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三百三十章:大結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章:大結局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從昨夜就被封鎖的皇城內透著一股壓抑的氣息。

仿若黑雲壓頂。

整座禁宮已經被六皇子旗下的將領袁重控制。

內城兵馬司統領被俘,六皇子已經坐在了萬民殿。

萬民殿後是承平帝養病的寢殿。

危在旦夕的承平帝床邊坐著韋貴妃,六皇子等人。

在蕭博簡還沒帶著楚璉到達萬民殿之前,韋貴妃已經開始「苦口婆心」的勸慰。

「聖上,都這個時候了,您已經別無選擇1

韋貴妃一揮手,年輕的內侍就捧著托盤走到了龍床邊,托盤裡放著一封打開的明黃聖旨。

聖旨上的內容已經擬好,傳位於六皇子,離這封聖旨奏效唯一缺的就是傳國玉璽的章印罷了。

直直躺在床上的承平帝臉色憔悴慘白,一雙原本如鷹一般犀利的眼眸此時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他死死瞪著面前帶著虛偽笑容的成熟女人,彷彿帶著無盡的怨恨。

以往承平帝一個目光就能叫韋貴妃瑟瑟發抖,可此時韋貴妃彷彿毫無所察,她笑的越發燦爛,甚至眼底還帶著幾分痛快。

她嬌聲道:「聖上若是沒有力氣蓋玉璽,可以告訴臣妾玉璽在哪裡,臣妾幫您取來蓋上。」

承平帝彷彿不願再看到韋貴妃虛假的面容,他閉上了眼,偏了頭。

就在承平帝閉上眼睛的瞬間,韋貴妃和六皇子臉色一瞬間黑沉如墨。

六皇子用力甩了甩袖袍,黑著臉轉身出了內殿,外頭等候的部下瞧見主子的臉色就知道事情未成。

大武朝想要正式繼位,成為正統,必須要有兩樣東西,其一是詔書,其二就是傳國玉璽。

詔書可以偽冒,傳國玉璽卻不行。

他控制了皇宮,卻遲遲不能弒君,恰是因為還沒能得到傳國玉璽!

「蕭無竟可到了?」六皇子冷著臉問。

他雖然才十五六歲,但已經野心勃勃。

部下方才收到消息,正想著彙報六皇子,他就親自來問了。

「回殿下,蕭大人已到太和殿,不時就到萬民殿。」

聽到這個消息,六皇子一陣激動,「事情可辦成了?」

「蕭大人傳來消息,一切順利,叫殿下莫要擔心。」

六皇子忍不住一陣爽朗大笑,因為這個消息,心中鬱結頓時全消。

「我就知道無竟不會叫我失望的。」

六皇子為了早些見到蕭博簡,親自走到萬民殿殿前等候。

帶著一隊人馬快速走向萬民殿的蕭博簡看到殿前六皇子還沒完全發育好的急迫身影,嘴角勾起,露出一抹陰冷的笑。

後殿,坐在承平帝龍床邊的韋貴妃突然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她微微傾身,挨近了承平帝,壓低聲音在承平帝耳邊道:「聖上現在不想拿出玉璽不要緊,一會兒有一個好禮物送給聖上,聖上到時候要用玉璽來換哦!不然葉姐姐九泉之下也不會原諒聖上的。」

韋貴妃聲音雖然軟糯,卻像是毒蛇吐出的信子一樣可怕。

這句話叫承平帝裝都裝不下去了。

他霍然睜開帶著赫赫威嚴的眼眸,緊緊盯著韋貴妃,此時他眼裡哪裡還有一點兒病弱的氣息,分明是一隻被惹怒的暴虐雄獅。

「你說什麼1

原本還囂張氣焰的韋貴妃頓時像是被人掐住喉嚨一樣,一句話也不敢說出來。

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她盯著承平帝難看的臉色,這才想起來,此刻躺在床上的男人已經不是那個世間最尊貴的天子,而是一個中了慢性毒藥、病入膏肓的病秧子。

