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九章 被鬼丟下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被鬼丟下樓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 王奶奶……在電視機的屏幕上竟然沒有倒影的!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昨晚在丁家,在那張正對著大床的鏡子里,我也同樣沒有看到傾城的存在!難道,王奶奶也是……鬼?!

想到這裡,我一個趔趄直接撞到了後面的柜子上,緊跟著便聽『啪嗒』一聲清脆的響聲,好像是把什麼東西碰掉在地了,等我小心翼翼的轉身一眼便看到一個陳舊的香爐。

那柜子上面的正中央擺著一個上了灰的香爐,裡面插著幾根參差不齊並且已經熄滅的短香,而香爐的前面擺著兩個盤子,一個裡面裝著生霉發臭的饅頭,另一個則放著早已經乾癟皺皮的蘋果。

捂住砰砰亂跳的胸口,我的目光從那些古怪的東西緩緩的移動到柜子的下方,此刻一個相框正背面朝上的卡在了地上,等彎腰拿起反過來的一瞬間整張頭皮都炸開了。

那是一張黑白色的照片,照片裡面的人……就是王奶奶!這,是一張遺照!

王奶奶……王奶奶果然是鬼!我怎麼會沒有想到?!在傾城沒有現身的情況下,王奶奶居然看到了他,不是鬼又是什麼?!我……我居然在短短的一天之內,連續撞見了三個鬼!

「溫婉,喝水啊1,正驚恐不安之際,王奶奶的聲音幽幽的從身後傳來。

我的心臟猛的停跳一下,便突然不規則的狂跳起來,而後我在轉身的瞬間趕緊將照片收到了背後。

「溫婉,別怕!你媽現在不在1,王奶奶將一杯水遞到了我的跟前,「別怕啊!奶奶保護你1

王奶奶陰森森的說完這些話,滿是皺紋的臉皮不自然的抽搐起來,而我的膀胱已經被嚇的極度充盈起來。

「我……我要去洗手間1,我放下杯子結結巴巴道。

王奶奶沒有說話,只是僵硬的將手指向一個方向,而後我瘋了似的跑了過去,等進到裡面之後一把將門給重重的關上,並且迅速的反鎖住了。

做完這一切,我呼呼直喘。

我好害怕,但是怕歸怕生理問題還是要解決啊,否則我會尿褲子的!

捂住膀胱我一臉痛苦的轉身,卻突然看到坐在馬桶上面的傾城,還沒有等我失聲尖叫,那傾城便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襠部。

「老婆,你色!你怎麼可以偷看人家噓噓1,傾城咬住下唇,一臉萬年小受的模樣。

「你是鬼耶,你幹嘛學人小解?!你……」

話才說到這裡,我愕住了。對啊!傾城也是鬼啊!不過他一個男鬼,為什麼不是站著噓噓卻是坐著的?!

「傾城1,我走到傾城的面前一把抓住他,「告訴我,外面的那個是不是鬼?1

我直勾勾的望著傾城,希望他給我一個否定的答案,可是沒有!他,點頭了!

「是啊1,傾城一臉的茫然。

「是?!你居然說是?!為什麼她是鬼你不告訴我?1,我壓低聲音惡狠狠的盯著傾城。

傾城蹙眉,好看的眼睛裡面儘是無辜。「你又沒問1

我抓狂了,失控的抓住傾城又捶又打,直到敲門聲響起。

「溫婉,你怎麼還不出來?!是不是沒有帶手紙啊?1,王奶奶沒有聲調的聲音從門縫鑽了進來,像是用叉子刮在玻璃上的那麼尖銳。

「手指?!不不不!我不要手指,我自己有1,我趕緊回答,生怕王奶奶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

「哦!那快點出來啊!我有好多好多話要和你說呢1,王奶奶說完這句,外面就再也沒有了聲音。

感覺到王奶奶離開了,我撇著嘴巴可憐兮兮的望著傾城,正想著怎麼開口求他帶我逃離,可是這貨卻突然後退一步雙手捂胸。

「老婆,請你別用這麼饑渴的眼神看著我,我會怕1,傾城小心翼翼的望著我,緊緊護著胸部。

饑渴?!在這種情況下,誰特喵還饑渴得起來啊?!

「你先告訴我,我媽是不是鬼?1,我壓低聲音小心翼翼的望著傾城。

傾城搖頭,「她不是鬼1

呼,太好了!我媽不是鬼!

「那你帶我離開這個鬼地方好不好?!我真的好害怕啊1,我苦著一張小臉揪扯著傾城的衣袖,「拜託拜託,帶我離開1

聽我這麼說,傾城挑眉。「你這麼怕鬼?!以後還怎麼跟我的家人相處?1

「蝦米?1,我詫異了一下,「你說什麼?1

「我是說,你得從現在開始學會適應!因為……」,傾城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因為,我全家都是鬼1

『全家都是鬼』這幾個字如驚雷一樣,直接將我炸了個半死。

腦子被驢踢了,才會和他的鬼家人相處,我又不傻!不過現在我可不能表現出有任何的不情願,因為我還指著傾城將我帶走呢。

「以後再適應好嗎?!現在你能不能先帶我離開?1,我可憐巴巴的望著傾城。

「好啊!叫聲老公聽聽1,傾城挑眉望我。

趁火打劫是吧?!早晚找法師收了你!

「老公1,我瞪大眼睛皮笑肉不笑的望著傾城,硬生生的從牙縫裡面擠出這幾個字。

「乖1,傾城摸了摸我的頭,跟逗狗一樣。

「快點快點,用最快的速度讓我離開這裡1,我急促道,不快點離開我怕王奶奶很快就會進來了!

「好!要快是吧?1,傾城眯著眼睛望著我,「你確定要快嗎?1

「是是是!越快越好1,我趕緊點頭,「來吧1

話音剛落,傾城直接將我攔腰抱起,並且徑直走到了窗戶邊,我以為這貨要帶著我飛出去的時候,他居然直接將我丟出了窗外!

沒錯!是丟出了窗外!

我的媽呀,這可是二十八樓啊,摔下去我不阿彌陀佛直接見佛祖了嗎?!混蛋,這個死鬼就是特喵的不靠譜!

感覺自己身體迅速的下墜,並且不停的旋轉,耳邊呼呼的風像是刀子一樣割在我的臉上,可是這些疼痛就不算什麼,真正讓我驚恐的是那視線中越來越近的地面。

眼看著就要摔在地上,我大叫著閉上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