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九十八章:哎呀好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八章:哎呀好臭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雖然三奶奶的眼神有點奇怪,但是問藍並沒有多想。

頓了頓,她就伸手揭開了竹籃上的蓋子。

迎面春風一吹,那感覺,簡直酸爽可以形容。

問藍空著的一隻手立馬捂住鼻子,將手上的小竹籃拿的遠離自己,她帶著鼻音有些埋怨的問楚璉,「三奶奶,這到底是什麼!怎麼這麼臭!是不是什麼食物放時間長了壞掉了。」

楚璉笑,從問藍手中接過小竹籃,「不是壞的,這個東西本來就是這個味道。」

「啊?」問藍捂著鼻子的手都不敢放下來,她吃驚地瞪著楚璉,簡直難以想象這麼臭的東西怎麼能做為食物。

「這能吃嗎?黑乎乎的,味道還這麼難聞。」光是味道都要將人熏跑了,更不用說吃進嘴裡了。

楚璉神秘一笑,「別看它氣味不好聞,一旦你嘗過它的味道就會上癮的。」

問藍雖然並未開口嫌棄小竹籃里的臭豆腐,但是她抵觸的眼神早已出賣了她。

問藍見三奶奶認真洗凈了雙手,真的要處理竹籃里的臭豆腐,還是忍不住阻止道:「三奶奶,不然這道菜還是別做了吧,奴婢兩個做剩下的幾道已盡夠了。」

這酸爽的味道端到老鄭國公面前,還不把他老人家熏暈了……

考慮到臭豆腐的味道確實有點熏人,楚璉想了想,才道:「好吧,我少做些,自己吃,就不送到帳篷里了。」

問藍問青連忙同意。

他們出門從侯府裡帶了專門的小風爐,風爐里燒了炭,上面架起小巧的專門打造的鐵鍋。

楚璉將早先準備的茶油倒進鐵鍋里,燒熱后開始炸臭豆腐。

臭豆腐被切成半個手掌那麼大的正方形塊狀,用筷子小心夾起放入油鍋中。

外表黑乎乎一層的臭豆腐塊落到金黃的茶油里,周圍翻騰起小氣泡,不一會兒,豆腐就開始蓬鬆發脹,等到外層炸出一層焦黃就可以撈上來了。

因為只準備自己吃了解饞,楚璉只堪堪做了一小碟,也就只有四塊。

瓷白精緻瓷碟上方方正正放著四塊黑中泛著焦黃的飽滿臭豆腐,最後將早調製好微辣帶甜的剁椒醬鋪在炸好的臭豆腐上。

整盤臭豆腐除了味道臭點,其實裝在盤中還是有模有樣。

黑配紅,還帶著一股焦香。

站在一旁的問藍目瞪口呆地看著楚璉這熟悉的動作,嘴巴張的老大。

她之前還以為楚璉開玩笑的,沒想到真的用那種惡臭的豆腐做成了一道菜,這樣一看,居然還有模有樣。

不知道為什麼,聞著這股詭異的味道,她居然產生了想上去嘗一口的想法……

楚璉可沒時間管她想了什麼,她拿起旁邊的一雙乾淨木筷,迫不及待地夾起一塊,放在唇邊吹了吹,這才送進小嘴裡。

帶著特殊香味的臭豆腐吃進嘴裡,一口咬下去,淡淡的豆腐味道,焦香的外殼,帶著鹹味的滷水,還有茶油的香味,甜辣椒醬的酸甜微辣,這些口味觸碰味蕾讓口腔帶著一種新奇的體驗,很快這種味道就會讓人上癮,讓你迫不及待的去嘗下一口。

楚璉小嘴快速的動著,因為這種久違的熟悉味道,一雙杏眼都掀鵠礎

有的時候,一個人喜不喜歡吃一樣東西,覺得這樣東西好不好吃,從他露出的面部表情就能看出來。

現在的楚璉就是一個在享受美食的表情。

因為在現代吃的好吃的太多,以前楚璉不管教喜雁問青這些丫鬟做什麼菜肴都是一副稀鬆平常的樣子。

那些菜肴她們在吃的時候都感嘆是天上有地上無的,但是楚璉卻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示。