剛剛被嚇出來的恐懼頓時消散了下去。

她咯咯笑了一聲,「臣妾勸聖上還是留點力氣吧,否則見不到您與葉姐姐的骨肉可怎麼是好1

片刻時間,承平帝已經重新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演了這麼久的戲,如果這個時候暴露豈不功虧一簣,冷靜過後的承平帝又成了病危的病弱帝王。

果然沒多久,楚璉就被六皇子和蕭博簡壓了進來。

承平帝看到被押解的楚璉頓時「目恣欲裂」。

楚璉早已從賀常棣嘴裡得知了她這具身體的隱藏身份。

她與賀常棣一樣,從未想用這個隱藏的帝女身份做些什麼,可有心人卻不是這般想的了。

面對此刻的情景,她倒是沒有多少驚訝,甚至看向承平帝的眼神也沒有多少吃驚。

六皇子很滿意父皇的態度。

他一把從蕭博簡手中搶過楚璉鉗制在身前,而後右手握著一把匕首抵住楚璉纖細白皙的脖頸。

「父皇,你若是不想皇妹這麼年輕就離世,還是交出玉璽吧1

承平帝整個人都氣的顫抖,若不是被人鉗制威脅,楚璉定然要笑出聲來。

承平帝壓根就沒中毒,當初承平帝的情況,繆神醫私下裡告訴他們夫妻了,他身體里堆積的慢性毒素已經解了。

六皇子和蕭博簡的目光都死死盯著承平帝。

承平帝眼神掙扎了許久,終於長嘆了口氣,閉了閉眼睛,艱難睜開后就對著一直站在一邊的魏公公揮了揮手,嘶啞著嗓音道:「取出來……」

魏公公滿臉震驚,張了張口,好似想要勸阻承平帝,但在他堅定眼神的注視下還是敗退下來,無奈地輕嘆一聲,轉身去了殿內一個隱蔽的地方,觸動了一處開關,在隱藏的機關里取出一個精緻的明黃色景盒。

六皇子一瞬間臉色激動的泛紅,連楚璉也管不了,鬆手三兩步走到魏公公面前,一把奪下魏公公手中的盒子,迫不及待地打開,當看到裡面的東西,他整個人都興奮的顫抖。

是玉璽,真正的傳國玉璽!

因為是皇室血脈,每個皇子都能夠分辨玉璽的真假。

六皇子也不例外。

就在六皇子喜出望外,幻想著自己能登上那個千萬人夢寐以求的位置時,突然手中捧著的物品消失,而他的人也被鉗制起來。

他簡直不敢相信方才一瞬間發生的一切。

一雙眼睛都要瞪地鼓了出來。

當發現下命令制住自己的人就是他最信任的蕭博簡時,他怒極攻心,像是一頭髮瘋的野狗。

「蕭博簡,你想做什麼!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嗎1

六皇子幾乎是吼出來的,他大喊著自己的近衛來救人,可是沒有一個人動彈。

他失去理智瘋狂喊叫的模樣就像是一個瘋子。

突然的變故讓楚璉也驚詫不已。

不過她沒有愣神多久,看了看四周,迅速找了一個存在感小的地方挪了過去。

雖然這個時候整個後殿都被蕭博簡的人圍了起來,她知道自己此時根本就逃不出去,但是降低風險,讓自己更安全她還是能做到的。

蕭博簡捏著手中衛甲交來的裝著傳國玉璽的錦盒,冷冷一笑,掏了掏耳朵,好似嫌棄六皇子聒噪,對鉗制住六皇子的黑衣男人遞了一個眼神。

黑衣男子手刀一起,六皇子就暈了過去,軟倒在地。

承平帝發現楚璉暫時沒有危險后,心裡也放心一分,不過他面上並未表現出來,而是還像先前一般虛弱要死的模樣。

他死死瞪著蕭博簡,彷彿不敢相信這一切。

蕭博簡似乎對承平帝這樣驚恐又敬畏的眼神很滿意,他揚著嘴角朝著承平帝走了兩步。

「聖上,這一切,您是不是都沒想到?」

承平帝咳嗽著忿恨的詢問道:「你到底是誰,什麼目的1

蕭博簡哈哈一聲大笑,「我是誰,聖上當然不知道,可是蕭容聖上必定不會不記得吧1

承平帝臉色驟然一變,這次不是偽裝的,是真的驚訝。

蕭容!

