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百二十章:上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章:上香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大武朝盛京城有個特別的規矩,孕婦在產前都要去廟宇一趟,以求能生產順利、一舉得男。

楚璉可不是土著,當然明白生男生女不是求個佛拜個菩薩就能改變的,在肚子里這個小傢伙存在時,他的性別就已經決定了,後頭再做什麼都是白搭。

不過她自己知道可不能代表旁人也知道。

七月底的時候,靖安伯夫人就過來了好幾次勸著她去一趟大安寺。

靖安伯夫人言辭隱約間還表達了這是賀老太君的意思。

這個時候朝局動蕩,賀常棣每日回來也會與她說說朝中動向,她其實是心裡清楚,整個盛京城表面看起來平靜,實際上已經暗流洶湧。

四皇子黨和六皇子黨,你爭我奪。

賀常棣做為晉王最得力的幫手,外頭不知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安遠侯府。

尤其她還是個沒自保能力孕婦,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安心待在被保護的如鐵桶一樣的府邸里養胎。

但是靖安伯夫人已經來提醒過幾次。

就連魏王妃都讓她去一趟。

楚璉摸著原來越大的肚子,無奈地嘆了口氣。

有的時候,明知道這件事做了沒什麼用,但是卻又不得不去做,不管是賀老太君、靖安伯夫人,亦或是魏王妃都是她的長輩,她們身後還寄託了整個靖安伯府和魏王府的期翼,這樣的好意她不能大喇喇的就拒絕掉。

楚璉低頭看向自己的肚子,現在肚子還不是特別大,如果再拖一段時間,七個多月了,那出行將會更加麻煩,所以還不如早點去。

於是,楚璉與賀常棣商量這件事。

賀常棣本是想不同意,他更擔憂楚璉的安危,至於媳婦肚子里那個小的,只要是他們的,男女他根本就不在乎。

他們還年輕,即便這一胎是女兒,想要兒子,再生就是。

可是轉頭看到楚璉睜著水潤的杏眸抬頭瞅著他,他又不忍心拒絕。

想到祖母對妻子的偏見,如果他不答應,只怕祖母會將這件事怪罪到楚璉身上,若是日後他們第一個孩子出生不如祖母的意,受罪的就會是妻子。

賀三郎思慮了好一會兒這才勉強答應。

他摸著媳婦柔嫩的面龐,「那日為夫陪你一同去。」

即便是帶再多的護衛在身邊,他不親眼看著還是不放心。

楚璉一行要去寺廟是京城郊外的大安寺,坐落在藍香山的半腰,是孝賢皇后出家的寺廟,屬於皇家寺廟。

據說很是靈驗,大安寺也接納普通百姓的香火,所以每日去祭拜的人很多。

不過到了藍香山腳下,卻有另外一條供給權貴專門上山的道路,大安寺里也有專門招待皇家貴胄的地方,並不用和普通百姓擠。

這也是賀常棣同意母親的提議去大安寺的原因。

去寺廟上香定在八月初十這日。

既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如今天氣還熱著,大安寺不會有多少人。

賀常棣也提前將這日空了出來。

陪著楚璉去大安寺的人不多,靖安伯夫人、賀三郎以及丫鬟護衛們。

因為怕出意外,所以一到了八月初,楚璉房裡的嬤嬤和丫鬟們就開始準備著了。

八月初十一早,喜雁就身子不舒服發起了高燒。

原本這次跟去丫鬟去問青和喜雁,問藍去茶莊了,得過幾日才能回府。

喜雁一大早不舒服只能臨時換人。

楚璉房裡伺候的也就喜雁問青問藍木香四個大丫鬟。

能抵上喜雁位置,如今最合適就是木香。

自從楚璉懷孕,木香被賀老太君派過來伺候了幾個月,在安遠侯府一直都是規規矩矩的,加上她手腳麻利,在丫鬟們中間人緣很好。

就連問青問藍喜雁都對她沒了防備。

鍾嬤嬤和桂嬤嬤正為難,兩個嬤嬤私心裡是不想帶木香去的,畢竟不是在府上,一路上夫人都是需要照顧的,木香人緣再好,也才照顧幾個月,而且還是老太君身邊的,兩人可沒忘,在搬出靖安伯府時,老太君對楚璉還有成見呢!

比起木香,兩位嬤嬤更信任二等丫鬟白茶。

鍾嬤嬤剛要說話,木香就站了出來。

她落落大方的對著楚璉福了福身,臉上帶著一絲擔憂道:「既然喜雁身子不舒服,那就讓奴婢跟在夫人身邊伺候吧。」

楚璉聽到喜雁生病緊蹙的眉頭在瞧見「挺身而出」的木香后鬆了松,她微微垂頭好似思量了許久,最後才道:「行,今日你跟著一起去吧,白茶去照顧喜雁,讓繆叔來給她看看,怎麼就突然身子不舒服了。」

立在不遠處的白茶應了一聲,就轉身快步去了喜雁住的屋子。

「行了,時候也不早了,快些收拾好,等夫君早朝回來就動身。」

楚璉被問青扶到外間玫瑰椅上坐著,鍾嬤嬤跟了出來。

楚璉瞥了一眼,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問道:「嬤嬤可是有什麼想與我說的?」

鍾嬤嬤哎了一聲,「夫人,讓木香去怕是不太好。」

楚璉就預料到她會這麼說,她拍了拍鍾嬤嬤的手安慰,「沒事,就算她有什麼心思也不過是一個人,夫君也在身邊,他還能翻出花來?」

既然主子都這麼說了,鍾嬤嬤只好閉嘴。

她在心裡嘆了口氣,還是有些埋怨楚璉不夠謹慎的。

其實她有點奇怪,楚璉慣常是謹慎的,是惜命的人,怎麼這個時候反倒是這麼糊裡糊塗的。

她現在可是雙身子,就算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丫鬟,若是真的要使壞,也不一定做不出什麼來。

難道真的是懷孕影響了主子的腦子?讓她變得愚鈍了?

可也不對,瞧前兩日,簡市和德聚豐的那些決策,周文和秦管事都在她耳邊誇讚了好多次了。

鍾嬤嬤無法,只能轉身去再三叮囑問青注意著木香。

問青雖然覺得沒有必要,不過還是應下了。

賀常棣早朝一回來,換了一身利索的蟒袍就陪著楚璉出門。

靖安伯夫人已經在侯府前院等著,在照壁后,楚璉被賀常棣親自扶上馬車。

楚璉帶著問青與靖安伯夫人同乘一輛馬車,木香、靖安伯夫人身邊大丫鬟以及的同來一位醫女同乘,賀常棣騎馬帶著護衛守護在馬車兩邊。

可是這麼走著還不到藍香山腳下,後面就追來了一匹快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