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百零四章:真他娘的餿主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四章:真他娘的餿主意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不愧是皇家上京行宮的溫泉,不說這溫泉本身就是百里挑一的泉眼,宮殿里的浴池裝修更是極盡奢華。

上京行宮是前朝修建的,當時花了大批人力物力,只是這豪華奢靡的行宮剛完工不久,王朝就到了氣數,恰好便宜了新朝的高祖。

賀常棣掀開重重幔簾進了後殿浴池。

因為是溫泉池水,裡面瀰漫著一股溫泉特有的輕微硫磺味道,這味道混著香露和花瓣淡香,讓人忍不住吸氣。

賀常棣放輕了腳步。

他撩開最裡層的輕紗帷幔,不多時就看到寬大橢圓形浴池裡那個嬌柔的身軀。

楚璉這兩日受驚又心神緊繃,好不容易可以泡溫泉放鬆一番,溫泉也不負所望真的是去疲去乏。

溫暖的溫泉水包裹在身體周圍,讓全身都放鬆下來。

她就坐在浴池靠邊的專供人泡溫泉的弧形台階上,溫泉水沒過鎖骨,只有渾圓瑩白的肩膀露在水面。

她如雲的秀髮用一根桃木簪盤起,鬢邊有兩縷垂下,落在水中,黑色的髮絲與纏綿的溫泉,讓人覺得旖旎溫柔。

怕自己滑下去,楚璉兩隻纖細的雙臂搭在鋪了厚厚絨毯的白玉台階上,一隻手扶著白玉台階旁伸出的鳳頭。

熱氣熏的她昏昏欲睡,她頭枕在上臂,靠在絨毯上閉目養神。

賀常棣進來的時候看到就是這副美人入浴圖。

楚璉此時是背對著他的。

白皙光滑的後背有一小半露在水面上,一小半掩蓋在水霧裊裊中,後背上精緻的蝴蝶骨被水霧浸濕,在朦朧燈影下泛著瑩潤的光澤。

修長的脖頸,几絲垂落在裸背上的烏黑髮絲。

兩條纖細的臂膀側放在白玉階的絨毯上。

極致的白與暗沉的紅相比,襯托的楚璉皮膚更加細膩柔滑如白瓷一般。

賀常棣喉頭滾動了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郭校尉和張邁的話就在腦中滾動了一遍。

他眸子沉了沉,整個人卻變得緊張、呼吸急促起來。

外面有問青問藍守著,不會有外人進來,她被溫泉水熏的睡眼惺忪,根本就沒發現賀常棣已經進了後殿,站到了浴池邊。

賀三郎攥了攥拳頭,深吸了口氣,閉了閉眼,壓下了心中升騰而起的燥火。

他緩步靠近楚璉,內心卻掙扎的厲害。

猶如兩個小人在打架一樣,最後黑暗的一方終於戰勝磊落的一方……

到這裡,賀常棣修長手指一動,抽下腰帶扔到一旁,外袍跟著被他解開,一併扔在一邊。

不一會兒,賀三郎渾身只剩下裡衣。

他從浴池的另一端下水,因為楚璉趴在溫泉池壁上,雙眼閉著,根本就看不到他的動作。

頭腦被熱氣熏的昏沉的楚璉突然被一雙有力的手臂從身後抱祝

嬌軟的身軀靠著強健的胸膛,嚴絲合縫。

賀常棣修長的手指繞到身前攀附上讓他愛憐的柔軟,另一隻手在腰側和腹部緩緩撫摸著。

楚璉幾乎是在被人瞬間保住的時候就驚愕地瞪大了眼睛,隨後昏沉的腦子好似炸開了一樣,她下意識就想要驚叫掙扎。

腦袋卻被人輕易轉了個方向,聲音還沒呼出口,唇舌就被霸道地堵住了。

只餘下「嗚嗚」不成調的反抗。

在掙扎間,楚璉大睜的一雙杏眼終於看清了搞偷襲的這個人是誰。

眼前是最熟悉的輪廓,一顆的心弦都要斷掉的心臟突然只見鬆弛了下來,隨之而來的不是喜悅,也不是激動和高興,而是無盡的委屈和難過。

嘴巴被堵住,她只能在心裡吶喊著控訴。

這個賀常棣怎麼能這樣!

明明這幾日故意冷落她,連與她見一面都不敢,現在卻不聲不響出現欺負她,他知不知道,剛剛突然被一雙男人的手臂困住的時候,她有多害怕!

