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九十六章:春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六章:春獵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時候賀三郎會說出這樣的話,她早就將賀常棣在那座偏殿前無賴說的話忘了個一乾二淨。

一時間還真想不出來答應過賀常棣什麼。

她無辜地眨了眨眼,「什麼?」

賀三郎俊臉一黑,起身幾步就走到楚璉身邊,長臂一撐,就將楚璉嬌小的身軀卡在他與梳妝台之間。

他彎腰欺近她,兩人幾乎幾乎是呼吸相聞。

楚璉看著他深邃夾雜著微微羞惱的眼,臉頰不自覺的發紅。

她微微往後撤了撤,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你幹嘛?」

楚璉往後撤一點點,賀常棣就往前進一點點,直到楚璉後背整個都要靠在妝台上,她還是沒能拉開與賀三郎的距離,反而讓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得更加曖昧。

房裡伺候的大丫鬟們早就識趣的退了出去。

賀常棣盯著他,說話的時候溫熱清冽的氣息就噴吐在她的面上,楚璉臉紅耳熱,聽到他說,「想起來了沒?」

楚璉被他似乎能看到內心深處的視線看的渾身不自在,下意識的撇開視線,不敢與他濃黑如墨的眼神對視。

「你說什麼我不知道。」

楚璉裝傻,就在剛才前她確實沒想起來偏殿前答應賀常棣的話,但是因為賀常棣突然的接近,她現在已經想起來了。

只是瞧他現在「如狼似虎」的樣子,不用腦子猜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好事」,她當然只能裝傻。

她可不笨,賀常棣折騰起人來,經常不知饜足,上一次楚璉就被他嚇怕了。

賀三郎盯著她躲閃的目光,突然嘴角一邊詭異的勾起,低沉著嗓音道:「真的不知道?璉兒,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楚璉渾身一抖,對賀常棣這樣突然邪魅的表情和眼神有些發,但是這個時候她已經「抵死不認」了,可不能在關鍵的時候掉鏈子。

她一咬,一雙水汪汪的杏眸一閉,堅嫻牟恢道。賀常棣,一定是你記錯了。」

下一秒,她粉嫩的耳垂就被人含到濕熱的口腔中,酥麻像是一道閃電瞬間傳遍全身。

賀常棣的動作讓楚璉頃刻間瞪大了眼睛,伸手就想要將賀常棣推開捂住自己敏感的耳朵。

賀三郎修長的手指微微用力,就將楚璉小手撥開,他時候撐著妝台,一手鉗住她兩隻細細的手腕,吻斷斷續續落在她白嫩的耳垂和頸項,一路下滑。

楚璉被她控制住,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

只能嘴上反抗幾句,「賀常棣,別,我想沐浴1

「噢?不急,我先幫你回憶一下。」

楚璉怒,「有你這麼回憶的嘛1

很快,那張喋喋不休的小嘴就被堵祝

等楚璉嬌柔的身軀被賀三郎扶著坐上妝台時,楚璉還沒反應過來。

他危險的抵著她,大手在她身上遊走,楚璉渾身發軟根本就沒了力氣,他還要俯在她耳邊尋問,「記得了嗎?」

楚璉真是欲哭無淚,到這個地步,她哪裡還敢說不記得,求饒的看向賀常棣,小腦袋直點。

賀常棣見懷中的小女人終於服軟,立即提槍上陣,給了楚璉一個痛快……

楚璉沒想到她都認輸服軟了,他還來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忍著到口的呻吟,死死咬著紅唇,一雙水露露的眸子瞪著他,抖著聲音控訴道:「我都認錯了……」

