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九十三章:鳳凰套(1)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三章:鳳凰套(1)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御花園小徑里隔著一段距離點著一盞石燈。

端佳郡主臉色焦急,她不斷催促著身前報信並且帶路的小太監。

小太監不敢怠慢,加快腳步。

身後跟隨來的錦繡卻緊蹙著眉,她勸道:「郡主,我們還是將此事稟告王妃吧,就算不告訴王妃,告訴太後娘娘也行。」

後宮波雲詭譎,並不比朝堂安全,太後娘娘雖然疼愛端佳郡主,端佳郡主也經常陪著太后在宮中住一段時日,但畢竟不是在宮裡長大的,不清楚宮裡那些見不得光的手段。

魏王府王爺和王妃感情甚篤,連個妾侍都沒,大郡王小郡王又都寵愛郡主,她從小根本就沒經歷過陰私的后宅手段。

端佳郡主雖然沒錦繡想的這麼單純,但她不善手段也是事實。

錦繡提議說要將事情告訴母妃和皇祖母,她當然也想到過,但她還是一瞬間就否決了。

因為內侍給她報信出事的人不是旁人,而是賀二郎……

賀二郎有事,她可不想母親和祖母知道,萬一有什麼不方便,豈不是便宜了旁的女人?

端佳郡主之前就打聽好了,皇宮內侍衛今日輪到賀二郎當值。

而來給她通風報信的內侍又是她之前安插在後宮的人,應當不會有錯。

端佳郡主快步走著,又輕聲回著錦繡的話,「不用,這點小事我能應付的來,況且這裡地形我熟,不會出事的。」

端佳郡主性格有時候有些固執,錦繡是她身邊最得信任的大丫鬟當然也了解這點,聞言知道就算她阻攔也沒用。只好在心裡嘆口氣,緊緊跟著自己主子,期望這個來報信的內侍靠譜點,不要真的是被人利用上了套子。

大半刻鐘后,內侍提著燈籠領著端佳郡主到了御花園后一處偏僻的殿閣。

殿閣前冷冷清清的,連個守殿的太監宮女都沒有,也不知道是被人調走了還是萬壽節偷偷跑開偷懶了。

報信的內侍朝著殿門指了指,低頭膽怯道:「郡主,賀大人就在裡面……」

端佳郡主狐疑的看了清冷的殿門一眼,隨後目光又落在眼前的小內侍身上。

小內侍一抖,頭埋的更低了,「奴……奴才不敢欺騙的郡主。」

端佳郡主終於還是心中的擔憂佔據了主要地位,她一轉身就朝著殿門方向走去。

伸出素手一推,「吱嘎」一聲,殿門就被推開了。

殿內裡間點著一盞昏黃的油燈,燈火微微搖曳著,從端佳郡主的方向,就看到帳簾打開的床上躺著一個人。

那是個穿著侍衛服的男人,後背寬闊,身材高大,腰間一枚雕刻著蟾宮折桂的玉佩相當熟悉。

端佳郡主眼瞳一縮,這個背影實在是太熟悉了,分明就是賀二郎了!

正當她處於極度震驚,不敢置信時,身後突然傳來錦繡短促的一聲低喊,下一秒,殿門就被人從外面當一聲死死關上了。

端佳郡主渾身一震,大腦一時間都停止了運轉,下一秒她大步跑到了門邊,拍打著們,可惜不管她怎樣呼喊,外面都沒人答應。

經過片刻的六神無主后,端佳郡主也找回了點理智。

她腦中飛速想著辦法,可是深處在這裡,她一時間實在是想不出有用的法子。

腦中回憶起在德安樓的時候,楚璉救她使用的那些辦法,一瞬間,眼眶紅了紅,為何楚璉這個時候不在。

她用力抹了抹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想起方才看到的裡間床上的那一幕,深吸了口氣,端佳郡主朝著裡間床邊走去。

