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九十五章:鳳凰套(3)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鳳凰套(3)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先前的擔憂在見到賀常棣的這一刻好像都被頃刻驅散了。

等靖安伯府的人都上了馬車,楚璉坐到了賀常棣身邊這才開口尋問,「到底是怎麼回事?萬民殿出事了?」

賀常棣俊容仍然還如之前一樣冷酷,只是垂眸看向妻子的眼神卻透著在外從未露出過的溫柔。

他伸出修長的手指幫楚璉將鬢邊的碎發攏到耳後,而後那隻手就停留在楚璉白嫩的耳垂上輕撫著。

楚璉耳朵是敏感的地方,她縮了縮脖子,見躲不開賀常棣作亂的大手,也只能隨著他,只是小巧的耳垂很快就被揉的通紅。

就連臉頰也染上了紅暈。

「太子犯事了。」賀常棣話語平靜無波,彷彿在說今天天氣怎麼樣這麼平常的一句話一樣。

楚璉卻因為這幾個字雙眼瞪大,澄澈的杏眸里稱盛滿了驚訝。

「什麼?」

承平帝不是對如今的儲君二皇子殿下挺滿意的?她看的一半原書中還說了太子地位穩固,作為太子母妃的良妃不爭不搶,就連承平帝和太后都對良妃非常滿意。

加上良妃是四皇子的養母,楚璉對良妃、太子的感官都不錯,怎麼突然太子犯事了?

看這樣子,連萬壽節都提前結束了,可見這件事很大。

四皇子與太子走的最近,他會不會受到牽連?

賀常棣似乎是能看懂妻子目光里的擔憂,他伸手輕輕颳了刮楚璉挺翹的小鼻子,聲音仍然鎮定無比。

「放心吧,這件事牽累不到四殿下。」

楚璉悄悄鬆口氣,只要不連累到晉王,那定然也不會與賀常棣扯上關係,這樣她就放心了。

至於良妃和太子,她與他們又不熟,她可不想管。

小夫妻兩坐在馬車中,聽賀常棣與她詳細說了,她才知道萬民殿里發生了什麼事竟然讓承平帝氣成那樣。

萬壽節,參加萬壽宴的臣子都要進獻禮物,皇子們自然也不例外。

大皇子過世后,二皇子被立為儲君也有好幾年了。

二皇子才能一般,朝中大臣勛貴本以為二皇子這個儲君之位做不了多久,可神奇的是,就是這麼草包的二皇子卻因為良妃和四皇子的關係在儲君的位子上平安待了五六年。

其實也不奇怪,宮中有良妃「裝腔作勢」穩住承平帝,朝堂上又有四皇子晉王這個專門替太子背鍋的背鍋俠,加上一些站位的朝中大臣,他這個太子能保下來也不足為奇了。

但是今日萬壽宴上,既無良妃,四皇子又置身事外,太子玩砸了自己背鍋也不奇怪。

起因還是因為太子給承平帝獻上一隻「鳳凰」,據說是嶺南發現的神鳥,一路上花了巨資從嶺南運回來了的。

一身如火般美麗的羽毛,後面拖著如同孔雀的華麗鳳尾,冠為金黃,喙為淡紫,鳳眼帶著橙色的眼線,高貴美麗無匹。

這「神鳥」本一被敬上萬民殿中眾臣都驚訝的瞪著,讚歎著「神鳥」的美麗,承平帝顯然也是高興的,雖然太子為了運這隻「神鳥」進京勞民傷財了點,但真能尋到這隻「鳳凰」,說明是大武朝有祥瑞降世,還在萬壽節這日,這是一個好兆頭。