賀常棣微微低頭,薄唇吻在她漂亮的鎖骨上,聲音低啞隱忍,「錯了就要認罰1

「你……」

楚璉後面的話沒能說出來就被賀三郎堵住了精緻的唇瓣。

結果小夫妻兩兒半個時辰后才去凈房,這下好了,書房那邊準備的浴桶熱水是真的用不著了。

賀常棣抱著渾身酸軟的楚璉直接去了房旁邊的凈房。

楚璉靠在賀三郎精壯的胸膛前,嘟著嘴生悶氣。

賀常棣也就由著她,反正他現在渾身舒爽了,打哪兒都痛快,讓著媳婦兒點又沒啥。

他一手攬著楚璉纖細的腰肢,一條手臂搭在浴桶邊緣,微微閉著眼睛養神。

楚璉自己一個人氣了一會兒,賀常棣沒反應,也覺得沒意思,她微微轉身,用食指戳了戳賀常棣肌肉分明的胸膛,「賀常棣,你的要求我已經滿足了,兩清了。」

賀常棣睜開幽深的眼眸,危險地眯了眯,他看了一眼懷中被熱水蒸騰的小臉紅紅的妻子,「什麼兩清?」

楚璉眼睛一瞪,如果不是在被賀常棣裹在懷裡,她這個時候一定要插著腰擺足了氣勢。

「答應你的要求!我做了!不許再拿這件事威脅我1

賀常棣覦了她一眼,扯了扯嘴角,「誰說剛剛那是我的要求,之前不就和你說了,是懲罰。」

「賀三郎,你別得寸進尺1

他……他剛可是兩次!就算一次是懲罰,那剩下的一次也抵了!

這個傢伙怎麼可以這麼無賴!

楚璉氣的胸口一起一伏,那微微被浴桶中花瓣蓋住的一半起伏瞬間讓賀常棣沉了視線。

最後可憐的錦宜鄉君為了兌現承諾一直到深夜才睡。

翌日,楚璉自然是沒能在正常時間起床,賀常棣卻天不亮就敢去早朝了。

太子直接被禁足,甚至承平帝還專門委派了大理寺的官員調查那隻假鳳凰的事情。

早朝上,賀常棣在眾位官員之間站的好好的,卻總覺得上面有一束犀利的目光時不時落在他身上。

那樣讓人有壓迫感的視線只能是承平帝。

賀常棣雖然在承平帝那裡印象不錯,但是承平帝平日里可沒這麼關注他。

賀三郎心裡第一時間多了一絲防備。

早朝後,賀常棣居然破天荒被承平帝留了下來。

等到賀三郎從勤政殿出來的時候,手中捏著一份公函,公函是他和父親靖安伯共同上奏的,是請承平帝允許他另外開闢府邸的公文。

按照流程,如果順利的話,怎麼也要大半個月才能批示下來,可這才幾天,所有程序都已經走完了。

並且還是承平帝親自將這封公函交到他手中的,不得不讓賀常棣多想。

不但如此,承平帝甚至在公函上批示賞了一處京中宅院給他當安遠侯侯府……

要知道,盛京城土地寸土寸金,就算是有幾代底蘊的勛貴人家也不好隨便在盛京城城內置辦房產,原本賀常棣和楚璉要搬的宅子已經看好了,雖然不是什麼奢華的院子,但是四進的府邸已經完全夠他們小夫妻兩生活了,宅子大反而空闊。

可賀常棣看了一眼承平帝賜予的府邸,那是一間五進的大宅院,還在盛京城上好的地段,原府是太祖時一個王爺住的……後來那個王爺去了封地這才空置下來,隨著一代人一代人的繁衍,兩三代下來那個王爺早落魄了,但是宅子卻一直空置下來。

這棟大宅院許多高官勛貴盯著很久了,只是握在承平帝手裡,誰也不敢主動打這棟宅子的主意,可現在就這麼輕而易舉落到了賀常棣手裡……

連賀常棣都覺得玄幻了。

回到府中,賀常棣將這件事告訴楚璉,楚璉也覺得奇怪。

雖然不知道承平帝為什麼會變得這麼體諒賀常棣,但不管怎樣,他們夫妻都得了一棟好宅子。

次日休沐,賀三郎就與楚璉一同去康平坊看了宅子。

因為有了承平帝親自批下的公函,又專門賜了宅子。

一個月後楚璉和賀常棣就搬出了靖安伯府。

搬走當天,慶堂的賀老太君才知道這件事,險些沒氣的暈過去。

木香站在賀老太君身後,同樣不敢置信賀常棣居然會搬出去!