讓人覺得好像她根本就是吃著這樣精緻的菜肴長大的。

難免也讓楚璉身邊幾個大丫鬟有了一絲挫敗感。

像今天這樣,吃著食物,滿臉享受和懷念的模樣卻很少見到。

不得不說,有時候一樣特色小吃確實能喚醒一個人特殊的回憶,讓人得到快樂。

臭豆腐之於楚璉就是這樣一道風味小吃。

很快,一塊臭豆腐就下肚,楚璉滿足地微微嘆口氣。

問藍瞧著自家主子卻情不自禁咽下了口口水。

她覺得她現在一定是魔怔了,明明一點兒也不喜歡那黑黑豆腐的臭臭味道,為什麼現在卻突然冒出想嘗嘗的念頭。

「三……三奶奶,什麼味道?」

楚璉朝著旁邊放著的小几上瞥了一眼,她嘴角微揚,「嘗嘗不就知道了?」

問藍看了眼臭豆腐,又看了眼楚璉,隨後眼睛一閉,伸手拿了筷子,夾起一塊就塞進嘴裡。

包在嘴巴里,沒有想象那麼難以接受,隨即輕咬了口,豆腐里深入了辣椒醬的汁水,還微微的甜,有一種特殊的味道在味蕾上徘徊,洗刷著你的味覺。

問藍一開始還只敢小口小口嚼兩下,後來嘴巴越動越快,等到一塊下肚,竟然拿著筷子的手不受控制一樣就要再夾一塊。

可惜被楚璉的擋住了,「只有兩塊了,剩下的都是我的,你快去做旁的。」

問藍依依不捨地看了那碟還剩下兩塊的臭豆腐,討好的笑了笑,「三奶奶,奴婢瞧那東西還有一籃子,不如等做好了客人們的飯食,奴婢再炸一些吧。」

楚璉知道,這又一個妹子被臭豆腐俘虜了,她也沒有阻攔,「先做飯,做好了剩下的時間隨便你們怎麼折騰。」

問藍這才高興起來。

早等不及吃飯的老鄭國公站在帳篷前已經看了好一會兒了,他年紀越大性格反而越像孩子。

見楚璉竟然已經吃了起來,頓時鬍子一翹,眼睛一瞪,就背著手板著臉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

楚璉拿起筷子還沒開始吃第二塊臭豆腐,就被身後突然出聲的老國公嚇了一跳。

「錦宜,偷吃什麼呢!做了什麼好吃的,也不知道孝敬長輩1

老鄭國公一張布滿皺紋的臉嚴肅非常,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在真的生氣呢!

要不是和這個老饕接觸的多了,楚璉還真猜不到這老前輩的想法。

老鄭國公一來,楚璉是別想著吃獨食了,立即非常識趣的遞了雙乾淨的筷子給老鄭國公。

「老國公來的正是時候,我正想讓問青送過去一份呢,你就來了,快先嘗嘗吧。」

問藍瞧著老鄭國公夾起一塊臭豆腐就放進嘴裡,先是慢慢咀嚼兩下,隨即眼睛一亮,嘴巴動的頻率就快了許多,她目瞪口呆,這麼臭的味道,難道老國公不質疑一下嗎?

