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百二十二章:毒婦原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二章:毒婦原配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她嘴角抽了抽,覺得她真是被老天給玩了,莫名其妙穿到看到一半中就罷了,成為毒婦原配她認了,回不去她也能接受,反正她在現代也無牽無掛的。

可尼瑪都要不要這樣不按套路來啊?讓她一個沒金手指的怎麼混!真是夠了!

老公黑化,現在又來個「變態」丫鬟,別告訴她這個木香就是重生的原配,她真想送她「呵呵」兩個字。

楚璉額角抽了抽,表情詭異地看著眼前火冒三丈,好似對她恨之入骨的木香。

「你……是原來的楚璉?」

木香死死盯著楚璉的臉,不放過她臉上任何一個微小的表情變化。

她隱忍了這麼久,就是為了這一刻看到強佔了她身體的這個怪物震驚、驚恐、害怕、恐懼,甚至於跪地哀求。

她心裡像是沸騰的開水,抑制不住興奮的微微顫慄,此時,居高臨下的看著眼前這個被賀常棣保護的像是溫室里的花朵一樣的女人,她有著難以言說的痛快和激動。

她在等著,等著楚璉的服軟和求饒。

然後她會當著她的面大笑出聲,隨後讓她失去最後的希望,她會先讓她失去孩子,再讓她受盡折磨,最後再叫她死無全屍。

這樣,這個佔了她身子的怪物就徹底消失了,日後,她會成為真正的安遠侯夫人。

這麼一想,木香當真是痛快的不行。

不過,木香左等右等,卻等不來她腦中想象的那些情景。

楚璉與木香眼對眼,一個微微仰頭,一個俯視,兩雙眼睛眨一眨,又眨一眨,像是啞劇一般。

楚璉奇怪木香會這樣看著自己,眼裡好像含著某種期待,她不明白,都這個時候了,還期待什麼……

她確實是佔了她的身體,但這又不是她想的……對這件事,她也沒任何辦法。

而且原身楚璉是毒婦,心腸歹毒,后宅殺個人眼睛都不眨一下,不知道為了自己的利益,害死了多少人。

即便她在英國公府受人冷落,過的日子還不如一些大丫鬟,但這又不是她造成的,和她有什麼關係。

楚璉自認她來了大武朝後,沒有做過一件壞事,更是孝敬長輩輔佐夫君,她對於原身的楚璉,根本就沒有一丁點兒歉疚,嚴格來說,她才是最無辜的受害者好不好。

既然如此,木香還期待什麼那她就看不懂了。

木香原本還帶著一些快意的表情隨即變得扭曲起來,她眼睛越瞪越大,簡直不敢置信情況會變成這樣!

她多少次幻想現在的楚璉跪在她面前求饒,讓她閉緊嘴巴不要將這個可怕的秘密告訴賀常棣,可怎麼也沒想到眼前會是這副情景,她難道一點點都不害怕?居然這麼有恃無恐?

對著楚璉那雙澄澈的明眸,木香死死咬著唇,幾乎要咬出血來,她顫抖著手指著滿臉疑惑的楚璉,聲音被氣的顫抖,「你難道就一點也不心虛?這是我的身體!我才是真正的安遠侯夫人!你難道不怕我將真相告訴賀常棣!不怕他知道你不是楚璉而是個怪物對你恐懼躲避?」

楚璉心中還是有些驚詫的,原來眼前的木香真的是原身楚璉。

不過對於她說的這些,楚璉還真的不是太在意,如果賀常棣真的因為這些與她分道揚鑣的話,那麼是賀常棣不值得她託付,因為這樣的理由分手她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而且她說的什麼鬼話?

就算木香還是楚璉,按照原文中的軌跡發展,她也不會是安遠侯夫人。

突然一個想法從楚璉的腦子裡冒出來。

既然木香成為了原身楚璉,按照原文發展的話,她不是應該去尋蕭博簡,蕭博簡才是她的真愛呀!可她卻盯上了賀常棣!

若是說原身楚璉是因為勢力才看上賀三郎的話,完全說不通。

賀常棣現在確實是位高權重,又占著肥缺,但是蕭博簡同樣混的不差,要說地位權力,此時的蕭博簡與賀常棣難分伯仲。

靖安伯府也不是什麼非常有底蘊的豪門貴胄,這豪族什麼也算不上。

既然這樣,木香還是選擇了賀常棣那就值得深思了。

她都能穿越到書中來,還有什麼是不能發生的?

大膽的設想,木香是因為上一世的選擇後悔了,重來這才會一心站在賀常棣這邊?

