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十二章 跳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跳海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等意識到這個女鬼是想再一次佔據我的身體時,我扭動著四肢拚命的掙紮起來,可是那股寒氣還是強迫性的鑽進了我的呼吸道,就在我以為自己再劫難逃的時候,另一股寒氣硬生生的擠了進來。

「我是怎麼也不會讓你得逞的1,我猛的將頭轉到一邊,小姑娘的聲音從口中溢出。

話音還沒有落下,我的頭又迅速的轉到了另外一邊。

「別跟我搶!兩個鬼掙一具身體,只會讓她四分五裂的1,這一次,是女鬼的聲音。

而此時的我,感覺到胸口脹痛,像是有一股氣流在不斷的膨脹,那擁擠的感覺像是隨時能將我撕碎一般,痛的我尖叫出口。

「老婆挺住,要是被她佔了身體,你就要失身了1,小姑娘趕緊安撫,「你忍一忍,等我KO她,你就不難受了1

聽小姑娘這麼說,我一頭的火,伸出兩隻拳頭不挺的捶打胸部,企圖將兩個鬼從身體裡面給捶出來。

「快點出來!我好難受1,我痛苦的掙扎,感覺骨頭快要散架了。

就在痛的神志已經快要不清的時候,面具男突然天神般的降臨在我的面前,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緊接著那女鬼便通過我的口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還沒有等我回過神來,面具男猛的一用力,竟然硬生生的將女鬼從我的身體裡面拽了出來,直接丟到了空中。那女鬼在半空中不停的掙扎,還沒有落地便被面具男揮出的一掌打的支離破碎,連吭都沒有來得及吭一聲!

躺在地上我根本無法起身,急促的呼吸著,只覺得渾身燥熱!像是被熊熊烈火燃燒著那般,溫度和疼痛一起飆升起來。

痛苦的掙扎,我抽搐了一會突然用手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扼制了呼吸的同時似乎也扼制住了身上的那股無名之火,更像是能扼制住疼痛一般,直將自己掐的張開了嘴巴,感覺到腦袋已經快要充血的時候,面具男一把將我的雙手扯開。

「你想死嗎?1,面具男眉頭緊蹙,語氣終於有了一絲起伏。

我使勁的搖頭,想要掙脫面具男的束縛,可是手腕卻被他死死的握祝

「我好難受!好像有火在燒我!我的身體快要被融化了1,我望著面具男眼淚汪汪,雙腳開始亂蹬。

聽我這麼說,面具男的眉頭緊蹙直接將我攔腰抱起,而我則反射性的一把扯住了他胸前的衣襟。

想要說什麼,便抬頭望向面具男,可是就在那一瞬間我聽到了布料被撕裂的聲音,緊接著一對巨大的翅膀便突然從他的背後舒展開來。

那對翅膀是黑色的,在月光的照射下閃著一層白色的光暈,而羽毛之上則隱約帶著一層懾人的寒氣。翅膀展開來足足有兩三米的長度,撲扇之間將寒氣拂在了我的臉上,瞬間讓我好受了許多!

我終於知道了面具男的真實身份了!他……他居然是個……鳥人?!

這樣的胡思亂想還沒有維持幾秒中,胸腔便炙熱的像是升起了一個太陽,我張開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企圖將熱氣排出,可是越這樣便越燙越難受,甚至恍惚間我聞到了頭髮燒焦的味道。

快要痛呼出口的時候,面具男突然摟緊我,黑色的翅膀撲扇著帶著我飛向了夜空之中。

那飛行的速度很快,快到那風像是棍子一樣抽在我的臉上,雖然痛卻讓我的熱度稍稍的降低了一點,這個時候我才有心思觀察周圍。

似乎離夜空很近,那星星觸手可及般,像是自己正置身在浩瀚的宇宙之間,小心翼翼的將視線移向面具男,發現他正目不轉睛的望著前方,根本沒有注意到我的窺視。

那夜的男子,應該……應該就是他吧?!如果我直接去問,會不會……

還沒有等我想明白,一口滾燙的液體便突然從我的嘴巴裡面涌了出來,當那腥鹹的味道在味蕾上面綻放開來,我這才知道自己吐血了!我的內臟,似乎已經那熱度給燒爛腐化了!

「忍一下1,面具男突然悶聲說了這麼一句,加快了飛行的速度。

等那片無邊無際的大海近在腳底,而面具男突然撲扇著翅膀停在空中往下望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你想幹嘛?1,我皺眉望著面具男,緊緊的拽著他的衣服。

「讓你冷下來1,面具男望著我眉頭輕蹙,可是這句話卻讓我恐慌。

伸出手一把勾住了面具男的脖子,便死活不肯撒開。

「泡進海里也許可以冷下來,可是我不會水進去一定會被淹死的1,說到這裡,我再次張開嘴吐出一口滾燙的鮮血,因為和面具男靠的太近,所以那血全部都吐在了他的衣服上。

我直接呆住了,經過幾次的接觸,我發現面具男是個很冷酷很淡漠的人,剛剛這個個舉動也許會惹怒他,甚至有可能直接將我丟下海的!可是當我怯生生的望向面具男的時候,他的眼神中沒有流露出一丁點的嫌棄。

「抱緊我1

面具男說了這麼一句,便突然將我的雙腿放下面對面的圈住了我的腰,接著身後的那對翅膀突然往前伸展彎曲,最後將我和面具男緊緊的包裹在了一起,等我感覺到自己和面具男已經嚴絲合縫的貼在一起的時候,他直接掉轉方向,頭朝下的徑直扎向波光盈盈的海面。

根本來不及憋氣,整個身體便扎進了海水裡面,那因為巨大衝擊力而濺起的白色水花直接撞向我的眼睛,將視線瞬間給撞的模糊不清。

原本包裹住我和面具男的翅膀分開了,我失去了支託身體完完全全的浸泡在了海水之中,那海水冰冷刺骨立刻將我身上的熱度給熄滅了,可是窒息也瞬間取代了灼痛,當我吐進口中僅存的最後一口空氣的時候,腦袋便因為缺氧而嗡嗡作響起來,

我不停的怕打著雙手試圖鑽出水面,可是這動作卻讓我的肺中更加的空虛,等我終於憋不住準備張口喝水的時候,嘴巴卻突然被兩片柔軟的冰涼堵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