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九十七章:臭豆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七章:臭豆腐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雖然臉色紅紅的,卻並未管這些炙熱嫉妒羨慕的目光。

這次春獵,朝中留在盛京城大部分有品級的武將都來了。

這其中就有司馬卉、郭校尉、張邁、肖紅玉等人。

賀常棣帶著楚璉一起過去給當初北境軍中的幾個老熟人打招呼。

肖紅玉這個傢伙最會搞事,楚璉還沒到跟前就樂顛顛迎了過去。

「嫂子好。」

楚璉對著他笑了笑,司馬卉這個時候也走了過來。

司馬卉今日穿了一身月白色騎裝,她身材高挑,面容帶著京中女人甚少的英子颯爽,很是吸人眼球。

司馬卉對著賀常棣點了點頭,隨即目光落到楚璉身上的時候,雙眼一亮。

「璉兒,這身騎裝真適合你。」司馬卉毫不吝嗇的誇讚。

楚璉穿身上這身銀紅的騎裝確實很適合,騎裝袖口鑲嵌著蝴蝶結樣式的綢帶,俏皮又可愛。

楚璉笑的眼睛彎起來,來到司馬卉身邊福了福,「多謝卉姐姐誇獎。」

司馬卉微微低頭,低聲在楚璉耳邊道:「一會兒,我們一道。」

楚璉當然不會拒絕,她在北境與司馬卉相處過好一段時間,到如今,兩人早就是無話不說的好友了。

可還不等楚璉開口答應,就被賀常棣沉艘徊劍賀三郎盯著司馬卉冷著臉道:「不行,璉兒跟在我身邊。」

司馬卉抬頭看了眼賀常棣,突然笑了笑,「安遠侯還要伴在聖上身邊。」

這下,賀常棣被她這句話說的臉色更是難看,不錯,他作為武選司郎中,有名的肥缺,又是承平帝新封的安遠侯,在春獵的時候自然大部分時間是要陪伴在承平帝身邊的,確實沒那麼多時間來照顧楚璉。

楚璉笑著扯了扯賀常棣的衣袖,「放心吧,我和卉姐姐在一起,不會有事的。」

賀常棣眉心一擰能夾死一隻蒼蠅,他憋著一口氣,瞧著媳婦兒澄澈的眼神,他實在是不好說,就因為是司馬卉他才擔心……

最後無法,賀常棣只能將楚璉交給司馬卉照顧。因為承平帝到了,他要帶著武官去迎接承平帝。

不遠處,是皇子公主們待的地方。

晉王左邊站著的是太子,右邊是十五歲的六皇子,才十一歲的樂瑤公主站在他身後。

樂瑤公主身後是安敏縣主。

此時樂瑤公主不滿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哼!一個破落戶鄉君,一個嫁不出繞牛還真是什麼人交什麼樣的朋友。安敏表姐,到時候我們就給她們點厲害嘗嘗。」