古人迷信,對這類神鳥祥瑞很是信服,就算承平帝也一樣。

本來是聖上和眾臣見到神鳥祥瑞是一件高興的事,但是誰想大庭廣眾之下竟會發現意外。

一個端送酒水的宮女將托盤裡的茶盞打翻倒在了「神鳥」身上,頓時地板上就是一灘脫落的顏色……

被承平帝看到當即就黑了臉,尋了人上前去驗看,居然發現這哪裡是什麼神鳥,分明就是被拔了毛染了色的綠孔雀。

太子在萬壽節欺君,承平帝一時間暴怒,當場就讓人將太子壓了下去看管起來。

二皇子被壓下去的時候還滿臉不可置信,情急的時候,他居然還喊起了殿下坐著的四皇子晉王,可惜這一次晉王那雙青碧眼瞳連一絲情緒波動都沒有。

宴會到了這個地步,出了這樣的欺君的醜聞,哪裡還能繼續下去。

承平帝被氣的不輕,憤而離席,萬民殿的萬壽宴就這樣不歡而散。

後來就是後宮御花園楚璉看到的報信了。

楚璉眼睛瞪大,不敢置信,「太子這也太胡來了吧。」他居然敢將一隻嶺南運來的孔雀改頭換面裝扮成鳳凰……他怎麼不上天?

賀常棣低頭看了眼妻子,微微搖頭,「太子雖然有時會胡作非為,但這並不像他能做出來的事。」

楚璉瞬間就聽懂了賀三郎的意思,「你說太子受人挑唆了?」

賀常棣攬著楚璉,看著前方的眼神愈發的深邃,他微微頷首。

他突然問楚璉,「能猜到是誰嗎?」

楚璉一雙澄澈的杏眸轉了轉,雖然她平日里並不關心朝事,但是朝中基本局勢她卻也有幾分了解,加上原文她也不是白看的,想了片刻,她眼睛一亮,伸出一隻白嫩的手,在賀常棣的眼前比了個六的數字。

賀常棣眼中閃過一絲欣慰。

這件事確實與六皇子脫不了關係。

他知道妻子不喜歡理朝堂中的爭鬥,平日也懶散的很,原本他是以為楚璉對這些局勢是一點也不了解的,但是這個時候她猜出來,卻是讓他有一絲驚訝。

「怎麼猜到的,你不是不喜歡這些勾心鬥角的朝中事嗎?」賀三郎此時眼底閃過一抹璀璨的光亮。

楚璉對著賀常棣毫無形象翻白眼,「你以為我不想躲清閑嗎?平日里只吃吃睡睡做做美食賺賺銀子多好,還要費腦子了解這些事。但是夫妻一體,你既然在這個泥潭中,我如果一點不了解的話,總有一天會拖你的後腿,我就算不能成為你的助力也不能成為你的拖累。」

這段日子,楚璉並非埋頭在府中什麼事也不幹,她不但管理著手中幾家鋪子田莊,還讓鍾嬤嬤去前院大書房搬了好些書來看,加上有魏王妃,她對朝中局勢已有了大致把控的方向。

他們夫妻很快就要搬出去住,到時候她就要當家,所謂男主外女主內,賀三郎忙於公務,侯府的人際關係和人情往來都要由她來操心,如果對朝中局勢一摸黑,到時候說不定真的會給賀常棣招來麻煩。

