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百一十二章:乘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二章:乘涼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他跟在秦管事身後從侯府側門進來,一路路過照壁、前院,直到後院,路上不時有丫鬟偷看。

進了後院的正院,秦管事就帶著牧仁去見坐在葡萄藤下乘涼的楚璉。

今日楚璉身邊是喜雁和問藍當值。

楚璉肚子里的孩子剛過三個月,繆神醫親自診脈后說是胎已經坐穩,這讓賀常棣和楚璉身邊所有的人都鬆了口氣。

楚璉從發現有孕到如今,過了一個多月。

這一個多月一直被管束著,賀常棣平日里忙的很,這段時間不知道哪來那麼多空閑,十日里竟然能騰出兩三日在府中陪著她。

要是鍾嬤嬤桂嬤嬤她們在身邊,還有可能因為身份的關係,不太敢管著她,但是賀常棣就不同了。

回想著過去的一個多月被管束的日子,楚璉淡淡的黛眉越擰越緊,除非是必要,賀常棣居然都不讓她出門。

不過她自己也很在乎肚子里揣著的這個小包子,就算沒有嬤嬤丫鬟跟在身邊提醒,她也會很小心。

昨兒繆神醫親自放了話,這不,她才能出來放風,躺在葡萄架下乘涼。

這大熱天的,不能喝冰鎮的飲料已經夠痛苦了,還要在肚子上搭上一件薄薄的毯子。

楚璉嫌棄的將肚子上的薄毯掀了掀,身後眼尖的喜雁連忙又給她拉回來。

楚璉無奈,只能端起旁邊小几上放著的銀耳蓮子粥啜一口,解解暑意。

遠遠就見秦管事帶著幾個人走過來。

楚璉瞧見秦管事身後比他還要高小半個頭的異族男子,嘴角微微彎了起來。

不得不說,牧仁樣貌真是不錯,他如今的模樣就像是現代那些歐美的男模,跟在秦管事身後歷練了幾個月,沒有當初初見時的膽怯和病弱,整個人越發的自信。

身體恢復康健之後,牧仁性格比以前自信許多,又因為幫楚璉經營著簡市,變得能說會道。

他先是看到了靠在玫瑰椅上的楚璉,臉上一陣欣喜,隨後目光一掃就落在了坐在楚璉身旁正在做針線的問藍身上。

那雙茶色的眸子一亮,這眼神像是看到了他的寶貝。

楚璉瞧著幾人走近,自然是將牧仁的眼神收進眼底,她不動聲色地瞥了一眼什麼都不知道還在耿著頭做針線的問藍,嘴角彎了彎。

秦管事是帶著牧仁彙報簡市情況順便交季度的賬冊。

明白楚璉現在懷著身孕,不宜過度操勞,所以秦管事很是識趣待了一會兒就離開了。

秦管事離開的時候碰到從外回來的賀常棣,賀常棣一眼就看到了跟在秦管事身後的牧仁。

牧仁也是許久沒見到賀常棣了,他高興的迎過來,對著賀常棣恭恭敬敬行了一個標準的大武朝人的禮節。

「賀大哥1

賀常棣眼底有些微驚訝,他第一眼竟然沒認出來這個高瘦的異族小夥子就是牧仁。

現在的牧仁和前世天差地別。

上輩子,這傢伙瘦的皮包骨,還疾病纏身,就從未這麼光鮮過。

「牧仁?」

牧仁咧了咧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

「賀大哥,沒想到你還能認出我,就連阿媽都說我變化太大了。」

賀常棣眼神里少了一絲冷厲,拍了拍牧仁的肩膀,「你阿媽和你弟弟怎麼樣?」

牧仁一笑,露出了一口白牙,「阿媽身體很好,弟弟和我現在都跟在秦管事身邊做事。」

賀常棣瞧了眼兩人出來的方向,「方才是去見夫人了?」

秦管事回話,「回侯爺,方才我帶著牧仁將簡市的賬冊交給了夫人。」

原本賀常棣另闢府邸,帶出來的人都是原來松濤苑當差的,而且靖安伯府老太君還在世,下人們也就沒有改稱呼,在安遠侯府里還是叫楚璉三奶奶,喚賀常棣三少爺。

只是楚璉如今肚子里揣了個小傢伙,他們自己的府邸就不能再這麼喊了,於是都提了一個輩分。

萬一楚璉誕下的是男孩,就直接是小世子,賀常棣和楚璉就是侯爺和侯爺夫人。

賀常棣轉頭對牧仁道:「改日我去看看阿媽。」

而後就讓秦管事等人離開了。

賀常棣進了內院,瞧楚璉還坐在葡萄架下,連挪個地兒都沒有,他中午出府的時候,楚璉就在那坐著了。

正院這一角的葡萄架下確實很涼快,靠著巷口,不時的有穿堂風吹過,茂密的葡萄藤遮住了毒辣的太陽,比待在現代的空調房裡還舒服。

