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九十四章:鳳凰套(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四章:鳳凰套(2)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他想不明白,明明他的計劃天衣無縫,為什麼賀常棣會突然出現,而且還出現的這麼及時!

就好像他早已提前知道,早藏好了,等著他專門下套一樣。

蕭博簡用力咬了咬牙,眼神里閃過陰噬,他陰冷的眼神盯著賀常棣,恨不得將眼神這個男人大卸八塊!

不過賀三郎可不是吃素的,他對蕭博簡這樣要吃人的眼神根本無動於衷。

兩人通過眼神在空中對峙,視線交匯處好似要冒出火花。

不時,遠處就有腳步聲傳了過來。

楚璉到這個時候才暗暗在心中鬆了口氣,看來是魏王妃派人尋來了。

蕭博簡臉色難看的厲害,衛甲慢慢後退到蕭博簡身邊,低聲在他耳邊說了句什麼,隨後就將蕭博簡護在身後。

蕭博簡明白到這個時候今日的計劃算是泡湯了,他早已失去了最好的機會。

他不再看叫他火大的賀常棣,而是將視線落在楚璉一張肅著的小臉上。

臨走前,他開口:「璉兒,我的話還算數,只要你來尋我,我就告訴你真相。」

他撂下這句話,不再留戀,在衛甲的護衛下,迅速消失在這處偏僻宮殿轉角。

賀常棣並沒有追上去,他雖然武功高強,若是真的打起來,也勉強能與死士出生的衛甲戰個平手,只是衛甲做為專門訓練的死士定然還有其他隱秘的手段,兩方在這個時候一旦真的撕破臉皮,很大可能吃虧的是他。

再說,他還要保護楚璉,他不能拿夫妻兩的安危開玩笑。

蕭博簡彷彿也料到賀常棣的想法,所以直接由衛甲護著離開了,一點戀戰的意思都沒有。

遠處雜亂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了,不時還夾雜著人聲,楚璉看了一眼還站在自己身邊賀常棣,擔憂道:「你快離開,若是讓人發現你在後宮可是要定罪的。」

皇宮後宮可不是男人能隨便進的地方,就算是皇子,成年後也都要另外出去開闢府邸,更不用說外男了。

賀常棣可不是那些可以隨意出入後宮的御前侍衛。

賀三郎將妻子往身前攬了攬,忽然用力將楚璉抱進懷裡,楚璉能感受到他落在耳邊髮髻上輕柔的吻。

就連楚璉也不知道剛剛躲在暗處的賀常棣是有多麼擔心和緊張。

他怕楚璉真的答應蕭博簡,他怕自己愛護的小妻子真的親口答應跟著蕭博簡離開。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楚璉已經在他心中佔據了這麼重要的位置,一旦她離開了,他的整顆心好似空了一樣。