安敏縣主的聲音很小,晉王倒是沒聽到說什麼了。

他微微轉頭,眼角餘光落在司馬卉高挑的背影上,片刻,又移開了目光。

承平帝穿著一身藏藍色騎裝到場的時候,所有人都恭敬行禮迎接。

因為身份關係,楚璉與司馬卉站在最外圈。

承平帝被眾位大臣和勛貴簇擁著,楚璉這個地方頂多只能看到一個頭頂。

兩人在彎腰的時候,司馬卉奇怪的尋問,「璉兒,我怎麼覺得聖上往我們這邊看了?」

楚璉根本不信,還好笑的翻了個白眼。

「那麼多人,聖上往我們這邊看做什麼,不過我沒想到這次名單居然會有我,我可不是真正的皇室血脈,封號也是最低品級的鄉君。」

聽楚璉這麼說,司馬卉蹙眉,「璉兒,到時你不要離開我身邊。」

楚璉點頭,反常必有妖,她如今已經不知道後期的事件發展了,凡事還是小心點兒好。

禮部的官員進行完春獵的大典后,承平帝就帶著所有春獵的成員浩浩蕩蕩出發了。

楚璉和司馬卉騎馬與為數不多的女眷一起落在隊伍的中後方位置。

端佳郡主雖然想與兩人一起,但因她身份特殊,所以只能與魏王妃、樂瑤公主等人待在一起。

隊伍的後方是隨行之人的行禮馬車僕從等。

盛京城近郊的皇家獵場並不遠,早上出發,約莫午時就能到了。

賀常棣、蕭博簡、鄭世子、各位皇子官員子弟以及勛貴子弟都伴在承平帝身邊。

原本按照輩分是輪不到賀常棣陪伴在承平帝身邊的,今日不知道怎麼回事,承平帝特意點了他的名字。

既然是聖上點名,賀三郎又如何拒絕,他打馬微微退後承平帝馬匹的半個身位,承平帝未說話,他就仍然是那張冷酷僵硬的俊臉。

「賀三郎1

「聖上,臣在。」

承平帝嘴角翹起,「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你與朕說說在北境涼州的見聞。」

在承平帝面前,賀常棣不敢怠慢,經歷過上一世,賀三郎更明白承平帝是一個怎樣的君王。

他賞罰分明、治國有方,可以說是一代明君,他手中有一個密諜司,是專門搜查各地密報的部門,只聽令於君王。

密諜司成員身份成謎,隱藏極深,就連太子都不知道有關於密諜司一點點的小事。

有時候,賀常棣都懷疑承平帝知道許多密事,只不過他不想拆穿而已。

大到家國大事,小到臣子后宅的嫡庶爭鬥。

所以,在承平帝面前說事,最聰明的做法就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若是專門吹牛,總有一日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賀常棣挑揀著說了在北境軍營中的一些事,這些基本都是小事,不痛不癢的,基本不牽扯到任何人。

從承平帝的面上也看不出這位帝王是什麼態度。

承平帝突然拽了胯下寶馬的韁繩,用力一抖,軟鞭打在馬匹身上,神俊就立即飛奔了出去。

跟在承平帝身邊的護衛和臣子也緊隨著打馬跟上。

承平帝也不知起了什麼樣子的心思,馬匹越跑越快,到最後居然只有身邊跟隨的帶刀護衛和賀常棣等少數幾個騎術好的人跟上。

總共算來,也不超過十個人。

何林在一旁擔心的提醒,「聖上,還是莫要往前走了。還是等等幾位殿下和公主吧。」

此時承平帝身邊只有不到十人,如果這個時候有人心懷不軌截殺,恐怕不能全身而退。

承平帝悠遠的眼神環顧了一下四周,也不知道是不是把何林的話聽進去了。

他拉了拉韁繩控制著馬匹的速度慢下來。

承平帝瞥了眼身邊仍然保持原來距離的賀常棣,眼裡稍稍滿意。

周圍剩下的人和護衛都是承平帝的心腹,這個時候說什麼倒是不用擔心旁人會傳出去了。

似乎是頃刻預料到了承平帝的想法,賀常棣心中微驚,即便他已經活過一世,這個時候仍然忍不住緊張。

承平帝剛剛突然快馬奔出,根本就是故意的,他恐怕早就算計到他能跟上來,這根本就是給賀常棣下的套兒。

賀三郎騎在馬背上,單手握著韁繩,雙目微微垂著,心中不敢有一絲放鬆。

突然承平帝說話了,「什麼時候成親的?」

聽到承平帝問出這個問題后,賀常棣微微一怔,隨即立即回答道:「去年八月末。」

「朕聽太后提過一兩句,你和錦宜的婚事還是她老人家下懿旨賜婚的,是老太君親自進宮求的親事。」

賀常棣眼眸微微一深,承平帝為什麼打探他們夫妻間的事?

