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八十六章:怒罵老太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怒罵老太君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這下承平帝終於明白當初歸林居關門的時候,為何那般多的人捶胸頓足、心有不甘,等到年後開業,味道不復從前,更是有很多大臣勛貴都寫信怒罵靖安伯府的原因了。

吃過了這樣的菜肴,才知道以前幾十年吃的根本就不叫菜。

承平帝都有點嫉妒自己這個親弟弟了。

問青早在介紹完五道菜后就被藍嬤嬤領了出去。

從來在飲食一道上都頗為控制的承平帝,今日理智卻沒戰勝自己的口腹之慾,竟然一口氣吃了三碗米飯。

這已經是多少年都沒有過的了。

分量足足的五道菜,不過兩刻鐘不到,都進了這皇家輩分最大的兩兄弟肚子里。

旁邊一身常隨的打扮跟來伺候的魏公公被震驚地一雙小眼都瞪圓了。

雖然想勸慰皇上這樣暴飲暴食不好,可他自己都瞧了流口水

「沒想到錦宜這丫頭的手藝這麼好。」承平帝摸著吃的凸出來的胃部,滿足不已,在飲食上,他已經許久沒吃的這麼痛快了。

魏王不是第一次吃楚璉做的菜,當初吃烤鴨的時候他就深有感觸。

想起烤鴨,魏王眉飛色舞道:「兄長,你沒嘗到那丫頭做的烤鴨,那才是一絕。今日時間不夠,不然我定叫那丫頭多做一份烤鴨來。」

「哦?烤鴨?與父皇以前吃的相比,如何?」

兄弟兩也繼承了先皇愛吃烤鴨的毛病,先皇還在世的時候,隔三差五就要吃頓烤鴨,後來身子不好了,太醫要先皇忌食油膩,他還經常會偷吃

魏王神秘的一笑,「兄長容我賣個關子,好不好吃,等錦宜開了店,兄長到時可以魚龍白服親自去嘗嘗。」

「哦?這丫頭又要開店了?之前的歸林居到底是怎麼回事?」

魏王聽皇上問起,便簡單將這件事情說了。

承平帝皺起濃眉,「這件事的確是伯府的老太君做的不地道。」

魏王笑了笑,兩人身份地位都不凡,雖然聽了這樣的事,卻不會當真去管,若是他們連這樣的小事都插手了,那才叫人覺得皇家多管閑事。

桌上的餐盤已經撤了下去,兩人面前都放了新煎的茶。

難得有這樣閑適的下午時光。

承平帝突然問道:「錦宜今日怎會在九弟府中?」

楚璉來魏王府的目的,魏王身邊的內侍已經告知了他。

此時承平帝當面問起來,他也就直說了。

承平帝皺眉,「還有這樣的事?這也太過胡鬧。這靖安伯府亂糟糟的,倒是真應該召靖安伯早些回來。」

魏王搖搖頭,「這都是靖安伯府後院的事,兄長不必廢心思,內子到時候會幫錦宜處理好的。」

承平帝又與魏王聊了會兒天,身邊的魏公公就委婉的催促他到了回宮的時候。

魏王將承平帝送到二門時,恰好看到楚璉帶著丫鬟離開的背影。

承平帝怔了怔,又很快收回神,他轉身對魏王道:「這次萬壽節就交給九弟了,莫要鋪張。」

「兄長放心,我定按照兄長的意思,不會勞民傷財。」

得了魏王承諾,承平帝這才帶人離開魏王府。

萬壽節是三月二十三,今年是承平帝的五十歲壽辰,是大壽,承平帝登基后,勵精圖治,到今年正好是承平二十年。

往年萬壽節都是簡單過了,朝廷上高官貴胄效仿承平帝的作風,除非是整十的大壽,都是低調度過。

可是小壽辰低調過了就過了,但是今年五十的大壽卻不能隨便應付,一向不管後宮朝堂諸事的太后也發話今年的萬壽節要好好操辦。

魏王不參朝政,又最得承平帝信任,壽宴的事交給他最是妥當,所以才有臨走時承平帝交代的那句話。

出了魏王府,承平帝在侍衛的保護下上了一輛毫不起眼的青幃馬車。

臨上馬車時,承平帝對著一身武夫打扮的御林軍統領何林使了個眼色,何林兩邊看了看,飛速跟著進了馬車。

馬車內,何林抱拳單膝跪在承平帝跟前,「皇上,有何吩咐?」

承平帝靠在車壁上,目光悠遠。

他聲音平靜,聽不出喜怒,可跟在承平帝身邊多年的何林就是有一種感覺,此刻的承平帝非常危險。

「派暗衛查查英國公府的二老爺,朕要知道他所有的事1

「是,屬下遵命1

何林不敢有一絲怠慢,轉身就下了馬車,跨上快馬,消失在小巷盡頭。

楚璉從魏王府出來上了律了口氣,臨走時,魏王妃答應幫她攔住老太君往宮中遞的玉牌。

只要在公公靖安伯回來前,老太君進不了宮見不到太後娘娘就行。

楚璉傍晚回到靖安伯府,一回來就被老太君派人叫了過去。

