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百零一章:腦子有洞才會看上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一章:腦子有洞才會看上他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承平帝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片刻過後,他轉頭對身邊賀常棣道:「安遠侯,你先將瑤兒送去太醫營帳。」

皇命不可違,賀常棣視線再看了楚璉一眼,發現那個小女人已經低頭不再看他,他的心就像被一隻大手狠狠揪住,用力攥成了渣渣。

賀三郎出口的聲音有些艱澀,應了一聲,轉身就抱著樂瑤公主與護衛一同離開。

隨後承平帝大步朝著馬球場的方向走去,邊吩咐身邊何林趕緊去尋太醫。

這時,韋貴妃帶著眾人也走了下來。

端佳郡主更是迅速地趕了過去,執起楚璉的手擔憂的問長問短。

楚璉臉色蒼白如紙,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郡主,我沒事,只是一些小傷。」

端佳郡主聽她這麼說,卻嚴肅地搖搖頭,「不行,要等太醫檢查過後才能定奪,楚六,你先別動。」

說著就親自攙扶著楚璉,又讓錦繡搬來了軟凳,扶著她慢慢坐下。

賀常棣方才抱著樂瑤公主大步離開連頭都未回的背影還在楚璉的腦海中徘徊,她六神無主,渾渾噩噩地被端佳郡主扶著坐下。本就蒼白的小臉頓時變得越發的憔悴。

承平帝這時走了過來,韋貴妃也到了。

楚璉要起來給承平帝韋貴妃等人行禮,卻一把被承平帝阻止了。

承平帝的聲音威嚴中透著一絲少有的關懷,「既是受傷了,俗禮就免了,都好好歇著吧1

韋貴妃眼睛一轉,立馬對楚璉也是和顏悅色。

「聖上說的對,歇著吧,太醫一會兒就到了,真是不巧,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這次可是多虧了蕭大人。」

韋貴妃還要繼續說,可承平帝突然冷冰冰的看了她一眼,她渾身一震,立即將下面要說的話咽下了肚子。

她險些忘記了,眼前的安遠侯夫人已經不是往日里那個隨便她拿捏的錦宜鄉君,而是承平帝與那個賤人的孩子,算來是真正的皇家血脈。

得到額外的寬厚,楚璉低頭朝著承平帝微微施了一禮。

承平帝仿若不經意看了楚璉一眼,卻發現楚璉魂不守舍、並不開懷。

他又看了眼蕭博簡和韋貴妃,眼眸微深。

「蕭博簡,這次救人有功,朕暫且記下,回宮再賞。等太醫來看過,若是無事,你們都早些回營帳休息。」

楚璉和蕭博簡都回是。

而旁邊守著的眾人卻一個個臉色微變。

怎麼回事,承平帝什麼時候這麼偏愛蕭博簡了?

他有什麼功勞,不就是救了錦宜鄉君,不就是救了安遠侯夫人,這是他自己願意的,怎麼還就要論功行賞了,錦宜鄉君雖然有封號卻不是真正的皇家血脈,這和承平帝封賞有毛線關係……

眾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但是看著蕭博簡和楚璉的眼神卻越發的複雜。

很快這些人就被韋貴妃遣散了。

太醫來給楚璉和蕭博簡分別號脈,楚璉果然如她自己所說,並沒什麼大礙,只不過身上有些擦傷和淤青,另外受了些驚,倒是蕭博簡受上頗重,不但腳崴傷,身上還有幾處內傷,怕是沒個兩三個月是不能痊癒的。