以前她在老太君身邊做大丫鬟離的近,還能清楚松濤苑的情況,這下賀常棣和楚璉徹底搬出府,她連接近賀常棣的機會都沒有了!

木香整個人都愣了,她這般失魂落魄的神情落在劉嬤嬤眼中,讓劉嬤嬤對她更多了一絲防備。

整個靖安伯府大概也只有賀老太君和木香不願意賀常棣搬出去。

靖安伯夫人卻是為了賀常棣想的比較多。

如果賀常棣身上沒有爵位在靖安伯府住著是應該的,可兒子畢竟是侯爵,就算現在勉強在一起過,以後靖安伯將爵位傳給大郎,他還是一樣要出去祝

到那個時候,大郎肯定也已續娶,兩房如果分配不均會很麻煩。

再說三房小夫妻有能力就讓他們出去單過,小夫妻兩兒也能自在些。

靖安伯夫婦都看出來了老太君對楚璉不滿。

即便因為楚璉之前在慶堂直言不諱一次讓老太君拎清了一次,可隔著一代人的老太君和楚璉之間到底還是有了隔閡。

人與人之間一旦有了嫌隙,哪裡是那麼好冰釋前嫌的。

楚璉是安遠侯夫人,日後定然是要自己當家的,還不如趁著小兩口年輕讓他們多在外面操練操練,若是有做的什麼不妥當的地方,靖安伯夫人也能趁著自己忙得動的時候幫一把。

靖安伯也是與妻子同樣的想法,他不但對賀常棣是這麼想的,等以後賀二郎成親了,他一樣也會讓他帶著妻子儘早出去單過。

楚璉和賀常棣的新家安遠侯府離魏王府不遠,若是乘坐馬車,不過是一刻鐘的距離,不行還可以抄近路,同樣一刻鐘。

為此,端佳郡主很是興奮,就連魏王夫妻都跟著高興。

楚璉在新府邸住的第二天,就下帖請了交好的人家來暖房。

魏王妃、端佳郡主、楊夫人、鄭國公府老夫人、英國公府的容大嫂等。

直熱鬧了大半日這才散去。

這時,秦管事已經帶人從北境回來了,賀常棣送的朱雀大街的鋪面正在整改裝修,估莫著還有半個月就能開張。

四月底,承平帝突然宣布要去近郊春獵。

宮中的速度很快,不過才三日時間,春獵的名單就下來了。

這天傍晚,賀常棣早早散職回來,就將春獵的事情說了。

如今安遠侯府與魏王府近,其實不用賀常棣說,楚璉就從魏王妃那裡得知了春獵的消息。

楚璉知會騎馬,對打獵什麼的可是一竅不通,更不用說箭術了,她能將箭射到靶子上已經不錯了……

可是賀常棣晚上吃飯的時候卻告訴她,這次春獵的名單居然有她。

楚璉放下筷子,瞪大眼,「啊?」了一聲,奇怪道:「往年春獵不都是不讓大臣們帶妻女去的嗎?」

況且她去也沒用啊,什麼也不會,難道人家去春獵,她去春遊?

