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二百九十九章:落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落馬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眼前還被蒙著一層鴛鴦合歡的大紅蓋頭,紅色蓋頭下綴著小珍珠的流蘇隨著楚璉身體的晃動而微微擺動,劃出好看的弧度。

室內有清淡的沉水香飄散在空氣中,彷彿能安定人心。

楚璉微微掀起大紅蓋頭,打量起整個新房的布置。

桌案上燃著小兒臂粗的龍鳳紅燭,紅燭前供著「喜果」,案桌旁邊是一幅騷包的沉香木雕刻的四季如意屏風,屏風上還鑲嵌著四塊方形的大小一致的藍田玉石。

眼前的這些真的與小說中描寫的絲毫不差!

楚璉心中欣喜,她這下是確確實實肯定自己是穿越到了她之前看的那本小說里,成為了小說中描寫的女主!

而她現在經歷的正是小說中開頭所描述的情節。

一想到自己能嫁給那樣一個好男人,楚璉心中就充滿了期待!

她絕對不會像原小說中的女主「楚璉」那樣不守婦道,她要做一個賢妻,與丈夫過上無憂無慮的小日子,經營好自己的小家,彌補她在現代的遺憾。

只是有一點可惜的是,她穿來書里時,那本小說她只看了一半。

正在她出神時,外間有雜亂的腳步聲和人聲傳來。楚璉急忙放下蓋頭,端正地坐好。

福雁匆匆走進來提醒,「六小姐,喜娘和姑爺來了。」

喜雁急忙整理了下楚璉的喜服,這才與福雁恭敬地立在一旁。

楚璉輕應了一聲,心口砰砰地直跳,她實在是緊張的不行。只覺心都要從嗓子眼兒蹦出來了。

外間響起了喜娘高聲的賀福聲,還有一些男子爽朗調笑的聲音。頓時,內室安靜的氛圍被打亂,變得喜氣洋洋。

「三郎,快掀了蓋頭讓我們看看嫂子是怎樣的花容月貌1

「就是啊,賀三郎,我們可等不及了1

喜娘也應和的打趣了幾句,樂呵呵的將旁邊丫鬟端著的托盤中的金秤桿遞給賀家三郎,「三少爺,挑開蓋頭,稱心如意1

所有人都將視線落在規矩地坐在床邊的新娘子身上,等著瞧賀家新婦是怎樣的如花容顏。

所以,新郎眼中一閃而過的那抹諷刺和鄙夷誰也沒有發現。

坐在床邊的楚璉被蓋頭遮著,只能瞧見自己面前多了一雙黑紅色的喜靴,上面著繁複的流雲紋,煞是好看。

而後那柄金秤桿就出現在了大紅的蓋頭下,下一秒,明紅的世界就變得亮,似乎是一時間有些受不住突然的光亮,楚璉下意拭醒劬Α

彎眉紅唇、杏眼桃腮,被掀了蓋頭的新婦容顏明麗,有如初綻的鮮荷,嬌羞又嫵媚。

楚璉只抬頭匆匆瞥了眼她未來的夫君賀常棣,而後就急忙垂下頭,不敢再多看。

可正是這不勝的嬌羞,給眼前美麗的新娘又添了一分新彩。頓時,就有無良好友開始起鬨。

「三郎,你小子好福氣啊1

就連二少爺也滿意地拍了拍弟弟寬厚結實的肩膀。對新弟媳給予了肯定。

很快,賀常棣就被同窗好友拉出去喝酒了。幾位喜娘留下囑託了幾句,也隨後離開,新房又恢復了平靜。

楚璉心中還砰砰跳著,想到剛剛那匆匆一撇,她還有些不敢置信,這麼俊美優質的男人以後就真的是她的夫君了!

