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百零八章:懷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八章:懷疑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被他赤果的目光看的不自在,臉色一瞬間通紅,她轉頭移開視線,卻被賀常棣固定住纖巧的下巴,吻緊接著就追了過來。

先是唇角,而後飽滿的下唇被含住,微微吮了吮,正要探入時,賀常棣突然想到了什麼,急急放開了楚璉。

正沉浸在這種柔情中的楚璉不知道怎麼了,原本害羞的雙眼睜開,霧蒙蒙的,仰頭看向賀常棣,澄澈的眸子里還帶著迷茫。

賀三郎心一軟,伸手摸了摸她滑嫩紅潤的臉頰,「風寒,小心傳給你。」

楚璉這才知道他突然撤開的原因。

粉潤的唇微微一抿,趁著賀常棣不注意的時候,她身體微抬,就堵住了他微薄的蒼白唇瓣。

滑膩的小舌探進去,輕輕一卷,賀常棣身體僵硬,眼瞳瞬間深濃。

他好不容易隱忍的渴望就這麼被她輕易撩起。

兩人親吻間,賀常棣能聽到懷中小女人嗚嗚不清的聲音,「我不怕你傳染給我。」

他勾唇一笑,奪回主動權,將她滑嫩的唇舌瞬間完全侵佔。

這一吻,直到楚璉要呼吸不過來才結束。

賀常棣微微鬆開她,她香甜的呼吸噴薄在他鼻息間,他綿密的輕吻不斷落在她嘴角和面頰。

楚璉喘息著,渾身嬌軟地靠在賀常棣肩膀上,良久才讓頰邊的紅暈褪去。

兩人什麼話也沒說,只這樣相依相偎好似就已知足。

沒一會兒,楚璉就靠在賀常棣身上睡著了。

馬車回安遠侯府的時候已是天色擦黑。

賀常棣瞧懷中楚璉睡的香甜,不忍打擾她,用披風將她蓋好,抱進府里。

還沒到他們小夫妻住的主院時,楚璉就已經醒了過來,只是因為賀常棣這大膽的動作,羞的不敢睜眼而已,只能裝睡。

他們新府邸的主院仍然叫松濤苑。

賀常棣剛進了院子,就吩咐身邊人請繆神醫。

楚璉身子雖說不錯,但是自從去了一趟北境卻有些虧損,後來經過調理,好不容易才恢復到普通人的水平,這次她在獵場受了驚,即便太醫說了沒事,賀三郎也是不太放心的。

所以一回府就特意請繆神醫過來給楚璉看診。

他們夫妻從靖安伯府分出來后,繆神醫也跟著他們來了侯府,楚璉給繆神醫在前院安排了單獨的院落,還給他配了專門的藥房,繆神醫一把年紀了沒什麼愛好,唯有醫術和美食而已。

侯府人口簡單,又有楚璉這個吃貨,倒是繆神醫最好的住處了。

所以此時去尋繆神醫也是快的很。

楚璉回了松濤苑就「醒」了過來,松濤苑伺候的都是她身邊親近的人,她倒是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了。