在記憶中如此熟悉的名字。

曾經他最好的兄弟,在九龍奪嫡中,是他得力的左膀右臂,等到他登基,他是他最信任的錦衣衛統領,可惜後來呢!這位叱吒風雲的男子卻被抄家滅族,永遠消失在歷史的塵埃里了。

「你……你是蕭容的兒子1

真相這樣一揭露,承平帝就發現眼前絕美的男子確實有蕭容一點點的影子。

「聖上真是好眼光!不愧我努力了這麼久,終於要報了殺父滅族之仇1

承平帝突然劇烈的咳嗽起來。

楚璉在一旁瞧著這情形,黛眉蹙起,原文後文的事情她並不知道,所以對於蕭博簡竟然有另外的身世也是被瞞在鼓中的,沒想到他與承平帝之間居然有這樣的恩怨。

「您是不是從未想過還會有這一天?哈哈哈,今日您不但要用您的性命和天下給我的父親和家族陪葬,還要搭上您最心愛的女兒。您此時是不是很開心呢!放心,您痛苦不了多久了,很快就能見到我父親了。」

蕭博簡痛快的說出這番話。

他從衛甲手中接過一柄短劍,就要朝著龍床上的承平帝刺去。

楚璉駭了一跳,可是她待的這個角度,根本就無能無力,不過就算她離得近,她也仍然救不了承平帝。

就在蕭博簡要動手的時候,衛甲突然耳朵一動,立即出手攔住蕭博簡,臉色嚴肅道:「主子,外面有人。」

衛甲聲音一落,這座後殿從四面八方都湧來黑衣護衛,眨眼工夫,就將蕭博簡、衛甲以及叛黨圍個水泄不通!

楚璉剛往後退了一步,就被擁入一個熟悉堅實又安全的懷抱。

直到賀常棣將楚璉實實在在抱在懷中,他一顆心才落到了實處,天知道,他在趕來的路上心跳緊張的幾乎快要停止。

他伸手摸了摸楚璉冰涼的手,把身上的玄色披風解下來箍住楚璉冰涼的身體。

「璉兒。」賀常棣低低喚了一聲。

楚璉按住他溫熱的大掌,低聲回應,「放心,我沒事。」

有了賀常棣在身邊,楚璉此時什麼也不怕。

等確定了楚璉安全,賀常棣將媳婦兒交給來越照顧,自己隨著四皇子晉王走到承平帝床榻邊,跪下請安並請罪。

「微臣/兒臣救駕來遲,還望聖上恕罪。」

蕭博簡望著滿殿晉王和賀常棣的人,怎麼也無法相信會是這樣的驚天逆轉。

他抖著手指著賀常棣和晉王,「你……你們1

還沒等到蕭博簡吃驚夠,原本應該病入膏肓的承平帝竟然安然從龍床上坐了起來。

而且眼神清明,說話中氣十足,哪裡像是一個病危的無力老人。

蕭博簡眼睛再次瞪大,「陸欒,你沒事!你是裝的1

陸欒是承平帝的名字,自從他坐上這九五之尊的位置后,已經許多年沒人敢這麼稱呼了。

蕭博簡的膽子真是不小呢!

