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百零九章:賜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賜婚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看來他以後還要更加小心才行。

楚璉猶豫了一下又問,「之前送我的首飾和鋪面都是銀礦的銀子?」

賀常棣嘴角一揚,伸手固定住她,手臂攬地緊了些,以防止她身子歪斜,靠到冰涼的窗沿上。

楚璉見他這樣的笑,就知道他猜對了。

她嗔怪道:「你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這要是嚴格算的話,可是中飽私囊1

賀常棣深濃的眼神盯著懷中小女人紅潤昳麗的小臉,心中微嘆,自家媳婦雖然聰慧狡黠,但總歸還是缺了一分陳府和狠辣。若真要是遇到不擇手段的人,定然會被算計。

「放心,那些銀子對於那座銀礦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朝堂上有朝堂上的規矩,即便這座銀礦是我與四殿下發現的,有些規則我們也不能私自打破,璉兒放心,那些是我應得的。」

對於賀常棣的這個回答,楚璉有些愕然,不過她並未深究。

她不懂官場上的彎彎繞繞,不會無故隨意的插口,不過從這就能知道她這個蛇精病夫君並不是一個迂腐不知變通的人,反而是比一隻狐狸還要狡猾。

楚璉趴回賀常棣堅實的胸口,一隻手百無聊賴玩著他垂在胸前的一縷柔順烏黑的長發,不斷地在纖細的手指中繞著圈兒。

「我知道韋貴妃也知道了,你那天晚上真的去給樂瑤公主採藥了?」

楚璉瞪了瞪杏眸,瞬間覺得她這夫君也太實誠了吧,韋貴妃讓他大晚上去採藥他就去?即便把柄攥在她手中,他就不能變通點兒?

「沒有。」賀常棣聲音淡淡。

楚璉:「啊?」

「我沒去給樂瑤公主採藥,實際上太醫那裡的藥材並不缺,她不過是想要故意為難我而已,我去了山林中就將跟著的內侍打暈了,而後在山中待到半夜回來。」

賀常棣不過是做做樣子,他雖不怕韋貴妃的威脅,再怎麼說,他都是外臣,是承平帝親自管轄的,韋貴妃再怎麼橫,也不能插手朝政,自然管不到他頭上。

但是楚璉就不同了,韋貴妃為難不了他,卻可以用自己身份之便來壓迫楚璉,在圍場的時候,他們夫妻的營帳離承平帝和韋貴妃的營帳都不遠。

韋貴妃要是真想找個什麼理由教訓楚璉,那真是太簡單了。

不過有些奇怪的是,圍場那兩日,自從楚璉受了驚嚇在帳篷里修養,韋貴妃就好像忘記了楚璉這個人一般,竟然連提都沒提一句,這和賀常棣設想的有些出入。

他照著韋貴妃的要求做,不過是不想韋貴妃將火氣撒到楚璉頭上。

至於大半夜在山林中採藥,他還真沒有。

說實話,韋貴妃要求他採的那些藥材,他根本就不認識,又是黑燈瞎火的晚上,能分辨出來就有鬼了。

等到他將韋貴妃派來跟隨的內侍打暈后,他就靠在大樹邊小憩,來越還會幫忙生一小堆篝火,賀常棣便等著半夜再回去,隨便拔幾顆草給周太醫交差。周太醫是個人精,他知道怎麼處理對大家都好。

