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十九章 殤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殤歿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死了!看來那鞋子是要作為呈堂證供的!我怎麼這麼悲催,一來冥界就攤上事了呢!

原本準備等四個士兵抬著那人離開之後我便起身逃走,卻沒有想到他們在我對面的路上停了下來,順著他們的視線望去,我看到對面的道上迎面跑來了十幾名士兵,各個長的是凶神惡煞!

「找到人了嗎?1,為首的那個像是頭目的男人狠聲問道。

「沒有!不過應該沒有逃遠1,抬著紅髮男的士兵急聲道。

「給我分頭去搜!將這片林子翻個乾乾淨淨,哪怕是掘地三尺1,頭目說道這裡,目露凶光。「敢襲擊我們冥君陛下的二公子,簡直是不想活了!走!分頭去搜1

「是1

……

眾士兵走了許久,我才獃獃的從草叢裡面爬了出來,楞了許久這才哭喪起來!

剛剛差點被我壓扁的男人居然是……居然是冥君的二公子!冥君啊!就算我再傻,我也知道這冥君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冥界地位最高,統治眾鬼的鬼王啊!

好死不死,為什麼我會壓到他的兒子?!你說,好端端的,他個公子哥不待在家裡,幹嘛出來禍禍別人啊!現在,我得罪了最不能得罪的人,別說找媽了,連小命都有可能會保不住啊!

想到這裡,我乾嚎了起來,一邊嚎一邊拔起草就往嘴裡塞,直到嘴巴裡面塞的滿滿的!就在我想咽又咽下去,想吐也吐不出來的時候,一個黑影突然遮住了我前面的光。

心裡咯一下,下一秒便直接爬在了地上。

「我不是故意!掉下去的時候我根本沒有注意到下面有人!怎麼會想到一掉就中直接給他砸死了呢1,我哭哭啼啼不停的磕頭,暗地卻用手指蘸口水抹在眼睛上。

看那些士兵氣勢洶洶的模樣,想必那二公子是被我壓死了!欠債還錢,殺人償命!我除了求饒,還能怎麼樣!就算逃,也得找個機會啊!

「原來南魈是被你砸昏的1

正在我演戲演的忘我的時候,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從頭頂上方炸開,那聲音好耳熟,好像是……

心頭一個緊縮,我猛的抬起頭,當對上面具男那雙沒有溫度的眸子時候,興奮的跳了起來。

「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1,我一把抓住了面具男的衣服,高興的有些忘乎所以。

可是,面具男不說話,只是眯著眼睛望著我,而後將視線落在了我那隻揪住他衣服的手上。

臉上一燙,我趕緊鬆開,有些不好意思。

「你怎麼在這裡啊?1,我戳著兩隻手指頭,小鹿亂撞。

額,等一等!為什麼我要小鹿亂撞?!這羞澀的情緒到底從何而來?!是因為洞房之夜那個和他很像的銀髮男,還是在海中因為渡氣而勉強算得上親吻的親吻?!

「來抓你啊1,面具男說著,直接抓住我的衣領將我拎了起來,目不斜視的往前走去,完全無視我的掙扎。

「不要不要!拜託!我不是故意的!你要是送我去,他們會弄死我的1,我揪著面具男的衣服,苦苦哀求。

「哼!冥界都來了,還怕死?1,面具男依舊往昔那般的冷漠腔調。

「我不是心甘情願的!是我公公派人接過來的1,說著我一把勾住面具男的脖子,而後雙腳盤在他的腰間,像是猴子一樣的趴在他的身上。

「不要把我送去好不好?1,我撇著嘴,可憐巴巴的望著面具男。

面具男眯著眼睛望了我許久,一下子將我從他的身上拽下來狠狠的丟在地上。

「以後,最好別對其他男人做這樣的動作1,咬牙切齒的說完這句,面具男轉身就走。

但是,在冥界遇到面具男,無疑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因為在這裡我算是和他最熟的了,儘管他對我從頭到尾都是冷冰冰的一張面癱臉!

「別走!別走嘛1,我厚著臉皮上前抓住了面具男的胳膊,「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年紀多大,家在哪裡,有幾口人呢!喂喂喂1

對於我的喋喋不休,那面具男根本不理會我,而後直接大步的往前走,所以我幾乎是被拖著前行的!但是,這不算什麼,只要別讓我落在那幫士兵的手裡就好了!

很難想象,這面具男是怎麼忍受得了我的喋喋不休的,不過貌似我看到了他額頭上的青筋正在慢慢的暴起,隨時都會爆發的樣子!其實,我很好奇,這個冷漠的像冰一樣的男子,發起火來會是什麼模樣!

嘻嘻,好期待!

「兩位請住腳1,正在我胡思亂想的腦袋已經大到不能再大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響起。

面具男停下腳步,而我望向聲音的來源。

前方不願處站著一個穿著灰色風衣的老頭,頭髮有些花白,此刻正笑容滿面的望著我和面具男。

「請問你準備將我的兒媳婦帶到哪裡啊?!殤歿大人1,老頭笑眯了眼睛,口氣有些漫不經心。

這老頭居然稱我是他的兒媳婦?!莫非,他就是我的鬼公公?!

等一等!殤歿?!這難道是……面具男的名字?!

悄悄的望向面具男,卻見他的眸子更加的陰冷。

「奉命而已1,面具男悶聲。

這個反應,他的名字當真叫做殤歿?!

「向來知道殤歿大人鐵面無私!可是,這次能不能給我一個面子?1,老頭微微彎腰,以一種仰視的姿態。「讓我先帶回兒媳婦和犬子洞房,等洞房完了我會親自送去冥君那裡給個交代1

這老頭分明就是在放低姿態,雖然語氣上面沒有明求,但是和那也是差不多的意思!看得出,從地位上,他和殤歿應該是平起平坐的!可是,我不想和他兒子洞房!

扯著殤歿的袖子,我使勁的搖頭,眼中的哀求該是呼之欲出,我想他能看得見!要是真被強迫著洞房了,一切都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殤歿蹙眉,轉臉望向老頭的瞬間,已然恢復了冷漠。

「判官大人,恕難從命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