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百零五章:苦肉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五章:苦肉計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院內偏殿,楚璉在問青的侍候下正準備躺下。

今日一天她身體都感覺很是疲累,晚間又被賀常棣「突襲」了一回,精神緊繃,等到放鬆下來,疲倦便加倍起來。

只是剛躺下,就聽到春雷的聲音,緊接著就聽到了外面「嘩啦啦」猶如盆水傾倒的雨滴聲。

楚璉微微一怔,一雙杏眸閃了閃,拉高了被子遮住了雙耳,想要隔絕這種煩人的雨聲。

問青站在一旁欲言又止,她們剛剛已經得到消息三少爺找過來並且候在院外了。

看來魏王魏王妃並未打算將賀常棣的行動隱瞞楚璉。

不過做決定的是楚璉,問青就算心裡擔憂男主子的安危,這個時候做為奴婢也不好多開口說什麼。

楚璉伸出纖細的手臂對著問青揮了揮,悶聲道:「今天累了一天了,你也去休息吧。」

問青在心裡嘆了口氣,心想著這次三奶奶與三少爺吵的還真是厲害,都這個地步,兩人之間還橫著疙瘩。

「那奴婢先下去了,奴婢就在外間的長榻上歇著,三奶奶若是有什麼事換奴婢一聲就成。」

等問青腳步聲消失在內室,楚璉這才拉下蓋住半張臉的錦被。

看著雨過天青色的帳頂,腦子卻空洞的厲害。

強迫著自己閉上眼睛,可是外面的雷雨聲像是能穿透似地一聲聲落在耳朵里,隨即又化為重鎚捶在心口上。

楚璉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她腦中回想著剛剛侍女來彙報的話。

「回稟鄉君,安遠侯尋了過來說是要尋鄉君,被王妃命人擋在院外,侍衛勸說,只是安遠侯好似並不打算離開,已經守了半個時辰了。您可有什麼吩咐?」

只是楚璉怎麼也沒算到今夜會下雨打雷,而且是瓢潑大雨。

賀三郎這個蛇精病不會真的還傻傻的守在院門口吧?

那院門口除了門前的廊檐根本就沒有可以遮風擋雨的地方。

他會不會已經淋了雨?

雖然已經是暮春,很快就要進入初夏,但被這樣的雨一澆仍然很容易生玻

就算是有繆神醫在,大武朝也並非是現代,沒那麼多先進醫療器械,就算是最小的感風,有時候都能要人一條命。

楚璉胡思亂想著,越想越是不安。

侍女說來越也在,那個傢伙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主子淋雨吧?