楚璉被問青問藍扶走前,朝著蕭博簡福了福。

蕭博簡看著她眼神透著股凄涼,他嘴角扯了扯,低聲道:「璉兒如今和我已經這般生疏了嗎?我捨命救你不是應該的嗎?這是我早前對你的承諾。」

楚璉眉心一皺,複雜的看了他一眼,沒再說話,轉身就離開了。

蕭博簡看著楚璉的纖細柔弱的背影,一直到她的背影被帳篷遮住,那張本來溫柔的俊臉頃刻間陰雲密布,猙獰可怖。

他攥著拳頭,一腳將楚璉剛剛坐過的軟凳踹開。

心火無法抑制,幾乎要將他整個人都燒著。

「豈有此理,她居然不相信我1

太醫被嚇了一跳,幾秒鐘都反應不過來。

他不敢置信剛剛在聖上和錦宜鄉君面前溫柔如玉的美男子,這一刻竟然像是從地獄里爬出來的魔鬼。

他發怒的樣子,讓人忍不住膽寒。

太醫只是個小官,做的又是高危職業,他們早已練就了一顆防抗防摔的心臟,見到這樣出人意料的蕭博簡,他也不過是愣了幾秒,隨後像是一個木偶人一般照常給蕭博簡處理傷口。

衛甲看了半蹲在旁邊處理傷口的太醫一眼,而後小聲勸慰蕭博簡,「大人,您受傷了,生氣對身體不好。」

蕭博簡彷彿也只是發泄一下心中憤懣,被衛甲勸說后,閉了閉眼,壓下了火氣。

承平帝在回御帳的路上,就開始吩咐身邊的何林,「查查怎麼回事?」

何林速度很快,片刻就將前因後果詳細告訴了身邊面容沉鬱的帝王。

「南漳?河西王的女兒?安敏?」承平帝揚著聲調報出了這幾個名字,聽到人耳朵里卻讓人忍不住打顫。

何林隱約明白這幾個貴女要倒霉,他卻什麼也不敢多說。

過了片刻,何林才小聲說,「聖上,樂瑤公主的傷勢……」

「你去派人告訴貴妃,朕累了,回營帳休息。」

「是,微臣領命。」何林帶著兩個護衛很快離開。

這邊承平帝帶著三四個護衛還沒到御帳,魏公公就已經迎了上來。

承平帝掃了魏公公一眼,知道他恐怕已得了消息,「莫問,等回營帳,朕有事交給你辦。」

「是,聖上,老奴遵旨。」

楚璉回營帳時,魏王妃和端佳郡主也跟著來了。

魏王妃甚至還尋來了醫術精湛的醫女給楚璉重新看了一遍,而後身上那些不方便給太醫看的擦傷也檢查了一遍。

醫女留了上好的藥膏和方子,問青給楚璉塗了藥膏,問藍去煎藥了。

端佳郡主此時就坐在床邊,她拉著楚璉的手后怕道:「楚六,你真是嚇死我了,這次你萬一要是有什麼好歹,我會內疚死的。」

楚璉勉強笑了笑,「郡主別這麼說,在比賽前誰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意外。」

端佳郡主擰眉,「在馬球場我不好問你,你如今與我和母妃說說當時是什麼情形。為何東兒和南兒那兩個小妮子會夾擊你。若是我沒記錯,你與她們並沒有過來往。」

楚璉搖搖頭,她確實與河西王府沒有任何交情和過節。

而河西王的這對雙生女兒在外聲名不錯,乖巧懂事還才藝精湛。

她不明白河西王的女兒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算計她。

「難到是安敏?安敏與樂瑤走的最近,難到是樂瑤的主意?」端佳郡主猜測著。

魏王妃拍了拍端佳郡主的肩膀,「樂瑤性子雖然不好,被嬌慣壞了,但卻不是個有心機的人,這法子不會是她想出來的。」

魏王妃說的對,用不留情面的話說,樂瑤公主就是個沒腦子的,這麼一環套一環,從馬球比賽,到貴女們馬球比賽,再到選人上場,最後再在賽場上給楚璉使絆子,這麼多環節如果一旦有一個環節沒做好,楚璉就不會受傷。

而這些並不是樂瑤公主那個腦子能想出來的。

而且樂瑤公主還不在現場,更不可能了。

韋貴妃也不可能,楚璉受傷到被救,她眼裡滿是驚訝和震驚,魏王妃當時就在她旁邊,這樣的表情是裝不出來的。

「那會是誰!我一定要找出兇手,給楚六齣了這口惡氣。」端佳郡主握拳。

魏王妃無奈嘆息,她拍拍端佳郡主又拍了拍楚璉,「好了,莫要衝動,這件事恐怕不是那麼簡單的,我們需要從長計議。」而後,她看向自己的女兒,「放心,有為娘在,定然能查出真相,叫你給錦宜報了這個仇。」

