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十八章 壓到鬼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 壓到鬼了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傾城的話讓腦子一鈍,突然間反應不過來,可等回過味來那是一個歡脫不已!

看來這貨和我一樣,都是身不由己、被逼無奈的!那麼,取消婚約不是指日可待嗎!啊哈哈!

「少奶奶!少奶奶1,就在我樂不思蜀之際,花姐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趕緊轉過頭看到一張詫異的臉。

「您是氣瘋了嗎?!居然笑的出來?1,花姐皺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沒有!沒有!我……我笑了嗎?1,我左顧右盼,打著哈哈。

花姐無奈的搖頭,伸手再次敲了敲門。「少爺啊!我負責送少奶奶回房,您要是不開門,我可是不好跟老爺交代的啊!乖,開開門,花姐給您擠點奶……」

『喝』字還沒有說出口,一個拳頭帶著光波突然破門而出,直接將花姐給震飛了出去,我趕緊躲到一邊,直到那個拳頭縮了回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小心翼翼的趴在欄杆上往下望,看到花姐四肢扭曲著仰躺在地,七孔流血翻著白眼且舌頭拖到嘴角一邊!

靠,這傾城還有暴力傾向!

拍了拍狂跳不安的胸脯,我決定離那扇門遠一點,可是怕下樓被其他人看見,便直接走近了離傾城室最遠的那間房間,進去之後我將門輕輕的關上,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因為窗戶是打開了,所以屋子裡面比較明亮,環顧四周有許多的木架子,上面放著好些書,看樣子應該是書房的模樣。

不過,我天生最討厭的就是書,看到書除了犯困根本不會想到『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這八個勵志的大字,所以這些東西沒有引起我的興趣,真正讓我起興趣的是書桌上面的一個相框。

那相框裡面有一男一女並排站在一起卻拉開了一人的距離,那波波頭正是冒充傾城的小女孩,而旁邊的男子則她變幻而成假裝我鬼夫的那一個!

看兩人的樣子,不太像是情侶!莫非……

對了,之前聽那個和裴管家說話的男子提到了小姐,莫非一直冒充傾城調戲我的波波頭,就是傾城的妹妹傾家的小姐?!

好吧,分析到這裡,我已經大概已經猜出個究竟了!父母之命,兒子不從!哥哥不想娶我,妹妹便代替哥哥調戲我!簡直混了蛋了!我招誰惹誰了!?不行,這個鬼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待了,一想到隔壁的隔壁有個暴虐狂住著,我就沒有一點的安全感!

跑到窗邊,我往下俯視,發現後面居然沒有院子而是一片草地,草地的周圍是鬱鬱蔥蔥的樹林。這地方雖然高,但是拽著繩子慢慢的爬下去,就算摔也不會摔死吧?!

不管了!我是必須得走了!在冥界找個地方躲起來,等鬼公公主動找我,或者想個法子去找他!

將窗帘扯了下來,撕成一條一條,等將它們系成一根,便將一頭綁在了窗戶旁邊的桌腿上,等我拿著繩子翻身到了窗戶外面,搖搖晃晃的懸在牆上的時候,這才感覺到害怕!

慘了,剛剛一時衝動,忘記自己有恐高症了!

這不是關鍵!關鍵是等我咬牙切齒的滑到一半的高度時,卻突然發現!布條不夠長!!這怎麼辦,離地面還有……額,我看看有多少米!

媽呀!腳軟了腳軟了!

哆哆嗦嗦的懸在半空,上不上下不下,正進退兩難的時候,卻突然聽到上面傳來了傾城的吼聲。

「不要煩我1,這麼一聲吼,那牆跟著劇烈的搖晃起來,最誇張的是居然震的我胸前的扣子都散開了。

見風光乍泄,我下意識的用雙手緊緊捂住了胸部,楞了幾秒鐘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極其愚蠢的錯誤,而後『隘的一聲華麗麗的掉了下去。我以為這一下子必定能把屁股摔成三瓣的時候,卻平穩落地沒有感覺到一丁點的疼痛!

嘿,這草地真給力!

雙手撐地站了起來,我扭了扭自己的腰肢,可是當目光無意間落在地上的時候,卻愣在了當常因為在我原本摔倒的地方此刻正趴著……一個人!

從外形來看,那應該是一個男人,一頭棕紅色的短髮在陽光的照射之下微微閃光,可是整張臉完全陷在了草地裡面!

完了!自己沒有摔死,倒是壓死人了!額,不對!這冥界是鬼的世界,而鬼不是用壓就可以輕易死掉的吧?!想到這裡,我心中的內疚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轉向想跑,腳卻突然被一把抓住,低頭望去只見那被我壓的臉朝下的男人正死死的握住我的腳,身體劇烈的抽搐著。

這樣的情況讓我響起了『詐屍』二字,而後腦子一熱直接抬起另外一隻腳就對著男人的身上猛踹,最後掙掉鞋子頭也不回的跑開了!

拼了命頭也不回的往樹林裡面跑去,直到跑到沒有了一點的力氣,便只好靠著一棵樹滑坐在了地上,氣喘吁吁之間我發現自己似乎迷路了,四處張望除了鬱鬱蔥蔥,看不到任何的建築物!

我想,我臨來冥界的時候一定是踩了****,不然也不會這麼倒霉!但是,就算迷失在這片樹林之中,也總比和暴虐狂傾城待在一起強!

正胡思亂想之際,卻突然聽到了腳步聲,下意識的躲到了草叢裡面,卻看到四個穿著制服看上去好像是士兵男人急匆匆的往我來的方向跑去,個個面色凝重。

這腳步匆匆的模樣,想必是發生了大事!那方向分明就是去傾家的,莫非花姐活生生的給傾城打死了?!不對,原本就是不是活的!鬼的死,該稱作灰飛煙滅!

想到這裡,我突然慶幸自己活著逃出來了,正得意洋洋之際,卻看到之前跑開的士兵又集體跑了回來,唯一不同的是,他們抬著一個擔架,那擔架上面躺著的……居然是被我壓進土裡的那個男人!

完了個蛋!那男人的臉被白布蓋著,想必已經五官移位慘不忍睹了!這還不是關鍵,關鍵是他放在身上的右手,正緊緊的捏著我的鞋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