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百一十四章:自作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四章:自作孽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常棣掃了她一眼,「東西放下,出去。」

景雁微微一怔,怎麼也想不到賀常棣會這麼冷淡,甚至多看她一眼都吝嗇。

景雁咬著唇,心中突然做了一個決定。

機會只有一次,一旦錯過了,以後她是想也別想了!

她深深吸了口氣,擺出自認為最魅惑的表情,她沒有聽賀常棣的話,放下食盒離開,而是碎步走到賀常棣身邊,將食盒放到書桌一角,細聲細氣道:「侯爺,夫人擔憂您的身體,特意吩咐,讓奴婢看著您將補湯喝下去。」

賀常棣本來還算收斂的氣勢驟然一寒,原本他是顧及景雁是楚璉的陪嫁丫鬟,所以才給兩分薄面,現在她想作死,可就怪不得他了。

賀常棣渾身的變化景雁並沒有在意,她此時緊張的心都要跳出來了,哪裡還能注意到賀常棣微低的臉是什麼表情。

纖白的手指移到了腰間,輕輕一抽,身上薄薄的衣裙就已經散開,露出筆直白皙的長腿和飽滿的胸脯……

景雁大著膽子往書桌上一趴,恰好將胸前的傲挺暴露在賀常棣的視線里,她聲音緊張顫抖,嬌嬌怯怯,「侯……侯爺,奴婢服侍您喝湯……」

賀常棣胸中的怒火隨著景雁這句含羞帶怯的話到達頂點。

他突然抬起頭,那張俊容上僵硬的表情是已經變化了,但卻不是景雁幻想中的變化。

俊美的容顏微微扭曲,深眸像是被凍住的寒冰,帶著一絲猙獰。

景雁被這樣表情的賀常棣嚇了一跳,不敢置信地瞪大眼,身子頓時就要軟倒在地。

這個時候,景雁才知道自己是做了一個多麼愚蠢的決定,只是後悔為時已晚。

對於這樣的女人,賀常棣哪裡有會一絲一毫憐惜,他冷冰冰地扯了扯嘴角,不是同情,反而讓他顯得更加可怕殘忍。

下一瞬,衣衫不整的景雁就被賀常棣一腳踢飛了出去,摔在來越腳邊。

來越:……

緊接著來越就聽到了書房裡賀常棣壓抑著怒氣的聲音。

「人處理了,然後自己去領罰。」

來越頓時臉就黑了,狠狠瞪了一眼已經痛的暈過去的景雁,心裡懊惱的不行,這個死女人可是將他害慘了。

儘管心中很是不忿,想要狠狠揍一頓景雁出出氣,但是來越這個時候卻不敢對賀常棣的吩咐有所怠慢。

他摸出一個黝黑的竹哨,吹了一聲,片刻,就從暗處跳出兩個護衛,來越一個手勢,兩名黑衣護衛就將暈過去的景雁帶走。

來越猶豫了瞬間,還是轉身進了書房。

賀常棣抬頭冷眼掃了他一眼,讓來越身子一僵。

來越苦著臉解釋,「侯爺,小的方才不是沒懷疑,可是景雁是夫人身邊的丫鬟……」

「你可以閉嘴了,將食盒拿出去交給繆叔,讓他瞧瞧湯里有沒有什麼別的東西。」

來越不敢再說,應了一聲,走到書桌邊,將食盒拿在手裡。

「問青走了沒?」

「走了,您方才將景雁踹出去,問青姑娘就已經離開了。」

「好了,你出去吧1

來越躬身退出了書房。

楚璉聽問青說了情況,提起的心微微一松,這下可以躺下安心睡了。

直到黎明前,賀常棣才處理好事情回松濤苑。

只是繆神醫為了那碗壯陽的補湯特意尋過來,讓賀常棣有些尷尬。

繆神醫還以為他真有什麼毛病呢!非要親自給他把完脈才離開。

楚璉睡的迷迷糊糊的就感覺被人纏了起來,她掙了兩下沒掙開,只好不情不願地睜開了眼。

迷濛的杏眸一睜開就對上賀常棣幽深狹長的鳳目。

賀常棣輕笑了一聲,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尖,「小氣鬼,現在可放心了?」

楚璉腦子還混混沌沌的呢,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他說什麼,嘟著嘴就反駁,「你才是小氣鬼1

