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章 紙新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紙新娘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 那轎子裡面,是一個被打扮成新娘的紙人!

在醫生在給我母親下最後一次病危通知書的時候,我曾萬念俱灰的去了喪葬店想要給母親準備後事,也就是在那天晚上看到了放在喪葬店門口的那兩個紙人!用竹子撐起的骨架,用薄紙做成的皮膚,惟妙惟肖,嚇的我當時直接摔倒在地半天爬不起來。

這到底是誰?!半夜三更讓一個紙新娘坐花轎?!

突然意識到十二點已過,已經是七月十五的時候,一股惡寒從骨子裡面滲透了出來,直逼出了我一身的冷汗。

「媽……媽……」

我輕聲呼喚,卻不敢提高音量,像是怕驚動什麼。

「我在1,母親的聲音在轎子外面響起。

「媽,你看到……看到對面的那個花轎了嗎?1,我慢慢的貼緊轎子的一邊,試圖尋找母親的所在。

「看到了,和你一樣1,母親的聲音很淡,像是不帶著一絲的感情。「那是結冥婚的1

「媽……」

「我記得來之前就囑咐過你,新嫁娘未圓房之前不能開口?1,母親冷冷的打斷了我。

不敢做聲,而後空氣再一次陷入了死寂。

我不敢質疑母親的怪異,更不敢再次探頭出轎張望,所以只能緊緊的絞著雙手不停的祈禱能夠早點到達目的地,在那搖搖晃晃之中,原本就幾天沒有合眼的我,迷迷糊糊的閉上了眼睛。

……

「婉兒1

就在我半睡半醒的時候,母親的聲音突然在耳膜裡面炸開,等我猛的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已然置身在一間昏暗的大廳內。

這裡我很熟悉,是丁凡的家!

我……是什麼時候到達這裡的?!

驚訝的四處張望,卻沒有看到一個人,而母親此刻正挽著我的胳膊面帶微笑。

「已經拜過天地了,現在,我送你入洞房1,母親目不轉睛的望著我,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

「我已經拜過天地了?1,我茫然的望著母親,太陽穴有些脹痛。

「傻孩子,又說胡話1,說到這裡,母親直接挽著我往樓上走去。

那樓梯是木製的,走起來會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我頭很疼,疼的有些抬不起來,所以只能看著自己的腳不停的移動,等腳步停了下來,我抬起頭看到了一扇門。

「進去吧1,母親擰開門,直接將我推了進去。

屋子裡面一片漆黑,我準確去摸索開關,一隻冰冷的大手卻一下子按住了我順著牆壁遊走的手,而後我的身體突然後傾直接倒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驚慌的跳起來,卻在轉身的瞬間一下子貼上了一個似曾相識的懷抱,黑暗之中我只能看到了一雙深邃的眼睛,那裡面閃著氤氳的光。

是丁凡?!

「你回來了?1,我低呼出口。

「這是我們的洞房花燭1,丁凡沙啞的說了這麼一句,便堵住了我微張的嘴唇。

當兩個人摔倒在那張軟綿的大床之上,我的衣服瞬間不翼而飛。

……

這是要……洞房嗎?!可是我還沒有準備好!為什麼丁凡的身子這麼冷?!那種冷似乎能從皮膚滲透進入骨髓!冷的讓人止不住的打冷顫!

丁凡的吻霸道而又囂張,似乎想要將我碾碎一般,肺中的空氣幾乎完全被抽空,在丁凡的大手突然粗魯的撫上我的胸口時,我終於忍不住狠狠的在他的下唇上面咬了一口。

這麼一下咬出了一嘴的血腥氣,也讓丁凡鬆開了我的唇,但是雙臂依舊固執的置於我的身體兩側,將我束縛在他的可操控的範圍之內。

丁凡的臉離我只有五公分左右的距離,除了他帶著光的眸子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輪廓,望著那對深邃的眼睛,我的呼吸越發的急促,甚至可以感覺到那呼出的氣流噴在他的臉上再反彈回我的鼻腔。

「丁凡,別這樣1,我伸出手抵住了丁凡的胸膛。

但是,幾十秒鐘之後,我的手便觸電般的縮了回去。

丁凡的身體很冷很硬,像是常年放在冰箱里的一塊凍豬肉,那寒直接讓我的手指肌肉痙攣著抽痛起來。可是這不是關鍵!關鍵是剛剛接觸的半分鐘的時間裡,我……沒有感覺到他的……心跳!

是的!沒有心跳!

想到之前送親路上的那頂花轎,想到花轎裡面那個詭異的紙新娘,我背後的毛孔突然大片大片的收縮起來,而後沿著脊背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

「今晚可是我們的洞房花燭1,黑暗中丁凡突然沙啞的開口,而與此同時陽台上的窗帘突然被風刮的瘋狂扭動起來。

只是那麼一瞬間,窗外電閃雷鳴,而我的心早已經亂的沒有了節奏。

「丁凡我覺得……」

話還沒有說完,便硬生生的被我咽回了喉嚨,因為一道閃電劃過,我看到了一面鏡子!

那是一面和牆體一樣高的落地鏡,鑲嵌在床對面的牆上,而此時鏡中我的以一種極其怪異的姿勢仰躺在床上,而在我身體的上方那原本屬於丁凡的位置,此刻卻……空無一物!

是的!是的!什麼都沒有!在那面鏡子中除了我,根本看不到丁凡的身影!在另一道閃電的映照下,我移回了目光,當一張陌生男人的臉突然出現在視線之中時,我終於忍不住尖叫起來,而他的那頭銀色的短髮跟著閃電一起印進了我的眼底。

扯開嗓子失聲尖叫,那聲音將我的耳膜震的生疼,可是就在我準備伸手反擊的時候,卻一下子撲了一個空,而後整個人從床上摔了下來。

身體和地板重重的撞在了一起,那疼痛像是火苗一樣從後背滿眼開來,可是我顧不得這麼多趕緊爬了起來。

事情太過詭異,詭異到無法用常理解釋!心裡只有一個聲音在對我大吼,快點離開這裡!但是,離開之前我必須穿上衣服!

外面的雷聲一聲比一聲向,閃電一次比一次的密集,借著那忽明忽暗的光我看到了地上的衣服,當我伸出手準備去拿的時候,一隻手比我更快速的將那些衣服抓住,而後慢慢的伸到了我的面前!

再一次驚恐的叫喊出聲,因為我只看了一隻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