先受不了了,早上乖乖睡覺,不提早起的事,賀三郎這才放過她。

時間過的飛快,這日楚璉陪著靖安伯夫人劉氏去慶堂請安,賀老太君突然說了一件事。

瞬間,楚璉和婆婆。

靖安伯夫人劉氏驚訝道:「娘,我來管家?」

賀老太君坐在上首,身邊有木香和潘念珍給她按摩肩膀和捶腿,她神情閑適,微微張開眼看向劉氏,「你如今身子也好的差不多了,又是咱們家長媳,現在將掌家權給你才是最應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