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八十四章:賀瑩哭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四章:賀瑩哭訴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老太君被劉嬤嬤攙扶著也跟去了裡間的廂房看情況。

花廳里就只剩下賀瑩。

老太君一離開,她就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冷嗤道:「真沒用,一個病秧子,花了那麼多銀子,還不如去死。」

她這話正好被趕來的王嬤嬤聽到,王嬤嬤不敢置信地瞪著大姑奶奶,她臉被氣的通紅,卻礙於身份不能與賀瑩對峙。

賀瑩也是嚇了一跳,還以為花廳里沒人了,她這才逞口舌之快,沒想到會突然闖進來個王嬤嬤。

王嬤嬤是靖安伯夫人身邊的管事嬤嬤,是靖安伯夫人陪嫁丫鬟升上來的,算是靖安伯夫人的心腹。

賀瑩說這樣的話被她聽到了也是一陣尷尬。

但這也不過只是一瞬而已,很快,賀瑩臉上就換成了一副傲慢不屑的表情,「臭奴才,看什麼看!小心我叫人把你眼珠子挖出來1

王嬤嬤雖然被氣個半死,但卻不能反駁,她匆匆垂下眼帘,咬著唇對著賀瑩福了福,這才快速離開去裡間廂房看望主子。

瞧著王嬤嬤灰溜溜地走了,嚇的彷彿連步子都不敢慢一步,賀瑩臉上露出得意的笑。

她自顧自喝了口茶,潤了潤嗓子,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繆神醫帶著藥箱匆匆趕到。

一來就將所有無關緊要的人攆了出去。

賀老太君、楚璉都在外間等候。

兩刻鐘后,繆神醫才從廂房裡出來。

他用力掀開氈簾,臉色難看,花白的鬍鬚被氣的差點翹起來。

楚璉第一時間迎上去,「繆神醫,我娘如何了?」

繆神醫氣呼呼的哼了一聲,指著楚璉就數落道:「老夫說過多少次了,夫人的身體要好好休養,不能受刺激,這下好了,你們可以高興了。」

楚璉心裡咯一下,睜大眼睛看著繆神醫說不出話來,婆婆靖安伯夫人不會真的一朝回到「解放前」吧……

那她和賀常棣之前的努力不是都白費了?

賀三郎肯定也會傷心欲絕。

怎麼會這樣!

繆神醫瞧楚璉一臉絕望難過,伸手又點了點,無奈道:「難過什麼!老夫還沒說夫人如何呢1

楚璉又一下子回過神,「娘,她……」

「告訴你這個小姑娘,這次若不是老夫身懷針灸秘術,夫人就救不回來了,你們好自為之吧,若是還有下次,大羅神仙來了也沒用1

被繆神醫這話一激,楚璉破涕為笑,原來靖安伯夫人沒事了!

「多謝繆神醫,以後您想吃什麼,我都給您做。」楚璉笑的眼睛彎彎。

繆神醫瞪了楚璉一眼,他的怒火也發泄的差不多了,咂了咂嘴,提起要求,「先就上次那個羊湯吧,包子也要。」

楚璉笑著答應下來。

繆神醫又看著王嬤嬤帶著幾個丫鬟將靖安伯夫人移回了自己的院子,這才留下方子和藥包離開。

老太君知道兒媳沒事,偷偷鬆了口氣,她方才著實被嚇到,心弦一松,身子也開始不適起來。

劉嬤嬤擔憂的瞧著老太君,「夫人沒事了,老太君也回去歇著吧。」

賀老太君對著劉嬤嬤點點頭。

劉嬤嬤和木香立即將老太君攙扶起來,回房歇下。

老太君眼睛剛閉上,外頭賀瑩就吵著鬧著要進來。

這次連劉嬤嬤也攔不祝

後來沒有辦法,老太君只能讓人放她進來。

本來要歇下的老太君只好靠在床頭。

她神情憔悴蒼白,說話聲音也是有氣無力的,「瑩姐兒,你到底還有什麼事兒1

賀瑩根本就不顧母親身體抱恙,她湊到賀老太君的身邊,抓著她的一隻手,哭訴道:「娘,您可不能因為大嫂裝暈就不同意珍姐兒的婚事。珍姐兒身子給了大郎,日後叫她嫁給誰1

賀老太君當真是恨鐵不成鋼,但是兒女都是債,尤其是她對這個女兒還有愧疚,聞言也有些心疼。

「瑩姐兒,不是娘不幫你,可你大嫂都那樣了,娘如何還提這件事。」老太君說著說著就咳嗽起來。

賀瑩給老太君拍撫著後背,「娘,您沒事吧,您可千萬不能有事啊,您若是有事誰還能庇佑我們母女。嗚嗚嗚……」

到這個時候,賀瑩想的都是自己和女兒,對老太君根本就沒多少關心。

賀老太君雖然也聽出了女兒話里的意思,感到一絲心寒,可讓她真的將女兒攆走,她又不舍,畢竟女兒這樣的性子養成,還不是因為她年輕的時候沒有在女兒身邊沒能親自教養她,這才讓她變成這樣。