想到那種場景,楚璉就無語的想翻白眼。

賀常棣雖然也覺得奇怪,但春獵的名單都下來的,他也不好一個人去承平帝面前反對。

賀常棣給她加了筷高湯掉的生菜。

楚璉也不知道怎麼了,最近喜歡上了吃素材,葷菜反而不怎麼吃得下,總覺得膩的荒。

瞧著賀三郎給她夾了筷子綠油油的生菜,很是順從的吃下了肚子。

只聽賀常棣好聽的聲音道:「這次只要是皇家有品級的女子都在名單上,聖上之前封了你錦宜鄉君的名號,這麼想的話,你的名字在上面也並不奇怪。」

楚璉點點頭,想來想去也只能接受這個解釋了。

一看名單確實是這樣,不管是端佳郡主安敏縣主還是宮中的樂瑤郡主,都在這次去近郊春獵的名單內。

兩人用著飯,楚璉想起一事,「我五姐的婚事還沒消息嗎?」

賀常棣沒想到她突然提起這個。

夫妻兩人之前在一起說過,賀常棣還透露說是蕭博簡要與素姐兒定下親事,原本是鐵板釘釘的事兒,可不知其中有什麼變故,一直到現在,兩人的事情還沒消息。

賀三郎搖搖頭,「這件事我改日派人去查查。」

楚璉只好暫時放下。

她心中對蕭博簡的防備越來越深,總覺得這些天的平靜,蕭博簡是在憋著什麼大招,隨著時間過去,楚璉心情也越來越不平靜。

四月初二,是承平帝帶著親信去春獵的日子。

所有名單上的人都要在皇宮門口前的廣場集合,隨後迎接承平帝,而後才能一起隨著隊伍出發,而他們各自所帶的物資會有另外的馬車安排跟在眾人隊伍後晚一兩個時辰送達。

這次春獵一共三日兩晚,回程的時候還會繞路去上京的行宮暫時短憩,上京行宮有溫泉,這次隨行的人都有去皇家溫泉體驗的機會。

承平帝會帶著所有人在上京行宮住一晚上,次日才會啟程回宮。

這樣一路安排下來就是四五日了。

這日一早,楚璉和賀常棣就已起身。

因為要參加春獵,魏王妃特意為端佳郡主和楚璉訂做了幾套騎裝。

楚璉和端佳郡主各三套,送到安遠侯府上那日,楚璉就試穿過。

一套銀紅,一套鵝黃,還有一套是櫻花色。

楚璉雖然個頭不高,但是身材比例卻很好,該有的地方有,今日一身銀紅的騎裝穿在身上比平日里的衣裙更凸顯身材。

因為要騎馬,髮髻也換成了精簡的樣式,頭上沒有戴釵鬟等物,而是只在額前垂了一條纖細的銀白色細鏈的紅寶石分心。

髮髻兩邊別了兩朵嵌了粉珍珠的小珠花,雪白的耳垂上露出兩個小小的耳洞,楚璉連耳墜都沒戴。

問青問藍擔心三奶奶著涼,儘管已是四月份,還是給她尋了一條同色的錦緞披風披上。

腳上蹬著小巧精緻的鹿皮靴,簡潔幹練凸顯身材的女式騎裝,楚璉今日這一身打扮多了一份清爽英氣,尤其是仰起小臉肆意笑著的時候,像是一朵閃著光的太陽花,讓人看了捨不得移開眼睛。

賀三郎就是這麼猝不及防被自家媳婦閃了眼。

身材頎長的賀常棣今日也同樣是一身騎裝,他那匹翻雲背上放了長弓和箭囊,他一身玄色著繁複暗紋的騎裝立在馬邊,渾身氣質清冷卻有鋒芒畢露,仿如即將踏上戰場的俊美戰神。

賀三郎平日里是極少這副裝扮的,他如今在武選司任職,每日穿的最多的也就是官服,就算是在侯府,也多是穿深衣大氅常服,就算是練功的時候也穿的是短打,這樣正式的騎裝,就算是楚璉也沒見過他穿幾次。

賀常棣正不愧是有賀家玉三郎的稱號,他這樣一身裝扮,隨便在盛京城的朱雀大街上轉一圈,定然能收穫芳心無數。

楚璉走到賀常棣身邊,看一眼又忍不住再看一眼,最後微微嘟嘴,「早知道你穿這身衣服是這樣,就不讓你換了。」

賀三郎根本從不在意自己的容貌和外表,聞言根本沒體會到楚璉話語中的意思,只是奇怪的「嗯?」了一聲。

楚璉瞪了他一眼,這才霸道的宣布,「這次就算了,下次這樣的騎裝只能穿給我一個人看1

賀常棣頓時反應過來,冰寒的俊臉一瞬間像是融化了一般,他伸手揉了揉楚璉髮髻,微微彎身用只有楚璉才能聽到的聲音說,「好,只給你一個人看,不然我去換一身衣裳,時間還來得及。」

