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十四章 母親是一張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母親是一張皮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 警局內,我坐在審訊室內久久沒有回過神來,警察說我的母親早在他們去之前,已經死了!

「我很想知道一些關於你母親的詳細情況1,魏武,之前那個被稱作隊長的粗眉警察此刻正目不轉睛的望著我。

緩緩的抬頭,我盯住魏武的臉。「你在問我?!你怎麼有資格問我?!在你們來之前我媽一直是好好的!為什麼會突然死了?!我倒要問問你們到底對她做了什麼1

我歇斯底里的大吼,眼淚順勢傾瀉而出,想要起身卻被兩名女警給按住了。

「溫小姐,請你冷靜一點1,魏武厲目望向我,「我們沒有對你母親做任何的事情1

「沒有?!沒有她能死?!一直都是好好的!她一直都是好好的1,說到這裡,我瞪大了眼睛。「如果不是你們心裡有鬼!為什麼到現在都不肯讓我去見我媽?1

母親的死,一定和這些警察有關!從魏武跟我說母親死亡道現在已經過了足足兩個小時,可是不管我怎麼哭喊請求,他都不願帶我去看母親!

「因為你母親的屍體現在正在法醫部1,魏武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解剖1

解……解剖?!

聽到這個詞,我從嗓子裡面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叫喊之後,便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

他們給我注射了鎮定劑,而後由兩個女警攙扶著我去到了法醫部,說是扶其實卻是拖,因為現在的我一點力氣都沒有!

在法醫部的檢驗室里,我看到了一張白色的手術床,床上用白布蒙著,大約看到了一個人的形狀。可是,正常的人體積不會那麼小!

「媽……」,我叫了一聲,便再也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魏武看了我一眼,徑直走到了那張床的旁邊。「溫小姐,我們知道這樣對你不禮貌!可是,為了穩定你的情緒,不得不這麼做!因為,有些事實必須要告訴你1

說到這裡,魏武的眉頭擰的更緊。「你母親被送去搶救的時候,已經沒有了呼吸和心跳!所以,在使用除顫器多次無效之後,醫生便決定剖胸,手助心臟跳動!可是等他們破開胸廓的時候……卻發現,那胸廓底下什麼都沒有1

聽魏武這麼說,我的腦袋嗡的一聲響了起來。

「你……在胡說什麼?1,我卯足力氣艱難的吐出這麼一句,便呼呼直喘。

魏武搖頭,鼻翼不停的擴張收縮起來。「我沒有胡說,那些醫務人員都看到了!你的母親,不止是沒有心臟,是沒有所有的器官!因為,她只是一張皮1

說著,魏武一把將床上的白布掀開,一個幾乎為偏平的人出現在我的視線之中!儘管,那人的面部幾乎無法挺立,可是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她!

「媽1,我撕心裂肺的叫了這麼一聲,整個人癱倒在地。

魏武走了過來,蹲在了我的面前。「溫小姐,很抱歉!經過法醫的鑒定,你的母親或者說你母親的這張皮,已經死了有五十多年了1

死了有……五十多年了?!和我朝夕相處的母親,只是一層皮?!

經過長時間的折騰,那鎮定劑的藥效似乎已經過了大半,我甩開兩個女警的手,扶著牆艱難的站了起來。

望著魏武,我的身體搖搖欲墜。「不要對我撒謊!我媽是活人!去年出車禍差點死掉!可是被搶救回來了!醫院的醫生和護士都可以作證1

「第二醫院的ICU是嗎?1,威武突然嚴肅的望向我,「在你昏迷之前的那段時候,我已經派人查過了!那些接觸過你母親的醫務人員,早在你母親出院之後就離奇死亡了!不是暴斃就是意外,無一生還1

無一……生還?!

魏武的話,像是一根萬斤大鎚一樣,硬生生的砸在了我的胸口,痛悶的我喘不過氣來。

見我搖搖晃晃,目光獃滯,魏武走到了我的跟前。

「溫小姐!這件事太古怪了,不是嗎?!我從警二十多年,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你和這個皮囊生活了二十多年,難道一點懷疑也沒有嗎?1,魏武目不轉睛的望著我,眉頭擰成一團。「所以,你母親的……屍體需要留在這裡,不能帶走1

腦子完全是空白的,沒有一點的思考能力,當魏武將我送到警局外面甚至親自送上計程車之後,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直到司機催我下車,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小區的樓下。

昂頭望著小區的高樓,魏武的那句『需要隨時協助調查』才回蕩在腦海之中。

腳步發飄,沒有乘電梯,而是一步一步踩著樓梯往上爬,等我艱難的到了家門口,便『噗通』一聲虛脫的跪在了地上,而後放聲痛哭起來。

我想要救母親,不惜付出一切代價,不惜和一個鬼結上了冥婚,可是母親還是死了!或者說,她一直就沒有活著過!為什麼會這樣?!和我生活了二十二年的,到底是誰?!

正抽泣的渾身顫抖之際,模糊的視線中出現了一雙腳,那腳很小穿著一雙黑色的布鞋,緩緩的抬頭望去,我看到了一張滿是皺紋的臉。

「王……王奶奶?1,我顫著聲音叫出這麼一句,便一個趔趄撞在了門上。

王奶奶僵硬的蹲下身子,面無表情的伸出了那隻瘦骨嶙峋的手,看著那隻手緩慢的伸向我,我只是恐慌了一下子便坦然了,甚至希望她能掐死我,終結我的痛苦!

可是,王奶奶的那隻手沒有伸向我的脖子,而是落在了我的臉上,當她粗糙的像是枯樹皮的手將我的眼淚抹去的時候,我『哇』的一聲再次大哭起來。

「孩子,不哭1,王奶奶輕輕的摟住了我,「我是鬼,但是我不會害人的1

「王……奶奶!我媽死了!我媽她死了1,我摟住王奶奶冰涼的身體,肩膀因為哭泣而不停的抽搐。

王奶奶輕輕拍了拍我的脊背,而後將我的身子扶正。

「之前奶奶看不出,可是等奶奶死了變鬼之後就看出了你媽的不對勁1,王奶奶望著我,視線渾濁起來。「我那晚準備告訴你你的母親不是人,可沒等告訴你你卻跑了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