那個躺在床上的人絕對是賀二郎,她不會認錯。

端佳郡主來到床邊,她小心地伸手推了推床上躺著的高壯男子。

面朝里躺著的男人沒動,端佳郡主又推了兩下。

最後端佳郡主實在是沒辦法,只好用力將男人掰正過來。

借著殿內幽暗的燈火,仔細一瞧,果然是靖安伯府的二少爺賀常。

賀常此時處於昏迷之中,額頭滲出一層密密的汗珠,嘴唇發紅,一張偏粗狂的充滿男人味的俊臉帶著一絲紅。

儘管兩個人互相都有好感,私下裡也相處過幾次,但也只是發乎情止乎禮,並無越矩的舉動,像是當前這樣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還是第一次,而且賀二郎還處於昏迷中……

端佳郡主拍了拍賀常的臉,不過陷入昏睡中的賀二郎仍然沒有轉醒的跡象。

端佳郡主皺眉,起身在旁邊的桌上看了看,靈機一動,倒了一杯冷水到茶盞中,端著茶盞到了床前,一把將杯中的冷水潑在賀常的臉上。

這一盞透心涼的冷水潑在賀二郎的臉上終於讓他有了知覺。

他緩緩睜開眼,一開始因為頭疼雙眼都聚焦不了,眼前都是一片模糊的。

他用力甩了甩頭,又伸手點了身上幾個穴位,揉了揉太陽穴,片刻過後,他總算是能看清眼前景象了。

等雙眼視線一清晰,睜開眼,就見到身邊坐著的端佳郡主。

賀二郎最微張,一時都有些結巴,「郡……郡主?」

端佳郡主見他終於醒了過來,心中鬆了口氣的同事,面上卻傲嬌地抬起了下巴。

她冷笑了一聲,「你還知道是我,賀二郎,如果我此時不在這裡,你被人賣了都不知道1

端佳郡主瞪著賀二郎氣呼呼的道,雙手都情不自禁掐在腰間,好似這樣氣勢更足一般。

隨著視線清晰,賀常的腦子也越來越清醒。

他視線餘光突然瞥見一個東西,眼瞳一縮,驟然起身,將桌上茶壺裡的冷水全部倒到那個東西上。

房間內發出輕微「噗呲」的聲音,隨即升騰起一股青煙,香爐徹底被熄滅。

端佳郡主被他這麼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一時都忘記剛剛傲嬌的態度了。

而是驚恐的問,「怎麼了?」

「這香有問題。」

「啊?」端佳郡主頓時眼睛瞪大看向被徹底熄滅八角香爐。

賀常將端佳郡主拉到身邊,「別湊近,我不知道這香對女子有沒有作用。」

端佳郡主被賀常拉的踉蹌了的一下,險些撲到賀二郎身上,端佳郡主臉頓時泛起一股紅暈。

她攥了攥衣擺才問出口,「你剛剛醒不來是因為這個香?」

賀常點點頭。

這是一種特殊的香料,平常時候燃燒沒什麼問題,甚至對人的身體還有好處。

但只要是男人一喝過那種特製的雕花酒,再聞這種香,就會昏睡,甚至刺激情谷欠。

他以前聽龍衛的人說過,只是沒有親自見過,沒想到今天就中招了。

他今日輪值,帶人在御花園巡邏,突然被一個黑影引到了這處偏僻的宮殿。

到了房中猛然聞到了這股香味,等反應過來已經遲了。

幸好方才端佳郡主用冷水把他潑醒,否則他這種狀態直接叫是叫不醒的。

就算他被叫醒,再持續聞這種香的味道就會被刺激情谷欠。

香被他及時滅掉了,他受的影響並不大,如今也只是渾身微微燥熱,雖然小小二郎有點抬頭,但是這個狀態還可以忍受。

加上現在房間內的燈光昏暗,並不太能叫人發現他身體上控制不住的變化。

賀二郎微微扶住端佳郡主,腦子動了動,就已經明白過來,他們今日這是上套了。

