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十八章 夜半滴水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八章 夜半滴水聲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 我想要找傾城是為了弄清有關於母親的一切,既然他的父親那麼厲害能夠讓我的母親在那次車禍之後『起死回生』,就一定能有辦法讓我再見她一面!我想知道真相,想知道她為什麼不是人,為什麼和我在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作為我,於公於私都不能讓母親這麼不明不白的消失了!

對於我的請求,那面具男只是微微側臉,眯著望著我,眸中的冷懾的我心驚膽顫。

「傾城?1,面具男望著我,臉上沒有任何的情緒起伏。

「是!我的鬼……夫君,大概是吧!我……我想是的1,我有些心虛,眼神飄忽了半天最終落在了面具男的臉上。「請你叫他來好不好?!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求你了1

「這不關我的事1,面具男沒有聲調的說完這句,直接將我撥開。

見他要走,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卻雙腳交叉絆到了一起,而後一個不穩直接摔進了他的懷裡,當新婚之夜那種莫明戰慄的感覺再次重演般的席捲全身時,我的腦袋嗡的一聲瞬間空白。

抬起頭,四目相對,我的胸口急促的上下起伏起來。

「我們一定見過1,我緊緊揪住面具男胸前的衣服,「你是誰?!鬼節的那天晚上,你在哪……啊1

沒有等我說完,面具男直接將我推開,等我的後背『砰』的一聲撞上牆壁之後,他的大掌一把抵住了牆壁,將我困在雙臂之間。

看著面具男將臉慢慢的逼近,近到我覺得他會在下一秒吻上我時候,他突然伸出手捏住了我的下巴。

「既然已經是有夫之婦,就別用這樣的眼神,去看別的男人1,說到這裡,面具男突然貼緊我的耳畔。

「你自以為的楚楚可憐在別人的眼中也許會是一種邀約,甚至是……誘惑1

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面具男直接鬆開我,瞬間消散成煙。

他的口氣很冷,對我完全沒有一點的熱情,甚至痛恨大過陌路的感覺,可是這樣一個看起來很討厭我的人,為什麼每每會在我身犯險境的時候及時出現?!

現在,我已經有了明確的目標!第一,是查清有關母親的一切,第二,便是弄清這個面具男的真實身份!這兩個目標,足夠讓我艱難的挺下去!

……

昔日不算熱鬧卻很溫暖的家,如今只剩下我一人,母親死了之後我像是一次性哭幹了所有的眼淚,可是哭沒有用,與其花時間哭泣不如抓緊時間尋找真相!

在家裡睡了一天一夜,睡的實在不想再睡下去的時候,終於起來了,望著鏡中蓬頭垢面的自己,突然覺得自己很需要一些嘈雜的聲音來對付寂寞。

去到客廳打開電視,我坐到了沙發上。

看來,面具男沒有將我的話放在心上!

那個不靠譜的鬼夫傾城,除了失望我不想再說別的!所謂的冥婚,根本就是一個狗屁!他想要調戲我的時候便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不想逗我玩了就徹底消失無影無蹤!不過這樣更好,最起碼來日我和他提離婚的時候不會感到愧疚!

正胡思亂想之際,電視裡面的聲音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因為我耳尖的聽到了『丁久山』三個字。

將目光投向電視屏幕,我看到了女主播那張凝重的臉。

「經警方初步鑒定,死者為海城首富大慈善家丁久山!他和另外三名死者被發現在一座荒廢的倉庫中,其中包括他的妻子,張慧梅1

說完這些,鏡頭一轉,卻差點嚇的我摔下了沙發。

畫面中我看到了張慧梅淤腫的臉,只見她被掛在了天花板上,雙手死死的掐住脖子,整張臉呈現出豬肝色,那眼珠爆起舌頭拖出垂到了下巴之外,身體以一種奇怪的姿勢蜷縮著。

而鏡頭一轉,丁久山的屍體被幾個穿著白大褂的警察給抬起,抬起的瞬間我看到了他胸口的大洞,那洞能直接望穿後面的景物!

包括兩名保鏢,所有人的五官都扭曲變形,像是生前經歷了極大的恐懼一般!

我終於明白之前面具男臨走前的那句『不要看』是什麼意思了!原來,他是怕嚇到我!可是,到底還是嚇到了!

面具男……殺了丁久山他們?!

死者一共四名,所以那個石道長是幸免於難的?!

想象著面具男殺伐決斷的模樣,我突然有些不寒而慄。

拿著遙控器關掉電視,我有些昏昏欲睡,於是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去房間。

既然傾城不來找我,我就去找他,去上次夜行的那條公路,在那火盆里點上紙錢一定會再度遇鬼!等明天,我會再走一遭!

躺在床上,正想合眼,卻聽到了滴答滴答的聲音,想要忽視,卻在翻了幾個身之後還是悻悻的跳下床,尋著聲音找去,我來到了洗手間。

面池上面的一個水龍頭,此刻正一滴一滴往下滴著水。

我伸手擰緊,還特意看著不再滴了方才離開,等我重新跳上床蒙上被子的時候,滴滴答答的流水聲再次響起,那聲音在安靜的夜裡顯得及其的刺耳。

皺了皺眉,我一陣風似的衝到了洗手間,見到那面池上面的水正在滴著,一巴掌打了過去,這一巴掌打在水龍頭上,水又不滴了!

但是,剛走到客廳那水又滴滴嗒嗒的響了起來。

重重的呼出一口氣,我索性開門跑到外面將自己家的水閥給關了,而後站在洗手間觀察了足足幾分鐘,發現沒有滴水的跡象之後,這才光著一雙腳走向室。

伸手剛想推開室的門,耳邊卻突然響起了清脆的一聲『嘀嗒』,那原本很普通的聲音,此刻卻讓我的頭皮發麻!

水龍頭擰緊了,水閥也關掉了!為什麼……為什麼那水還在往下滴?!站在原地,我突然間不敢動彈,因為那滴水聲突然間變成了細長的流水聲,最後嘩嘩的響了起來!

心臟突兀了一下,而後不規則的狂跳,以此同時在那水流嘩嘩作響之間,我聽的了輕微的門把被擰動的聲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