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八十章:老太君的想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老太君的想法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慶堂里,燈火通明,猶如白晝。

整個靖安伯府,大大小小的主子都坐在慶堂花廳里。

每個人臉色都沉鬱的厲害。

楚璉坐在賀常棣身邊,視線落到坐在上首的大哥賀常齊身上。

賀常齊神色怔然,顯然還未從剛剛的刺激中回過神,雖然他身材魁梧,但是此時卻猶如一隻落魄的孤熊,胡茬冒了一下巴,讓他更顯憔悴。

此時,眾人耳中都充斥著大姑奶奶賀瑩的魔音。

自從發現賀大郎和表小姐潘念珍做出了那樣的事,賀瑩就在慶堂花廳里哭訴了。

這個時候的賀瑩整一個市井潑婦,讓整個伯府的人更是看不上她。

賀老太君被半夜吵醒,臉色本就難看的厲害,又聽說是外孫女出事,差點就厥了過去。

隨後就是大姑奶奶賀瑩的哭號,整個慶堂猶如潑婦罵街的菜市常

就算是下人們都不想多看一眼。

靖安伯夫人被王嬤嬤扶著進了花廳,她臉色蒼白如紙,楚璉連忙起身上前攙扶著她。

賀老太君看到靖安伯夫人來了,憋悶了一肚子的火好像終於有了撒氣的地方,她拍著桌子怒吼,「瞧你生出來的好兒子!竟然連嫡親的表妹都糟蹋1

靖安伯夫人險些因為老太君的這句斥責站不祝

還好兩邊都有人扶著她,這才沒讓她氣的暈倒。

靖安伯夫人氣的指著賀大郎,嘶啞著聲音悲痛道:「不孝子,還不跪下1

賀大郎眼神空洞,聽了母親的話,連一句分辨也沒有,直直就跪到了花廳中央,那原本時時都挺的筆直的背影,這一刻也彎了下去,讓人瞧了心酸不已。

楚璉朝著王嬤嬤使了個眼色,兩人連忙扶著靖安伯夫人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賀瑩這個時候跪在地上抱著老太君的雙腿,哭道:「娘,你可得給珍姐兒做主啊!我就這麼一個清清白白的女兒,我還想著給她許一個好人家呢1

潘念珍早就被帶回了慶堂,此時正歇在花廳旁邊的廂房,由劉嬤嬤帶著幾個丫鬟在照顧。

她一回慶堂就一直哭,兩隻眼睛已經腫的猶如核桃一般,不管劉嬤嬤和丫鬟們怎麼勸慰都沒用,顯見是真的傷心後悔了。

劉嬤嬤將潘念珍的表現看在眼裡,心中疑雲重重。

她不動聲色的打量伺候在潘念珍身邊的幾個丫鬟。

花廳這邊,賀瑩這麼一哀哭,老太君的臉色更是難看,她雖然對女兒愧疚,但是事情變成了這樣,當真是像打了她一巴掌一樣,難得對女兒說了一句重話。

「既是這樣,你為何沒管住珍姐兒,她一個女兒家三更半夜為何會在前院1

不得不說,老太君頭腦拎清的時候,還是能夠一眼看到事情的本質的。

畢竟這裡是大武朝,晚上是有宵禁的,就算是世家名門,天色黑了用完了晚膳,女眷們也大都在自己房中,不會再串門亦或是出去了。

昨晚,賀家三兄弟回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潘念珍怎麼會半夜出現在前院的大書房?

這關係到賀大郎到底是受害人還是被告。

賀瑩聽到賀老太君這話有瞬間的慌亂,但她很快鎮定下來。

女兒為什麼會出現在前院,當然是她安排的,但是她安排的是賀二郎,為什麼突然變成了賀大郎,她也還在震驚中呢!

只是這個時候就算是母親懷疑她,她也要抵死不認。

為今之計,沒有選擇也只能一口咬定賀大郎了。

賀常齊是靖安伯府長孫,日後伯府的爵位定然是由他繼承,如果珍姐兒真的能嫁給他,倒也不失為一種好的選擇。

幾乎是片刻,賀瑩心中已經換了個算盤。

反正現在生米煮成熟飯,她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賴也要賴上賀大郎。

賀瑩不說話只一個勁兒哭泣,她抽抽噎噎的,讓老太君心煩的不行。

又想到出事的是自己唯一的外孫女,這才來伯府沒住上幾個月呢,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就這麼被毀了,本來出生就不高,身子又被破了,能嫁給誰?

就算是嫁人了,日後也是丟靖安伯府的臉。

賀老太君垂頭,眼角餘光瞥到了跪在一旁一身頹然的大孫子。

長孫膝下無子,剛和離沒多久,又已近三十,鄒氏只留下兩個女兒。

怎麼說珍姐兒也是大郎表妹,他已與她相處過幾次,大郎是要繼承爵位的,不能一直這麼單下去,將來定是要有嫡子的。

與其娶個陌生的女子回來,又是高門大戶不好伺候,不如就把珍姐兒許配給他,表哥表妹湊成一對,珍姐兒年輕,何愁不能生個嫡子?

一屋子人都被大姑奶奶哭的煩躁。

楚璉看向賀常棣。

賀三郎冰寒的目光看了一圈花廳里的眾人,也明白這個時候只能他伸頭了。

大哥賀常齊神情失落,根本就沒從方才的震驚中緩過神來,二哥賀常還在死睡著,母親靖安伯夫人性子柔軟,根本就不適合斷這樣的事情。

楚璉倒是有這個能耐,可如今她輩分最小,不宜出頭,而且賀常棣也捨不得媳婦這個時候站出來變成眾矢之的。

「姑母不要哭了,這件事我會派人調查清楚的。若是大哥的錯,大哥男子漢大丈夫定然會承擔後果,可若是讓我知曉,這件事是有人背後操縱,便不要怪我不給親戚面子1

賀常棣聲音猶如寒冰,擲地有聲,讓賀瑩忍不住跟著一抖。

她有些敬畏地瞥了賀常棣一眼,心虛的厲害。

賀老太君臉色蒼白憔悴,好似沒過多久,她原來沒幾根白髮的烏絲已經白了一半,臉上皺紋也越發的明顯。

她見最小的孫子挑了這個頭,也就順勢點了點頭,同意下來,她雖然想管,可實在是沒這個精力了。

老太君無力地揮了揮手,疲憊道:「那老身便將這件事交給三郎來查,天還沒亮,你們回去再睡一會兒吧,明日也不用到老身這裡請安了。」

話畢,賀老太君被一旁木香帶著另一個大丫鬟攙扶著往房走去。

賀瑩連忙追上去,到了門口卻被守門的小丫鬟攔下來。

小丫鬟臉上帶著歉意,「大姑奶奶,老太君身子不好,您還是讓她老人家多歇歇吧。」

賀瑩還想往裡面硬闖,卻被及時趕到的劉嬤嬤攔住勸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