端佳郡主坐正身體,賀二郎就在身邊,她幾乎能聞到賀常身上那股男人特有的味道。

賀常解了身上的披風披端佳郡主肩上,這才問她,「你丫鬟呢?」

端佳郡主不可能一個人過來,就算是被人故意引來的,也不會真的是一個人。

「被人暗算了。」端佳郡主聲音平靜,賀常卻能聽出她話中深處的擔憂。

賀二郎想起經常給二人傳信的那個丫頭,他伸出大掌想要落在端佳郡主頭上撫一撫安慰她,可是想起來兩人現在還沒有一點名分,又尷尬地收回了手。

「你那丫鬟沒事,他們目的是為了算計我,你的丫鬟不會有性命之憂。」

端佳郡主瞥了他一眼,嘴巴撇了撇。

「那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賀常眼神一深,「按兵不動,我倒是誰想算計我。」

端佳郡主被他突然這個帶著些狠戾的表情驚到,一時間她都看呆了,她從不知道,賀二郎還有這麼當機立斷、獨當一面的時候。

她嘴角情不自禁翹了起來,覺得這個男人越看越有吸引力。

趁著賀常在想事情,端佳郡主的目光肆無忌憚地落在他身上。

兩人還是第一次這樣離的這麼近呢!

她只要伸出手臂就能碰到他撐在床沿的大掌。

他的手很大,這麼一看,幾乎是她的兩倍,手指修長,如果撐開,她將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掌心,恐怕他的手能將她的手整個包裹起來。

他的手背有汗毛,顏色不深,卻很有男人味,與她細嫩的手背明顯不同。

在這兒危險的情況下,端佳郡主卻心中甜蜜,為了她發現的自己與他的每一個小小的不同。

她視線微移,看到一處,突然雙眼瞪大,下一秒,臉色羞紅的收回視線,這次是真的不敢再肆無忌憚的看了。

發現端佳郡主落在他身上的視線收回去后,賀二郎終於長長鬆了口氣。

要是平日,他自是不怕她看,大男人被看了又不會少塊肉,何況還是他喜歡的女人。

但是現在情況有所不同,他這不正尷尬著,因為吸了那香,身體不受控制的躁動。

賀常不自在的動了動,企圖掩蓋身體的變化。

正當他想說什麼時,突然聽到殿外傳來聲響。

楚璉帶人問青已經趕到了。

楚璉皺著眉頭看向周圍,夜色掩蓋了皇宮的繁華,夜晚這裡冷瑟一片,竟然連個守殿的宮娥和太監都沒有。

她低聲問身邊問青,「確定是這裡嗎?」

問青肯定的點頭,「三奶奶,就是這裡,奴婢親眼看見郡主朝著這個方向走的。」

練武的人五感都比常人敏銳,問青就連視力也比楚璉好一些,昏暗燈火映照的晚上,問青看的比楚璉更清晰。

楚璉目光落在前面緊閉殿門上,「郡主會不會進去了?」

問青搖搖頭,「奴婢只看到郡主朝著這個方向來了,並不知道郡主在不在殿內。」

御花園朝著這個方向來只有一條小徑,只能是這個方向。

楚璉微蹙起眉頭,正思考著要不要進去看看,旁邊問青提議,「三奶奶,我們還是等等吧,這裡是皇宮,王妃的人馬上就要過來了。」

楚璉點了點頭,她還不能確定端佳郡主是不是被人算計遇到危險,如果這是個連環套,她不能再將自己也搭進去,後宮從來就是個是非之地。

而且現在她已經不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情,自己會遇到哪些危險,她還是小心點的好。

