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百零三章:溫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三章:溫泉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常棣:……

郭校尉大力拍了拍賀常棣筆直的脊背,鼓勵道:「男女之間就那麼回事兒,你看老哥我這麼多年,和你嫂子娃都一堆了,感情不是照樣好的很,聽老哥的,沒錯。」

兩個老油條還要說一些限制級的話題,賀三郎連忙阻止住了。

他道:「好了,時候也不早了,兩位哥哥還是快去圍場吧1

郭校尉和張邁臨走前還不忘囑託他,將他們的提議帶給賀常棣口中的那位部下。

賀常棣嘴角直抽,郭校尉和張邁根本就是故意的,哪裡有什麼部下,分明就是賀常棣自己。

篝火晚宴楚璉仍然沒去,在圍場觥籌交錯、歌舞昇平的時候,她已經一個人悶頭睡覺了。

許是這次春獵出了許多岔子,原本定下的行程也縮短了。

承平帝的旨意在下午的時候就傳了下來,明日一早就拔營回盛京城。

半途只會在上京的行宮停留一晚,給此行人員賞賜溫泉沐裕

許是明日就要動身,今夜的篝火晚宴格外歡騰,不過這些與楚璉已經沒有關係。

直到夜半承平帝才吩咐宴罷。

賀常棣是後半夜回來的,他仍然是先去屏風后看了楚璉,隨即才在營帳中的長榻上和衣歇下。

次日,春獵的隊伍巳時才準備拔營出發,上京行宮路途不遠,並不用趕時間。

因為賀常棣算是武將,拔營出發的時候要隨著龍虎衛和御林軍的人一同守衛皇攆,所以他一大早就被何林派人叫走了。

楚璉起身後並未見他。

這麼一算來,他們隨著御駕來圍場后,楚璉居然有整整兩日沒有與賀常棣當面說過話。

問青瞧三奶奶臉上神情淡淡的,心裡一嘆,輕聲問道:「三奶奶,東西收拾好了,咱們現在出發?」

楚璉揉了揉臉頰,勉強笑了笑,站起身時卻突然一陣暈眩,好似瞬間天翻地覆一樣。

問青駭了一跳,眼疾手快地扶住楚璉,她神情焦急,「三奶奶,您怎麼了?」

「頭暈。」楚璉低聲答道。

她被問青扶著重新坐回了床邊。

一坐下,那股天旋地轉的暈眩感就消退了不少。

問青拍撫著她的背部,「三奶奶,奴婢去給您請醫女吧?」

司馬卉昨日送來照看楚璉身體的醫女今早才被送回去,早知道楚璉身體會不舒服,問青問藍也不會將人送走。

楚璉可不是那種有病不治硬撐的傻蛋,她揮手讓問青去請大夫來。

只是問青轉身還沒出帳篷,那邊就有御林軍的人通知出發了。

御林軍來傳的就是皇令,任何人都不能違抗。

問青只好回來將這個消息告訴楚璉。

楚璉無法,只好先忍著,還好,之前因為楚璉受傷,這次回程,承平帝允許幾個受傷的傷員乘坐馬車,這其中就包括楚璉、樂瑤公主、蕭博簡。

忍著暈眩,楚璉由問青問藍扶著上了馬車。

一將楚璉安頓好,問青就想去請醫女,卻被楚璉攔住了。

「路不長,等到了上京行宮再請醫女也無妨。」那些隨行來的醫女要騎馬,還要收拾藥材等物,比她們還要忙幾倍。

問藍將一塊柔軟的毯子蓋在楚璉膝蓋上,目中擔憂,「三奶奶,那您撐得住嗎?」

楚璉一笑,「好多了,只要不站起來就沒大礙,許是我這兩日吃的太少的緣故,可有點心,那些出來吃。」

問青連忙將旁邊一個精緻的梨花木食盒打開,從食盒裡端出幾個甜白瓷的小碟。

「奴婢就想著三奶奶一路上定然會餓,所以準備了這些,都是三奶奶平日里愛吃的。」

幾個繪著不同吉祥圖案的小碟里放著燈影牛肉絲、秘制的小魚乾兒、糖漬貢桔、鹽津桃肉。

問藍在旁邊的小銀壺中給楚璉倒了一杯溫熱的蜜水遞到她面前。

楚璉接過輕輕抿了一口,隨即掃了一眼馬車內小几上擺放的幾盤小吃。

最後她選了偏酸的貢桔和桃肉。

溫熱的蜜水下肚,嘴巴里又有了味道,楚璉才覺得身體好受點。

問藍在一旁看到楚璉只吃了貢桔和桃肉,覺得奇怪,那秘制小魚乾三奶奶最是喜歡,以往嘗嘗吃下一小碟都不會覺得腥膩,今日怎的一口都不動了?