賀常棣渾身一怔,心中一暖,原來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楚璉已經為他做了這麼多。

那些隱藏在記憶深處的痛苦經歷好似因為楚璉這樣的關懷和體貼變得不再難以釋懷。

他微微收緊手臂,將楚璉攬緊,讓她嬌小柔軟的身軀整個埋在他的胸前。

楚璉眨眨眼,因為賀常棣如此突然的動作還有點懵逼,直到聽到他在她耳邊低沉帶著喑啞的聲音,她才瞬間恍然。

她聽到他說,「璉兒,謝謝你。」

不管她是不是上一世的毒婦,此刻的楚璉是完全屬於他的,是他賀常棣唯一深愛入骨的妻子,是他生命里唯一的暖光。

不知道為什麼楚璉突然覺得鼻子有些酸澀,她一雙手臂從他大氅下穿過,攬住他勁瘦的腰身,將自己更緊地埋進他的胸膛,而後悶悶的說了兩個字,「傻子。」

真的是個傻子啊,她做的這些只不過是在盡一個妻子的義務而已,賀常棣卻這麼感動,搞的她都不好意思了,想要更加拚命的對他好才行。

這邊回靖安伯府的馬車內,小夫妻溫情脈脈,而皇宮中卻氣氛凝滯。

暴怒之下提前結束宴會的承平帝此時正在勤政殿內,他坐在御案后,身上穿著的還是參加萬壽宴的禮服,身邊也只有魏公公一個人。

魏公公瞧著聖上黑著臉,站在一邊忍不住渾身打顫。

他也不知道自己陪著承平帝多久,就覺得時間彷彿度日如年。

這時,殿外孫公公有事稟報。

魏成海看了一眼邵,小心的開口,「聖上,外頭……」

他話還沒說完,承平帝就轉頭看了他一眼,伴了這麼多年御駕,魏成海幾乎是秒懂承平帝的意思。

他恭敬的朝著承平帝行了一禮,隨後小步輕聲退了出去,不過一會兒,他就又回來了。

湊到承平帝身邊,魏成海低聲道:「聖上,外頭是良妃娘娘,正跪在殿外,讓您見她一面。」

承平帝臉色一寒,沒有立即說話,魏公公便低著頭在一旁等著,他知道承平帝這是在思考。

過了一會兒承平帝說了幾個字,魏公公這才又出去了趟。

三月底,勤政殿外,光可鑒人的地磚仍然冰寒刺骨,良妃穿著一身樸素的衣裙跪在地磚上,聽到殿內傳來的腳步聲,她霍然抬頭,期盼的目光看去,可是見到的卻不是自己想見的人。

魏成海走到良妃身邊,居高臨下的看著這位雖然中年但仍然風姿不減的女人。

良妃忍不住問出口,「魏公公,聖上……」

「娘娘還是請回吧,聖上公務繁忙此時是不會見你的,天寒磚冷,莫要傷了身子。」

聽到魏公公這麼說,良妃渾身一軟,險些整個人都撲在冰冷的地上。

「聖……聖上就只說了這些嗎?」

魏成海沒有說話,顯然是默認。

良妃最後是被魏成海著人送走的。

魏成海此時的意思就是承平帝的意思,沒有人敢違抗。

魏成海進殿內復命。

他小心翼翼站在承平帝身邊,瞧著已至深夜,還是小聲尋問,「聖上,您今晚如何安置。」

承平帝抬頭望著空曠的大殿,片刻后才低聲道:「韋貴妃。」

魏公公連忙出去吩咐。

良妃被送回了承香殿,還未歇下,就得知承平帝去了韋貴妃那裡。

外表一向賢惠不爭不搶的良妃臉色一瞬間變得猙獰,她低沉著聲音叫來了自己的心腹侍女。

此時,良妃的聲音聽起來竟然格外陰冷。

「今日四皇子是何表現?」

侍女沒有一絲隱瞞,「回娘娘,當時在宴會上四殿下什麼反應也沒有。」

「他就是瞧著皇兒被拖下去的?」

