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百一十九章:胎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九章:胎動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周文用心記下楚璉的吩咐,暗暗朝著身邊秦管事投去挑釁的一瞥。

秦管事不屑的哼了一聲。

楚璉瞧了無奈。

雖說兩人都是她的得力助手,但畢竟都二十齣頭的年紀,尤其還是在自己擅長的經商領域,兩人雖說幫楚璉經營的產業不同,但都暗暗擰著一股勁兒,希望壓對方一籌。

秦管事想了想,「夫人,那簡市的盈利仍然存入匯通?」

他發現最近日子存入匯通的銀錢全部被提取了出來,秦管事覺得奇怪,卻並未不識趣的追問。

楚璉頷首,不但是簡市的盈利,等到茶山這邊正常產出,盈利也會暫時投入匯通。

大事未定,他們需要的銀子只會越來越多。

兩人事情彙報完,都離開了。

這些日子,楚璉身子越來越沉,他們盡量不會打擾女主子休息。

楚璉端著花茶淺淺抿了一口,雖然已到初秋,可是天氣還熱,她有身孕不能喝綠茶降暑,只能喝花茶湊合湊合了。

瞧著面前荷塘,清風徐來,碧波蕩漾,燥熱的心情終於緩解了一點。

今日她穿了一身淺紫色著合歡花的齊胸襦裙,粉紗披帛,簡單挽起的髮髻只用一支梅花點翠步搖固定住,連耳墜都沒戴。

白裡透紅的小臉容光四射,氣色比沒懷孕時還要好。

鍾嬤嬤和桂嬤嬤都覺得楚璉這副隨意的打扮太素凈了,好不容易翻找出了一盒花鈿讓楚璉挑眩

楚璉拗不過兩位年長的嬤嬤,選了一朵精緻的金蓮貼在額頭。

斑駁的陽光在樹影微動中不時落在楚璉飽滿光潔的額頭上,就是一陣金光晃動,讓她有一種整個人都在金光中的錯覺。

腦子中正盤算著簡市和德聚豐的收入,突然攏起腹部微微一動,楚璉剎那身體僵住了。

這……是胎動?

賀常棣從六部衙門回來尋過來時就看到亭邊楚璉渾身僵硬、臉上表情怪異的情景。

本來淡然的心境也跟著緊張起來。

他長腿加快步伐,幾步跨到楚璉身邊,長臂攬住她瘦削的肩膀。

「璉兒,怎麼了?哪裡不舒服?」賀常棣眉心緊鎖,就怕妻子有哪兒不好的。

過了四個月,楚璉的肚子就像是吹氣球一樣,簡直一天一個樣兒。

原本他還奇怪,孩子都三個月了,怎麼楚璉身材還像以前一樣苗條,穿了衣裙出去不說的話,別人都不知道是孕婦。

為此還專門諮詢過萬能的繆神醫,還被繆神醫嘲笑了一通。

可轉眼肚子就大了……

有時候他瞧她小小一個纖細的人兒,挺著一個大肚子,恨不能跟在身後替她將肚子捧住,就怕她不小心摔倒了……

賀常棣聽繆神醫說了,女子太早懷孕對身體不好。

看到她懷孕這麼辛苦,賀常棣懊惱自己為什麼不早些知道這些常識,連累楚璉小小年紀就承受分娩之苦。

前三個多月,他還睡在出邊床榻邊,如今根本就不放心她一個人睡在床上。

不顧兩位嬤嬤反對,賀常棣撤走了拔步床邊的長榻,晚上他就抱著她睡,不時的幫她翻翻身,有時睡到半夜,楚璉雙腿還會抽筋,她被他圈在懷裡,只要一動,他就醒了,立馬就能照顧她。

時間一長,業務越加熟練,楚璉覺得他現在簡直比喜雁她們還會照顧她。

楚璉還在蒙圈當中,抬起臉滿眼茫然看向賀常棣。

賀常棣見她粉嫩的臉上並無痛苦的神色,心裡先是鬆了口氣,輕輕在她頰邊吻了吻,放輕了聲音在她耳邊低柔的尋問,「怎麼了?」

攏起的腹部又有了感覺,這次楚璉是千真萬確確定了,也回過神來,她微張的小嘴突然翹起,而後柔聲對賀常棣道:「夫君,他會動了1

啊?

兩輩子的新手爹也是滿臉問好。

楚璉臉上的笑容變大,連澄澈的眸子都溢滿了。

她拉著賀常棣的大手覆在攏起的小腹上。

肚子里的小傢伙很給面子又是一腳。

賀常棣練武,五感本就比普通人更敏銳,他明顯的感覺到手掌下圓滾滾的肚皮突然凸起了一塊,很快又平復下去。

他就像是剛剛楚璉的反應一樣,高大的身軀頓時僵住了。

原本僵著的冷臉也「裂」了開來,臉上的詭異表情看的楚璉忍不住發笑。

楚璉一手覆蓋在賀常棣摸著他肚皮的大掌上,一手摟著賀常棣的脖頸,仰著頭滿臉微笑凝視著他的表情。

這是她懷孕以來第一次感覺到肚子里孩子的胎動,而且能與心愛的人一起分享這種喜悅。

賀常棣猛地咽了口口水,平日里深邃清明的眸子這時卻帶著一絲迷茫,他傻傻的問,「這是孩子在動?」

楚璉含笑點頭,「小傢伙在和他爹打招呼呢1

說話間,賀常棣感受到手下又凸起了一下。

這次肚子里的小的踹的有點狠,可能是感受到外面親爹也在,有些毫無顧忌,讓楚璉忍不住低呼了一聲。

賀常棣瞧著媳婦兒情不自禁微皺的眉頭,臉色頓時就陰沉下來,「疼不疼?」

楚璉搖搖頭,「沒事。」

他大掌在攏起的小腹上輕輕摸了一圈,「這小傢伙怎麼這麼不懂事?」

楚璉不由失笑,白了賀常棣一眼,「這才幾個月,這不過是小傢伙下意識的反應而已。」

賀常棣冷笑一聲,讓人覺得涼颼颼的。

「還在肚子里,就不知道體諒你,等出來,看我不揍他1

楚璉嘴角微抽,「有你這麼當爹的嗎?孩子還沒出生,就想著怎麼揍他……」

「他應該慶幸他還沒出來,不然就不是嘴上說說這麼簡單了。」

楚璉無語……

不過肚子里小傢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被他爹威脅到了,後面賀常棣在楚璉身邊的時候都不肯再動彈一下。

站在遠處拐角的木香眼神死死盯在涼亭中相擁的小夫妻兩兒身上,唇瓣被她咬的殷紅。

她眼神怨毒,恨不得坐在荷塘邊的楚璉此時能跌進水裡。

她身側的雙拳用力攥緊,臉色扭曲。

她忍了這麼久,終於要開始行動了,這輩子,誰要搶走她的「夫君」她就要讓誰死!就算是她自己以前的身體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