「是,微臣的婚事確實是祖母向著太后求來的。」

「為何會想起來娶楚家女,以你的身份,完全可以有更好的選擇。」承平帝面上表情雖然沒什麼變化,但是聲音卻隱隱越來越威嚴,甚至是帶上了不快。

賀常棣雖然知道承平帝帶著隱怒,卻不明白承平帝為何會怒,這個時候不能說假話,所有的話只說出最真實的情況。

「聖上也知道我們楚家的情況,子嗣單薄,祖母當初為微臣求了楚家女為妻,也是得力於楚家女的名聲。」

「好生養?」

賀常棣默認。

承平帝冷哼了一聲,這一身冷哼讓周圍跟著的人都跟著渾身冒冷汗,恨不得離這兩人十米遠。

伴君如伴虎,果然不錯。

瞧他們的君王,只不過問了安遠侯幾句家事就不高興了,他們還一臉懵逼,根本就不知道承平帝為了什麼不高興。

這些人中,要數跟在左邊的何林臉色最是古怪。

除了承平帝自己,這裡的人也就只有何林知道真相了。

何林暗暗擦了把汗,同時同情的看了一眼還不知道狀況的安遠侯,默默在心中給安遠侯點了個蠟。

娶了公主不知道珍惜,還把公主當成傳宗接代的工具,這大武朝,也就安遠侯有這個膽子了!厲害!他何某人佩服!

沉默了好一段時間,承平帝才再次開口。

「既是為了延續子嗣,為何婚後你又不滿,不肯圓房,後來還直接離府?」

如果說承平帝問了前面那些,還能勉強理解為皇上八卦,無聊打聽打聽臣子的私事,可後面這些隱蔽的事承平帝又是怎麼知道的……

密諜司真是一個讓人忌憚的部門。

賀常棣掩飾住心中的震驚。

他腦中極速的運轉著,可面對如此棘手的問題,他卻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答案。

這叫他怎麼回答?

要直接告訴承平帝他是重生的,正是因為知道他這個新婚妻子楚璉是什麼樣的人,是如何不守婦道的毒婦,他當時恨不得殺了她,又怎麼可能圓房,怎麼可能讓她好過!