侍女沒有說話,她這是默認。

忽然良妃一把將身邊的小几掀翻,小几上擺的點心和茶盞滾落到地上,發出一陣「嘩啦啦」的響聲。

良妃像是瘋了一樣大叫,「這個小畜生,他怎麼敢,他怎麼敢這麼對本宮的阿盛!姐姐,你怎麼能生出這樣一個忘恩負義的狗東西1

承香殿內沒有宮女敢說話,這一刻的良妃看著就像是一個瘋子。

韋貴妃沒想到這麼晚了承平帝竟然會來她這裡,她連忙讓宮女們準備起來。

今日承平帝在萬民殿發了那麼大的火,後來又嚴懲了太子,可他還記著她這個貴妃,可想而知,自己在聖上心中的地位。

等到承平帝來到韋貴妃這裡的時候,韋貴妃無比殷勤的服侍著他。

時間太晚,承平帝眉宇間都是疲憊,兩人洗洗就睡了。

寬大的床上,韋貴妃穿著寬鬆的寢衣正在給承平帝按摩。

承平帝偶爾會睜眼看面前的女人一眼,可每當閉眼的時候,他腦中閃現的就是另外一張記憶中笑靨如花的臉。

不得不說,整個後宮妃嬪中,最像葉蕁的人就是韋貴妃。

這也是承平帝一有煩心事就會來韋貴妃這裡就寢的原因,也是她保持盛寵的真正的原因。

韋貴妃有一手好的按摩術,是專門跟著宮裡擅長按摩的老嬤嬤學的。

承平帝年紀大了,對房事並不上心,每次來韋貴妃這裡也就只是單純的睡覺而已,韋貴妃為了討好承平帝,就會經常給他按摩,松筋疏骨。

韋貴妃一邊按摩著一邊卻在想著別的事。

如今太子失勢,她也明白聖上對二皇子早已經縱容不下去了,二皇子一點也沒有身為儲君的自覺,這樣的兒子,承平帝不可能真的會將這個至高的位子給他的。

她只有樂瑤公主一個女兒,沒有兒子,儘管她也想有自己的兒子,但是承平帝年紀越大越是自控,宮中已經好幾年沒有嬪妃傳出喜訊。

只是片刻間,韋貴妃腦中已經閃過千萬個念頭。

她想到之前妹妹韋逢紫進宮時與她說的話。

她眼神瞬間堅定,不如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候賣個人情給承平帝,反正她想有兒子也無望了,後宮又如何有真愛。

韋貴妃也不是完全傻的,這麼多年,怎麼可能一點也察覺不出她只是一個聖上得不到的人的替身?

承平帝正穿著明黃色的寢衣趴在床上任由韋貴妃給他按摩背部,韋貴妃輕柔的聲音突然在他耳邊響起。

「聖上,你還記得葉姐姐嗎?」

韋貴妃這句話一出口,承平帝猛然坐起身,危險的看向她。

下一秒,韋貴妃白皙的脖頸就落到了承平帝的大掌中。

承平帝文武雙全,只是一個出手,韋貴妃的脖頸已經青紫。

「你說什麼?」

韋貴妃盯著承平帝的眼睛,毫不懷疑,一旦她下一句話讓承平帝不滿意,她就會變成屍體被抬出去。

韋貴妃後背已經出了一層冷汗,她顫抖著睫毛閉了閉眼,穩定了自己的情緒,這才微抖著嗓音道:「聖……聖上,葉姐姐雖然走了,但是她給你留了一個孩子……」

承平帝雙瞳驟然一縮。

什麼!當年阿蕁懷了他的孩子!

他們居然有一個孩子!

他的阿蕁給他留了一個孩子!

「說!你如果敢有一個字隱瞞,你該知道後果1

韋貴妃豐腴的身子一顫,不敢有絲毫隱瞞,「葉姐姐的孩子是……錦宜鄉君……」

錦宜?

楚璉?

英國公府六小姐?

賀衍文的三兒媳!

那日在魏王府給他做飯的孩子?

承平帝一時間心神具震!