明日一早,賀三郎可是還要去承平帝身邊當差的……

又捱了一刻鐘,楚璉終於忍受不了坐起了身,她側耳傾聽外面的雨聲,祈禱著雨能快點變小,可是老天這個時候偏偏瞎了眼,外面的雷雨不但沒有變小的趨勢,反而聲音越發大了。

楚璉終於坐不住,叫了一聲外頭歇息的問青。

問青很快就進來了,瞧她一身齊整,根本就還沒休息。

楚璉雙手抓著被角揉了揉,暗暗吸口氣,吩咐道:「你去院門口看看他走了沒。」

問青雙眼一亮,連忙「哎」了一聲,對著楚璉福了福身,立即快步就出去辦事了。

楚璉這見丫頭迫不及待的背影,微微嘆口氣,她們恐怕早就算到了她會不捨得。

算了,她本來就不忍心瞧著賀常棣吃苦。

院門口,原本英武清卓賀三郎早就淋成了一隻落湯雞。

他兩鬢髮絲被雨水打濕粘在臉頰兩側,豆大的雨水順著他剛毅臉部線條滑落,最後從下巴和鼻尖滴落。

他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在暴雨中,他臉龐僵硬,背脊卻站的更直。

就連兩個守門的護衛看的都不忍。

「侯爺,您來我們這裡躲躲雨吧,這春雨寒冷,淋多了會生病的。」

賀常棣根本不為所動,好像守在門前的兩個護衛並不存在一樣。

那兩個護衛也沒辦法,只好偷偷讓人進去稟告。

可誰知回來傳消息的小廝卻說隨安遠侯去,只要錦宜鄉君不發話,那就算他淋一夜也與他們沒關係。

兩個護衛面面相覷,最後只能閉嘴。

一旁抱著兩把傘來越也急得不行,他也是渾身都濕透了,多次勸說三少爺打把傘或者是先回去,賀常棣跟一座石像似的根本不為所動。

來越跟個傻蛋一般,抱著傘卻不打,只能陪著自家「發瘋」的主子立在門口。

若不是這裡的護衛也不讓他進去,他這時候早就衝進去到三奶奶面前哭訴了。

正在來越發獃的時候,他餘光一瞟,竟然看到院子里一個熟悉的身影。

他猛然抬起頭,就與問青探尋的目光對視。

隨後他眼睛一亮,跟個傻蛋似地拚命對著院裡面的問青揮手,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

問青在三奶奶身邊貼身伺候,她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只能是聽了三奶奶的命令。

看來他們三少爺這雨沒白淋,要守得雲開見月明了。

真他么太不容易了。

問青瞪了他一眼,隨後目光落在賀常棣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這才轉身快速離開。

來越湊到賀常棣身邊,咧著嘴傻白甜道:「三少爺,您瞧著方才的人了嗎,是問青。」

賀常棣眼風涼涼掃了他一眼,來越立馬收斂了臉上的笑容,訕訕閉了嘴。

問青將主子的情況一五一十與楚璉說了。

楚璉坐在床頭髮愣,昏黃的燈光灑在她的側臉上,讓她的小臉顯得更加蒼白。

片刻沒得到回答,問青只好再次詢問,「三奶奶,要怎麼辦?」

楚璉似乎是微微嘆了口氣,「你帶他去隔壁廂房吧,讓問藍給他送一身乾淨的衣裳去,好了,我睡了,無事莫要進來打擾我。」

問青心裡一陣心喜,雖然這次小夫妻兩兒鬧矛盾,原因大部分還是在三少爺身上,她也很為三奶奶打抱不平,但不管如何,大武朝還是男性主導。

若是夫妻兩的感情真的受到影響,最後吃虧的總會是做為女子的楚璉。

問青親自去了一趟將楚璉的話遞給三少爺。

這次賀常棣很是順從的就進了院子,在楚璉隔壁的廂房裡換了乾爽的衣裳。

他想著去看楚璉兩眼,卻被問藍告知三奶奶已經睡下了。

另外一邊,端佳郡主房中還亮著燈盞。

旁邊一名侍女正在她身邊低聲彙報著什麼。

聽完后,端佳郡主撇了撇嘴,揮手讓侍女下去。

等到房中只剩下她一人後,突然出屏風后閃出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賀常走到桌邊坐下,「三弟三弟妹感情一向很好,為何突然鬧了矛盾?」

端佳郡主毫無形象地翻了個白眼,「要我說你這個親弟弟一顆心就像是篩子一樣,還淋雨,明擺著是故意的,楚六這個傻蛋,肯定被哄哄就過去了。」

賀常尷尬的咳嗽了兩聲,「三郎哪有你說的這麼不堪,他只不過是心繫三弟妹而已。」

「我呸!有他這樣的惦記一個人嗎?他是眼瞎還是怎麼的,與樂瑤那個臭丫頭走這麼近。」

賀常僵著一張臉無言以對。

端佳郡主突然轉過臉,瞪著賀常,伸出纖細的食指點在男人的腦門上,「如果你以後敢和我這麼鬧,老娘就直接和你和離1

賀常頓時就臉黑了。

次日一早春獵的隊伍就要收拾回盛京。

因為賀常棣要去承平帝身邊伴駕,所以天不亮他就起身了。

離開時,他在楚璉窗邊站了一刻鐘,最後才帶著壓抑的咳嗽聲離開。

等到楚璉起床,賀常棣早就不在了。

她忍著沒問賀常棣的情況。

不過她卻因為一晚上的休息臉色好了許多。

等收拾好上了馬車,在回京途中剛剛行使了半個時辰,馬車窗沿就被人敲響了。

問藍掀開車簾,見到馬車外的人笑著與她打招呼,「司馬將軍安好,您是來尋我們三奶奶的嗎?」

司馬卉坐在一匹雪白的駿馬上,一身戎裝英姿颯爽,她對著問藍笑著點點頭。

不一會兒,問青問藍都下了馬車換騎了馬匹,將馬車裡的空間留給楚璉與司馬卉。

司馬卉一進馬車就將這座寬敞舒適的馬車打量了一遍,又伸手摸了摸馬車內的裝飾,隨後玩笑道:「皇家御造,若是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履是公主皇子呢1

楚璉嗔了她一眼,「這是聖上親自賜的馬上,當然是御造的。」

司馬卉笑起來,「這你就不知道了,蕭博簡可沒這麼好的待遇。」

「卉姐姐,你難道到我這裡來就是為了打趣我的?」

「好了好了,不與你開玩笑了。」

見司馬卉神情嚴肅起來,楚璉也斂了臉上的笑意,她睜著澄澈的眸子微蹙眉頭尋問,「怎麼了?」

司馬卉與她坐到了一邊,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兩聲,「璉兒,你和賀三郎到底怎麼回事?」

楚璉:……

現在楚璉真是恨不得找個地縫兒鑽進去,怎麼他們小夫妻兩的那點破事兒,周圍一圈的人都知道了。

司馬卉除了第一天到圍場在她帳篷里蹭了頓飯,後來都是與武將們一起伴在承平帝身邊的,兩人壓根就沒見過一面,這樣司馬卉都知道了。

楚璉嘴角微抽,突然想到一個可能,「四殿下和姐姐說的?」

賀常棣那個蛇精病最好的朋友就是晉王,他要是和別人說心裡話了,晉王就是不二人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