如果他真要把這些真相說出來,恐怕不但沒人相信,還會以為他瘋了。

這種鬼神言論最是禍人,賀常棣從未想過要將真相宣之於口。

「聖上明鑒,當初是微臣未看清真相。」

得到賀常棣這樣一個模稜兩可的回答,承平帝顯然更加不悅。

他冷冷掃了一眼身後年輕的男人一眼,目光中帶著極度的不滿。

「可是覺得錦宜配不上你?」

賀常棣微微驚愕,不明白承平帝為什麼突然會有這個想法。

賀三郎微微搖頭,「臣從未這麼想過。」

承平帝沒有繼續問,但是心中已經將賀常棣歸結為勢力的男人。

賀常棣和楚璉成婚,到去北境從軍,一直到後來北境邊軍與圖渾兵大戰的大勝,這些日子,承平帝專門派了密諜司的人去調查。

以密諜司的手段,如果要徹底查一件事,根本就瞞不祝

楚璉寄給賀常棣的信,信中提示他去郭校尉旗下,楚璉託人少捎給賀常棣的那些肉乾小食以及葡萄酒。

與魯國公錢大將軍的第一次見面正是因為那一壇小小的葡萄酒。

到後來楚璉重開歸林居,著人尋來繆神醫給靖安伯夫人看頑疾。

在最危及,靖安伯府無人可用的時候,楚璉自請去北境協助賀常棣以及尋找藥引雪山嵐花。

甚至到後來陸舟的圖紙和製作……

如今這麼一算,楚璉竟是在背後做了那麼多事,更是陰差陽錯救了端佳郡主,與魏王府交好。

這樣看,賀常棣成功的背後,無處不存在楚璉的影子。

楚璉做了這麼多,興許賀常棣才看到她的價值,回京了這才真正承認楚璉正室的位置,才圓房。

承平帝心裡,他就是這麼想的。

正是因為密諜司調查出的這些,讓他一瞬間對賀常棣這個人觀感極差。

這一刻,在承平帝心裡,賀常棣根本就配不上他和葉蕁的女兒楚璉。

他看著遠方的視線越發的冰冷。

「陸舟之策是你一人想出的?」賀三郎聽到承平帝這麼冷冰冰的問。

他眉頭緊皺,並不猶豫的就答道:「回聖上,不是,陸舟圖紙和成品都是微臣內子提供。」

當初錢大將軍為了給賀常棣上報軍功,陸舟的事情直接就歸到了賀常棣身上。

除了賀常棣和楚璉以及楚璉的一些心腹,沒有多少人知道陸舟與楚璉有什麼關係。

後來楚璉讓賀常棣將陸舟用到北境軍中。

楚璉不想出頭高調,這才自己要求將這件事隱瞞。

錢大將軍上報軍功時,這件事順其自然就落到了賀常棣身上。

楚璉平時根本就不喜歡注意這些小事,夫妻兩關係那時已經回暖,更是不會計較。

可憐這對小夫妻沒覺得有什麼,如今落到承平帝這個充滿愧疚的爹眼裡就不一樣了。

站在他的角度,他認為賀常棣搶了楚璉的功勞,甚至懷疑賀常棣安遠侯的爵位有一半都是因為楚璉才得到的。

本以為賀常棣會抵死不認,沒想到賀常棣會這麼輕而易舉承認陸舟的圖紙是楚璉提供的。

一時間,承平帝的內心有些複雜。

接下來,承平帝沒有再問賀常棣其他的事,等著大部隊趕上來的這段時間,除了馬蹄噠噠的聲音,不再有任何聲音,周圍靜的詭秘。

賀常棣隱隱明白承平帝對他的不滿是因為楚璉,可這其中聯繫又讓人猜不透。

本是高高興興出門,可到了近郊皇家獵場,所有隨性人員都感受到了承平帝陰沉的心情,尤其是承平帝身邊貼身伺候的近侍和護衛們,連拿東西時都不敢弄出一丁點兒聲響。

到了圍場,有專門的官員安排隨行人員住宿的地方。

因為要在圍場過夜,周圍都提前搭好了帷帳,這些帷帳群中要數承平帝住的帷帳最是顯眼奢華。

幾位皇子的帷帳分別在承平帝周圍。

這次後宮眾妃只來了韋貴妃,韋貴妃和公主們住在承平帝帳篷後面。

周圍的帳篷才是各位大臣勛貴武將的。

安遠侯府的帳篷不在外圍,但也不靠近裡面,位置還不錯,在中後方的位置,帳篷不遠處有一方天然形成的水池。

水池裡的水清澈見底,從未遭到過污染,裡面的水挑出來甚至可以直接喝。

司馬卉的帳篷就在楚璉他們帳篷的隔壁,只隔著幾十米,非常近。

此時午時,承平帝到了圍場就進了帳篷休息,早有御廚準備好了精緻的食物等待承平帝食用。

跟著來春獵的眾人也都分散去了各自的帳篷休息。

一直到下午,承平帝才會帶著眾人在獵場活動。

這其中,空閑的時間有將近兩個時辰。

這次楚璉仍然是只帶了問青問藍出來。

她們是隨著後面裝行禮的車一起的。

楚璉和賀常棣到的時候,她們也剛到。

在他們帳篷旁邊,管家趕著一輛馬車停下。

楚璉帶著問青問藍去收拾帶來的東西。

旁邊管家帶著兩個護衛在幫忙卸行禮,瞧著自家女主人帶來的東西,老管家都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瞧瞧這都是些什麼。