說完,他直起身竟然真要回房換衣。

楚璉連忙拉住他的衣袖,無語道:「你還真去啊!不許去,一會兒人家都穿騎裝,就你不穿會被人說閑話的。」

賀常棣嘴角忍不住揚了起來,他伸手撫了撫楚璉騎裝胸前的衣扣,又如剛剛那般湊到她近前,「為夫與你的想法一樣。」

楚璉驚訝地微張小嘴。

賀三郎已經扶著楚璉跨上了他那匹神俊翻雲。

等到楚璉在馬上坐好,下一秒,賀常棣就跟著翻了上來。

楚璉感受到身後賀常棣堅實的胸膛,呆愣愣地抓住韁繩,扭頭僵著臉很不自然的問道:「你,你與我共騎?這樣不好吧……」

大庭廣眾的,雖然他們是夫妻,但是共騎一匹馬招搖過市不好吧……

秀恩愛死的快礙…

賀常棣朝著身後來越等人使了個眼神,就雙臂攬過楚璉,抓住韁繩抖了抖,翻雲立即小步跑起來。

楚璉嚇了一跳,連忙抓住他的手臂穩住自己的身子。

下一秒,楚璉就聽到賀常棣在她耳邊道:「以你那個騎馬的技術是想要遲到?」

從安遠侯府去宮中,可是要兩刻鐘的。

要是真讓楚璉騎馬去恐怕至少要三刻鐘才行。

楚璉雖然會騎馬,但也就是普通人水平。

盛京城大街上人口多,若是騎術不好,可是很容易出問題的。

楚璉無法,只好默認了賀常棣的做法。

她無語的鼓了股腮幫子,「既然都這麼遲了,你剛還說要回去換衣服。」

賀常棣輕笑了一聲,口中一個呼號,翻雲撒開蹄子就開始奔跑起來,楚璉毫無防備,直接就撞到了身後賀常棣的胸膛。

「我既是這麼說了,自然還能讓翻雲跑的更快。」

楚璉已經被嚇到了,翻雲大概是被關久了,一出門就跟撒歡一樣,賀常棣騰出一隻手攬住她的腰,楚璉才勉強穩住身體。

楚璉被翻雲嚇了一跳,哪裡還有心思與賀常棣討論剛剛換不換衣服的話題。

到底是賀常棣的坐騎,兩刻鐘不到,他們就趕到了集合的廣常

楚璉和賀常棣到時,已有不少人等著了,不管是男人女人身邊都又僕從牽著馬匹。

像楚璉這樣被賀常棣一起載過來的還是第一個……

翻雲一個揚蹄倏然停下來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楚璉和賀常棣身上。

什麼樣的眼神都有,男子大多是羨慕。

安遠侯也太會玩了,去了春獵還要帶著媳婦兒秀恩愛,他們怎麼沒想到還能這麼干,實在是失策。

女子大多就是嫉妒了。

憤憤瞪向自己家不知道體貼的夫君,眼神里的責怪和怨念都要化為實質,你瞧瞧人家安遠侯是怎麼疼媳婦兒的,再看看你們!

人群中有幾道視線最是熾熱,讓人無法忽視。

蕭博簡站在人群邊緣,看到賀常棣與楚璉共騎著一匹馬到來,而後又見到賀常棣半扶半抱著楚璉下馬,他垂落在身側的雙拳已經攥的骨節發白。

另外一道仇視的目光就是樂瑤公主的了。

她是皇女,自然也有資格參與這次春獵,過了年,她已經十一歲。

自從那次與楚璉對上,後來被承平帝禁足,她彷彿就失去了承平帝的寵愛。

承平帝不再像以前那樣嬌慣她,反而是讓韋貴妃好好的嚴格管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