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百二十五章:暗潮洶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五章:暗潮洶湧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兩人曾經經歷什麼,以前是誰,在此刻都已經不重要了,最重要是他們現在是夫妻,而且在一起,有了愛情的結晶。

楚璉從不管賀常棣是怎麼處置了木香,自從她從他口中知道了原文中他沒看到的他的前世結局后,她越發的能夠體諒他。儘管賀常棣在外人看來可能心狠手辣,手腕強硬,但在她眼裡,他卻是最好的夫君。

過了八月,秋風蕭瑟時,二皇子終於被廢,被囚皇陵,良妃也被打入冷宮。

面對這樣的變故,晉王一句求情的話都未替二皇子和良妃說。

良妃在冷宮自縊前,最後見了晉王一面,這才知曉晉王已經知道了當年她害死賢妃的真相。

隨著儲君被廢,又傳出承平帝身體欠佳的消息,朝中奪嫡之爭愈演愈烈,原來暗中爭鬥已轉移到明路。

朝堂之中,當屬四皇子和六皇子呼聲最高。

楚璉的肚子已經七個多月,她與賀常棣商量好了,在肚子里的小傢伙平安誕下前,她盡量不出府郟

司馬卉不知什麼原因,帶著自己的女兵部下在八月底的時候回了山東。

楚璉平日在安遠侯府,常來看她的就是端佳郡主、楊夫人、鄭國公老夫人等人。

九月中旬,是英國公府八小姐楚鳶與壽郡王的婚期。

兩人是聖上賜婚,所以辦的格外熱鬧。

即便是收到了英國公府的大紅請帖,楚璉也沒有去湊熱鬧,她悠閑的在府中養胎,到了傍晚,正準備用飯的時候,端佳郡主興沖沖地趕來了。

楚璉瞧著端佳郡主風風火火衝到自己面前,端起自己剛剛喝過的果茶一口悶掉,被她驚地目瞪口呆。

「郡主?」

端佳郡主喝過茶水就坐到了楚璉身邊,抱著她的手臂兩眼冒光道:「哈哈哈,楚六,你一定不知道今天英國公府發生了什麼事。」

兩人親密的猶如親姐妹,楚璉的事端佳郡主自然知道的很清楚。

自從上次被英國公府二房設計,楚璉暗地裡早已與英國公府斷了來往,所以今日她才沒去,否則她名義上的親妹出嫁,她是怎麼也要到場恭賀的。

楚璉好笑,「還能什麼事,楚鳶出嫁唄1

端佳郡主本來就看不上英國公府的小家子氣,加上楚璉的關係,更是打心眼兒里對英國公府反感。

她見楚璉果真不知道,得意洋洋的滔滔不絕起來。

「哈哈,真沒想到楚鳶還挺狠的,今日我在永康王府參加婚宴,新房裡,一群宗親在湊熱鬧。壽郡王一掀開新娘蓋頭的時候,整個新房的人都驚呆了。「

楚璉越聽越奇怪。

「啊?驚呆了?」這有什麼驚呆的,楚鳶雖然性格惡劣,但是模樣並不醜,楚奇正長相英俊,二夫人是小家碧玉型的,楚鳶自然不差。

端佳郡主頓時又哈哈大笑出聲。

「你猜?」

楚璉嘴角抽了抽,忽然狡黠一笑,「昨日我讓喜雁做的桂花糕,郡主應該從來沒吃過。」

端佳郡主一聽到是新鮮吃食,一雙大眼一亮,「哪兒呢,還不讓人端出來叫我嘗嘗。」

楚璉笑眯眯地盯著端佳郡主不說話。

後者立刻就明白了她這表情的意思。

端佳郡主鼓了鼓兩頰,瞪了楚璉一眼,「楚六,都說近墨者黑,這句話果然沒錯。好了,我說還不行嗎,快把桂花糕端來。」

楚璉揮手,喜雁很快就將一個精緻的素色瓷碟擺放在旁邊小圓桌上。

端佳郡主面色一喜,捻起一塊方正的桂花糕就塞進嘴裡。

她嘴裡含著東西有些口齒不清。

「壽郡王掀開蓋頭,蓋頭下不是楚鳶,是你五姐。」

清香又不粘口的桂花糕立即就奪走了端佳郡主的注意力,她隨口就把真相說了出來。

楚璉微微吃驚,「你說壽郡王娶的其實是素姐兒?」

端佳郡主點點頭,「現在英國公府和永康王府的人都在找楚鳶,還沒找著。」

「那如今如何了?」

新娘被調換了,而這又是聖旨賜婚,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承平帝怪罪下來,整個英國公府都會受到牽連。

端佳郡主哼了一聲,「皇伯父自是要治罪,不過有件事倒是奇怪的緊,永康王叔當時要鬧到宮裡,卻被壽表哥給攔住,瞧他那樣子,好像早就認識你五姐一樣,大家都覺得奇怪呢1

楚璉也覺奇怪,原文並無多少筆墨提到素姐兒,幾次接觸下來,楚璉明白素姐兒並非是單純毫無心機的閨秀,或許這是她自己選擇的路吧。

鳶姐怎麼達成協議的,楚璉也不想知道,嚴格來說,如今的英國公府已經與她沒有多少關係了。

她還是好好在府里養胎的好。

端佳郡主見楚璉面色平靜,小嘴微微張了張,「楚六,你難道一點也不好奇?」

楚璉給自己重新倒了一杯蜜水,「郡主也知道我和英國公府的關係,他們過的好不好,我並不想關注。」

端佳郡主放下手中的糕點,往楚璉身邊挪了挪,坐到她身邊,「你早點與英國公府的人劃清界限也好,你那個親爹也不是個好東西。」

楚璉心想,她一穿越的靈魂,這個世界才沒她的親爹呢!

