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十六章 招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 招魂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 這個穿著道袍的男人有著一張國字臉,長相屬於很正派的那種,可是嘴角那傾斜的一抹笑卻顛覆了他一開始給我的印象。只見他的左邊的嘴角在微微上揚,像是在笑卻更像是在抽搐。

「丁先生不必擔心!我早就算出公子會有今日的死劫!否則也不會叫你們把這個女人留在身邊待用了1,男人說到這裡,似笑非笑。

他在說什麼?!留在身邊待用?!

丁久山皺眉,眼中閃出兇狠。「石道長,我當年聽信你,以為只要我兒子和這個女人結婚,就能平安無憂、避免死劫,卻沒有想到依舊沒有躲過!現在我可把話給你挑明了,如果今天我的兒子活不過來,你和她誰都別想從這裡活著走出去!我會讓你們給我的兒子,陪葬1

丁久山後面的『陪葬』兩個字是咬牙切齒吐出來的,說完之後一直站著不動的兩個保鏢突然從懷裡掏出手槍,一左一右直接頂住了石道長的兩邊太陽穴。

「丁先生,你還想不想你兒子活過來?1,石道長輕輕撥開頭上的槍,皮笑肉不笑的望向丁久山。「這女人的純陰之氣可以避過地府的耳目,讓你的兒子順利反魂,而她的純陰之體,則可以讓你兒子借屍還魂、起死回生1

「最好這樣1,丁久山冷哼,「否則你會死的很慘1

兩人之間旁若無人的對話,讓我合不上嘴巴,因為臉腫,也因為驚愕。

目光在丁久山和石道長的臉上掃視,最後落在了丁久山那張猙獰的臉上。

「你……你讓我和丁凡結婚,是為了……為了那個所謂的死劫?1,盯著丁久山,我花了足足一分鐘的時間才將這句話說完整。

「你以為呢?!像你這種出身的女人怎麼配嫁進我們丁家?1,丁久山狠聲,「若不是算到了丁凡會有死劫,我們根本不會慫恿他追求你1

「慫恿?!你們……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等著今天?1,我憤怒對著丁久山大吼,「是你們叫丁凡追我的?1

吼聲瞬間被旁白扇過來的一巴掌淹沒,而等我從眼花繚亂中清醒過來,便看到張慧梅氣勢洶洶的衝到我的面前,舉著那隻肥胖的手指頭指著我。

「我們丁凡怎麼會看上你?!他的女人多的是環肥燕瘦,你算什麼東西?!實話告訴你,丁凡和安欣在一起的事情,是我默許的!你以為他愛你、尊重你才不碰你的?!那是因為破了你的身就會破了純陰之體!你就沒有用,是廢物了1,張慧梅喊到這裡,突然笑了起來。「你和你媽一樣的愚蠢!真心想要娶你的人家,還會由著你鬼節送親那麼胡來?!啊哈哈1

這些話,像是驚雷一樣炸向我的腦袋,炸的我嗡嗡作響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原來都是陰謀!怪不得丁凡會莫名其妙突然追求我!怪不得他明明有生理反應卻借口尊重我不碰我!怪不得丁家的父母會答應我的一切條件!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為了利用我的身體讓他們的兒子活過來?!呵呵,原來我從一開始就落入了一個設計好了的圈套!

「無恥1,我對著張慧梅狠狠的唾了一口,「你兒子就該死!他活該1

張慧梅惱羞成怒,揚手準備再次打我,卻被石道長一把拽住了。

「丁太太,你打傷她只會消損她的陰氣,到時候引渡不回令公子,可別怪我石磊學藝不精1,石道長斜了張慧梅一眼,悶聲道。

張慧梅一臉的不甘願,可是將手揚起了半天最終還是悻悻的放下了,而後直接走到旁邊的椅子前一屁股坐下直喘粗氣。

而此時,丁久山拍了拍巴掌。

三聲巴掌響起,旁邊那兩扇緊閉的大門突然被推開了,一個保鏢推著一張手推床疾步走了過來,那床上面蓋著白布,白布下面是古怪的一大塊長形凸起,正散發著看得見的寒氣,待到推到我的身邊,石道長一把將那白布給掀開。

白布落地,我看到了丁凡!

此刻的丁凡眼睛瞪的滾圓,嘴巴微張,一臉驚恐之色,雖然身上被一層薄霜覆蓋,可是依舊可以隱約看鼻孔和耳洞裡面凝結的血痂,此刻他的身體僵硬的弓著,尾椎和頸部之間的距離形成一道巨大的弧度,根本碰不到床板。

丁凡這副樣子著實嚇了我一大跳,而張慧梅忍不住撲了過來,直接趴在了丁凡的屍體上。

「寶貝!心肝!不怕!寶貝兒子不怕!媽媽和爸爸會把你救活的!兒子,你忍一忍啊1,張慧梅哭的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統統的淌在了丁凡的屍體上,將那一塊的霜都給融化了。

「丁太太,再哭令郎的屍體就會化掉了1,石道長舉起銅錢劍,一臉的不耐煩。「你可別忘記了,這屍體是從警局偷出來的,要是被他們發現帶回屍體,就算召回你兒子的魂,他也活不過來啊1

聽石道長這麼說,張慧梅趕緊閃到一邊,而丁久山則後退幾步,目不轉睛的望著石道長的一舉一動。

那石道長將身上的道袍給系好,接著便突然從旁邊推來一張鋪著黃布的桌子,等將那黃布一掀開,便看到了一個金色的香爐,和兩個貼著符紙的草人。

石道長拿起五根香,直接插進香爐,而後便一把抓起香爐裡面的米直接撒在了我的身上,看上去分明是很普通的米,卻落在我的身上炸開了,縱使隔著衣服我還能感覺到灼痛。

「陰陽之路,融匯貫通,施以道法,聚陰招魂!急急如律令1,石道長將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併攏,突然指向香爐,那香頭便突然冒出火來。

石道長借著香上面的火將一張符紙點燃放到了兩個草人的身上,只是哪么一瞬間我突然尖叫出聲,因為身上好疼,像是有烈火在灼烤一樣。

而當我痛苦的弓起身子拚命掙扎的時候,那手推床上原本身體僵硬的丁凡也跟著弓起了身子掙紮起來,那動作竟然和我一模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