楚璉不知道「心思纖細」、感情「敏感」的賀常棣已經想了這麼多,她兩隻小手用力推著賀常棣強壯堅硬的胸膛,「賀常棣,你放開我,宮裡的人馬上就到了1

「我不放。」賀三郎居然在這個時候鬧起了彆扭,楚璉簡直要被他氣死了。

她壓著嗓子怒道:「那你到底要怎樣1

麻蛋,她這哪裡是多了個夫君,分明是多了個智障的超齡大兒子。

「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放開你。」賀常棣趁機要求。

楚璉盯著路口簡直要抓狂了,這個時候哪裡還顧得他說什麼,忙一疊聲的答應下來,「行行行,什麼事情我都滿足你,求你了,你快走吧1

在那群人轉過最後一個轉角的時候,在楚璉心驚膽戰下賀常棣在最後一秒閃進了黑影中。

楚璉在心裡大罵,要是她心臟不好,早被嚇的病發了。

調整了呼吸,楚璉轉身對著人群來的方向。

走在最前面的是兩名淡紫色衣裙的宮女,後面跟著四五名太監。問藍和藍嬤嬤走在兩邊,兩人還沒到近前,就焦急朝她這個方向看來。

當發現軟倒在地的問青時,問藍瞪大眼睛駭了一跳,她連忙加快腳步。

藍嬤嬤到了楚璉面前一把握住她的手,「鄉君如何?可受傷了?」

問藍則是立即蹲下身查看問青的傷勢,當發現問青只是被人打暈后,問藍提起的心悄悄放下。

楚璉搖搖頭,「我沒事,嬤嬤叫人給我的侍女瞧瞧,剛剛是她擋在我面前,我這才沒有受到脅迫。」

帶頭的紫衣宮女立即尋問楚璉是怎麼一回事。

經藍嬤嬤解釋,楚璉這才知道紫衣宮女是宮中專門的護衛,是訓練了用來保護后妃小皇子小公主的。

她們的武功並不比那些經過特殊訓練的禁衛軍差。

後面跟著的年輕小太監也是一個用途。

楚璉知道這些人是魏王妃派來的,於是當著藍嬤嬤的面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只不過將賀常棣給掩去了。

藍嬤嬤眉心緊蹙,忙帶人親自去殿內。

楚璉此時也不確定端佳郡主真的在裡面,但不管在不在,還是先去確定的好,藍嬤嬤是魏王妃身邊的人,這件事交給她是最適合不過的了。

不多久,藍嬤嬤果然在殿內找到了昏迷中的端佳郡主,以及被人搬到拐角陰暗處被打暈的錦繡。

藍嬤嬤帶著的丫鬟有會醫術的,檢查后發現端佳郡主只是被迷暈並沒有其他問題后,藍嬤嬤才長長吐了口氣。

此時,端佳郡主和錦繡主僕兩人都已醒轉,藍嬤嬤忍不住數落低頭站在旁邊的錦繡,「你這是怎麼當丫頭的,郡主亂跑你也不攔著。」

端佳郡主連忙攔著藍嬤嬤,「嬤嬤,是我不好,你就別怪錦繡了。」

藍嬤嬤也明白端佳郡主的脾氣,只好嘆了好幾口氣,「還好鄉君看到您出來,及時派人通知了王妃,若不然郡主出了什麼事,王妃還不得傷心死。」

端佳郡主聽到藍嬤嬤提到楚璉,雙眼一亮,連忙問,「楚六來了?」

藍嬤嬤無奈地點點頭,「鄉君就在外間。」

藍嬤嬤話畢,端佳郡主就要跳下床,藍嬤嬤連忙攔住,「郡主你剛聞了那醒迷香的葯,身子還虛著,不能馬上下床走動。」

「那嬤嬤趕緊幫我把楚六叫進來。」

藍嬤嬤無法只好出去告知楚璉。

不一會兒,楚璉就進了裡間。

端佳郡主腿上蓋著薄被靠在長榻上,她一見楚璉進來就雙眼一亮,連忙對著裡間在身邊伺候的那些宮女揮手,等到楚璉在長榻邊坐下,裡間就只剩下端佳郡主和楚璉兩人。

楚璉還沒說話呢,端佳郡主就一把拉住她的手,「楚六,陪我出去。」

楚璉「啊?」了一聲,不明白端佳郡主這是怎麼了,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她這身子還虛弱著呢!

被迷香迷了再嗅聞那種做為解藥的膏藥,正常人渾身都會虛軟一陣子,走路腿都會發飄的。

這個時候端佳郡主能去哪兒。

「郡主,你開什麼玩笑1楚璉瞪了她一眼。

「楚六,我沒開玩笑,你到底陪是不陪1說著端佳郡主插著腰,不顧楚璉反對從長榻上起來。

楚璉見她生龍活虎,身子根本就沒有一點虛軟,驚訝道:「郡主,你沒事?」

端佳郡主點點頭,拉著楚璉就走到窗邊。

楚璉見她輕手輕腳推開了窗戶,就伸出身子往外看。

「郡主,你到底想幹嘛1

端佳郡主將楚璉拉到一邊,晃了晃她的手臂,「好楚六,你替我看著,我出去一下好不好。」

楚璉皺著眉頭盯著端佳郡主。

她雙眼澄澈,不一會兒就把端佳郡主盯的無地自容,一張臉瞬間燒起來。

「好了好了,楚六,我不瞞你,我出去看一眼賀常,一會兒就回來,你幫我看著,行不行1

聽到她這句話,楚璉瞬間滿頭黑線。

什麼!端佳郡主居然要去找賀二郎!