一塊臭豆腐下肚,老鄭國公急切的尋問,「這是什麼?味道如此奇怪,可卻很好吃1

「臭豆腐。」楚璉平靜的回答道。

老鄭國公瞪大眼,「臭豆腐?真的是臭掉的豆腐?」

楚璉也是有些無語了,「您能聞到臭味?」

老國公翻了翻老眼,「當然,老夫的鼻子又沒問題。」

「那這麼臭你都直接就吃了?」楚璉實在是吃驚,要是沒吃過臭豆腐的,第一次聞到這個味道肯定恨不得躲的遠遠的,更不用說親自嘗一口,不嚇跑就不錯了。

老國公在說話間已經將剩下的最後一塊吃掉了。

他砸吧砸吧嘴,顯然意猶未荊

他老人家瞥了一眼楚璉,「老夫瞧見你吃了,你這個嘴刁非美食不吃的都吃的那麼享受,那老夫還有什麼猶豫的。」

別說只是這種淡淡臭味的臭豆腐,就算是榴槤或者可怕的鯡魚罐頭,老鄭國公看到楚璉吃了,他也會毫不猶豫下口……

聽了老鄭國公的解釋,楚璉真是汗顏,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就這個叫什麼臭豆腐的,多做幾份給老夫送來。」老鄭國公撂下這一句,轉身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沒辦法,老鄭國公點名要吃,楚璉只能教問藍再多做幾分。

用中飯的時候,帳篷里擺放著木桌上放著了好幾個大盆裝的菜。

雖然瞧著粗礦了些,但是分量都是十足,味道也是最地道的。

正是適合郭校尉、張邁、肖紅玉他們這些在軍中待過的人。

楚璉、司馬卉還有端佳郡主另外起了一桌,在屏風後用的飯。

那多做了好幾份的臭豆腐,出乎意料的,大家竟然都很喜歡吃。

真不愧是後世大街小巷都有售賣的民間小食。

用飯時,郭校尉拍著身邊賀常棣的肩膀,「子翔,你知道你現在的臉像什麼嗎?」

賀三郎冷淡的掃了一眼自己身邊的老上司,冷冷哼了一聲。

不等郭校尉接著說,肖紅玉哈哈一笑,迫不及待的開口道:「哈哈,我知道我知道,賀大哥這表情就和這臭豆腐一般,你們說是不是,哈哈哈……」

賀常棣:……

張邁夾起一塊酸湯肥牛,瞪了肖紅玉一眼,「臭小子,瞎說什麼大實話1

肖紅玉傻樂地摸了摸圓溜溜的腦袋。

「吃你的飯吧1賀常棣警告道。

在他的帳篷里蹭他媳婦做的飯,居然還有這麼多廢話,還膽子這麼大的懟他,這小愣頭青是真的不想混了?