沉浸在喜悅中的楚璉完全忽視了剛剛相撞的眼神里那一點點的不同。

而在一邊收拾東西的桂嬤嬤眉頭卻緊緊皺了起來,她三十多歲了,閱人無數,方才就在所有人都注意新娘子的容顏時,她看的卻是新姑爺的神情。

對新娘滿不滿意,從男人的眼神中就能瞧出個大概。

楚璉的相貌,桂嬤嬤是十分有信心的,可就是這花兒一樣的明媚少女,新姑爺看到后,深潭般的雙眸中卻沒有哪怕是一丁點兒的驚艷,就像是一口古井,平靜無波,激不起一絲漣漪。

想到這,桂嬤嬤回頭看向坐在床邊,嘴角抑制不住上揚的六小姐,心中一陣陣忐忑不安,只暗暗希望是她眼花看錯了。

除非當真是鐵石心腸的,不然哪個男子能捨得不疼愛這樣的如花美眷。

楚璉伸手就想將頭上的鳳冠給摘去,卻被在一旁的喜雁給按住,「六小姐,剛才喜娘交代了,這鳳冠可是要留著由三少爺親自來給您取下的。」

楚璉無奈地放下手,扭了扭酸痛的脖子,只好作罷。

喜雁瞧六小姐的模樣有些好笑,「六小姐莫急,前頭也不會鬧很久的,有賀老太君鎮著,姑爺不時就會回來了。」

喜雁一句打趣,將楚璉的臉說的緋紅。

「就你話多,平日里怎麼見你和個悶葫蘆一樣。」

楚璉嗔怪地瞪她一眼,也安下心來,起身,指揮著幾個丫鬟將她帶來的東西稍稍收拾了一番,不到半個時辰,外面就有小丫鬟通報說是姑爺回來了。

喜床紅被下被撒了滿床的花生桂圓等物,楚璉讓桂嬤嬤將那些都清理了,賀常棣這時候也進了外間。

這次賀常棣的身邊沒有跟著旁人,只一個來教規矩的喜娘。

等賀常棣進了內室,喜娘笑著讓丫鬟將早準備好的合巹酒端上來。

「三少爺,三奶奶,喝了合巹酒,日後就是患難與共的夫妻了1喜娘滿臉笑意的將合巹酒遞過去。

賀常棣身姿挺拔,如一棵百折不撓的勁松,忒的要叫人仰視。

他端過自己那一杯,卻仍站在床前,並未移動一步,喜娘忽覺新房氣氛壓抑低沉下來,暗暗擦了頭上一抹冷汗,笑嘻嘻的將另一杯合巹酒送到楚璉手中。

「等三少爺三奶奶喝了合巹酒,三少爺可要親手將三奶奶頭上的鳳冠卸下,夫妻日後的時日定然和和美美。」

喜娘的吉利話話音剛落,賀常棣就冷冰冰的開口:「好了,你可以退下了。」

哈?那喜娘還未回過神,下意識就開口,「三少爺,你們還沒喝……」

「可是我說的話你沒聽見?」賀常棣的聲音陡然變得嚴肅起來,讓室內暖香的空氣里都多了一絲冰冷氣息。

喜娘不過是奴婢出生,哪裡敢和賀家三少爺嗆聲,誠惶誠恐的應了一句,留下兩句吉利話,就慌慌張張地帶著小丫鬟們退下了。

苦思冥想不知道這位賀家三少突然發什麼瘋,只哀嘆自己恐怕是第一位被趕出新房的喜娘了。

低頭等著喝合巹酒的楚璉一時也怔住了,不明白賀常棣這是怎麼了。

怎麼這情景與小說中描寫的有些不同?

她眼中還迷茫著時,賀常棣又出聲將桂嬤嬤喜雁等人攆了出去。

楚璉抬頭看向賀家三郎,眉眼如畫,輪廓分明,瞧見真人後,五官如美玉天成,楚璉覺得他比小說中形容的還要俊美,可是那眉眼中斂也斂不住的冰霜是怎麼回事?看向她的冰冷甚至是帶著嘲諷的目光是怎麼回事?