他……他們兩個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親密了?

楚璉腦子轉的飛快,「郡主是因為二哥才……才別人引來這荒僻的宮殿的?」

端佳郡主臉更紅了,她點點頭並沒有否認。

端佳郡主這樣一承認,楚璉就明白恐怕是賀二郎出了什麼事,她頓時也擔心起來,「二哥他沒事吧?」

端佳郡主想到賀常,一陣尷尬,忙搖頭,「楚六,你放心,他沒事,剛剛嬤嬤帶來進來的急,我還有幾句話要與他交代,沒來得及說。」

楚璉雖然早知道端佳郡主對賀常有好感,但怎麼也沒料到兩人不知不覺間已發展到這個地步,這放在現在不算什麼,頂多是個男女朋友關係,還是特純的那種,可是放在大武朝,還擁有男女大防的年代,兩人已經可以算是暗通款曲了……

一個郡主一個御前侍衛,兩人平時能見面的時間其實非常少。

楚璉也不忍心在這個時候連句話都不讓人家說。

在端佳郡主的哀求下,只好點頭,答應幫她應付外面的藍嬤嬤。

端佳郡主從窗戶跳出去的時候,楚璉特意叮囑她快點。

端佳郡主連連保證。

旁邊偏殿的耳房,端佳郡主輕手輕腳的小心接近。

剛剛賀二郎就與她商量好了,她裝暈,他去偏殿耳房躲躲。

端佳郡主放慢腳步,突然她聽到一陣男人壓抑的喘息聲,她身子一怔,等細細去分辨,她第一時間聽出來是賀常的聲音。

她頓時臉色一紅,心中嘀咕,這個男人到底在幹什麼!

端佳郡主快走幾步轉進了耳房,一把將隔開耳房的帘子掀開,就看到讓她終身難忘的一幕。

高大的男人靠坐在床邊的小小窄榻上,外面的銀白月光透過半開的窗縫灑進來,恰好將賀常此時的動作照的一清二楚。

他大掌探入了飛魚服利落的衣擺下,下身衣擺不時被頂的上下浮動,一張剛毅的臉溢出一層細汗,微微抿著唇,壓抑著到口的粗喘。

可能是突然聽到響聲,他轉過了頭朝著端佳郡主的方向看來。

頓時,賀常全身都僵住了……

一時間,賀二郎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太尼瑪丟臉了,自瀆居然被喜歡的女人看到……沒法混了……