在殿內小心注意著外面景象的賀二郎和端佳郡主這時看清找來的人是楚璉,端佳郡主立即就要推開窗戶叫楚璉,同時雙眼一亮,只是她還沒開口喊出聲,就被賀常一把給捂住嘴。

「別出聲,又有人來了。」

果然,賀二郎低低的生意一落,就見到從暗處走出兩個男人。

走在前面的男人很年輕,穿著一身玄色錦袍,身材高挑瘦削,他直到走到了一處光亮的地方,端佳郡主才認出這個人是誰。

賀二郎緊緊盯著在殿門外五官完美的男人,不放過他的一絲動作和表情。

蕭博簡閑適的從黑暗中走出來,他身後跟著像是隱形人一樣的衛甲。

楚璉雙眼一抬,見是他,日了狗的心情都有了。

蕭博簡這個傢伙也太「陰魂不散」了吧!真不愧是原文中的男主,這是強行給他增加戲份?

蕭博簡一襲低調奢華的玄色錦袍,看那衣料上折射的暗紋,便知道這衣料定然不凡,只可惜這麼好的料子給他穿倒是浪費了,如果給賀常棣做一身這種袍子,想必比他穿起來更好看。

楚璉趕緊驅趕掉腦子裡突然冒出的這種莫名其妙的想法,微抬下巴,皺眉看向越走越近的男人。

問青也沒想到蕭博簡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她連忙上前一步,將楚璉擋在身後,雙手在前擺好架勢,一旦蕭博簡有什麼舉動,她第一個就要衝上去。

只可惜蕭博簡根本就無視了問青護犢子一樣的動作,他微微牽起嘴角,一雙桃花眼帶著點點哀怨含情脈脈看向楚璉。

下一秒楚璉就聽到了蕭博簡的聲音,只是不等蕭博簡話音落下,她就起了渾身的雞皮疙瘩。

「璉兒,你總算肯見我一面了。」話畢,看著楚璉的眼神越發深情。

楚璉:……

什麼鬼,這麼長時間沒見,這個傢伙腦子不正常了吧……

她什麼時候肯見他,專門來見他了?

她這分明是被引誘來的,如果端佳郡主不突然離開,她不擔心端佳郡主安危的話,她根本就不會貿然來這個偏僻的宮殿前!

蕭博簡腦子是不是有坑,還是天生沒有頭蓋骨,腦洞突破天際?

楚璉眼神防備,「你怎麼會在這裡?」

蕭博簡笑了笑,眼神越發的溫柔,可這樣明明溫馴的表情出現在他的臉上,卻讓人感到越發的違和。

蕭博簡天生就是那種臉上帶著陰鬱神色的人,突然這樣反而讓人多了一層防備。

「等你埃」

他淡笑著說出這幾個字,像是一個魔鬼拿著巧克力在引誘貪嘴的小孩。

楚璉滿臉嫌棄,他難道真的拿她當做三歲小孩騙嗎?

「你到底想做什麼?郡主怎麼回事?你為什麼把我引到這裡?」

楚璉不想與他繞彎,蕭博簡這樣的人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她簡直不想與他多待一秒鐘。

可能是分辨出了楚璉眼神里嫌棄和厭惡,一瞬間,蕭博簡臉上溫柔的笑容似乎被凝固住了一樣,然後龜裂變成一塊塊掉落下來。

頃刻間,他像是換了一張臉,臉色陰沉難看,那張完美的臉上微微猙獰。

一雙眼睛也死死盯著楚璉。

似乎要將楚璉完全看穿,洞穿她內心深處最隱秘的想法。

「璉兒,你真的一點也不喜歡我了?」

說這話的時候,蕭博簡臉上閃過一絲痛惜。

楚璉真想翻個白眼,她真是冤枉死了,從頭到尾,她從未對蕭博簡產生一點感情好不好!