只是與自家媳婦冷戰時間並不好熬,賀常棣就算是靠在大樹邊,身下墊著披風,身前燃著暖人的篝火,他雖疲憊卻困意全無。

枯坐到夜涼如水的時候,這才拖著疲憊的身軀趕回去。

楚璉看了他一眼,「賀常棣,你要記得,以後我們就算是吵架,就算是互相厭惡,也要給互相一個解釋的機會,好不好?」

不要像這一次一樣,她想要找他問清原由的時候,他一個勁的躲避,而他後悔想要解釋時,她已經滿心怨氣委屈,不想再聽她說任何一個字。

這次的矛盾,他們夫妻都有錯,明明是相愛的兩個人,如果真的因為這點誤會就分開,那可真是太遺憾了。

「好,璉兒,我答應你。」

楚璉雙手抱住他勁窄的腰部,深深吸了口他身上清新帶著陽光的味道。

賀常棣見她靠在他胸口,沒一會兒眼皮就開始打架,輕聲在她耳邊道:「要不要睡一會兒?」

楚璉「唔」了一聲,已經進入了酣甜的睡夢中。

這幾日她一直提著心緒,現在與賀常棣的誤會都說開了,她精神也進入了最放鬆的狀態,孕婦本來就嗜睡,所以很快就沉入夢鄉。

賀常棣眼神溫柔地看著懷中的人,他微微動了動左臂,給她調整了一個姿勢,讓她可以更舒服的靠在他的肩上,又抽過長榻一旁的毛毯,蓋在楚璉嬌小玲瓏的身軀上。

楚璉似乎被他的動作小小驚動,微微蹙眉,他微薄的唇就落在了她光潔的額頭上,輕柔的吻,像是羽毛一般,瞬間就讓楚璉微蹙的眉頭鬆開。

春末,安遠侯府暖意融融,偌大禁宮的勤政殿卻空曠又陰冷。

內閣的幾位閣老都在殿中,幾人都是低著頭,一言不發。

勤政殿里陷入了一層詭秘的死寂里。

御案后的承平帝因為高漲的怒火,臉色脹的通紅,他將御案旁邊的一疊奏章用力擲出,「好,一個個還真是能臣賢良!好,就算你們今日不告訴朕,朕也能出來!滾1

隨著承平帝最後一個字在勤政殿大殿里散開,幾名德高望重的閣老深深行禮,快步退了出去。

承平帝氣的直喘氣,胸膛起伏。

等到大殿中無人了,魏公公這才小聲開口,「聖上莫氣,您若是對當年的事情還耿耿於懷,那就更要注意自家的身子,聖上您身子好了,才能將這些老狐狸玩弄在鼓掌間。」

魏公公的話雖然違心了些,但對承平帝卻非常有用。

果然,片刻,承平帝胸腔中的怒氣就平息下來。

「去宣何林來。」

魏公公鬆了口氣,忙快跑著出去辦事。

用力不到小半刻鐘,何林就已經站在了勤政殿內承平帝的面前。

承平帝微微掀了掀眸子,他渾身帶著一股上位者的威嚴氣息,讓人捉摸不透,就算是何林也有些承平帝。

「事情辦的如何了?」

何林忙從袖袋中掏出一個微型的捲軸,雙手親自捧到承平帝面前。

承平帝接過,當場就翻開。

雖是一個微型捲軸,坐的卻非常小巧精緻。

裡面寫的字只有半個米粒大小,捲軸雖然並不多長,但因為字小,內容卻很是詳荊

如果楚璉在場的話,一定會嚇的尖叫出來。

那捲軸居然記錄的是楚璉從小到大在英國公府中的點點滴滴。

小到喜歡吃什麼零嘴兒,大到如何被英國公府中姐妹欺凌……

承平帝一開始還抱著期待的態度去看那隻小小的捲軸,可等到他看到上面的內容后,眉頭蹙的越來越緊,最後竟是控制不住自己將整個捲軸都捏皺了……

他從未想到,他與阿蕁的骨肉從小到大過的竟是這樣的日子!

他的女兒本該是金枝玉葉,衣食住行都用的最好的,有成群奴僕伺候,有最好大儒教導,而後在他的呵護下,成為萬眾矚目最為燦爛的一顆明珠。

可事實卻基本相反……

楚璉幼時,最困難的時候,恐怕幾塊精緻的點心都吃不上,更不用說其他了。

魏公公立在一旁,瞥見承平帝臉上的表情就是一個哆嗦。

承平帝是經歷過九龍奪嫡才成為大武朝帝王的,在他還算是慈和的外表下,其實內心冷硬,心機深沉,魏公公跟著他這麼多年,即便帝心難測,他幾十年也揣摩出了一二。

沒當承平帝露出了這種表情時,就說明要有人倒霉了……

不得不說,魏公公的預感還是很準的。

不一會兒,承平帝就用力合上了手中捲軸。

他看了身旁站姿標準的魏公公一眼,「磨墨。」

御案上展開了一張空白的聖旨,不多時,這張空白的聖旨就被寫滿,他將聖旨隨便扔給旁邊的魏公公。

冷冷扔下一句,「派人去英國公府宣旨。」

魏公公手一抖,想起剛剛那聖旨上寫的內容,他就背脊發寒。

做完這些,承平帝又吩咐,「何林去楊言風那裡一趟,讓他想辦法將楚奇正的職給免了。」

何林一愣,哪裡敢有絲毫反駁。恭敬去辦事了。

原本楚奇正只是在朝中任了個低品閑職了,後來也不知道如何與潘府攀上了關係,潘大人親自提攜,成為了有了實權的正六品。

楚奇正也正是因為這個官職,在普遍沒出息英國府後輩中「脫穎而出」,更是穩固了二房在英國公府的位置。

老夫人更是因此對於二房無後的事情都少提了。

次日,承平帝親自給英國公府八小姐楚鳶賜婚的事情就傳遍了整個盛京城。

男方是永康王的獨子壽郡王。

說來,永康王還是承平帝的皇叔,壽郡王的封號是承平帝親賜的。

這位郡王今年二十有三,對於男子來說,這年紀第一次成婚也不無不可。

況且壽郡王還算是皇室。

這本該是一門好親,但是知道原由的人卻都等著看好戲,對英國公府二房更是嗤之以鼻。

不因為別的,只因為這位壽郡王是個痴兒。

長的肥頭大耳,呆呆傻傻的。

永康王娶的是他表姐隆伽郡主,壽郡王是近親婚配的「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