喜雁和問藍已經催了好幾次,可楚璉壓根就不想挪地方。

雖然現在是夏季,但是孕婦吹多了風總歸是不好。

不過幾個丫鬟都掰不過楚璉,此時她已經坐在小几旁開始看起了秦管事送來的賬本。

賀常棣一進院子就看到幾個丫鬟手足無措緊張地站在楚璉身邊,一副想說話又不敢說的樣子。

喜雁先看到的賀常棣,她眼睛一亮,跟看到了救星似的。

楚璉此時背對著賀常棣的方向,根本就沒看到他,賀常棣對著喜雁和問藍揮揮手。

兩人識趣的福了福身,就帶著幾個伺候的小丫鬟下去了。

楚璉正驚詫簡市發展的速度,瞧著賬冊上的進項,驚訝地瞪大了眼睛,猛然被人從身後撈起來,抱進懷裡,嚇了一跳。

短促的尖叫了一聲,唇舌就被熟悉的冰涼薄唇堵住了。

瞪大眼,瞧見那雙幽暗深邃的鳳目,楚璉氣的用力捶著賀常棣的胸口。

賀三郎由著她撲騰,只是小心將她固定在懷裡,一隻大掌扶著她的腰部,不讓她蹭到肚子。

同時嘴上也不放過她,拖出她的小舌頭,狠力的一陣嘬弄。

楚璉打了他幾下就覺得沒意思了,胸口硬邦邦的,他沒啥感覺,反倒是自己手疼。

舌尖一陣酥麻,讓她連推開他的力氣都沒有。

只能由著這個蛇精病犯渾。

等到賀常棣放開她的唇舌時,兩人已經回到了房裡。

楚璉一張臉憋的通紅,露在外面的一截脖子都泛著粉潤的色澤。孕婦本來就比較敏感,此時一雙杏眸蕩漾著水意,無形中透著一股嬌柔和嫵媚,讓看到的人忍不住想要不管不顧壓在身下一番作弄。

賀常棣眼眸一深,喉頭跟著一緊,渾身的血液好像都忍不住往下沖……

他將楚璉安頓在長榻上,自己則是不動生色的往後撤了撤,離開楚璉一段距離,又頗不自然地拉了拉袍擺。

他冷聲教訓道:「以後不準在外面乘涼超過一個時辰。」

楚璉瞠目結舌地看著他,這他都要管?

他都快成管家公了……

她說話聲音還帶著剛剛被他撩撥起的一絲柔媚,「屋子裡熱。」

賀常棣眼睛一掃,伸了長臂從旁邊取了一把摺扇,打開替她扇風。

「現在還熱嗎?」

楚璉簡直和他說不出來理,嘴角抽了抽,伸手想要推開往身邊靠的賀常棣。

「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

「下午沒去衙署,在晉王府的,所以提前回來了。」

賀常棣攬著楚璉,她身材本就嬌小,即便是懷孕三個多月也沒見胖起來,只是肌膚卻越來越嫩滑,而且身體比以前敏感,臉蛋動不動就會泛紅。

他長臂從她纖細的脖頸穿過去,手上搖晃著摺扇,一陣陣涼風鋪在她微微透紅的臉頰和脖子上,那陣清風隨後又帶著她身上淺淡的香味送到他鼻翼間,瞬間勾起他壓抑了好幾個月的燥熱。

想起那座被承平帝坑走的銀礦,楚璉微微蹙眉,她轉頭抓著賀常棣胸前的衣襟,仰著頭看向他,剛要與他說簡市的事情,就被賀常棣低頭再次堵住嫣紅的嘴唇。

他在她嫩紅的唇上舔了兩下,含住她滑嫩的下唇瓣吮了吮,而後靈活的舌尖一頂,就滑進了她帶著甜香的口腔里,迅速佔領高地。

楚璉被他的主動折騰的沒有反抗的力道,情急之下,一雙小手亂動,一不小心就按到了一處鼓起……硬邦邦的,讓人心驚……

楚璉腦子現在迷糊的厲害,一時間根本就沒想到那是什麼,好奇之下,小手用力一抓。

正在逗弄她唇舌的賀三郎劍眉一擰,壓抑的悶哼了一聲。

即便這是男人的聲音,也很是撩撥人。

不等楚璉懵懂的反應過來,他扔了手中的摺扇,一把將楚璉抱坐在自己大腿上,另外騰出的一隻手心急的將楚璉那隻無意中作怪的小手死死按在了那處剛硬上。

他大掌先是帶著輕輕揉了揉,許是隔著袍子沒什麼感覺,他索性撩開袍擺,握著楚璉柔若無骨的小手探進去,攥上雄壯。

楚璉渾身一個激靈,微閉的眼眸一瞬間瞪的滾圓,感受到手心的熱度和微微跳動的血脈,楚璉只覺得自己的手被火鉗燙著了一樣,恨不得立即甩開。

可是外面還裹著一層大掌,她根本就沒那個掙開的力氣。

「賀常棣,你放開我1她喘息著嬌媚抗拒。

此時,她整個人都鑲嵌在他懷裡,他哪裡捨得放開懷中的軟玉溫香。

素了快兩個月的男人是極其可怕的,尤其還是賀蛇精玻

他將楚璉攬的更緊了點,埋頭在她耳邊吐息,灼熱的呼吸燙在她耳邊,讓她整個耳廓瞬間染上了朝紅。

楚璉聽到他嘶啞的聲音在耳邊哀求,像是一個尋求幫助的衷心大狗,「璉兒,幫幫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