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七十六章:靖安伯夫人掌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六章:靖安伯夫人掌家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靖安伯夫人還能說什麼,賀老太君用媳婦的本分來壓她,此時她要是不接這掌家權,那就是不孝。

楚璉在一旁也微微皺眉,不明白賀老太君這是什麼用意。

她雖然想幫著婆婆說兩句話,但是老太君和劉氏都是她的長輩,她沒有插話的立常

靖安伯夫人是個軟性兒,哪裡敢當面違抗老太君,也就唯唯諾諾答應下來。

不答應也不行,說來說去都是她沒理。

以前她不管家是因為重病在身,沒那個精力,甚至還要老太君照顧她,現在她身體好了,老太君要將掌家權交給她,還是親自開口的,她沒有任何拒絕的理由。

靖安伯夫人捏了捏手中的帕子,起身對著老太君福了福,「娘放心,媳婦會儘力打理好府中上下的。」

「快起來,你身子才好,就不要這麼多禮了。有你這句話,老身就放心將掌家權交給你了,若是有什麼不清楚的,問木香和瑩姐兒都行。」老太君臉上終於帶了笑意。

「是。」

於是,靖安伯夫人劉氏就帶著幾個搬著一摞賬冊的丫鬟回了自己的院子。

楚璉跟在婆婆身後,見她眉頭緊蹙,憂心忡忡,只好出言寬慰道:「娘,你也不用太過擔心,咱們府上的人不多,人口簡單,前院有大管家和二管家,後院也有許多管事的娘子,您只要將這些人好了,賬冊看的分明,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靖安伯夫人有些赧然,她朝著楚璉歉意的笑了笑,「我真是沒用了,這麼一把年紀了,還要你一個小女娃來寬慰我,放心吧,我也不是那麼好糊弄的,年輕的時候,剛嫁進伯府,我也是當過幾年家的。」

「娘能這麼想就好。若是娘需要幫忙,盡可以派人來松濤苑找我。反正我整日里也沒多少事兒。雖然我沒管過家,但是給娘打打下手還是可以的。」

靖安伯夫人被楚璉逗的心情輕鬆了些。

點了點頭,叫她回去歇息。

她拍著楚璉的手,「好了,不過是些家事,娘身邊也有嬤嬤,能忙得過來,你呀好好養著身子,娘還等著抱孫子呢1

楚璉被婆婆劉氏這句話說的臉頰通紅。

以前從未想過這麼年輕就要孩子,那時,她甚至想過一個人隱居尋個山清水秀的地方過田園生活,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和與賀常棣感情的進展,如今,她竟然也開始希望肚子里儘快能有個孩子誕生。

然後與賀常棣看著那個可愛的小傢伙一點點長大,共同撫育她他。

瞧著楚璉帶著丫鬟嬤嬤離開,劉氏回到自己院子,直接去了書房。

今日,她連帶孫女的時間都沒了,坐到書桌面前,翻開那一本本賬冊,很快,靖安伯夫人就發現了其中的蹊蹺。

只大概一核算,靖安伯夫人就震驚極了,公中怎麼會就只剩下這麼些鋪子田產?

若是按照現在算的話,每月的結餘恐怕連五百兩銀子都不到

而且這還要保證鋪子都在盈利的情況下。

至於一些田莊,只有到每年年尾的時候才會向佃戶收錢,平日里的產出也不過是些瓜果蔬菜,送到府上自家人吃一吃,根本就換不了多少銀子。

府上的下人、莊子里的家生子、鋪子里的掌柜夥計,甚至是府上主子們的月例,哪一樣不需要銀子?

這樣每月支出的銀子一算,就已有六七百兩,這還是緊著算的,並未算那些與旁的府邸往來的人情。

每月收入只有五百兩,支出卻比收入多得多

想到老太君將掌家權交給她的時候,小姑子那得逞的笑容。

靖安伯夫人怒火中燒的同時又感覺非常無奈和無助。

她記得二十多年前靖安伯府不是這樣的,那時她管家賬面上的流水都有五六千兩。

每月鋪子、田產、莊子也收入頗豐。

這麼多年過去了,伯府是怎麼走到這個地步的,不但沒有積累,反而還倒退了許多。

到她這裡都已經到了捉襟見肘的地步了。

陪在靖安伯夫人身邊的心腹王嬤嬤擔憂道:「夫人,你這是怎麼了,繆神醫可是和老奴交代了,您身體剛剛好轉沒多久,千萬不能憂思過度。」

靖安伯夫人嘆口氣,將手中粗略計算后的紙張遞給王嬤嬤,「素心,你瞧瞧。」

素心是王嬤嬤做丫鬟時候的名字,現在也就只有靖安伯夫人一個人會這麼叫了。

王嬤嬤接過,一目十行的掃了一遍,不敢置通道:「夫人,怎們會這樣1

之前王嬤嬤還暗地裡為夫人高興,畢竟現在夫人身子好了,是該管家了。靖安伯夫人是伯府的大婦,伯府的經濟命脈抓在她手中總比在大姑奶奶手裡要好,可誰知道這根本就是個燙手山芋,賠到死的買賣。

靖安伯夫人愁的不行,掌家權到了她手裡,從明日開始前院後院的管事支用銀子就要到她院子里來,她之前吃藥幾乎是花光了自己所有的嫁妝,現在又哪裡能尋到銀子貼補到公賬里。

王嬤嬤是靖安伯夫人的心腹,也最是了解她。

瞧她臉上的表情就知道夫人這是在想法子找補呢!可是她們哪來那些銀子。

若是照這個賬冊貼補進去,少說也要三四千兩。

她頓了頓,堅毅了神色開口,「夫人,您強撐著可不行,必須得將這件事和老太君大姑奶奶說清楚。」

靖安伯夫人雖然有些怯懦心軟,但也並非是真的拎不清,被王嬤嬤這麼一提醒,也是打算著去尋大姑奶奶。

當即,她帶著人就去了慶堂大姑奶奶住的地方。

可是不到半個時辰,就被大姑奶奶送了出來。

靖安伯夫人與王嬤嬤等人走在回自己院子的路上,王嬤嬤氣憤極了,「大姑奶奶怎麼能這樣,老奴不信,這公中賬冊虧空成這樣沒有她的一份功勞1

賀瑩竟然一兩銀子都不願意出,並且將所有責任都推到了已經與賀大郎和離的鄒氏身上。

雖然很有可能鄒氏是最大的原因,但是賀瑩也不可能沒有責任!

靖安伯夫人對著王嬤嬤搖搖頭,「好了,莫說了,傳出去反而叫人聽了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