一時楚璉因這冷傲的面容怔住了,有些無措。

按照小說中情節的發展,賀常棣雖然因為女主的拒絕沒有圓房,但賀常棣在新房中對女主也是溫柔相待。

可現在情形怎叫她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似乎是瞧見了楚璉黑亮雙眸中的不解,賀常棣朝前邁出了一步,他微微彎下腰,寒潭雙目沒有一絲絲柔情和喜悅,冷的如數尺寒冰,他緊緊盯著眼前的如花少女,似乎想從她的眼神里找出些什麼來。

將少女的倉皇盡收眼底后,賀常棣突然嘴角勾起,露出一個叫人渾身冰寒的笑,明明是再英俊不凡的偉偉男子,浩然正氣於一身,卻在這樣笑的時候,多了一絲極端的邪魅。

楚璉一時被賀常棣的外表所惑,竟然不能反應。

可隨後,賀常棣卻微微抬起手,將手中酒杯里的合巹酒緩緩倒在了地上……

楚璉不敢置信地看著他這個舉動,瞧著那小杯合巹酒在大紅的波斯地毯上留下一攤暗色的濕痕。

下意識地就喃喃問出口,「你做什麼?」

還沒等到楚璉反應過來,她手中端著的那杯合巹酒也被拍飛,酒液撒在了她的大紅喜服上,下一秒,手腕就被人緊緊地捏住,冰冷徹骨的聲音在楚璉的耳邊響起:「我做什麼難道你看不出來嗎?我的娘子1

槽,這到底是怎麼了,怎麼都不照著劇本演了,楚璉的在心中驚怒的哀嚎,可還沒等她說話,賀常棣又一把粗魯地拽下她頭上的鳳冠擲在地上,鳳冠帶著她烏黑髮髻,拽的她頭皮生疼。

賀常棣壓著聲音怒吼道:「這個鳳冠,你不配1

楚璉伸手推著眼前男人的胸膛,可奈何力氣太小,撓在男人身上就像是貓爪一般,絲毫沒有威力。

賀常棣看到她的反抗,怒火更是上涌,他雙目一紅,就一把掐住楚璉纖細柔白的脖子,修長的手上青筋都暴了出來,眼中恨意盡顯!

那殺機,楚璉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

可憐楚璉哪兒見過這樣的陣仗,只感覺被男人緊捏的脖子疼的她眼淚直流,喘不上氣兒,好似下一刻就要死過去了!

細白的小臉已經被憋的青紫,賀常棣感覺到只要自己的手腕稍稍再加點勁兒,他就能永遠擺脫眼前這個「毒婦」了!

但是想到滿眼期盼的祖母,心心念念為他著想的兄長們,還有英國公府和靖安伯府的名聲,他瞪著充滿恨意的雙眸只能頹然地慢慢鬆開手,暫時留這「賤人」一命!

脖子被鬆開后,楚璉慘白著臉,雙手摸著留下青紫痕的脖頸,空氣湧進喉嚨,讓她抑制不住地一陣猛烈咳嗽。

她要真這麼被新婚夫君給掐死了,那可就是這世上最悲催的穿越女了。

楚璉嗓子干啞難受,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撫著胸口劇烈的喘息。

賀常棣臉色更加陰沉難看,他陰測測的冷笑了一聲,「楚六小姐,別以為只有你一個人是聰明人1

第二章洞房花燭夜

楚璉皺眉盯著賀常棣頎長的身影,黛眉緊緊地鎖起,看著賀常棣的眼神也帶上了一絲探究。

她很不解,明明小說中賀常棣寬容大度,光風霽月,是難得的偉岸君子,但是眼前這個人除了相貌與書中描寫的別無二致,性格卻完全不同。

如果說小說里的賀常棣是一彎高潔明月,那眼前的賀常棣就是黑夜裡刮來的一陣陰風,讓人瑟瑟發寒!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楚璉冥思苦想也想不明白,因為這一切除了賀常棣出了些意外,所有的東西都與小說中的一模一樣!

而背手站在一邊的新郎賀家三郎,卻好像是再看一眼地上趴著的嬌美娘子就會眼瞎一般,無情地甩了甩袖子,就大步離開了新房!什麼也沒留下!

