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十章 去見冥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 去見冥君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判官?!傾城的父親,他居然是……判官?!若是我猜得沒錯,那判官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僅次於冥君的地位!不過剛剛見他對殤歿的態度,兩人應該是平起平坐才是!

怪不得能讓我的母親『死而復生』,原來有這個身份頂著,可是這殤歿也是不弱的存在,我求他幫忙好過討好面前的這個老頭啊!

殤歿冷冰冰的腔調,很讓人下不來檯面,我以為判官會因此而生氣的時候,沒有想到他只是愣了一下,便微微點頭笑容如故。

「殤歿大人果然是個說一不二的真男人1,說到這裡,判官正了臉色。「既然小媳犯了錯誤,自當該去接受懲罰,反正她終究還是得回到我們傾家的,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到時候,還請殤歿大人不要這麼的……『樂於助人/」

判官說完這一切,緩緩的往後倒退幾步,讓出了一條道。

見此,殤歿徑直往前走,我趕緊跟了上去,可是經過判官旁邊的時候我停了下來。

「判官大人1,我對判官抱拳。

判官見此,笑眯了眼睛。「兒媳莫怕,我稍會就到1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1,我趕緊擺手,眉頭輕鎖。「我想說,我真的配不上你們家傾城!所以,放過我吧1

說完,我一溜煙的跑向幾乎已經看不到背影的殤歿。

我真的搞不明白,這判官為什麼會選我做他的兒媳?!我有什麼過人之處?!但是,現在這些不是我該考究的!因為,接下來面對的事情,估計更難搞定!

似乎是到了樹林的中央,或者更深的地方,我才看到了一座城,那城的最高處聳立著一個氣勢磅的城堡,城門之處一隊士兵正面無表情的站在兩側,氣氛甚是嚴肅。

一把拽住了殤歿的披風,徑直將他給拽停了腳步。

殤歿回頭,那銀髮一瞬間晃花了我的眼,見他眯著眼睛望著我,眸中漫起一層寒霜,我趕緊丟開了他的披風。

「那個,我壓到的那個是冥君的二公子?1,咽了咽口水,我小心翼翼的問。

「恩1,殤歿用幾乎聽不到的音調悶哼了一聲,而後繼續往前走。

我趕緊跟了上前,緊緊的貼在他的旁邊。「所以,你是要帶我見冥君嗎?1

「恩1,這一次像是從鼻子裡面哼出來的。

「剛剛那個老頭是判官?1,見殤歿沒有表現出不耐煩,我的腦子裡面突然冒出了好多的問題。

「恩1,殤歿微微蹙眉。

「哦!那你是什麼職務?!你是怎麼坐上這個位置的?!是走後門還是競爭上崗?!等下見到冥君他會怎麼處罰我?1,我低著頭,緊張的絞起了手指頭。「會用刑嗎?!會疼嗎?!會死嗎?!會……」

還沒有等我說完,便一頭撞在了某處硬物上,疼的眼淚直飆,抬起頭首先看到了一個健碩的胸膛,接著便是殤歿那張居高臨下的臉,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估計我早就灰飛煙滅了。

「去見冥君會不會死,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你要是再不閉嘴,你現在就會死1,殤歿說完這句,一把捏住了我的手腕。「所以,明白嗎?1

殤歿的語氣帶著濃濃的警告,那眼神中閃爍的光芒微微冒火,讓我很確定如果我再嘰嘰歪歪的話,一定會被弄死的!可是我不想死,只能選擇……閉嘴!

其實,殤歿對我的態度我一點也不介意,看他戴著面具就知道他不是毀容了就是有隱疾,不然好端端的一個人為什麼整天戴著面具那麼奇怪!所以,這樣生理上面有殘缺的人,大多是性格古怪甚至是冷血的!他們不想別人靠近,不想別人走近自己的內心,便用冷酷將自己封閉、與世隔絕!

其實,上醫科的時候我有在心理課的課堂上中途醒來過,所以知道一些皮毛!這樣想來,殤歿真的是好可憐!

「大人好1

經過城門的時候,一陣震耳欲聾的吼聲突然將我從亂七八糟的思緒中給拉回了現實,抬頭望去看到那些原本站的跟雕塑一樣的士兵們正畢恭畢敬的彎腰,想必是在跟殤歿行禮,可人家殤歿理都不理直接走過去了!

這情況,我都替大家感覺到尷尬。

「辛苦了!辛苦了1,我上去跟那些士兵一一握手,完全不管他們願不願意。「大家辛苦了1

其實,我只是在緩和氣氛罷了,馬上就要倒大霉了,索性不如在生死未卜之前做一件好事,設身處地的想一想,我要是興緻勃勃的跟別人問好,對方甩都不甩我,我一定會在心裡默默的送上某隻神獸的名字,一共三千遍!

在其中一個士兵嫌棄的準備將手從我的雙手之間抽回的時候,我的雙腳一個騰空,轉頭望去自己竟然被殤歿給拎了起來。

「從現在開始,你要是再說話,我就把你送回傾家1,殤歿咬牙切齒。

這句話,立刻讓我閉嘴了!回傾家?!回虐待狂傾城的身邊,不如老老實實的接受懲罰,這樣我或許能活久點,就算不活久點也會死的痛快!難以想象,落在傾城的手裡我會有什麼生不如死的下場!

一把捂住了嘴巴,我使勁的搖頭,以此來證明自己閉嘴的決心,殤歿從鼻子裡面重重的噴出一口氣,而後就那麼拎著我,直接拎到了城堡的大門前。

城堡的兩扇大門很高很寬,寬到足夠並排通過三輛汽車的樣子,高到想抬起頭看到最頂端,脖子會酸痛無比!

沒有任何人的守衛,沒有任何人開門,當殤歿拎著我走近的時候,兩扇門便自動打開了。開啟之後,我發現裡面是別有洞天!

通往城堡的是一座鐵索弔橋,橋下面是萬丈深淵,而那城堡像是從那萬丈深淵的嘴中央聳立而出的!深淵裡面除了煙霧繚繞,根本看不到底!

當殤歿踏上鐵索弔橋,後面的大門『砰』的一聲關上了,那巨大的動作讓弔橋也跟著搖晃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