這麼想著想著,隱忍了許久的淚水就不受控制溢出了眼眶,像是珍珠串子一樣順著臉頰流到了嘴角。

因為冷戰憋了好幾日的賀三郎,一碰到媳婦就像是魚碰到了水,只能用纏綿的吻來勉強解解相思之苦。

他大舌如入無人之境,肆意挑逗著那抹細滑柔軟。

火熱的鼻息,帶著輕喘,縱情挑逗。

就在他投入的時候,突然嘗到了一抹難言的苦澀味道。

在楚璉身上點火的大手一僵,突然察覺到了一絲不對。

這時候,微微睜眼,就看到了楚璉布滿淚痕的小臉。

賀常棣深邃的眼瞳中激青緩緩退卻,他沒想到楚璉會是這樣的反應。

他連忙微微鬆開懷中柔軟無骨的身軀,聲音低沉喑啞中又帶著心疼,「璉兒,怎麼了?」

楚璉心中委屈極了,一雙杏眼裡又是怒火又是委屈,她大睜著眼睛瞪著他。

賀常棣一時間竟然手足無措。

他只能狼狽的用大手給楚璉擦著臉龐上的淚水。

「是我不好,璉兒,你別哭了可好?」

平日就冷著一張臉的賀三郎實在是不會說哄女人的話,顛來倒去也就這麼兩句。

楚璉心裡的怒火豈是這兩句話就能澆滅的。

她目光露出失望,一把從賀常棣手中將身子掙開。

賀三郎哪裡肯真的讓她離開懷抱。

楚璉掙脫無門,怒極之下,一巴掌甩在賀常棣的臉頰上。

「啪」的一聲,在靜謐空闊的後殿浴池裡顯得極為清脆。

楚璉這巴掌下了力氣,賀常棣的半張俊臉上很快浮現一個清晰的五指印,紅紅的。

就在這瞬間,賀常棣一愣神就已經被楚璉掙脫了去。

楚璉用最快的速度爬出了浴池,從屏風上撈過寢衣披在身上,赤著腳就出了浴池。

徒留下賀常棣呆怔在冒著裊裊水汽的溫泉池裡。

過了良久,彷彿變為一座石像的賀三郎才抬起視線落在楚璉消失的地方,他長出了口氣,身體一軟靠在池壁上。

深邃的雙眼一閉起,腦中浮現的就是楚璉剛剛滿眼憤怒委屈、淚流滿面的可憐模樣。

瑪德,現在想想他真特么是個混蛋!

這巴掌活該的。

賀常棣大掌蓋在眼睛上,仔仔細細回想著這幾日發生的事情。

到這個地步,賀三郎如果再不知道自己好好反思,就真的是沒腦子了。

蕭博簡的設計、樂瑤公主的小心思、安敏縣主的推波助瀾,還有指不定就是幕後黑手的六皇子……

這些倒是很好猜,惟獨承平帝的反常和對楚璉特殊的關懷卻讓他很困惑。

賀三郎臉色愈發的嚴肅,他有一種感覺,有些秘密前世直到他死都沒能知道,而這一世,他卻要因為這些他所不知道的秘密被牽累。

賀常棣一旦想清楚,腦子也就變得清晰起來。

想到方才自己的所作所為,賀常棣惱恨地揉了揉臉。

郭校尉和張邁這群不靠譜的,以後非找個機會報復回去不可。

楚璉憤怒的離開,賀常棣也沒有泡溫泉的心思,他離開浴池,換了一身乾爽的衣裳就快步出了後殿。

往殿內看了一眼,居然沒有楚璉的身影。

賀常棣:……

他視線冰寒地掃了一眼守在旁邊的小丫鬟,小丫鬟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回……回三少爺,三奶奶帶著問青問藍去了端佳郡主那裡,三奶奶交代了,她今晚就留在端佳郡主那裡歇下,三少爺不用等她,讓您早些睡。」

面對賀常棣陰沉的目光,小丫鬟好不容易將這席話磕磕絆絆說完。

賀常棣什麼也沒說,只是俊臉頓時黑如鍋底。

他換了一身衣裳就往魏王魏王妃休息的宮殿趕,不過到了門口就被魏王身邊的常隨攔住了。

那常隨一臉笑眯眯的老好人樣,「侯爺,實在是對不住,王妃郡主都歇下了,您若是有事,還是明日趕早吧1

門口有魏王的護衛守著,魏王的身份又特殊,根本就不是賀常棣能夠抗衡的。

他只能被攔在門外。

常隨見賀常棣冷著一張臉不說話,只是仍然站在原地,又勸道:「侯爺,您放心吧,您又不是不知道王妃將鄉君當做親生女兒看待,鄉君在我們王妃這裡難道還會被虧待?保證給您照顧的好好的。時候不早了,您還是回去休息吧1

賀常棣背著手,一身玄色蟒袍,彷彿魏王常隨的話不存在一樣,他不為所動。

常隨也沒法子了,「得,您想站就站吧,小的也管不了您。」

說完,常隨朝著守門的護衛一揮手,朱紅漆的院落大門立即被人緊緊扣上,將賀常棣隔絕在外。

餘下兩位守門侍衛看都不看一眼賀常棣,筆直站著像是兩座雕像。

片刻后,大門也沒有再打開,門內安靜無比。

來越在一旁看的不忍,勸道:「三少爺,我們還是回去吧,三奶奶在郡主這裡定然不會有事。明兒一早還要趕路,您還要伴駕呢1

賀常棣微微轉頭瞥了來越一眼,而後薄唇一抿,對他揮揮手,意思很明顯是讓來越先回去。

來越簡直就嗶了狗了,他知道三少爺是個倔脾氣,到這個地步是怎麼勸也沒用了。

但是他作為賀常棣的常隨卻不能真的回去,主子吃苦他總不能享福吧。

於是只有認命與賀常棣一起在魏王一家住的院子前站著。

這一站就是一個半時辰。

在黑沉的黑夜裡,天公不作美,忽然炸響春雷,不一會兒就下起了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