等到賀常棣離開,被趕到外間的桂嬤嬤和楚璉的幾個大丫鬟就匆匆地跑進來。

當見到趴在地上髮髻凌亂、怔怔出神的楚璉和跌落在地上的鳳冠,桂嬤嬤的眼眶就一紅,腦補了剛才新房內的場面。

「六小姐,快起來,地上涼,小心身子。」

桂嬤嬤偷偷抹了抹眼眶,與景雁將楚璉扶起來,讓她坐到床邊歇著。

讓喜雁去凈房打了熱水來,桂嬤嬤在一旁輕聲問:「六小姐方才是和姑爺怎麼了?六小姐可是受了委屈?」

楚璉這個時候也回過了神,她還是想不明白,賀常棣的性格怎麼變成這樣。

抬頭瞧了「楚璉」自小的奶嬤嬤和身邊陪嫁來的幾個大丫鬟一眼,楚璉強忍著脖子上的疼痛和心中的疑惑,對著她們扯了扯嘴角,好讓自己看起來並不那麼慘。只因為她知道,身邊的這幾個人都是衷心的,她們是真的為楚璉考慮。

「沒什麼,嬤嬤不用擔心。讓福雁幾個備些熱水,我去洗洗,把身上這累贅的喜服換下吧。」

她故意岔開話題,看來是有意隱瞞,桂嬤嬤倒是不好再問。

只不放心的叮囑,「六小姐,您記著,萬事還有嬤嬤和幾個丫頭在您身邊呢1

楚璉心不在焉地點點頭,這模樣讓桂嬤嬤憂心不已。

這邊,福雁在伺候楚璉洗浴時,發現了她纖白脖子上的淤痕,駭了一跳,可她也是個機靈的,並未開口詢問楚璉這是怎麼一回事,卻避著楚璉將這件事告訴了桂嬤嬤。

泡了個熱水澡,又換上了輕薄的大紅寢衣,身體上的輕鬆終於驅散了不少賀常棣突然帶給楚璉的恐懼。

楚璉從凈房出來,明雁已經將喜床收拾好了,福雁將她扶到妝台前,伺候她抹了香胰子。楚璉又喝了一盞香茶,已經到了亥時了。

按道理來說,新郎這個時候怎麼也該回新房了。

楚璉雖不明白為什麼賀常棣性格大變,但她還是耐著性子又等了等。

最後卻只等來了一個青衣小丫鬟……

青衣小丫鬟傳話道:「三奶奶,三少爺在前頭宴席上被幾位王爺和同窗多灌了幾杯,喝多了,怕熏著了奶奶,已經在書房安置了,讓奶奶您趕緊歇下。」

桂嬤嬤幾人聽了青衣小丫鬟的話,頓時目瞪口呆!

賀三郎竟然是不打算進新房了!

這要是傳出去,她們小姐要怎麼做人!

「六小姐,這怎麼辦,要不老奴讓人去請請三少爺。」桂嬤嬤怎麼也弄不明白,賀常棣為什麼連新房也不願意進,要說兩家有什麼恩怨,六小姐哪裡得罪了靖安伯府或者是賀家三郎那完全不可能。兩人在婚前,根本就從未見過面,又何來的恩怨。

楚璉卻搖搖頭,打發了青衣小丫鬟。

「不用了,嬤嬤,你們去睡吧,不用我們請,賀三郎自會回新房的。」

楚璉之所以會這麼說,完全是因為經歷了剛剛那件事,既然賀常棣莫名其妙對她說了那樣一番話,又險些要將自己掐死,卻又留了一線,他現在不來新房,哪裡會真的是因為自己醉酒,剛剛他進來的時候,她可是沒在他身上聞到一丁點兒酒味。

他這樣做,分明就是故意的,想要羞辱她!

既然他是故意這麼做的,她又怎麼能將人請回來,這不是自取其辱?

再說,有哪對夫妻在洞房的時候,妻子還要求著丈夫進新房的!