帳篷里吃著美味的菜肴其樂融融,突然一個守在帳篷外的一個護衛來報。

賀常棣放下筷子,面色冷峻的詢問,「何事?」

護衛是賀常棣在北境軍中的親兵,小夥子恭敬的道:「侯爺,外面魏大總管來了。」

魏大總管就是承平帝身邊貼身內侍魏成海。

他怎麼偏偏選了個別人用飯的時間。

賀常棣與護衛的對話一帳篷的人都聽見了。

大家只好都放下筷子,魏公公也被護衛請了進來。

魏公公進了帳篷,身後跟著兩個年輕的小太監,其中一個手中還提著食盒。

魏公公先給眾人行了禮,隨後才笑著道:「呦,雜家來的真是巧了,老國公和郡主也在呢!不知錦宜鄉君又做了什麼好吃的。」

既然是問了楚璉,自然也是楚璉上前回答,「魏公公說笑了,我不過讓丫鬟做了幾樣家常菜。」

魏公公笑的越發溫和,「鄉君說笑了,那味道,雜家在那邊可都是聞到了,真是特別的很。」

聽到魏公公這句話,楚璉差點被口水嗆到。

她裝作不經意的往帳篷外面一瞥,果然承平帝的豪華營帳就在不遠處,今天刮的東風,他們在上風口做吃的,下風口可不就是聞到了。

如果不是魏公公還在場,楚璉臉上懊悔的表情早表現出來了。

賀常棣瞧著魏公公對楚璉詭異的態度,不等楚璉再說話,他就上前一步擋住了妻子,率先說道:「還請問魏公公來有何貴幹?」

魏成海微微斂眉,心中不太滿意賀常棣突然插嘴他和楚璉的對話,不過他是宮中的人精兒,這麼點小情緒並不會表現出來。

他一張臉仍是笑呵呵的,「難得有這個機會,聖上也想嘗嘗鄉君的手藝,這不,雜家就厚著臉皮過來了。」

說著魏公公又朝著身後小太監看了一眼,那小太監極有眼色,立即將手中的食盒奉上,「聖上說了,可不能叫鄉君白做,這是給鄉君的賞賜。」

長者賜不可辭,更何況是大武朝oss承平帝賞賜的東西。

楚璉雙手接過,道了謝,轉身的時候,用眼神安撫地看了眼賀常棣。

楚璉的動作很快,做給承平帝的飯食,當然只能是她自己動手,問青問藍也只能在旁打下手,再說,做給帝王吃的東西,從頭到尾都要小心。

幸好不是什麼複雜的菜肴,三刻鐘就做好了,親手交給魏公公,讓他帶去承平帝的營帳。

等忙完,他們營帳里眾人也都吃飽喝足了。因為下午還有狩獵活動,大家也都趁早散了回各自營帳。

等到營帳里只剩下楚璉和賀常棣夫妻,楚璉才打開魏公公送來的食盒。

食盒一打開,楚璉就吃驚地張了張小嘴,小小的精緻食盒裡裝著的是燕窩。

並不是普通的燕窩,而是極品的雪燕,而且是形態最完整的龍牙盞。

這樣的燕窩在大武朝是貢品,而且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每年從辛羅國運送過來,只有宮中身份最尊貴的幾個女人才能享用。

這樣的食材就算是在現代也是極為珍惜昂貴。

只是無緣無故承平帝幹嘛賞賜她這麼珍惜的補品……

楚璉盯著眼前分量十足的血燕,黛眉蹙起,又抬頭看向身邊不知在想什麼的賀常棣,「夫君,聖上為什麼會送來這麼貴重的東西,你說他是什麼意思?」

賀常棣深邃的鳳目看了楚璉一眼,今天發生的許多事情讓他一時間也跟著心亂了。

他伸手揉了揉楚璉的小臉,隨後搖頭,「我暫時也猜不出來聖上的意思,我們靜觀其變。」

想不通的事情楚璉乾脆放到了一邊,又吩咐問青將這些極品血燕收起來。

「等回去,給娘送過去。」

靖安伯夫人雖然頑疾已經治癒,但是身體熬了這麼些年,早虧空了,正是需要這些極品補品的時候。

賀常棣心中一暖,手臂微微一用力,楚璉就被他提到了腿上坐著。

「不用,娘那邊前些日子才讓人送了補品過去。」賀常棣輕啄著她柔嫩的臉頰低沉著聲音道。

楚璉拽著他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把玩。

「可是這血燕留在我這裡也沒用,我身體好著呢!可不想吃這麼東西。」

有時候身體好的時候不用進補,這樣反而會將身體養的嬌貴,不利於健康。

賀常棣一時卻未明白楚璉的意思,也不知道他腦子是怎麼長的就想岔了。

他微微彎腰,貼著楚璉的耳邊悶聲一笑,「怎麼,擔心又補過頭了?放心,有為夫在,你想什麼時候滅火都可以。」

楚璉真是佩服賀常棣的腦迴路,一件正常的事從他嘴裡說出來咋就那麼污呢!

承平帝的豪華營帳里,魏公公將從楚璉那裡帶回來的菜肴一樣樣放在他面前。

承平帝雙眼一亮,指著面前的菜,「這些都是璉兒做的?」

如今私下裡,沒有外人在的時候,承平帝喚楚璉已經改成了她的小名了,彷彿這樣,他就能和女兒親近了一樣。

魏公公是承平帝心腹,當然明白承平帝為何高興。

他笑著道:「是,這些菜都是鄉君親自動手做出來的,她還叮囑老奴,這道叫臭豆腐,毋怪,如果聖上不喜歡,就撤下去。」

承平帝鼻子抽了抽,臭豆腐的味道確實很詭異,雖然已經油炸過,比之前臭味減輕很多,但那股特殊的臭味還是比別的菜肴濃郁。

但它是出自楚璉之手,承平帝這模樣叫人毫不懷疑,眼前的臭豆腐就算是毒藥,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去嘗上一口。