「唉……瑩姐兒,別哭了,你哭的我頭疼。」

賀瑩連忙止住眼淚,抓著老太君的手,告黑狀。

「娘,您別信大嫂,她今日根本就是裝的,不然大夫能說沒事?那個繆神醫是三郎媳婦那邊的人,整日在府里好吃好喝供著,心早偏到他們那邊去了。指不定今日就是大嫂和三郎媳婦串通好演的一齣戲給咱們看。只是可憐我們珍姐兒,好好的清白身子被毀了。」

說著說著抽抽搭搭的又要哭起來。

老太君被女兒說的有些鬆動,她布滿皺紋的臉黑著,顯然因為女兒這番話心情極差。

賀瑩見母親臉色動搖,再接再厲,「娘,你也知道大哥不喜歡我,大哥不久也要回來了,若是大哥回來定然不會同意這樁婚事,那珍姐兒一生都被毀了!大嫂打的也是這個算盤。」

雖然覺得女兒說的都是歪理,但也有對的地方。

老太君還真的沉思起來。

「娘,您可只有我一個女兒,珍姐兒一個外孫女,我小時候不在您身邊長大,每日最盼的就是能見到您和爹,那時候待在祖母身邊時常被人嘲笑是沒爹沒娘的孩子,後來爹走了,如今我可只剩下娘了。」

賀瑩一番話勾起老太君心底最深處的愧疚。

老太君越發的動遙

「娘,當初三郎的婚事不也是您求了太後娘娘得來的,三郎他們兄弟都是小輩,若是您給他們定親,難道他們還能反對?大郎都要而立之年了,到現在還沒有嫡子,您想讓他成為盛京城的笑柄嗎?」

男人年紀大了,還沒有繼承家業的嫡子,確實會被外人詬玻

像是賀大郎這個年紀,若是成婚早的人家,孩子都十多歲了,若是頭胎是女兒的話,都要到及笄之齡了。

「娘……」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也別在我耳邊念叨了,明日我就遞牌子給太后,進宮一趟。」

賀瑩一聽,驚喜非常,她雙眼冒出光來,「娘,您對我和珍姐兒真好,女兒許多年沒感受過這樣的溫暖了。」

這話無疑又是在挖老太君心窩子。

老太君也實在是累的很了,對著賀瑩揮揮手,讓她下去。

賀瑩達到目的沒必要多留,她嘴角彎起,「那娘好好休息,我去給娘熬補湯。」

等到賀瑩離開,老太君嘆了口氣,喚來劉嬤嬤,讓她拿著自己的身份玉牌尋人遞到宮裡。

劉嬤嬤不敢置信,老太君竟然真的因為大姑奶奶的一席話要去宮裡求太后。

她捏著玉牌欲言又止,但看到老太君蒼白的臉色到口的話又都咽了下去。

她對著老太君福了福身就出去了。

木香在一旁自然將老太君和賀瑩的一番話聽個清清楚楚。

她扯著嘴角,才懶得管這件事,最好是大房二房都完蛋,日後她重新成為賀常棣的妻子,就能輕而易舉將整個靖安伯府捏在手中。

出了慶堂的劉嬤嬤越想越是不放心,大姑奶奶言行無狀,如果賀常齊真的娶了潘念珍,那整個伯府還不被她們母女攪合的烏煙瘴氣?

她喚來身邊一個信任的小丫鬟,低聲在她耳邊耳語了幾句,而後讓她快點去松濤苑報信。

小丫鬟匆忙跑到松濤苑的時候,楚璉正好指點完喜雁做好羊湯,桂嬤嬤把人帶進來,楚璉上下打量了兩眼,覺得這小丫鬟有點眼熟。

「誰叫你來的,何事?」

小丫鬟「噗通」一聲就跪下了,隨後就將劉嬤嬤交代的事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楚璉越聽眼睛瞪的越大,她沒想到大姑奶奶賀瑩竟然將主意打到了太后那裡。

她怎麼不上天呢!

老太君居然還就這麼信了她的邪。

楚璉讓小丫鬟下去,想了想,這件事她不管又不好,只好帶了人出門去魏王府。

魏王府大門前,楚璉叫人遞了話進去。

不一會兒魏王妃身邊的藍嬤嬤就親自迎了出來。

藍嬤嬤笑著將楚璉迎進府里。

「鄉君怎的這時候來,可是有什麼急事?」

楚璉也不瞞著,「嬤嬤實不相瞞,我確實有事來尋王妃娘娘。」

藍嬤嬤笑起來,「鄉君運氣還真是好呢,王妃昨兒才從藍香山回來,今兒正是閑著沒出門。」

藍香山有個寺廟,據說是孝賢皇后出家的地方,後來皇家的人每年都會去那個寺廟祭拜一兩次,這已經成為一種慣例。

「郡主可在府上?」

「郡主還在藍香山呢!小郡王陪著她,鄉君不用記掛。」

藍香山風景獨好,又在京城城郊,此時正直初春,萬物復甦,是郊遊踏青的好時候。

前些日子端佳郡主邀請她一同去,因為府中事情太多,楚璉拒絕了。

阿嵐祝大家元旦快樂17年順順利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