端佳郡主一直待到賀常棣回來才走。

楚璉自己身子重,就讓鍾嬤嬤代她送端佳郡主。

賀常棣走到楚璉身邊,一手穿過她的背,一手穿過膝彎,將她從軟榻上抱起來,送進裡間屋內。

楚璉臉有些紅,她拍了拍賀常棣的結實的胸口,「我現在身子重。」

賀三郎垂眸看了她一眼,雖然還是那張僵著的俊臉,但是眼神卻是溫柔無比,他低頭在她柔軟的唇瓣上啄了一下,隨後低聲道:「我不嫌棄。」

楚璉被他放在床頭坐下,賀常棣順手拿過旁邊的薄毯給她蓋上,他坐在床邊,長臂攬著楚璉,讓她靠在他胸口。

楚璉微微抬頭,就看到他胡茬微冒的下巴和帶著青影的眼眶。

她抬手摸了摸他稜角分明下顎,「才回來?」

賀常棣頷首,「局勢越來越焦灼了,那邊離不開,下午我抽空去了一趟永康王府,郡主來過,事情你已經知道了吧?」

雖然楚璉已不與英國公府來往,但在外人看來,楚璉畢竟是從英國公府里出來的姑娘,賀常棣做為她的夫君,去永康王府恭賀無可厚非,這樣也能堵住旁人的嘴。

楚璉點頭,「五姐如何了?」

賀常棣眉心微蹙,「還在永康王府,賓客已經散了,壽郡王保下了你五姐,我的人查探過,楚素之前與壽郡王接觸過。」

楚璉睜大眼,顯然有些吃驚。

賀常棣冷哼了一聲,「我早就說過,你五姐不簡單,這次整個英國公府恐怕都要栽在這兩姐妹頭上了。不過,我也樂見其成。」

鳶姐兒想要報復整個英國公府,背地裡與素姐兒達成了什麼協議,如今一個人不知所蹤;另外一個如願出嫁,留在了永康王府。

楚璉還真是「佩服」這姐妹兩兒,不過,這兩人如何,已與她沒有一毛錢關係了。

「困了沒?睡一會兒?」楚璉柔聲尋問賀常棣,他最近時常熬夜,有時忙的時候,一兩天都不能回來一趟,整個人都瘦了一圈,他偶爾回來一次,也只能抱著她睡個囫圇覺,第二日一大早又要出門。

賀常棣揉了揉眉心,起身把外袍脫下扔到一邊,掀開薄被躺到了妻子身邊。

他小心抱著楚璉,一手伸到楚璉胸前,揉了揉,剛剛閉起的深眸忽然睜開,而後火熱的氣息在楚璉敏感的耳邊響了起來,「竟然大了不少。」

楚璉:……

懷孕胸當然變大……這不是正常的嗎……

「你還睡不睡1

賀常棣在她耳垂上輕輕吻了一下,微啞的嗓音帶著愉悅的笑意,「睡。」

楚璉把他大手從胸口拉下來放到自己腰上,賀常棣沒有反抗,只是挪了挪,貼緊了懷裡嬌軟的身軀,「璉兒,再過兩個月,事情塵埃落定后,我好好陪陪你,還有咱們的孩子。」

「睡吧你,沒有你陪,我過的也很好。」

她才不是那些離了男人整日就無所事事的后宅貴婦,她事情多著呢!

賀常棣在她耳邊低低笑著,很快,低磁的笑聲就變成了悠長的呼吸。

這麼一會兒,他就睡著了,顯然是累的狠了。

樸素的一戶民居小院,院中正房裡有一對相擁的男女。

女人趴在男人懷裡,呼吸還未平復,男人卻已經等不及了。

「叫你在韋貴妃那裡打聽的事打聽的怎麼樣?」蕭博簡的聲線里透著一股剛剛釋放后低啞。

女人嬌媚的輕哼了一聲,朝著蕭博簡不滿的嘟了嘟紅潤的嘴唇,「蕭大人還真是狠心,都不讓本夫人休息一會兒,不怕本夫人變卦,什麼都不告訴你嗎?」

蕭博簡突然邪吝的一笑,這樣的笑容蕩漾在他比女人還要漂亮的臉上,瞬間叫人迷醉,女人果然吃這一套,仰著頭就看呆了。

「夫人真不想告訴我?」

女人柔媚的煙波掃了他一眼,伸手就撫上他的臉,「就憑你這張臉,本夫人就不捨得不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