「不用,朕每一樣都要嘗一嘗。」

承平帝既然都這麼說了,魏公公自然不會再去自找無趣的勸阻。

魏公公叫來專門的太監試過毒,承平帝就迫不及待伸筷夾了一塊臭豆腐到嘴裡。

像是老鄭國公一樣,一塊臭臭黑黑的臭豆腐就將承平帝的味覺俘虜了。

接下來他又嘗了其他的菜,因為楚璉是做給承平帝一人吃的,所以每樣菜的分量並不多,恰好一樣一碗,就算全部吃完也不會撐的厲害。

就在承平帝心情極好的用飯時,韋貴妃帶著樂瑤公主到了。

還沒進承平帝御帳,承平帝和魏公公在裡面就聽到了樂瑤公主的聲音。

十一歲的樂瑤公主還算個孩子,她說話的聲音帶著一股孩童的清脆,可卻不叫人覺得討喜。

「父皇帳篷里什麼味道,怎麼這麼臭,好難聞啊!你們這些死太監是做什麼吃的,居然叫父皇住這樣難聞的帳篷,都不想要腦袋了嘛1

一開始樂瑤公主的聲音還很清脆,後來就帶了鼻音,明顯是後來捏住了鼻子。

魏公公心驚膽戰地看了承平帝一眼,隨後立即裝鵪鶉縮了起來。

他主子這臉色一瞬就黑了表情,明顯是暴風雨前的極致安靜啊!

片刻,韋貴妃的聲音也響起來,「還愣著做什麼,公主說的你們沒聽到嗎?趕緊取些花露來1

有腳步聲「噠噠噠」快步走遠了,應該是聽了韋貴妃的話去拿花露了。

這個時候,帳篷帘子才被人從外面掀開,韋貴妃牽著樂瑤公主進了御帳。

一進御帳,臭豆腐的味道更加濃郁。

樂瑤公主本就對臭豆腐的味道敏感又反感,她平日又嬌生慣養的,穿衣熏香身帶花露,哪裡聞到過這麼難聞的味道,她視線第一時間就落到了承平帝的餐桌上,看到白瓷盤中黑乎乎的噁心東西,確定那股難聞的臭味就是從那個東西上散發出來的。

不用別人嚇,樂瑤公主就控制不住一個作嘔——吐了……

這情況實在是太突然了,在旁邊的韋貴妃想攔都攔不祝

只能眼睜睜看著女兒將御帳內乾淨的纖塵不染的波斯地毯吐的臟污不堪。

方才承平帝還在用飯呢,被樂瑤公主來這麼一下子,就算是山珍海味他也吃不下去了。

魏公公都驚呆了。

他承認那道臭豆腐的菜味道不好聞,但忍忍還是能夠忍受的,樂瑤公主反應不用這麼誇張吧……這還讓聖上怎麼用膳。

剛剛聖上還在誇這道臭豆腐好吃呢……

承平帝啪的將玉筷拍在桌上,沉怒道:「怎麼回事1

韋貴妃被承平帝陰沉不悅的神色嚇了一跳,一邊連忙吩咐身邊的宮女給樂瑤公主處理,一邊回答承平帝的怒問。

「還請聖上息怒,瑤兒也不是故意的,她對味道敏感,又是孩子,脾胃弱,聞到帳中難聞的味道忍不住就吐了。」

「帶下去1立即就上來兩個太監要攙著樂瑤公主送她離開御帳。

韋貴妃也沒法子,只能同意,她小心走到承平帝身邊,討好道:「聖上是瑤兒不好,冒犯了您,您看在她還是個孩子份兒上,原諒她。」

說著韋貴妃又瞥了眼承平帝的餐桌,盯著那道黑不溜秋的東西,嫌棄道:「再說,這道菜也真是太臭了,御廚是怎麼做菜的,該罰1

承平帝徹底沒了興緻,也不想再聽韋貴妃解釋。

對著她揮揮手,不耐煩道:「你也下去。朕累了,要休息。」

韋貴妃沒想到承平帝火氣這麼大,此時,就算是不甘也只能對著承平帝福了福身,離開了御帳。

等韋貴妃出去一打聽,才明白承平帝為何會那麼不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