「六小姐1福雁死著根本不肯去睡,三少爺怎麼能這樣,六小姐可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

「好了好了,快都去洗洗休息吧,明兒還要起早,就算你們都乾耗在這也沒用。」

桂嬤嬤無奈帶著幾個大丫鬟出去了,新房裡只留下了楚璉一個人。

她坐在床邊,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又好好捋了一遍,又回憶了一遍小說中的情節。而後一把摸出了藏在被褥底下的元帕,尋了銀針,在無名指上扎了一針,而後將冒出的血滴滴在元帕上,最後將偽裝好的元帕收了起來。

她在現代時雙親早逝,家境平寒,后經過一番艱苦打拚,職場上與人爾虞我詐,兩面三刀,這才有了好一些的生活。所以,楚璉並不單純,甚至還很精明堅韌,懂得審時度勢。

雖然她一直期待美好真摯的感情,但並不代表她愚昧無知。

之前發生的一切已經夠讓她深思了,她甚至開始懷疑,現在的賀常棣是不是像她一樣,並非是原裝貨了。

楚璉自信自己並不是軟柿子,是誰想捏就能捏一下的。

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要弄清楚狀況。

想到這裡,楚璉倒是慶幸自己看了小說后的未卜先知了。

現在情勢還不清楚,但她不會白白丟了自己的面子!如果賀常棣還是原來的賀常棣,她當然是不介意對他好,將他當做最親密的丈夫來對待,但若是賀常棣已經變了,成了渣男,那她也不會任由著他將她玩弄在鼓掌。

想好這一切的楚璉掀開暖和的鴛鴦大紅錦被就鑽了進去,不多時,就已經進入了香甜的夢鄉。

「那邊怎樣了?」掩在昏暗燭火下一個瘦高的身影的冷冷詢問身後一個不起眼的小丫鬟。

「回三少爺,三奶奶已經歇下了。」

「什麼1賀常棣垂在身側的右手突然攥緊,青白的指節都能看見。

楚璉的反應完全出乎了賀常棣的預料,他不去新房確實是他故意羞辱楚璉,但他沒想到,這個賤人竟然還能睡得著!

想起前世種種,賀常棣只覺得恨意難消,他不能改變自己的婚姻,那他也不會讓這個占著自己妻位的女人有一天好日子過,不然怎麼能對得起她前世帶給他的傷害!

別人一刻值千金,賀常棣卻恨不得這一夜早些過去,他想早點看到自己的好妻子第二天交不出元帕的難看錶情。

果然,在天亮之前,睡的香甜的楚璉聽到床邊脫衣的窸窸窣窣的微小聲響,新房內還點著龍鳳喜燭,她微微睜眼就能看清站在床邊脫衣的人是誰。

賀常棣身姿修長,但卻並不讓人覺得瘦弱,長眉深目,五官俊朗英氣,在朦朧的燈光下看他,他的臉上少了白日里那股陰鬱冷煞,俊美如神祗。當真是當得起「賀家玉三郎」的美稱了。

這個時候的賀三郎倒是與書中描寫的相符了。

可一想到賀常棣的變化,楚璉翻了個白眼,閉上眼,繼續睡覺。

賀常棣在書房坐了大半宿,心神不寧,此時正值初冬,再火氣旺的男子也要凍得渾身冰冷。

隨意脫了外袍,扔到一邊,撩開千工床的大紅帳簾,入眼的情形讓他熄了不少的火氣像是被澆了汽油一般瞬間就熊熊燃燒了起來。

只見楚璉縮在暖和的錦被裡睡的香腮通紅,髮髻凌亂,小嘴還微微勾起,舒爽的不得了,哪裡是有一絲煩惱的樣子!

而他卻在冰冷的書房裡受凍,心中淤堵,連晚飯也吃不下去。

頓時,賀常棣就覺得自己故意冷落楚璉的這些做法像是打在棉花上。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冷冷瞧著縮在暖被中的楚璉,而後大掌一用力,就要將楚璉身上暖和的被子扯開。

楚璉以前一個人睡習慣了,睡覺時喜歡用被子將自己裹起來,這樣比較暖和。賀常棣這麼一扯她的被子,被子不但沒被扯出來,還把楚璉帶的一個翻身,將千工床空著的另一半邊也給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