楚璉隱下心中猜測,明眸微眯,「我為何要怕?即便這個身體原來是你的,我對你也沒有任何虧欠。」

楚璉淡定讓木香不爽到了極致,她用力一把將楚璉推倒,瞧著楚璉狼狽地趴到地上,雙手撐著怕撞到高高隆起的腹部,她這才感到一絲髮泄的痛快。

幸好旁邊有一堆乾草,不然楚璉還真擔心自己的肚子。

她順勢趴在草垛上,讓自己顯得狼狽不堪。

木香話音譏誚,「你對我沒有虧欠?還真是個怪物!什麼話都有臉說出口!你強佔我的身體!搶走我的夫君!這難道還不夠?你這個怪物,真是我見到臉皮最厚的人!如果不是你,歸林居、德聚豐、涼州簡市、甚至於鄉君和誥命的封號,哪一樣不是我的?你霸佔了我這麼多東西,現在告訴我你不虧欠我?你以為你還能繼續過這樣的好日子?做夢吧!我今天就送你下地獄1

木香簡直嫉妒的發狂!

她因為經歷前世,又重生在身份低微的丫鬟身上,知道了現在楚璉的生活,她怎麼能甘心怎麼能忍受。

她不甘上一世她得到那樣的結局,見到佔據了她身體的人活的比她上一輩子好千百倍,她怎麼可能心裡平衡。

這樣的落差,很快就讓木香心理扭曲。

楚璉真覺得這原主是腦子有洞,她低著頭,沒看她,這般看好似與木香服軟了。

木香居高臨下瞧著楚璉大著肚子趴在地上,低著頭不敢看她。

她冷笑一聲,「怎麼,現在知道怕了?」

她突然蹲下身,伸手摸了摸楚璉柔嫩的側臉,而後順著身體的線條,撫在她肚子上,還微微用了力按了按。

她聲音陰冷,「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沒想到你還真懷上了賀常棣的孩子1而且是用她的身體,這樣的刺激讓她更是嫉妒的發狂。

上一輩子,後來她跟在蕭博簡身邊一直沒能有身孕,到臨死前,她才知道蕭博簡早給她吃了不能生育的秘葯。

而現在楚璉的這個身體是鮮嫩的,是完好的,是可以給心愛的男人孕育後嗣的,可是人卻已經換了!

這怎麼能讓她不妒忌!

楚璉聽出她聲音微變,已經沒了理智,她雙手微微用力撐在地上隨時準備保護自己的肚子。

果然,楚璉聽到木香下一句道:「可惜,這麼大的肚子,孩子要保不住了,也不知道這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不過你不用擔心,我一會兒就把孩子取出來讓你親眼看一看,讓你瞧瞧你與賀常棣的孩子長的是不是俊俏,像他多一些還是像你多一些。」

這個女人是瘋了,居然能說出這樣殘忍的話來,讓原本還鎮定的楚璉臉色微微發白。

發覺楚璉肩頭微顫,木香忽然惡劣的笑了起來。

「怎麼?這下害怕啦?」

楚璉垂頭在心中數著數,此時她想知道的已經知道了,根本就沒有與木香周旋的必要,她在等。

木香好像也失去了用言語折磨楚璉的興趣,她轉身從桌上放置的一個包裹中取出一把鋒利的匕首,朝著楚璉一步步走近。

楚璉見她拿著匕首,身體小心的往後挪了挪,嘴唇緊抿。

木香笑的越發開心,她蹲下身,揚起手臂,那把鋒利的匕首寒光一閃就朝著楚璉攏起的腹部刺去。

千鈞一髮之時,空氣中傳來一陣破空之聲。

一支利箭比那把匕首還快射中木香,箭矢巨大的衝力居然將木香身體帶起,整個釘在了對面的土牆之上!

木香發出激烈的慘叫。

下一刻,茅房門口就出現了一個高大的人影,楚璉驚魂未定,微微扭頭看去,只見賀常棣一身玄色蟒袍,手拿巨弓,身姿筆挺地立在門口,冰冷的容顏,渾身冒著寒氣,他陰冷的視線落在被釘在牆上的木香身上。

隨後急忙幾步來到楚璉身邊,扔下手中弓箭,一把將楚璉從草垛上抱起,攬在懷中。

等楚璉被賀常棣抱在懷裡,聞到他熟悉的味道,她才緩過神來,一把攬住賀常棣的脖頸,把腦袋埋在他胸口,抖著聲音委屈道:「賀常棣,嚇死我了。」

賀三郎原本臉上那副要吃人的樣子消失了,他斂眸瞧著懷中柔弱嬌小的妻子,大掌輕輕拍著她的後背,低聲溫柔的在她的耳邊安撫,「璉兒乖,沒事了,我帶你出去。」

話畢,也不管被釘在牆上人的死活,抱著楚璉就出了這處幽暗的茅屋。

他抱著楚璉一出來,郭校尉張邁和肖紅玉就圍了上來擔憂的尋問,「弟妹如何?」

賀常棣面對別人,又是一副冷酷模樣,他搖搖頭,「裡頭的人交給你們,我先送璉兒回去。」

郭校尉拍拍他肩膀,隨後與張邁肖紅玉一同進了茅屋。

楚璉瞥了眼周圍,只見到原本劫掠她來的那群歹人已經各個都倒地不起。

她微微仰頭看了一眼賀常棣弧度剛硬的下巴,抿了抿唇,把頭更緊地埋進了他寬厚的胸膛,汲取他身上讓她覺得安全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