衛甲橫劍擋在蕭博簡身前,極力護著他。

承平帝將地上晉王和賀常棣扶起來,冷冷哼了一聲,聲音洪亮道:「拿下逆臣賊子1

頓時侍衛就攻向衛甲和蕭博簡。

衛甲功夫高超,即便是還保護著蕭博簡,侍衛們仍然近不了他的身。

賀常棣提劍親自出馬,一刻鐘后終於將衛甲擊斃,擒住蕭博簡。

此時的蕭博簡哪裡還有一點風流狀元郎的模樣,他形容狼狽,烏髮散亂,他憤怒地盯著承平帝,怒斥道:「陸欒,你這個背信棄義的人,我父親當初那樣衷心於你,你居然因為忌憚他的能力,滅我家族!你這個昏君1

賀常棣已回到楚璉身邊,輕攬著她旁觀著這場鬧劇。

承平帝走到被侍衛壓在地上的蕭博簡身邊,居高臨下地俯視他,隨後冷嗤一聲。

「你父親難道沒有告訴你真相?」

蕭容之死純粹是自找的。

他與承平帝確實是好兄弟,不過兄弟妻不可欺,那個時候他卻看上了葉蕁,對葉蕁起了心思,後來多次離間承平帝與先帝的關係,若不是承平帝早有防備,指不定已經被蕭容暗害。

從承平帝口中得知真相的蕭博簡併不相信,可這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

承平帝先是朝著楚璉的方向看了一眼。

接觸到楚璉對他並不親近的眼神,心中一陣失落,最後他朝著早已縮在角落恨不得變成隱形人的韋貴妃看去。

韋貴妃剛一接篡的目光就是一抖。

而後匍匐在地,羨面前,哭求道:「聖上,聖上饒命,臣妾是被蕭大人和六皇子逼迫的啊1

承平帝冷笑一聲。

韋貴妃渾身發抖,「聖上,您就算厭棄臣妾,也要看在樂瑤公主的份兒上饒臣妾一命吶1

「拖下去。」

承平帝眼中再無眼前跪地哀求的女人,韋貴妃被人迅速用布塞住了嘴巴拖了下去。

里三層外三層被圍住的皇城在半個時辰內人潮退去。

浩浩蕩蕩的一場逼宮仿如一個笑話。

儘管承平帝再三挽留,楚璉還是出宮回了安遠侯府。

她畢竟剛生產完沒多久,經歷這番變故,身體早已透支。

小石頭被第一時間接回到了府郟

不管是靖安伯府的靖安伯夫婦,還是老太君,亦或是魏王夫妻和端佳郡主,都來安遠侯府看望楚璉和新出生的小石頭。

賀家的第一個曾孫,老一輩恨不得將小石頭捧在手心裡。

小石頭的大名最後是承平帝賜予的,賀延,松鶴延年,取長壽之意。

六皇子意圖逼宮造反,賜鴆酒,韋貴妃賜白綾。

蕭博簡同謀,謀奪皇位,同時勾結外族,當即午門斬首。

英國公府、韋貴妃之妹韋逢紫連坐,英國公府褫奪爵位和丹書鐵,貶為平民,發配邊疆。

賀常棣屬下兩日後在一處偏僻農居尋到楚鳶和其丫鬟笑琴的屍體,調查之下才知道是蕭博簡的人做的。

小石頭剛滿月,就封了世子,等他百天過後,靖安伯府老太君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

來年暮春,老太君過世。

遠在偏遠莊子的賀瑩母女終於得回一趟盛京,等辦完老太君的後事,賀瑩母女被靖安伯安排人送回了泗陽。

這年五月,四皇子晉王被封儲君,大婚定在八月,太子妃乃是出自山東豪族的司馬卉。

六月,承平帝給端佳郡主和賀二郎賜婚。

等到太子妃過門三個月,承平帝宣布退位,臨退位前,他想要敕封楚璉為郡主,被楚璉拒絕了。

在楚璉心中,她不過是承平帝對葉蕁的寄託,而且她確實不是承平帝真正的女兒,這樣的榮寵,她受之有愧。

晉王即位后兩年,賀常棣以二十五歲的年紀進入內閣,成為朝堂中最年輕的內閣首輔。

這一年,楚璉再次懷孕。

盛京城的生活里,楚璉有愛人有美食有好友,時光平淡又美好的繼續著……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