聽了魏王妃這麼說,端佳郡主頓時和蔫了一樣,雙肩都塌了下來。

端佳郡主很自責,她總是認為楚璉這次受傷是因她而起。

魏王妃如何能看不出女兒心思,「好了,錦宜受了驚嚇,累了,我們回去吧,讓她好好休息。」

端佳郡主扶著魏王妃站起身,依依不捨的對楚璉道:「楚六,你快躺下睡吧,明日我再來看你。」

楚璉應了一聲,聲音中充滿疲憊。

端佳郡主與魏王妃走到帳篷門口時,突然停下了腳步,緊緊擰起眉道:「安遠侯呢?」

守在門口護衛搖搖頭。

端佳郡主頓時就攥緊了拳頭,「這個臭男人,楚六都受傷了,居然還不回來1

別和她說什麼賀常棣正在伴駕,承平帝可是都回來了!賀常棣怎麼可能還在外面浪!

魏王妃臉色也微沉,她不像端佳郡主這麼衝動,只是默默將這件事記在心裡。

楚璉躺在床上,身後枕頭綿軟舒適的迎枕,身上蓋著的被子也是磬香溫暖的,但是她臉色卻一點也不好看。

她總是忍不住回想賀常棣那個時候抱住樂瑤公主轉身離開的情形。

她搖了搖床邊的銀鈴,問青立即快步走進來。

「三奶奶哪裡不舒服嗎?再忍忍,葯還有一會兒就煎好了。」

楚璉轉頭朝著立在床邊的問青看了一眼,「夫君呢?」

問青一怔,隨即低頭答道:「回三奶奶,三少爺還沒回來,奴婢也不知他在那裡,來越未回來說明。」

得了問青這句答案,楚璉抬手無力地揮了揮,「下去吧。」

問青擔憂的看了一眼床上背過身的纖細身軀,微微嘆口氣,輕手輕腳退了出去。

一出帳篷,問青就叫來安遠侯府上跟來的護衛,讓他快去尋賀常棣。

護衛不敢耽擱,一溜煙就跑開了。

楚璉喝了湯藥,醫女開的藥方里有安眠鎮定的藥材,楚璉吃了葯后很快就睡著了。

這一覺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醒來的時候,帳篷里已經點上了燈籠。

許是聽到屏風后的聲音,問藍連忙進來。

她走到床邊,扶著楚璉靠起來,給她身後墊上柔軟的大迎枕。

「三奶奶可餓了,吃點東西吧?」

楚璉看了看營帳,「什麼時辰了?」

問藍倒了一杯溫水遞給她,「剛過了亥時。」

楚璉抿了口熱水,微驚,沒想到她這一覺直接睡到了快半夜。

問藍沒聽到她說吃不吃,索性就起身通知外面的問青將食盒提進來。

「三奶奶,奴婢和姐姐熬了點雞絲蘑菇粥,還有我們在侯府帶來的爽口小菜,三奶奶吃一點吧。」

楚璉點頭,她雖然沒什麼胃口,肚子卻的確是餓了。

問青問藍一喜。

兩人尋了個小炕桌來放在床上,將食盒裡的粥和小菜端出來。

楚璉勉強吃了半碗,肚子里有了點東西墊底,她就吃不下了。

她朝著問青問藍揮揮手,「撤下去吧,我吃飽了,這粥還有許多,你們若是餓了也吃一些。」

問青瞧著只動了半碗的粥,想勸楚璉再吃一點,見她往被子里縮了縮,準備躺下了。

問藍對著姐姐搖搖頭,兩人只好將東西都撤了。

確定楚璉是真的又睡了,兩人才退了出去。

姐妹兩人眼神中滿是擔憂。

「姐姐,三奶奶這次是真的生氣了,她都沒有開口問三少爺的情況。」

往常若是賀常棣不在家,她吃過了總會交代一句,給你們三少爺留點,或者是問一句賀常棣什麼時候回來。

可方才,楚璉既沒有問賀常棣的情況,又沒有問他什麼時候回來,更沒有想過賀常棣吃了沒,彷彿賀常棣這個人不存在了一樣。

「哎?下午派人去問了,怎麼樣?」