她微微咳了一聲,掩飾臉上的尷尬。

「一會兒繆叔來了,讓他先給你看。」

賀常棣冰磚般的臉像是瞬間融化,他嘴角微揚,也不與她爭辯,只點點頭。

桂嬤嬤已經帶著景雁和問藍去小廚房做晚飯了。

繆神醫身子骨健朗,很快提著藥箱來了松濤苑,一進花廳就看到坐在上首的楚璉和賀常棣兩人。

他眼睛一瞪,有些不悅道:「怎麼搞的,不過是出趟門,瞧瞧你們一個個這樣子。不知道的哪裡以為你們是去打獵,恐怕以為你們上了戰常」

他們夫妻與繆神醫相處久了,待他就像是個長輩一樣,此時被繆神醫數落,楚璉和賀常棣也只能尷尬的笑笑。

繆神醫將藥箱放在桌上,自顧自坐下,對著小夫妻道:「誰先來?」

楚璉看了賀常棣一眼。

賀三郎起身走到繆神醫身邊坐下。

不多時,繆神醫放下號脈的手,「不是大事,過於疲累,加上憂思過度,被風一吹就得了感風,好好睡一覺,吃幾服藥就沒事了。」

說完,繆神醫視線就落在楚璉身上。

「倒是你,怎麼弄成這副樣子,老夫才給你將身子調養好,你就是這麼愛護的?」

楚璉被繆神醫說的羞愧,不好意思抬頭。

賀常棣忙道:「繆叔,都是我不好,你別說璉兒了。」

繆神醫冷哼一聲。

「還不過來?」

楚璉起身坐到方才賀常棣的位子,伸出纖細白皙的手腕搭放在桌上墊著的帕子上。

繆神醫凝神細診,突然,他眉心一蹙,按住楚璉脈門的兩根手指微微用了點勁兒,這一次診脈比賀常棣慢多了,足足持續了半刻鐘,而且還診了兩隻手腕。

賀常棣瞧著繆神醫嚴肅的面容,心中緊張的突突直跳,等繆神醫一放下手,就心急的問道:「繆叔,璉兒她怎麼了?」

原本楚璉倒是沒覺得有什麼,她就是這兩天胃口不好,頭暈目眩罷了,明顯是低血糖的徵兆,按著李醫女說的食補了兩頓,基本上這些癥狀都消失了。

不過繆神醫醫術精湛,他露出這樣凝重的神色她也忐忑起來。

見眼前這對年輕的夫妻都滿臉焦慮的看著自己,繆神醫這才緩了緩臉色,「前兩日可看過太醫吃過湯藥?」

楚璉將在圍場落馬被救的事情說了,「太醫院周太醫和李醫女都看過,不過湯藥不曾吃,只喝了些補湯作罷。」

聽到楚璉說落馬,繆神醫氣的瞪大了眼,后聽她說沒喝任何湯藥,他才鬆了口氣。

轉念一想,太醫院那群老狐狸,恐怕是早就懷疑楚璉有孕,只是不能確定,為了保險起見這才沒有給楚璉開藥方罷了。

「你們啊!真是糊塗1繆神醫氣的點了點兩人。

而後又看了一圈楚璉和賀常棣身後站著的一群伺候的下人,「唉……都是一群不中用的。」

楚璉被繆神醫的話弄的一愣一愣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繆神醫見她還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樣,徹底沒了脾氣,直言道:「璉兒有身孕了,已有一個多月,若不是運氣好,你們再折騰兩下,這孩子就保不住了1

什麼?

繆神醫突來的這句話幾乎將花廳里所有人都炸的目瞪口呆,回不過神來。

這其中最誇張的莫過於賀常棣。

那張平日里總是冷酷僵硬的臉終於掛不住,千變萬化有了動人神采。

楚璉渾身都僵了,她獃滯地微微低頭看了一眼還如往常一樣平坦的小腹,原來那裡面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小生命!她下意識伸手摸了摸,儘管什麼都摸不到,楚璉還是感覺裡面與以前不同。

賀常棣更是誇張,他轉頭,一雙深眸盯著楚璉,那雙眼裡情緒太多,片刻后,才都化為喜悅。

他不顧眾人在場就將楚璉攬到自己懷裡,讓他抱著自己勁窄的腰部,一下一下溫柔的撫摸楚璉柔順的秀髮。

他輕喃,「璉兒,我們有孩子了1

前世,賀常棣從未與「楚璉」同過房,後來靖安伯府敗落,他被發配,在北境苦寒之地連生存都成問題,加上背負家仇,哪裡再有心思考慮男女之事。

如今這個孩子是他的第一個孩子,初為人父,為自己孕育後代的又是自己深愛的女人,賀常棣心底最後那絲陰寒也被驅離。

這時候,旁邊候著的鐘嬤嬤喜雁等人也反應過來,一個個臉上都是喜悅,鍾嬤嬤一張老臉真是笑的見牙不見眼。

繆神醫哼了哼,「莫高興的過了頭,怎麼,沒聽見我剛才說的?」

賀常棣和楚璉心裡都咯一下。

賀三郎面容是從未有過焦慮,「繆叔,璉兒如今身體如何?」

楚璉也滿臉忐忑抬頭看著繆神醫,這同樣也是她第一個孩子,她要進她所能好好保護,那個小東西是她與賀常棣的結晶,是他們深愛的證明和生命的延續。

繆神醫也是無奈,體諒他們初為父母,只好耳提面命事無巨細的將注意事項告訴他們。

「目前來看,還算是安穩,不過千萬不可受驚嚇了,璉兒身子本就不是大好,在胎沒坐穩前,都要好好在府中修養。」

繆神醫如今的話就是「聖旨」,在場的每個人都聽的極為認真。

繆神醫提著藥箱離開前特意點了點賀常棣。

「子翔跟老夫來,老夫有些話要交代你。」

賀常棣不敢怠慢,隨著繆神醫就出去了。

花廳里只剩下楚璉和身邊伺候的嬤嬤丫鬟們,楚璉抬頭瞧了一圈,見她們各個都是滿臉喜色,自己的嘴角也忍不住揚起。

鍾嬤嬤領著一眾丫鬟朝著楚璉福了福,眼睛都笑眯了,「恭喜三奶奶,咱們府上要添小世子了。」

古人總是有重男輕女的思想,楚璉也不糾正鍾嬤嬤的話,只笑著讓她們免禮。

楚璉站起身,準備回房換衣,喜雁立馬過來扶住她。

楚璉瞧了哭笑不得,瞪了喜雁一眼,她怎麼感覺她在她們眼裡瞬間成了路都不能走的人了?肚子里的小傢伙現在不過還是個拇指大小的受精卵呢……

「沒事,我自己能走,你們也太大驚小怪了。」

喜雁不肯,執意要扶著她,楚璉也就隨她去了。

進了房,剛在床邊長榻上坐下,鍾嬤嬤就將屋子裡的丫鬟攆了出去。

楚璉奇怪,愕然地看著鍾嬤嬤的動作,「嬤嬤,怎麼了?可是有體己話要與我說?」

鍾嬤嬤精通藥理,對婦科也有些了解,在莊子上的時候,給好些婦人接生過孩子,是個很有能力的人。

賀常棣敬重她,楚璉也將她當做半個長輩看待。

她走到楚璉對面坐下,拉過楚璉的手,笑著道:「三奶奶,一會兒老奴叫人將旁邊廂房收拾了,把三少爺平日常用的東西送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