賀常棣沒有再駁回來,只是眼神溫柔地凝視著懷中人剛剛睡醒時嬌俏的模樣,他忍不住吻了吻她微微顫抖帶著朦朧水光的長睫,語氣溫柔。

「這兩天小傢伙有沒有鬧你?」

自從被繆神醫診斷出有了身孕,孕期反應就好像是隨著這個消息立馬來了,楚璉吃什麼吐什麼,有時吃一碗都要吐一碗,她本來胃口就不好,有了反應后就吃的更少。

可鍾嬤嬤和繆神醫都說了,想要保住孩子,她就算吃不下也要吃,所以前段日子,她一點兒也不好過。

直到三個月過後,癥狀才慢慢減輕,漸漸胃口也好了起來。

現在楚璉都能一下子吃兩碗飯了。

許是前面一個多月嚇到了,賀常棣總是不放心,每天都要問問她舒不舒服,肚子里的小傢伙有沒有鬧騰。

楚璉搖搖頭,過了頭三個月,小包子好像是學乖了,她現在除了肚子里揣一個外,感覺和沒懷孕前沒什麼區別,平日里就是比較嗜睡而已。

賀常棣大掌在楚璉後背輕輕拍撫著,頓了頓,這才說:「景雁你想如何處置?」

楚璉腦子已經清醒,也回想起了剛剛他第一句話的深意,她拽著賀常棣胸前的衣襟,不太高興道:「你叫人處置吧,我不想再見她了。」

賀常棣想了想,也不願意她在孕期還操心這樣的槽心事。再說,她懷著孩子,見不得那些血腥的事情,賀常棣眼眸一沉。

「要不給你調兩個丫頭過來?」

楚璉搖頭,「不用,房裡添人等孩子出生再說吧。」

她現在身邊伺候的人並不少,前兩日,魏王妃還特意送了專門伺候孕期貴婦人的嬤嬤和侍女來。

賀常棣也沒有勉強,就這麼攬著她,嗅著她身上讓他著迷的淡香,微微合上眼睛。

楚璉把玩著他胸前的衣扣,低聲問,「忙了一夜?」

賀常棣帶著略微疲憊的聲音應了一聲。

楚璉想了想,身體往後挪了挪,瞧這時天色,恐怕還有一個時辰不到就要天亮了。

「上來睡一會兒?」

賀常棣方才只不過是搭著床沿攬著她,如今瞧著她大方的讓出一大半床鋪,賀三郎睜開眸子,輕笑了一聲,「看來膽子是真的大了,不怕嬤嬤們說你了?」

楚璉臉紅了紅,瞪了他一眼,「你還睡不睡了?」

賀常棣挪了挪身子,佔據了她空出來的那塊面積,衣衫也不脫了,就伸出長臂將她鬆鬆圈在懷裡。

自從楚璉有孕,房裡兩個管事嬤嬤就不讓他們夫妻睡在同一張床上了,賀常棣平日里都是在床邊加上一張長榻湊合睡的,現在可是難得有機會與妻子睡在一處。

多久沒抱著楚璉睡了,幾乎是一聞到她身上那股自然的甜香,他就迅速睡了過去。

楚璉在他懷裡挪了挪位置,抬起臉,看著賀常棣睡著后柔和下來的臉部線條,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他眼瞼下是青色的陰影,顯然是忙碌了一夜。

楚璉雖然並不怎麼問賀常棣朝堂上的事情,但因為她看過一大半原文,有些事她猜都能猜到。

別看現在盛京城沉靜如水,其實暗潮洶湧,太子自從承平帝壽宴假鳳凰那件事後,接二連三被爆出黑料,而後潮州大案被揭露,太子雖然沒被廢,但已被承平帝禁足在東宮將近兩個月。

這樣的禁足與囚禁也沒什麼區別,原本***的官員倒戈的倒戈,辭官的辭官,已經所剩無幾。

承平帝廢太子迫在眉睫,恐怕只是差一個正當的契機而已。

如今,呼聲最高的六皇子和四皇子的人手早已在暗中對上了。

賀常棣昨日晚上這麼忙,恐怕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情。

她一個孕婦不懂朝堂上的事情,也沒什麼得用的人手,幫不了他什麼忙,唯一能支援的恐怕就只有錢財方面了。

春日新炒的第一批茶已經投到了德聚豐里,恐怕過一陣子就會有效果。

楚璉琢磨著事兒,時間過的飛快,眨眼就到了賀常棣出門早朝的時間。

問青在外頭提醒了一聲,不等楚璉叫醒賀常棣,他就已經睜開了眼眸。

「還困嗎?」楚璉摸了摸他微微戳手的下巴,笑眯眯的在上面啄了一口。

賀常棣瞧著她粉面桃腮,晨起時的渴望愈發的強烈,在她粉潤的唇上用力吻了一下,這才咬著后槽牙,強忍下燥熱的心火。

「不睡了,不然上朝來不及了,你再睡一會兒,等我回來,我們一起去老宅。」

其實楚璉一點也不困,她白日就睡的夠多,晚上又睡,儘管睜著眼在床上躺了一個時辰也仍然很精神。

她起床幫著賀常棣拿了官服出來,又親自吩咐喜雁去準備朝食,等陪著賀常棣用了朝食,才見他帶著人出門。

楚璉瞧著賀常棣身邊的人竟然沒有來越,奇怪的問道:「來越那小子呢?躲懶去了?」

問青尷尬的笑了兩聲,「昨晚做錯事,被侯爺罰了,在床上躺著呢。」

楚璉驚訝,「打了板子?」

問青點頭,伸出兩根手指,「二十板子。」

楚璉嘴角抽搐,也大概能猜到來越為什麼會被罰,她看了一眼問青有些心疼的臉,「你去收拾點膏藥,再帶點點心,幫我去看看他,好歹也是侯爺身邊做事的,估莫著昨晚也不全是他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