問藍抿了抿嘴,「護衛說三少爺在樂瑤公主營帳……他被人在外面攔著,不讓進去……」

「什麼?」

這下連問青都氣憤了,樂瑤公主!那個小屁孩,憑什麼霸佔著他們主子。

「姐姐,這樂瑤公主今年也有十一歲了吧……會不會……」

問青不太喜歡以最大的惡意去揣測別人,她眉心一蹙,警告道:「問藍,這種話不許亂說,若是傳出去,不但給侯府抹黑,也會招來殺身之禍。」

「是,姐姐,問藍知錯了。」

問青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是心中卻比問藍還要擔心。

皇家的孩子本來就早熟,在宮中勾心鬥角的,若是太單純根本就活不下去,這樂瑤公主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她真的喜歡她們主子?

白日里藥物作用,楚璉已睡足了,現在躺在床上根本就睡不著。

她翻來覆去的,不管是用什麼辦法都不能讓自己入眠。

直折騰了一個時辰才勉強進入睡夢中。

賀常棣是後半夜回來了。

聽到帳篷上的氈簾被掀開的輕微響聲,守在帳篷門邊的問青問藍猛然驚醒。

直到發現進帳篷的是帶著露水的賀常棣,她們才放下了手中的長劍,恭敬地立到了一邊。

賀三郎身上的披風濕漉漉,就連頭髮都有一半被打濕了。

渾身帶著潮氣,出口的聲音都隨著這股濕氣帶著入骨的森冷。

「出去。」

問青問藍忍不住渾身打顫,問藍還想說什麼,被問青用力一拉袖子給拖了出去。

出了帳篷,問藍還憤憤不平,「姐姐,你幹什麼,我要將事情與三少爺說清楚,三奶奶多可憐,下午受了那樣的驚嚇,差點都要出人命,三少爺卻在外面跑了一天,不聞不問也就算了,到現在才回來!他到底心裡有沒有三奶奶,要是我是三奶奶,我肯定要當面控訴他1

問青抬手就給了問藍一個「嘎脆」的爆栗子。

「別廢話了,主子的事情也是你能夠議論的?別忘了三少爺的脾氣,當心你的小腦袋,三少爺可不像三奶奶那麼心軟。」

問青這麼一說,問藍才不甘不願閉上嘴,隨著姐姐去了旁邊的小帳篷休息。

賀三郎腳步僵在原地,他五感靈敏,站在帳篷里,又是這樣靜謐的深夜,他都能聽到屏風后床上楚璉呼吸的平緩聲音。

他站在原地聽了一會兒,確定楚璉是睡著的。

隨後他解下自己身上潮濕了的披風,隨意搭在旁邊一把椅子的椅背上。

然後他輕聲繞過屏風來到床榻邊。

床榻旁邊點了一盞昏暗的六角燈籠,就掛在床頭不遠處的燈架上。

借著這微弱的燈光,賀常棣能看清楚璉的睡容。

她穿了一身著富貴團花的藕荷色寢衣,側身蜷縮著,兩隻小手放在胸前,柔順的秀髮鋪滿了枕頭,有兩縷落下蓋在臉頰上。

她皮膚白皙如瓷,應該是很好看的顏色,但此時被燈光一照,卻透出一股蒼白來。

粉潤的嘴唇微微抿著,彎彎翹翹的濃密睫毛上卻氤氳著一層水霧,上面還掛著點點晶瑩。

賀常棣頓時心口像是被人塞進了一塊碩大的石頭,墜的他難受的厲害。

他伸手想要觸碰楚璉精緻的面容,但是那張小臉上黛眉抖動,小腦袋搖晃了兩下,隨即又有眼淚滑了下來。

楚璉這樣的情況,顯然是在做噩夢。

賀三郎伸出去的手像是被什麼蟄了一樣,抖了抖,又收了回來。

想到她白天被蕭博簡救下,又被他攬在懷裡,他額角青筋就直跳,忍不住心中的嫉妒和怒火,恨不得將蕭博簡碎屍萬段。而後楚璉又巧笑倩兮的對著蕭博簡微笑和道謝,他更是不能忍。