楚璉的面容一瞬間浮現在他的腦海里,儘管承平帝只是見過楚璉一兩次,可這一刻他居然很清晰回想起了楚璉的面容。

腦中那些亂七八糟的線索瞬間就串聯起來。

承平帝想到第一次見到楚璉時,楚璉那張讓他熟悉的小臉,後來隔了將近半年沒見,再次在魏王府碰到,看到楚璉與端佳郡主相似背影。

如果這就是真相就解釋的通了。

楚璉的母親葉蕁是葉家旁系,和魏王妃勉強能算是堂姐妹關係。

楚璉和端佳郡主也是堂姐妹,兩人長的像也就有跡可循了。

得到了這個結果,承平帝不知不覺鬆開了手上的力道。

他一松,韋貴妃就捂著脖頸劇烈的咳嗽起來,剛剛她是真的險些被承平帝掐死……

得知了這樣一個大秘密,承平帝根本就沒心思在韋貴妃這裡歇息了。

大喊了一聲,魏公公連滾帶爬的進來。

隨後魏公公抖著手伺候著承平帝穿了衣裳回了乾清殿。

大半夜的,何林被宣召進了乾清殿。

「給朕查,朕要關於英國公府原配二夫人以及六小姐的所有資料。」

何林得了密令屁滾尿流的出了乾清殿,他怕走的慢點就被承平帝踹出來。

伺候在一旁的魏公公也早猜出了真相,他此時同樣心不在焉、不敢置信,錦宜鄉君居然是聖上的血脈……

魏公公正走神的時候,突然聽到承平帝問道:「小海子,你覺得錦宜如何?」

魏成海嚇的立即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這個時候,他哪裡敢說楚璉一個字的壞話。

「錦宜鄉君聰慧端莊,又才思敏捷,還有一手妙方,奴才還從未見過像鄉君這麼特別的金枝玉葉。」

顯然魏公公這席話取悅了承平帝。

承平帝摸著光潔的下巴,回想著第一次見到楚璉時的情景,那個小姑娘就算在他面前也一點不顯得慌亂。

她不卑不亢,居然還能在那樣危險的時刻,劍走偏鋒想出那樣的辦法救了端佳,她還開了名滿盛京城的酒樓。對了,還有陸舟和商道,這個小傢伙那腦袋瓜是怎麼長的,怎麼這麼聰明可愛,定是遺傳了他的,阿蕁雖然也聰明,可卻沒有過這樣的奇思妙想和動手能力。

肯定是遺傳他沒錯了。

承平帝一時間居然陷入了夢幻中,葉蕁過世多年,叫他陷入痛苦,可他沒想到葉蕁還給他留了一個孩子。

這個孩子是葉蕁生命的延續,是他和葉蕁情定的證明。

錦宜與端佳一樣大,今年十六,承平帝在心中算了算,如果他和葉蕁有孩子也正是十六歲。

就算是還沒有拿到何林調查的結果,他基本上已經能百分之八十確定楚璉就是他的孩子了。

如今一回想,竟然覺得楚璉不管是打哪兒都叫他喜歡。

不過下一秒承平帝帶笑的臉就僵住了……

魏公公在一旁看的心驚膽戰的,今天一晚上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連他這樣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都有些承受不住,此時見自己主子又變了臉色,嚇的差點腿軟。

魏公公大著膽子尋問:「聖上,您怎麼了?」

承平帝想起楚璉已經嫁人,而且夫君還是賀衍文的兒子,頓時就憋了一肚子火。

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丟失已久的寶貝,但是這個寶貝因為遺失太久已經被刻上了別人的名字……

他冷冷的一哼,「倒是便宜那個臭小子了1

魏公公臉上的皮一顫,立即反應過來承平帝說的是誰了。

可不就是現在武選司郎中安遠侯……

楚璉與賀常棣一起回了松濤苑,並不知道宮中那位大佬的變化,也並不知道她這個身體還有另外一層身份。

今日太子出事,晉王冷靜的並未插手,賀常棣心中鬆了口氣。

前世摯友命運的轉折就是在這一晚,而今事情早已改變發生了轉機,賀常棣心情大好。

夫妻兩回到松濤苑的時候,已近深夜。

但是因為參加宴會來回折騰,中間又出了岔子,兩人身上都出了汗。

換衣梳洗是必不可少的了。

松濤苑很大,凈房也並非一處,賀常棣書房后的凈房要更加寬敞。

楚璉坐在妝台前,由著喜雁給自己將頭上的釵鬟卸下,又脫去外面罩著的層疊外裳,這才覺得渾身輕快起來。

她這邊忙好,瞥了一眼賀常棣居然還坐在一旁桌邊,不由奇怪的問道:「你怎麼還在這裡,不是累了,怎麼還不去凈房沐浴?」

賀常棣端起茶盞抿了口裡面的溫水,一時間沒有回答楚璉的話。

楚璉以為他想讓她先洗漱,笑著道:「你去吧,我叫喜雁去準備書房那邊凈房了,那邊東西也都齊全,你不用擔心。」

她話說到這個份上,賀常棣還是沉默,楚璉沒忍住轉頭看向賀常棣。

兩人眼神一對上,楚璉就發現賀常棣看著她的眼神不對,裡面透著一股火熱和纏綿的情愫。

只是這樣的眼神與他那張冰山俊臉真的不太搭……

楚璉一瞬間就被他看的臉紅了,她結結巴巴道:「你看著我幹嘛,還不去凈房?」

直到此刻,惜字如金的賀三郎才開口,聲音帶著一股讓人迷醉的磁性,他一聲讓人心口發顫輕笑,彷彿帶著戲謔,「怎麼,忘記之前答應過我什麼了?」

為啥阿嵐變得勤快了,留言反而少了……心塞塞的,不開心,沒力氣碼字了。另外上一章有個小bug,二皇子的母妃是良妃,不是賢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