賀二郎臉色難看的厲害,悔的腸子都青了。

如果這個時候給塊磚頭給他,他都能撞死。

端佳郡主也驚呆了,她本來只是想尋來與賀常交代兩句話,怎麼也沒想到看到的是這樣一個場景。

雖然她是未出嫁大姑娘,但是出生在皇家一些該懂的事她自然也知道。

見到賀二郎方才的動作,她當然明白他在幹嘛。

「你……」端佳郡主緊張地咽了口唾沫只說出了一個字,臉就燒的滾燙。

賀二郎委屈的側了側身子,企圖用後背擋住端佳郡主的視線,然後默默地掏出了自己的五指姑娘,五指姑娘要是會說話這個時候肯定會嚶嚶嚶哭泣。

只是因為之前吸入了少許特製的香,這會兒沒發泄的賀二小兄弟還是精神抖擻,根本就沒有疲軟的跡象。

賀二郎:……

端佳郡主腦子轉的很快,她知道賀常平日里潔身自好,根本就不是重欲的人,現在出現這種令人尷尬的情況,只有一個原因。

她剋制住自己內心的緊張,不知道為什麼內心深處居然升騰起一股隱隱的詭異興奮感。

她大著膽子往前走了兩步,並且放輕聲音問道:「是那個香的問題?」

賀常正處於最囧的狀態,並沒注意端佳郡主的舉動,他雙耳通紅,甚至脖子都滅能倖免,他輕輕「嗯」了一聲。

一個大齡男青年露出這樣的窘態,居然莫名的叫人想要心疼。

端佳郡主盯著賀常稜角分明的臉,居然瞬間同情心爆發……

等到賀常反應過來,端佳郡主居然已經坐到了他的身邊……

賀常身材魁梧,身高腿長,手臂大腿肌肉發達結實,是那種寬肩窄腰的型男,端佳郡主身材與楚璉相近,長的嬌小玲瓏,此時坐在賀常身邊就像是一個半大的孩子。

不過這只是外表看起來的狀況而已。

如果你注意到兩個人的表情,恐怕就不會有人這樣想了。

端佳郡主越發的逼近人高馬大的賀常,賀常卻像是一隻受驚的兔子不斷往角落裡後退,儘力將自己縮成一團……

賀二郎臉上表情很精彩,又黑又紅,他伸出雙手想要固定住端佳郡主纖細的肩膀,但是一想到自己右手的五指姑娘剛剛做了什麼,就連忙收了回來。

他一隻手控住端佳郡主接近自己的身體,可因為對方是嬌弱的女子,他又不敢用力,只能無奈的對她道:「郡主,我無事,你快回去,否則王妃會擔心的1

賀二郎臉漲的通紅,他真的沒事,只要自己的五指姑娘幫忙發泄兩次,那香的影響也就過去了。

可端佳郡主卻偏不照著他的劇本走。

端佳郡主眉毛挑起,臉上多了女子少有堅定和霸氣。

「不,我不走,賀二郎,我要幫你1

賀常:……

瑪德,這個女人確定不是故意的?

賀二郎在這不上不下,身心都受著折磨……他想要板起臉將端佳郡主嚇走,可哪裡想到端佳郡主根本就不按照常理出牌。

在他還想著該怎麼將這個「執著」的要命的女人弄走,下一秒飛魚服衣擺下的小兄弟就被抓住了……

賀常:……

他額角青筋直跳,媽噠,這個女人是想要他死礙…

楚璉越等越急,已經過去了三刻鐘了。

她著急的不時往窗戶那邊看,外面藍嬤嬤已經差人問了一次,被楚璉叫問藍給搪塞過去了。

如果端佳郡主再不回來,就算是她也要瞞不住了。

正當楚璉要派問藍去找的時候,窗沿突然響起三聲有節奏的聲響。

楚璉一顆心終於落在,大步走到窗邊,將半扇窗戶打開,拉著端佳郡主跳進來。

楚璉一眼就看到端佳郡主緋紅的臉龐,「外面很冷嗎?臉都被吹紅了,一會兒讓錦繡給郡主找一件披風來。」

端佳郡主低頭嗯了一聲,咳了咳,掩飾自己的尷尬,在楚璉面前,她哪裡有臉說出她臉紅的真正原因。

果然像是楚璉預料的那樣,端佳郡主前腳回來,藍嬤嬤後腳就帶著人進來了。

「郡主,鄉君,我們走吧,若是在宴上離開太長時間,皇後娘娘和太後娘娘要問了。」

楚璉和端佳郡主這才一同回了宴席。

等到楚璉在宴席的位子上坐下,她就感到一道不友好冷然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她抬了抬頭,就與那雙怨恨的目光對上。

楚璉微微一怔,已經知道了這道目光的主人是誰。

樂瑤公主……

她已很長時間不進宮,差點都要將這位公主給忘記了……

樂瑤公主是韋貴妃的獨女,原本身上最是寵愛這個女。

可自從上次她來了宮裡一次,樂瑤公主就被承平帝禁足,後來聽說又被大長公主管教,再後來就傳出來這位公主不如以前受寵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總之,樂瑤公主沒有再出過宮是真,盛京城也因為她的禁足,過了段消停日子。