他明知道今日這件事並不是楚璉的錯,楚璉向著蕭博簡道謝也是應該的,但是他完全控制不住心中的妒火。

等到他漸漸冷靜下來,才變得越發的惶恐,惶恐自己對楚璉可怕的佔有慾。

他竟然不能看到她與任何男人站在一起,甚至是正常的交流……

她只能是他的,不管是笑也好哭也好,都只能對著他!

想到這裡,賀常棣一手蓋住疲憊的面龐,他用力揉了揉。

賀常棣也不知道在楚璉床邊就這樣站了多久,等到楚璉再次醒來,仍然是沒有見到他。

睜眼后,楚璉下意識環顧了一下營帳,觸眼所及還是沒有那個她想了一天一夜的身影。

這次問藍進來的時候,楚璉沒有再忍耐,她道:「賀常棣回來了嗎?」

問藍小心看了楚璉一眼,點點頭,「回三奶奶,三少爺是做日半夜回來的,今早他一早就被叫了出去,聖上今日要去打獵,幾乎跟來的官員都去了。」

楚璉平日里睡覺雖然死,但做晚她睡的並不熟,如果有人睡到身邊,她一定會有感覺的,而且早上起來,身邊的被褥很平整,東西也都沒動過,不像是有人睡過。

問藍心細的發現楚璉的目光,硬著頭皮解釋,「奴婢早上送熱水進來,瞧……瞧見三少爺是睡在屏風后的長榻上的……」

楚璉眼瞳一縮,那雙平日里澄澈明亮的眼睛頓時黯淡下去,問藍都看的心口一緊,心疼的不行。

她有些後悔告訴三奶奶這件事了。

楚璉後面並未再問什麼,她在床頭靠了一會兒,雙眼無神。

半個時辰后,才讓問青扶她起來用朝食。

早飯放在帳篷中間的桌上,問青扶著楚璉走到桌邊。

吃到一半,問青輕聲道:「三奶奶,奴婢有件事機要稟告。」

楚璉緩過神,打起精神來。

她抬頭看了問青一眼,「說。」

「三奶奶,昨日樂瑤公主執意要跟去山林打獵受傷了,她傷了腿,太醫說恐怕日後就算將養好了,那條腿最好也只能是跛了。」

聽到問青這麼說,楚璉微微吃驚,樂瑤公主的腿竟然廢了?

她又看了眼問青,見她低頭不再說話。

楚璉無奈地呼出一口氣,明白問青的話外之意。

她恐怕是在替賀常棣解釋,解釋他晚歸的原因,解釋他沒有關心她傷勢的原因。

可是這根本就說不通,樂瑤公主別說是摔斷了腿,就是摔壞了腦子也與賀常棣沒有一毛錢關係。

他為什麼會因為樂瑤公主遲歸?

別告訴她是承平帝的旨意,承平帝除非是吃飽了撐的,為難他這個早有正妻的已婚男青年。

樂瑤公主確實對他有意思沒錯,但樂瑤公主畢竟年紀小,不管是韋貴妃還是承平帝都不會這麼「飢不擇食」,為樂瑤公主選一個年紀大她快有十歲的有婦之夫。

楚璉吃好放下筷子站起身,「好了,我知道了。問青問藍陪我出去走走吧。」

問青想不到三奶奶會是這樣平靜的反應,她心裡有些沒底,不敢再說別的。

楚璉掀開營帳擋風的厚厚氈簾,看向澄澈的藍色高遠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