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八十九章:兄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九章:兄長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這粗礦男聲一落,所有人都看向花廳門口方向。

楚璉愣愣轉頭,就見到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中年大漢,身著統帥的銀甲,提著佩劍,身形高壯,猶如「小山」一般。

賀瑩也同樣愣住了,好一會兒后才哆哆嗦嗦如蚊吟般的喊了一聲「哥」……

賀老太君臉上的嚴肅頓時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掩也掩藏不住的喜悅,她朝著旁邊一伸手,劉嬤嬤心有靈犀的連忙扶住她,攙扶著她起身。

還沒走到中年男子面前,老太君就紅了眼眶,嘶啞著聲音道:「兒啊,你終於回來了。」

到這個時候,楚璉終於是相信突然出現的這個中年男子是自己的公公了。

不得不說,大哥賀常齊長的是真像靖安伯……

不管是身材也好,還是五官,賀常齊有七八分像公公靖安伯。

賀常棣平日里幽深沉穩的目光這一刻落在靖安伯身上也帶著一絲少見的儒慕,楚璉之前因為賀常齊提起的心在見到靖安伯后也慢慢放下了。

原文中提過靖安伯,從那短短的語句中,楚璉就知道靖安伯是個頭腦精明的人。

這一點,倒是遺傳給了賀常棣。

大哥賀常齊雖然在大是大非面前沒什麼問題,但是對於家事和感情卻容易鑽牛角尖。

如今靖安伯回來,有人壓著他,或許整個靖安伯府才會真正平和安靜下來。

楚璉正在出神,手腕卻被賀三郎一抓,讓她突然回神,有些茫然的看向他。

賀常棣一陣無奈,微微俯低身子在她耳邊道:「怎麼?嚇傻了?不用怕,父親很和藹可親。」

聽了這話,楚璉才明白賀常棣是要帶著她到靖安伯面前行禮。

一花廳的人都站了起來,有人忐忑有人狂喜有人失落。

靖安伯被眾人迎到上坐下,旁邊有奴僕要扶起賀常齊,卻被靖安伯冷麵喝止,「做出這樣的事,還有資格站著?都別動,讓他跪1

他這麼一話,頓時,廳中再也沒人敢為賀常齊求情,大家都用同情的目光看著他。

靖安伯撂下這句話目光就在廳中眾人上掃了一圈,最後落在了賀常棣夫妻身上。

此時他那張含煞的粗礦黑臉上換上了長輩的慈和,對著賀常棣和楚璉招招手,「這就是老三媳婦吧!你們小兩口過來。」

楚璉抬頭飛快看了賀三郎一眼,雖然面上什麼也沒表現出來,其實她心裡還是緊張的很,畢竟第一次見公公。

賀常棣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牽著她的手一同來到靖安伯的面前。

頓了頓,楚璉才與賀常棣一同叫了「爹」。

靖安伯賀衍文瞧著俊美非凡的三子身邊站著嬌俏可人的三兒媳,小兩口行動間情意綿綿,三小子一副怕兒媳吃虧害怕的模樣,就明白的小夫妻感情很好。

原本那點對母親求太後唐突賜婚的責怪也沒有了。

又見楚璉不時把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又好奇又忐忑,那雙眼睛更是澄澈清明,他哈哈一笑,從懷中取出一個青色錦囊,伸手遞給賀三郎。

「拿著,璉兒敬茶的時候為父不在,這是補給璉兒的見面禮。」靖安伯一旦放下身在軍中的那股威勢,其實很容易讓人生出好感。

怪不得賀常棣這樣冷酷的性子也對父親懷有儒慕。

面對父親,賀常棣自然是沒有什麼客氣的,他接過錦囊,看也沒看就交到楚璉手中,說話的聲音也帶了難得的笑意,「璉兒打開看看,若是父親送的東西不好,我再問父親多要幾樣。」

楚璉輕睨了賀常棣一眼,向著靖安伯道了謝后,準備將錦囊直接收起來,靖安伯卻笑著開口,「不打開瞧瞧?」

楚璉這才輕輕拉開錦囊的封口,從裡面倒出了所裝之物,當一粒粒璀璨的小東西滾落在白嫩的手心,楚璉臉上的震驚再也掩飾不祝

這……這錦囊里裝著的竟然是十來粒「鴿子蛋」……

這其中竟還有極為稀少的紅鑽和粉鑽……這要是放在現代,簡直就是價值連城。

楚璉怎麼也沒想到公公靖安伯出手就賞給自己這麼貴重的禮物。

她捏著錦囊一時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於是只好看向身邊的賀常棣。

賀三郎一瞬間就讀懂了楚璉眼裡的意思,他微微一笑,攥了攥楚璉的小手,「父親給的,就收著。就幾塊寶石換了兒媳婦改口,他可不吃虧。」

楚璉當真想翻個白眼,幾塊寶石……這樣極品紅鑽和粉鑽是寶石可以相比的?她在心中無奈地搖頭,小心收好東西,又對著靖安伯行了個晚輩禮。

「爹回來風塵僕僕,兒媳沒什麼能拿出手的,等今晚家宴,兒媳親自下廚給爹做幾樣下酒菜。」

靖安伯又是爽朗的一笑,「那為父今晚就等著嘗嘗璉兒的手藝。」

到這裡,賀常棣帶拉著妻子的手退到旁邊。

靖安伯沒管還跪在地上大兒子,而是與賀老太君寒暄了幾句,目光落在了多年未見的賀瑩身上。

他話語轉冷,「瑩姐兒,多年沒見,你竟還是老樣子。」

靖安伯話中帶著譏諷,哪裡是誇賀瑩樣貌不變,分明是諷刺她本性難移,當年做出醜事也罷,現在連帶著女兒也做出醜事。

當年整個靖安伯府里,賀瑩最怕的不是老靖安伯,也不是祖母,而是賀衍文這個親哥哥。

對面前的親哥哥,賀瑩是又怕又妒。

以前她恨哥哥能跟在父母身邊,被父母親自教養,後來長大成婚,恨哥哥可以繼承父親的爵位,可以光耀門楣,更恨哥哥有三個兒子,她卻只有一個不成器的女兒,連個養老送終的人都沒有。

原來靖安伯還沒回來的時候,她仗著老太君的維護可以囂張跋扈,甚至是欺負壓榨小輩和大嫂靖安伯夫人,可一旦等親哥哥站在自己面前,她彷彿就被比到了塵埃里,竟然連動彈的勇氣都沒有了。

賀瑩帶著女兒站在一邊,她低著頭,根本就不敢看靖安伯一眼,只訥訥出聲道:「兄長。」

潘念珍第一次見母親竟然如此緊張,也被傳染,她本來性子就有些怯懦,現在更是不敢抬頭,她跟著母親叫了一聲「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