此時,她坐在韋貴妃身邊,捧著一杯甜酒喝著,用怨毒的目光看著她。

可能是發現身邊女兒的目光不對,韋貴妃也尋著看了過來。

韋貴妃的目光與楚璉相交,突然,她對著楚璉詭秘的一笑,直把楚璉笑的莫名其妙。

今天這一個個都是怎麼了,蕭博簡、端佳郡主,現在韋貴妃也來湊熱鬧,不用一個個對她露出這種表情,一副好似有秘密隱瞞著她的模樣,她吃飽穿暖,還有賀三郎暖床,真的對他們的秘密不感興趣……

楚璉覺得自己身邊遇到的人一個個都不正常,有病,而且都是神經玻

她對韋貴妃報以一個微笑回應,險些把韋貴妃給嘔死。

如果可以的話,韋貴妃肯定要怒氣沖沖的上來給楚璉這個傻樂呵的臉一個大巴掌。

你說我嘲諷你,你還笑那麼開心,有毛病嗎……

到底樂瑤公主年紀小,沒有她母妃能忍,怒氣沖沖的就要從坐位上站起來找楚璉火拚,不過卻被韋貴妃一把按住了。

御花園內外命婦以及皇室宗女、勛貴大臣貴女的宴會就在這樣詭異的氣氛中接近尾聲。

原本太後娘娘還想延長些時間,但是一個女官匆匆跑過來附在太后和皇后耳邊說了什麼,頓時,這兩位全天下身份最高的女人臉色都變了。

太后和皇后的臉色自然落入了眾人的眼中,不過在場的也都是有見識的內外命婦,她們第一時間都選擇不動聲色。

於是,宴會太后和皇后也再沒心思開下去。

太后宣布散場,有安排好的女官依次送這些身份尊貴的夫人和小姐離開後宮。

楚璉扶著婆婆靖安伯夫人與老鄭國公夫人和楊夫人一路。

她們臨走時,楚璉眼角餘光瞥見站在不遠處,被宮女扶著的賢妃,聽了身邊宮女彙報了什麼突然暈倒,引起了一陣騷動。

聯想到宴會結束時,太后和皇后的臉色,楚璉心裡咯一下。

莫非是承平帝所在的萬民殿那邊出了事?

賢妃是當今二皇子也就是如今的太子生母,沈皇后無出,最受寵的韋貴妃只有樂瑤公主一個女兒。

剩下有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六皇子。

三皇子在年幼時就已經夭折,四皇子是搬出皇宮的晉王,五皇子天生懦弱,母妃早逝。

剩下的就是只有十五歲的六皇子。

既然讓太后和皇后都記掛的,肯定是太子或者皇子。

賢妃暈倒了,難道是太子出事了?

不,也不一定是,晉王從小也是在賢妃身邊長大的,據說賢妃對晉王比對親生的太子殿下還要好。

難道是晉王出事了?

賀常棣和晉王是最好的兄弟,一旦晉王出事,那賀常棣也拖不了關係。

這麼一想,楚璉就渾身冰涼。

她扶著靖安伯夫人的雙手瞬間都失了溫度。

今晚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楚璉腦中的弦一直都緊緊繃著,她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片刻后,她急躁的心情靖安伯夫人都感覺到了。

「璉兒,璉兒?」靖安伯夫人一連喚了楚璉幾聲她才回過神來。

楚璉轉頭歉意道:「娘,抱歉,我走神了。」

靖安伯夫人無奈地看了她一眼,「你這孩子,想什麼呢1

說著靖安伯夫人抽出自己的手臂,反過來拍了拍楚璉的手,以示撫慰,「宮中是是非之地,我們守著規矩就好,你也不要想那麼多,瞧,你爹和三郎來接我們了。」

楚璉一抬頭,果然看到高壯的公公靖安伯和頎長身材氣質清冷的賀常棣一同站在遠處的漢白玉台階下。

賀常棣幽深的鳳目中好像盛著璀璨的星輝,這一刻看起來是這麼的叫人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