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十五章 被綁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 被綁架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 原來,原來那天晚上王奶奶說有好多話要告訴我,是想說這件事?!

好離奇的湊巧,那晚母親和王奶奶同時想要告訴我的是,對方不是人!

「奶奶……」,我眼淚汪汪的望著王奶奶,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孩子!不要哭!你不覺得現在發現是一件好事嗎?1,王奶奶皺著花白的眉毛,輕輕拍著我的脊背。「你和她生活了幾十年,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她根本不是人,為什麼要和你生活在一起,你想過沒有?!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你又想過沒有!還有,昨天晚上我跟著她,親眼看著她進入了半山區一間別墅,而她出來之後,渾身是血1

別墅?!血?!

王奶奶的這番話讓我細思極恐起來,半山區的別墅?!丁凡家就住在那裡!所以,丁凡真的有可能是母親殺的?!想到警察上門時母親的淡定,我的心臟突然狂跳起來。

「孩子,若是奶奶還活著,可以陪著你和你生活在一起,可是奶奶是鬼,終究是要離開的1,王奶奶對著我慈祥的笑了起來,臉上的皺紋擠到一塊。「天亮之前,我就要去投胎了1

「奶奶,你……」,望著王奶奶,我鼻子發酸。

今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多到我無法承受,所以當王奶奶說要投胎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又失去了一些重要的東西。

「別哭孩子,你要學會堅強!假如你的母親是人,終究有一天也會老去、死去,最後還是要離開你,而現在只不過是提前一些罷了1,王奶奶輕撫我的後背,眼睛迷成一條線。「奶奶想告訴你的是,不要傷心也不要憎恨,平平靜靜的繼續生活1

「可是,我媽……」

沒有等我說完,王奶奶搖頭打斷了我。

「她不是人,也撫養了你這麼多年,不是嗎?!溫婉,好好的生活下去1

說到這裡,王奶奶起身。「奶奶要去投胎了1

王奶奶在走廊上慢慢的往後退,微笑著對我緩慢的揮手,每退一步卻閃出了幾米,就這樣退著退著便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

看著空蕩蕩的走廊,我掩面哭泣,那哭聲一遍又一遍的回蕩在空氣之中,最後撞回了我的耳膜。

所有的人,都不在了,而我如今成了一個人!真的是一個人了!那個所謂的冥婚夫君,口口聲聲叫著我老婆的傾城,卻沒有出現!

哭的聲音都已經嘶啞的時候,卻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等我反射性的回頭,一塊充滿了藥味的濕布隨即便一把捂住了我的嘴,還沒有等我來得及掙扎,意勢鵠礎

……

一陣冰涼的液體灑在了我的臉上,驚的我一下子睜開了眼睛,等調節好視線的焦距,我看到了一間堆滿了雜物的房間,而兩個卡著大墨鏡、穿著黑西服的保鏢模樣的男子正背著手站在我的面前。

這是哪?!

我下意識的想要起身,卻發現自己被綁住了,和贍那張靠背椅一起,綁的嚴嚴實實,而嘴巴上面被一張膠紙封住了。

發出『嗚嗚』的聲音,我將身體使勁的搖晃,發出動靜想要引起面前這兩個保鏢的注意,他們卻站著一動不動,墨鏡隔絕了視線也卡住了半張臉,讓我看不到他們此刻的表情。

就在我儘力想要發出喊聲的時候,旁邊傳來了凌亂的腳步聲,離我最近的那個顯的很沉重,未等我轉頭去看,一個巴掌便飛進我的視線,狠狠的打在我的臉上。

瞬間,耳里便響起了鳴音,晃神了一下我這才看清了面前的那個人,面前氣喘吁吁的女人,竟然是丁凡的母親張慧梅!

「你害死了我的兒子1,張慧梅又一巴掌扇了過來,那力道大的讓我的脖子嚓的響了一聲。

我抿了抿嘴唇,感覺到口腔裡面有腥氣漫開。

「你這個掃把星!是你害死了我的兒子1,張慧梅吼叫著扯住了我的頭髮,硬生生的扯下了一把,可是她還不泄氣,一邊扯一邊捶打我。

「還我兒子!把兒子還給我1,張慧梅哭喊著,不停的打我,直到一個人將她拽到了一邊。

「夠了1,來人厲聲呵斥,我聽得出那是丁凡的父親丁久山的聲音。

此刻的我,口上的膠布早已經在撕扯中被弄掉了,而當我抬起頭看到穿著一身灰色大衣的丁久山站在前面,眼圈通紅。

「你吼什麼?!是她害死咱們兒子的1,張慧梅對著丁父歇斯底里的大吼,「好端端的,非要在鬼節送親!給咱們家招來了惡鬼,害死了我們的兒子!而且警察說了,有人看到她媽從咱們家出去的!一定是她媽殺的!她和她媽就是同謀!一起謀害我兒子1

「誰害死我兒子,我一定不會放過,需要你來提醒嗎?1,丁久山一把將張慧梅推開,若不是後面幾個墨鏡男子上前扶住,估計她此刻已經摔在地上了。

張慧梅哭哭啼啼的被兩個墨鏡男扶到一邊,丁久山則紅著眼睛狠狠的盯著我。

「你媽是嫌疑人,可是警方說她已經死了!就算她死了,我也泄不了這口氣1,丁久山握緊拳頭,臉上的肌肉微微抽搐起來。「丁凡是我丁家唯一的兒子,唯一的!我老來得子得來的!就這麼死了!我是不會放過你的1

我的臉似乎是腫了起來,因為望著丁久山的視線很小,幾乎看不清他的全臉,雖然張慧梅剛剛打了我,可是我卻恨不起來,因為丁凡真的有可能是我的母親殺死的!

「對不起!但是『對不起』這三個字我只會說一次!因為,我媽也死了1,我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嘗到了腥鹹的味道。

「你媽死那是活該,就算她不死我也會弄死她!你和你媽都是妖孽1,丁久山大吼起來,額上的青筋暴起。「我丁久山的兒子,不會白死的!你要為你和你媽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1

說著,丁久山突然後退一步。

當阻擋我視線的丁久山離開之後,我看到了站在他身後的一個中年男人,那男人穿著一身道袍,此刻正舉著一隻銅錢劍,而那劍的頂部貼著一張黃色的符紙。

正驚愕之際,那符咒突然自動燃燒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