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七十九章:出事(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出事(2)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這句話一出口,楚璉立馬埋在他胸口閉緊了嘴巴。

賀常棣輕撫著楚璉後背,隨後大掌滑到腰部輕輕給她揉按著。

夫妻兩兒安靜的泡了會兒澡,楚璉這才覺得身子好受些。

她撐著賀常棣的胸口,仰起頭看他,「今晚你們去哪兒喝酒了,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大哥二哥在前院歇著了?」

賀常棣靠在桶壁上,一手扶著楚璉,一手輕重適度地替她按摩纖腰,他閉著眼睛,薄唇微動,楚璉聽到他低啞磁性的聲音響起,「暮靄樓,大哥二哥喝的比我還多,我回松濤苑的時候,他們已經歇下了。」

楚璉突然瞪大眼睛。

暮靄樓?

這幾日因為賀三郎給她的那間朱雀大街的鋪子,她特意去尋了周文來了解,若是她記得沒錯,暮靄樓對面好似就是盛京城最有名的花樓……

楚璉瞄了瞄賀常棣俊逸非凡的臉,咬著唇。

賀三郎眸子微微睜開一條細長的縫兒,看了楚璉一眼,隨即又閉上,淡定的不像話。

「為夫若是在外面做了什麼事,之前你會哭著求成那樣?」話說到一半,賀常棣湊到楚璉耳邊,壓著嗓子道:「連聲音都喊啞了……」

楚璉瞬間臉色爆紅。

她不敢置信瞪著杏眸,怎麼也想不到賀三郎會說出這樣孟浪的話來!

這傢伙不是一向都是禁慾系的?

「眼睛瞪的這樣大,難道為夫說的不是實話?」

賀三郎還起勁兒了!

楚璉壓根不想理他突發的蛇精病,他這個夫君就沒正常過。

片刻后,楚璉又覺得有些不對。

仰起頭來問他,「不對啊,你們不是亥時末就回來了,怎麼到半夜你才回松濤苑?」

「回府叫人去後院打聽了,說你已經睡下,為夫便與大哥二哥歇在了前院書房。」

楚璉腦子轉的飛快,賀三郎是因為在前院睡不著,所以半夜才偷偷回來的?

可是他一回來就求又欠,而且那模樣,又狠又凶,與平日里對比的話,其實是有些不正常的……往日就算他們「妖精打架」,他就算再想要,也會顧著她的感受。

賀三郎許久沒聽到她說話聲,睜開了深邃的眼眸,低沉的聲線上揚,「嗯?」

楚璉想了想,委婉問道:「你回來後身子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

賀三郎眉心微微一蹙。

楚璉沒等到他回答,繼續說,「我昨晚睡的遲,有件事想等你回來與你說。所以在小書房看賬本,過了亥時才睡。」

楚璉這句話說出來,賀常棣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昨夜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腳。

當時妻子並沒有歇下,那去後院打聽的婆子卻說妻子睡了,這定是旁人早安排好的,可她這麼做有什麼好處,無非就是讓他睡在前院而已。

自他從北境回來,又調遣了些親兵守衛伯府,加上伯府本來就有家將,仿若鐵桶一般,如今是只蒼蠅都飛不進來,歹人進不來伯府,不是外人那隻能是伯府里的人。

賀常棣眼睛微眯,想到還在前院醉酒酣睡的大哥二哥,他把楚璉從浴桶中抱起,用寬大的寢衣裹住放到床上。

他摸了摸妻子柔順的烏髮,「璉兒,你先睡,我去前院看看。」

賀常棣迅速換了衣裳,正要走的時候,見楚璉也換了一身家常的儒裙,她一把拉著他的袖口,「我跟你一起去。」

賀常棣怔了一瞬,就拉了她的手,瞬手從旁邊屏風上抽了件狐狸毛的錦緞披風給楚璉披上。

夫妻兩帶著人匆匆敢去前院書房。

剛出後院,值夜的家將就趕了過來。

今夜值夜的是黃志堅,他身後帶著四名年輕的護衛抱拳向著賀常棣和楚璉行禮,「三少爺,這麼晚了,可是有事?」

賀三郎只淡淡瞥了一眼黃志堅,「去前院大書房。」

黃志堅沒有再問,而是帶著護衛們跟在兩位主子身後。

從外面看,大書房藏在黑暗中,只除了廊檐下一排昏暗的燈籠,彷彿都被靜謐的黑夜吞噬。

黃志堅站在賀常棣身後敏感的察覺到了一絲不同,碩大的大書房這麼晚竟然連一個守門的小廝都沒有……

往日里就算大書房沒主子在用,裡頭也有兩到三名侍書的小廝,他們晚上會在大書房的耳房裡歇下,負責看管書房裡的書籍和貴重的東西。

如今書房裡還睡著兩個主子呢!這些人竟然一個都不在!

賀常棣只是在大書房廊下頓了頓,就牽著楚璉的手準備推門進去了,可是門卻被從裡面反鎖了。

賀三郎抬起長腿一腳將門踹開,隨即就與楚璉大步先去左邊的廂房。

兩間廂房門對門,賀常棣先前睡的是西邊這間,賀二郎睡的是東邊那間,現在推門進去,發現東邊那間沒人,賀二郎睡到了西邊,看他打著小呼嚕,身上的衣裳也還是先前那身,賀常棣這才放下心來。

隨後,賀常棣和楚璉又去右邊的廂房。

這一推,廂房的門竟然被人從裡面鎖住了!

賀常棣如法炮製,又是一腳,楚璉在一旁看的眼皮直抽抽。

等到他們走到床邊,掀開帳簾,這才真正震驚地吸了口氣!

整個床幃里凌亂不堪,男人和女人的衣服混在在一起,空氣里更是混著男女事後那種曖昧的氣息。

雖然屋裡沒有點燈,但是身後護衛手中提著的燈籠也將床幃里的情形照的一清二楚。

那兩名赤條條的男女不是賀大郎和潘念珍還有誰!

實在是太突然了,直到聽到賀常棣踹門的聲音,潘念珍才終於轉醒,她額頭刺痛,彷彿被千百根銀針在扎一樣。

當她睜眼看到站在床邊衣衫整齊,正眸如寒冰望向自己的賀常棣時,她整個人的身子跟著猛的一顫,最後臉上的表情像是變戲法一樣,一點一點變得崩潰。

楚璉很討厭潘念珍看著賀常棣的目光,她上前一步擋住賀三郎。

潘念珍在見到楚璉的那一剎那,終於堅持不住,情緒崩潰,尖聲大叫了起來。

隨著潘念珍這一聲尖叫,整個伯府屋宇中的燈火一盞一盞跟著亮了起來,今夜,註定是個無眠的夜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