不過她也沒說什麼。

只是在楚璉吃完默默的將小几上的零嘴兒都收好。

承平帝專門分發下來給傷員的馬車,很是舒適,馬車雖然不大,但是裡面鋪了一層厚厚軟軟的毯子。

木質的車壁也用軟布給蒙住了,裡面被熏了沉水香,坐在馬車裡,輕輕顛兩下,很容易讓人睡著。

半途的時候,賀常棣好不容易託人換班來馬車邊看了一眼,想與楚璉說幾句話,一問守在馬車裡的問青問藍,才知道楚璉睡著了。

媳婦兒睡著了,他總不能上去故意將她吵醒。

賀三郎覺得奇怪,這兩日楚璉好似非常嗜睡,也不知道是與他賭氣還是真的睡得多。

帶著一絲無奈和失落,賀常棣冷著臉騎在馬背上,守著楚璉的鋁嬌討印

果然,上京的行宮不遠,上午出發,下午申時就到達了。

行宮的官員先前就收到文牒,知曉承平帝會帶領春獵的皇親和官員來此暫歇,所以根據名單已經安排好了住處。

品級不同分到住處也不同。

安遠侯的封號是二品,被分到的行宮院落自然不差。

離的不遠就是楊大人和定遠侯府住的院落。

楚璉一安頓下來,問青就連忙去請了醫女來。

楚璉躺在床榻上,皓腕搭在床沿,李醫女捏住她手腕上的脈搏,把了好一會兒。

想了想,她又把了把右邊的手腕。

李醫女眉頭蹙起,最後放下楚璉手腕,陷入了沉思。

問青瞧著李醫女的神態急了,「李醫女,我們奶奶到底如何了?」

斟酌了一番,脈象實在是太淺,李醫女並不敢確定,為保險起見,她道:「鄉君這兩日憂思過度,又受了驚嚇,這才導致氣血兩虛,既然身子並無病因,不如食補。」

楚璉無奈,原來她身乏體弱是因為低血糖……

聽了李醫女的話,問青問藍都是鬆了口氣。

問青臉上終於有了笑顏色,「真是麻煩李醫女了。」

李醫女搖搖手,「這是我分內之事,鄉君既然來了上京行宮,不防泡泡溫泉去去乏。」

楚璉笑笑頷首,讓問青將李醫女送了出去。

這邊楚璉讓問青請了醫女的事情自然是瞞不住賀常棣。好不容易從承平帝那擠出了空,就緊趕著往楚璉所在的院子跑。

李醫女回了太醫身邊。

這次隨著春獵隊伍一起來的是太醫院孫太醫。

孫太醫天命之年,家裡更是醫藥世家,如今太醫院除了醫正大人就屬他官職和地位最高。

他醫術精湛,行醫的經歷豐富,雖比不上繆神醫這種的神人,但也算是醫名遠播了。

孫太醫最擅長的不是兒科,也不是外傷內傷,而是婦科。

素來有婦科聖手的美稱。

李醫女也是宮中資格老醫術精湛的醫女了,又得過孫太醫的指點。

一見到孫太醫,她就將楚璉的脈象和情況給說了。

「孫叔,錦宜鄉君脈象中滑脈不顯,您說鄉君是否有孕了?」李醫女也不能確定,所以方才幹脆就沒說。

孫太醫停下手中的動作,捋了捋花白的鬍鬚。

「照你的形容有孕的可能占上七分,但也有可能只有體虛,你這麼說是對的,我們在太醫院當差寧可小心謹慎也不能拔頭冒尖,就算是錦宜鄉君有孕現在不易診斷,等再過幾日就能確定了。」

李醫女點點頭,很是認同孫太醫的看法。

做皇家的大夫還是小心謹慎的好,若是她說了有孕,讓所有人都高興一場,萬一是誤診,那後果她根本就承擔不起,所以寧可保險一點。

如今身處要職的安遠侯可不是她能惹得起的。

何況錦宜鄉君還有魏王妃那樣的大靠山。

陰差陽錯的,楚璉有孕的事情就這樣暫時被瞞了下來。

等賀常棣緊趕慢趕的回來,李醫女早已離開。

殿內外間只有幾個陌生臉的侍女,是原本在上京行宮的宮女。

問青問藍都在裡間。

來越候在外面,賀常棣進了裡間,眼鋒一掃,就只看到問青問藍在收拾東西。

「你們奶奶呢?」

賀常棣眉心一擰,問道。

問青問藍雖然心中對賀常棣有小小不滿,但並不敢不尊敬他。

兩人低頭回話,「三奶奶去殿後泡溫泉了。」

賀常棣頓了頓,解下身上的披風遞給問青,他邁開長腿兩步走到桌邊坐下。

出口的聲音冷的像是啐了冰,「怎麼回事?怎麼請了醫女?」

問青一五一十將楚璉早上不舒服的事情與賀常棣說了。

「李醫女如何說?」

「憂思過度,氣血兩虧,需要食補。」

有了前世記憶,賀常棣對宮中的這些太醫醫女並無多少信任,他擔心楚璉身體,腦子裡已經盤算好了等回府一定讓繆神醫再好好看一看。

「璉兒什麼時候進去的?」

問青算了算時間,「有好一會兒了,約莫兩刻鐘。」

賀常棣擔心楚璉再溫泉里氣悶,乾脆脫了外袍,自己進了後殿的溫泉浴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