楚璉毫不留情的開口,「蕭大人,還請你自重,我是安遠侯夫人,與你沒有一丁點兒關係,何談喜歡。」

蕭博簡微微垂頭,陰影遮住了他的臉,楚璉也看不到此時他臉上的表情。

片刻后,他重新抬起頭,方才臉上的猙獰已經消失,留下的只有那股常年不散的陰鬱。

他突然開口,「璉兒,你想知道你親生母親的事情嗎?」

英國公府已過世二老爺的原配夫人生前的模樣幾乎是個謎。

二夫人一過世,整個英國公府好似就沒有人記得她了一樣,如果不是還留下楚璉這個六小姐,大家都要以為二老爺還未成婚了。

後來楚璉長大了一些,開始懂事了,問身邊人自己親娘事情的時候,幾乎沒人知道,就算是最親近的桂嬤嬤也只聽過旁人提了點皮毛。

自小,楚璉最想知道的就是關於自己親娘事,但是沒人告訴她,父親楚奇正更是提到楚璉親娘就發火,二老爺很快續娶,新娶進門填房對苛待楚璉,等這新的二夫人有了自己的女人更是經常刁難楚璉。楚璉越發的懷念自己從未見過面的親娘。

她常常幻想親娘在的時候她會是什麼樣子,尤其是在被繼母和鳶姐兒欺負了的時候。

後來蕭博簡住進了英國公府,楚璉與他有了聯繫,兩人聊天的時候,蕭博簡也知曉了楚璉想了解親娘的心愿。

野心勃勃的蕭博簡將這件事記在心裡,到了今日,終於有了用到的時候。

如果這裡站著的是真正的楚璉,不用懷疑,她定然會第一時間激動的尋問蕭博簡她親娘是什麼模樣什麼性格。

可惜,如今的楚璉早已換了芯兒。

原身楚璉的親娘早去世了,她沒心情探究一個死人是什麼模樣的。

就素知道了,也不會多塊肉。

現在的楚璉除了是個吃貨外,根本就不是喜歡探求別人隱秘和好奇心強的人。

正當蕭博簡勢在必得,心中興奮的期待著楚璉上鉤時,楚璉卻聲音平淡的沒有一絲波動的回道:「不想。」

楚璉心想關我屁事,還不如早點回家抱著賀三郎睡覺……

蕭博簡那高高提起的激動的心情好似瞬間被人兜頭澆了一盆冷水,他一張略顯陰柔的臉上是不敢置信的表情。

他情不自禁的問出口,「你說什麼?」

楚璉撇撇嘴,「我娘多年前就死了,我都不記得她長什麼樣子,對她的事情也不感興趣。你可以告訴我端佳郡主在哪裡了。」

蕭博簡臉上突然現出了一絲猙獰,也不知道他是被氣的,還是因為他沒照著他的套路出牌讓他惱怒了,楚璉聽到他帶著怒氣的聲音道:「楚璉,明明你以前不是這麼說的1

楚璉雙眸微微一動,她想拖延時間。

「人總是會變得,就算我以前想知道,現在也不想知道了。」

「你1蕭博簡氣的七竅生煙。

楚璉對著問青使眼色。

「璉兒,你變了1

楚璉嘴角抽搐,蕭博簡也太後知後覺了,她豈止是變了,她根本就是另外一個人好不好。

「你不用給你的丫鬟使眼色,她那點功夫根本不是我身邊護衛的對手。」說完,蕭博簡就看了一眼身後像是隱形人一樣的衛甲。嘴唇張合吐出兩個字,「帶走1

衛甲像是一陣風一樣卷上來,問青功夫雖然不差,但是與專門訓練出來的死士衛甲相比還是差了許久。

衛甲只是幾招就將問青放倒劈暈,當衛甲要去抓一旁的楚璉時,卻被一個從暗處飛快閃出的身影一把擋祝

衛甲看到橫在身前的長劍,不敢置信的瞪著面前年輕的男人。

賀常棣冷著一張俊臉,雙眸森寒,他冰冷的視線落在蕭博簡身上,低沉磁性的聲音響起,「蕭無竟,你要將我的妻子帶去哪裡1

蕭博簡死死盯著這個突然出現在眼前的男人,氣的險些暈過去,他垂落在身側的拳頭攥緊,骨節都因為過於用力發白。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