楚璉都沒來得及回松濤苑換身衣裳。

慶堂花廳里,老太君撐著頭坐在上首,大姑奶奶賀瑩狠狠盯著她,楚璉剛朝著老太君行了禮,賀瑩就高聲質問道:「三郎媳婦,你去哪兒了1

楚璉也知道她去魏王府的事情瞞不住,靖安伯府這麼多人,那都是長眼睛的。

老太君沒讓她坐,她也不坐了,就筆直站在廳中。

她聲線雖然軟糯,但是語氣卻清淡,「回姑母,今日我去拜訪了魏王妃。」

「無緣無故你為何要去魏王府!這幾日,魏王府根本就沒給你下過帖子!三郎媳婦,你是不是想要破壞珍姐兒和大郎的婚事1賀瑩面色猙獰,臉色通紅,顯然已是失去了理智的模樣。

楚璉皺眉,微微抿唇,並不想回答大姑奶奶賀瑩的話。

難道老太君急急將她招來就是為了這件事?真是荒唐!

賀瑩站在上面死死盯著楚璉年輕美麗的臉,她已經暴跳如雷了,可是下面的楚璉竟然巋然不動,她那神情就像是看猴子耍把戲一樣,眼神里滿是輕蔑。

老太君心中也有不滿,不過老人家還能壓住怒火,但是賀瑩就沒那麼能沉住氣了。

她見楚璉不答,氣的大步上前,揚起手掌就朝著楚璉白嫩的臉頰摑來。

楚璉身後的問青瞧見嚇了一跳,可惜這個時候她離楚璉有兩三米遠,根本就趕不上為楚璉擋下這一巴掌。

賀瑩這一巴掌帶著怒火,幾乎是用了吃奶的力氣。

想過身材嬌小的楚璉會被她一巴掌打的趴在地上嘴角流血起不來,卻沒想到楚璉會一把攥住她的手腕,擋住了她這一巴掌。

明明她的手腕纖細,卻沒想到這麼有力氣。

「我勸姑母還是省點力氣吧1楚璉那雙澄澈的眼眸突然變得凌厲,那樣帶著氣勢的目光一時竟然叫賀瑩呆住了。

她「你」了好幾個字,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因為她不敢置信,平日里溫溫柔柔的三郎媳婦竟然會有這麼強勢的時候。

楚璉一把甩下賀瑩的手腕,讓她慣性後退了幾步。

她朝著老太君福了福身,「祖母,時候不早,孫媳也不打擾了,您好好休息吧。」

話畢,轉身就要離開。

老太君卻用力杵了杵柺杖,發出幾聲沉悶的「咚咚」聲,老太君怒喝道:「給我站住1

楚璉剛邁出去的腳收了回來,轉過身來,看向坐在上首,臉已經氣成豬肝色的賀老太君。

餘光掃過大姑奶奶賀瑩,賀瑩眼中閃過一抹得逞的顏色。

楚璉聲音平靜,「祖母還有什麼吩咐?」

「你還知道老身是你祖母?哼,老身還當在你眼裡老身只是個快死的老太婆呢1

賀老太君還是第一次說出這麼刻薄的話。

楚璉嘴角微微勾起,自嘲的笑了一聲,「祖母這麼說,孫媳可不敢當1

「呵!你有什麼不敢當的,你若是不敢當,今日會去魏王府?有魏王妃當靠山的滋味真是不錯吧1

花廳里留下的下人各個都噤若寒蟬,這還是第一次老太君與三奶奶起正面衝突。

一個是伯府輩分最大的老壽星,一個是伯府有權有勢的年輕少奶奶,這隔輩的兩代人對上,誰佔上風還真是難說。

木香站在角落裡,低著頭,嘴角卻帶著笑意。

她顯然是很滿意楚璉當前的境況。

若是老太君現在有個三長兩短,不管今日的事楚璉是對是錯,她的名聲都會被破壞。

一旦楚璉被人詬病,又加上無子,到時候就算是有魏王妃護著她,她一樣有辦法讓他離開賀常棣!

楚璉吸了口初春還冰寒的空氣,稍稍平定了自己情緒,隨後,她一雙清潭一樣的眸子就落在老太君身上,漸漸變得越發的堅定。

她微張紅唇,「祖母,你到底要糊塗到什麼時候1

花廳里的所有人,誰都沒想到楚璉出口的第一句話會是這樣的,就連老太君自己都沒想過,她一時都忘記胸腔里的怒氣,怔怔瞪眼看向楚璉。

楚璉不等所有人反應過來,繼續道:「祖母,你的心真是偏到了天邊去了!姑母是您的女兒,潘念珍是您外孫女,那爹就不是您的兒子,娘就不是您的媳婦,大哥就不是您的孫子了?您多為他們想想可好?」

「靖安伯府單傳好幾代,娘為了生下大哥二哥和夫君三兄弟,身子虧空的厲害,患了病,床十多年,為了吃藥花光了自己的嫁妝,她可動過伯府公賬上的一個銅板?」

「她難道不應該是伯府枝繁葉茂的最大功臣?您是怎麼對她的?身子剛好,就把亂七八糟的公賬交給她,逼著她往裡頭填銀子!爹要是知道,他在外面為了伯府戍守邊疆,保家衛國,娘卻在家中遭了祖母的刁難為難,您想想他會不會心寒1

第三更!依然祝大家元旦快樂阿嵐是不是棒棒噠,快表揚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