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一章 鬼節送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鬼節送親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 空氣很靜,牆上的吊鐘緩慢的擺動著,坐在梳妝台前面,我擰開那隻最鮮艷的口紅。

紅的刺目,抹在蒼白的嘴唇上如血一樣的綻放開來。

順著我完美的唇形緩緩拉下,卻在揚唇微笑的一瞬間看到一隻蒼白的手悄無聲息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心臟突兀的狂跳起來,猛的轉過身卻看到了母親那張枯瘦的臉,指間的那隻口紅掉落在地,直接斷成兩截。

「媽1,我捂著急促起伏的胸脯小心乙簧。

母親微笑,一身黑色的緊身旗袍將她的皮膚襯托的比雪還要蒼白。

「都是要做新娘子的人了,還這麼毛毛躁躁1,母親伸出手輕撫我的頭髮,「婉兒,該上花轎了1

說完,母親挽住了我的手走出了貼著大紅喜字的室,出門的一瞬間我望了一眼牆上的掛鐘,時針指在11和12之間。

……

我叫溫婉,今天是我出嫁的日子,而母親正準備午夜送親。

母親脾氣古怪並且一向迷信風水,將結婚的日子選在七月十四原本就很奇怪,偏偏還在午夜送親,要知道過了午夜就是七月十五,鬼門關大開的日子!

正常人都不會答應這個要求,可是我有一個足夠愛我的未婚夫和他那個完全西方化不會在意農曆的家庭。

沒有爆竹,沒有喧嘩,來到小區門口的時候只看到一頂大紅色的轎子和四個穿著小馬褂戴著西瓜帽低頭不語的轎夫,而四周靜的似乎聽不到一點的聲音。

「婉兒,上轎吧1,母親掀開轎簾,昏黃的燈光下我看到她的一側嘴角嘴角微微的上揚。

我點了點頭,而後抬起那隻穿著紅色繡花鞋的腳踩了進去,剛剛坐穩我便一把抓住了母親的手。

「媽,你的葯吃了沒有?1,我擔憂的望著母親。

母親楞了一下,而後輕輕點頭。「吃了,我已經沒事了!記住我的話,新嫁娘未圓房前不能開口說話1

說完,帘子緩緩的落下。

也許大喜的日子不該問這樣不太吉利的事情,可是母親前段時間遭遇了嚴重的車禍,嚴重到醫生宣布腦死亡並且幾度下達病危通知書之後,她卻奇般的活了過來。就是因為有了這一次的失而復得,叛逆如我才對母親百依百順。

轎子搖搖晃晃起來,我趕緊掏出了藏在衣服裡面的手機。

電話通了,丁凡急促的聲音從裡面傳進耳朵。「溫婉,我現在正在機場1

丁凡,那個足夠愛我的未婚夫,我們交往了三年,關係僅停留在純純的牽手和擁抱之間。

「那你快一點,我都上花轎了1,小聲的說完這些,我的臉瞬間燙了起來。

「好,我會儘快趕回來!總之,不會錯過我們的洞房花燭1,丁凡笑了起來,聲音軟軟的。

還想說些什麼,電話卻突然『嘟』的一聲掛斷了,將手機放在膝蓋上竟然發現上面的信號一格都沒有。

這是到了哪裡?!居然會沒有信號?!

收好手機,小心翼翼的掀開了帘子,沒有看到任何景物卻只看到了一片白茫,四周有著昏暗卻不知道從哪裡射出的光,除了層層疊疊的霧便只能看到轎夫搖搖晃晃的身影。

轎夫走的很慢,慢到我能看到他們的腳停在半空足足幾秒鐘才緩緩的落下,這樣的慢動作讓我的腦中泛起一種怪異的感覺,頭髮不由自主的發麻起來。

我不知道母親怎麼想到要在午夜送親,關鍵是從我家到丁凡家的別墅,光車程就需要一個半小時不止,這樣抬著轎子走著過去,到了那裡豈不是天都要亮了?!

心裡有些慌了,因為我沒有看到母親的身影,等我掀開另一邊的帘子將頭伸出去的時候,一張臉卻突然放大在視線之中。

『隘的一聲尖叫起來,整個身子摔在了轎子裡面,而就在我驚慌失措的想要跳下轎子的時候,母親的聲音卻輕飄飄的鑽進了我的耳中。

「婉兒,你怎麼了?1,母親掀著帘子,一邊配合著轎子的速度走動,一邊皺眉盯著我。

原來剛剛是她?!最近這段時間,母親總是會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我的身邊,沒有一點的腳步聲。

「媽,你剛剛嚇到我了1,我捂著胸口呼吸急促的望著母親,「剛剛我以為你是……」

「你以為我是鬼?1,沒有等我說完,母親幽幽的開口,在我錯愕之際卻笑出了聲音。「就算我是鬼,我也不會害自己的女兒1

說完,母親緩緩的放下了帘子。

就在那一瞬間,我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拿出來一看是鬧鐘響了,而上面的時間顯示著0:00。

自從母親出院之後,就養成了半夜吃夜宵的習慣,雖然我不知道她吃的是什麼,可是總是由我叫她起床,來之前這個鬧鐘忘記取消了。

正準備按掉鬧鐘的時候,帘子突然被風刮開了,而後一陣冷風帶著灰塵直接衝進了轎子,下意識的伸出手擋住眼睛,一片枯葉卻順勢撞在了我的掌心。

伸手抓住,準備丟出轎外,卻發現抓在手心的根本不是什麼枯葉,而是一張……殘缺的冥幣!

那張冥幣的一端卷裹著黑色的灰,而另一端沾著黏糊糊的東西正被我死死的抓在手心。

見此,我整個頭皮都炸開了,趕緊將手伸出去企圖甩掉那張冥幣,卻在身體傾斜伸出頭的一瞬間在前方的濃霧中看到了一頂搖搖晃晃的大紅花轎。

那頂大紅花轎有些眼熟,不是眼熟,而是和我的花轎幾乎一模一樣,四個轎夫同樣穿著小馬褂,那西瓜帽低低的垂下,讓人看不清五官。

在那緩慢的動作下,我們的轎子似乎越來越靠近,而與此同時我看到了那個和我從同一邊探出頭的新娘。

同樣的紅色的旗袍,同樣挽著髮髻,唯一不同的是,那新娘的臉極其的蒼白,臉頰上有兩塊圓形的腮紅特別的刺眼,而她的嘴唇是撅在一起,小小的只塗著圓圓的一點口紅。

新娘的表情很怪異,望著我連眼睛都不眨一下,而等那轎子和我們的轎子擦肩而過的時候,我觸電般的丟開帘子縮回了轎子裡面。

那根本就不是什麼新娘,而是一個……紙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