特製的小鐵鍋、不知道什麼用途的鐵架子、各色獵場很少的食材、他聽都沒聽過的佐料、肉乾、果脯、點心……

一馬車的東西,有半馬車都是吃的……剩下的半馬車裡,還有一大半是用來做吃的……

您瞧瞧對面貴婦人帶的東西。

衣裳首飾熏香,各色擺件……

老管家羞愧的低下頭,認命的幫著自家女主子將各種東西都搬進了帳篷。

不過,盯著楚璉和賀常棣帳篷的那些吃貨可不這麼想。

這飯還沒開始做,賀常棣楚璉小夫妻的帳篷里就坐了一桌的人……

司馬卉和端佳郡主也就算了,她們畢竟是女孩子,可錢大將軍和老鄭國公是什麼鬼,這兩個鬍子都花白了的人居然也在……

旁邊郭校尉、肖紅玉、張邁都沒有坐的地方。

可三人寧願站著也不走。

端佳郡主翻白眼。

「楚六,讓你的丫鬟少做點,夠我們一桌子吃就行了,旁邊幾個站著的飯桶不用管。」

肖紅玉早上走的匆忙就沒吃朝食,年輕小夥子不經餓,這個時候已經前胸貼後背了,聽到端佳郡主這麼說,哪裡肯依。

只是礙於端佳郡主的身份,不好回嘴而已。

楚璉瞧著這一帳篷的人,真是苦笑不得。

圍場上,各家都帶了丫鬟照料平日的生活起居。

承平帝那裡的三餐有宮中跟著出來的總管安排,他們這些人的三餐都是自己解決,除非承平帝特意吩咐開宴會什麼的,才會一起聚餐。

瞧現在這架勢,這幾家帶來的丫鬟可是完全派不上用場了。

賀常棣一回來就見到帳篷里坐了一桌人,頓時臉色不大好看。

可他此時又不好說什麼,特別是還有老鄭國公這個大兩個輩分的長輩也在。

楚璉瞧著管家帶來的食材,在想著做什麼菜。

幸好管家為了以防萬一帶的食材多,不然還真不夠這一群蹭飯的人吃的。

因為人多,楚璉讓問青烤了個羊排,另外熬了一大鍋酸湯肥牛。

酸湯肥牛里加了菌菇類等配菜,配著米飯吃,很是下飯。

最是適合人多的時候吃。

因為在郊外,飯菜也就做的簡單點,不弄那麼多麻煩的菜式了。

這邊問青和問藍在做烤羊排和酸湯肥牛的時候,楚璉翻看著管家帶來的食材。

揭開了一個用紗布蓋起來的小竹籃。

看到竹籃里的東西,楚璉眼睛一亮。

臭豆腐!

這是她前兩日閑著無事帶著丫鬟在府上小廚房弄的。

因為這東西不能放久,所以管家讓廚娘收拾食材的時候,廚娘把這個也給人帶來了。

楚璉在現代的時候就喜歡吃炸臭豆腐,特別是長沙臭豆腐,處理好的臭豆腐炸酥脆適中,而後再在臭豆腐上灑上紅紅的一層青紅辣椒醬,吃的時候,又脆又香,外殼焦香,內里卻香嫩。

圍起來雖然臭的不行,但是吃進嘴裡,嘗到了那種味道,就回欲罷不能。

現在想想,臭豆腐真是個神奇的東西。

瞧了眼小竹籃里擺放著的臭豆腐,楚璉微微蹙起淡眉。

這臭豆腐今日若是不做就要壞掉了。

浪費食物是犯罪。

現在天氣回暖,新鮮食材是經不住放的。

況且真的是許久沒吃過臭豆腐,楚璉也想這口好久了,瞧了瞧時間,離承平帝帶人狩獵的時辰還早,做臭豆腐完全夠了。

稍微一想,楚璉就決定下來。

她拎著小竹籃,翹著嘴角來到問青問藍做飯的臨時灶台旁。

問藍正在給腌漬的羊排抹上各色作料。

瞧見自家三奶奶過來了,問藍急忙丟下手中的活計迎了過去,接過她手裡的小竹籃。

嘴上還念叨著,「三奶奶歇著,這些都交給奴婢們做。」

楚璉沒忍住,「噗嗤」笑出聲,「這個你和問青都做不了。」

問藍有些不服,她們姐妹跟在三奶奶身後這麼久了,三奶奶教身邊幾個大丫鬟做菜的秘方也從來不避諱她們,只是照顧幾個客人的飯菜,難道還有能難倒她們的?

問藍眨著大眼看了眼手中的小竹籃,「三奶奶,這裡面是什麼?」

楚璉見她好奇,眼裡閃過一絲狡黠,「既想知道,就打開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