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十三章 母親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 母親死了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 猛的驚坐起身,卻發現一片光亮,反射性的閉上眼睛等適應了才緩緩的睜開。

這裡是我的室?!那個銀髮面具男呢?!昨晚我們分明是在一起的!我到底是怎麼回來的?!

最後的記憶像是被抹殺了一般,我努力回想卻引來一陣頭痛欲裂,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門突然響了幾聲,而後母親推門而入。

「婉兒,你醒了?」,母親走到我的床邊坐下來對著我微笑。

「媽,現在幾點了?1,我揉了揉頭髮,試圖讓自己儘快清醒起來。

「十二點了!看你睡得香,沒忍心叫醒你1,母親拍了拍我的肩膀,「起來洗漱吃飯吧1

見母親要走,我一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隨後又迅速的鬆開。

她的手,比以前還要冷!

「怎麼了?1,母親皺眉,眉眼間有著疑惑。

「沒……沒有!不是,媽!我昨晚……怎麼回來的?1,我小心翼翼的望著母親,「誰送我回來的?1

聽我這麼說,母親眼角的疑惑更重。「傻孩子,你昨晚自個回來的啊!一回來倒床就睡,怎麼喊也喊不醒1

自己回來的?!可是完全沒有印象啊!

正想著,外面的門『砰砰砰』的響了起來,是很用力的那種,我甚至感覺到了腳下的地板在輕微的震動著。誰來了?!明明有門鈴,為什麼敲門?!

「我去開門,你快點起來吧1,母親說完,轉身就走。

我掀開被子雙腳落地,剛想尋找拖鞋的時候,卻聽到開門的聲音,接著便是一陣凌亂的腳步聲。

「我們是海城警局的!你是溫芩嗎?1,一聲渾厚的聲音從客廳傳進我的耳朵。

警局?!

聽到這個詞,我反射性的感覺到不安,於是光著腳跑了出去。

等我的跑到客廳,發現三個穿著制服的警察,正面無表情的站在母親的跟前,手裡各自舉著一張工作證。

「媽,怎麼回事?1,我三步並兩步的走到了母親跟前,一把抓住她的手。

為首的那個粗眉警察將目光轉到了我的身上,「你就是溫婉?1

「是1,我用幾乎看不到的幅度點了點頭。

「那就對了1,粗眉警察將工作證收回口袋,「丁凡你認識嗎?1

「我……我認識1,我小聲道。

「丁凡昨天在家被人殺死了!我們需要你們回去協助調查1,粗眉警察脫口道。

什麼?!丁凡……死了?!

我盯著警察,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所以,請你們回去接受調查1,粗眉警察說著,往前靠了一步。

「什麼叫請我們?1,我歪著頭望著粗眉警察,「如果是協助調查,不應該是我一個人去嗎?1

警察的眼中有古怪,我敢肯定!因為,他望著我的時候很淡定,望向母親的時候卻是帶著警惕,隨時隨地反擊的警惕感。

「因為,昨晚有目擊者見到過你的母親,從丁家的別墅出來1,粗眉警察說到這裡,眼神變得凌厲。

「怎麼可能,我媽昨天一直在家!我……」

還沒有等我說完,粗眉警察便打斷了我。「是不是,到了警局再說1

正想和警察理論,母親卻突然按住了我的肩膀。

「婉兒,不怕1,母親微笑,若無其事的那種。「媽先去換件衣服1

說著,母親轉身,可是沒有走出兩步卻突然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媽1,我大叫一聲,撲了過去。

……

母親不省人事,被警察送進了醫院,看到雙目緊閉臉上沒有一絲血色的母親被推進搶救室,我的心跟著砰砰亂跳起來,那惶恐的感覺彷彿讓我回到了一年前,突然間感覺到好害怕。

丁凡死了,警察懷疑是母親做的,可是這怎麼可能?!丁凡一米八的個頭,別說纖弱的母親,就算是我和她聯手也按不倒他!而且,我母親有殺丁凡的動機嗎?!

沒錯,母親是說過要去找丁凡,可不會三更半夜去,縱使丁凡對我的背叛讓她憤恨,卻不足令她起了殺機啊!

目擊者是誰?!一定是眼花了!一定是!

正魂不守舍之際,急救室的門開了,一個帶著口罩的醫生探出半個身子四處張望,而之前的粗眉警察大步的走了過去。

看到他們在耳語,我想要靠近卻被另外兩個警察給阻止了。

醫生在粗眉警察的耳邊說了幾句,那警察立馬變了臉色,而後直接跟著醫生走進了搶救室。

看到這一幕,我的腦袋『嗡』的一聲響了起來,直覺告訴我,母親出事了!

想到這裡,我直接沖向搶救室,卻被兩個警察的一左一右的抓住了。

「放開我!我要找我媽!放開我1,我扯開嗓子大喊,完全顧不了這是不是醫院,我該不該需要安靜。

「沒有隊長的命令,你哪都不能去1,其中一個警察嚴肅著一張臉,索性將我反手束祝

「憑什麼?!我不是嫌疑犯!你們不能這麼對我!裡面的那個是我媽!我不能讓她出事1

我拼了命的扭動身體,見警察還是不放我,我的頭使勁的撞向其中一名警察的鼻子,等他吃痛的鬆開我,便一腳踹向另一名的襠部,而後順利的逃開了束縛。

等我跑向急救室的大門準備伸手去拽的時候,那門卻突然被推開了,從裡面走出來的粗眉警察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將我推了一個踉蹌,而後在後面的兩名警察順勢束住了我。

「我媽呢?!我問你,我媽呢?1,我對著粗眉警察大吼,不顧雙臂被扭的生疼。

蹙眉警察目不轉睛的望著我,眉頭緊鎖,他就那麼上下打量我,足足一分多鐘的時間。

「溫小姐,你的母親……她死了1,粗眉警察悶聲道。

這句話,像是晴天霹靂一樣,直接炸的我愣在了原地,等我反應過來猛的掙脫兩名警察衝到了粗眉警察的面前,一把扯住了他的制服。

「你胡說什麼?!你在胡說什麼?1,我瘋了似的揪扯他的衣服,瞪著眼睛死死的盯著他。

粗眉警察先是隱忍,而後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準確的說,你的母親在我們去你家之前已經死了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