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十一章 挨了一耳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 挨了一耳光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進到了城堡,我被殤歿提溜著進入了一個大殿,還沒有看清周圍的情況,我便被直接丟在了地上,雖然不痛也摔的挺狼狽的!

剛想起身,便看到一雙靴子走到了我的跟前,緩緩的抬起頭我看到了一個劍眉星目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大約四五十歲,和判官差不多的年紀,棕色的短髮,留著兩撇滑稽的小鬍子,穿著一身金黃色裡面帶著貂毛內膽的袍子,一頂鑲嵌著寶石的皇冠斜扣在腦袋上,整體看來就像是撲克牌裡面上了色的小王一樣!

「你……」,我指著這個男子,說不出話來。

「陛下,人帶來了1,沒有等那男子說話,殤歿便淡淡開口。

陛下?!被殤歿喚作陛下的一定是冥君咯?!見了冥君不行跪拜大禮,語氣還這麼和善,他真的是太牛掰了!

冥君微笑,對殤歿揮了揮手,而後殤歿退到了一邊。

我正想著該怎麼行禮,用那種姿勢行禮的時間,那冥君居然蹲了下來,並且微微低頭像是故意要和我的視線平視一般。

「你叫什麼?!多大了?!有沒有婚配?!想找個什麼樣的老公?!介不介意他比你大很多歲啊?1,冥君說著,直接抓住了我的手,輕輕的撫摸起了。

完了,這冥君就是一個花痴,他那色眯眯的眼神已經完全的將他給出賣了!還問我介不介意大很多歲的,這分明就是在推薦他自己好不好?!

一把掙脫冥君的手,我跳出一米遠。

「陛……陛……陛……陛下!我……我……我還小,接……接……接受不了1,我望著冥君身體后傾,完全處於很驚恐的狀態,所以說話一時利索不起來。

見此,冥君起身望向一旁的殤歿。「殤歿,為什麼你沒有告訴我,她是個結巴?1

一直目光垂在地板上的殤歿,這時候才慵懶的抬起了眼瞼,將冰冷的視線投向我。

「間歇性的吧1,殤歿淡淡道。

間歇性?!是不是這冥君不喜歡結巴?!要是這樣,我以後這結巴是裝定了!

「沒事沒事!結巴好!這女人一結巴就不呱噪了1,冥君說著,笑眯眯的走進我。「男人啊,就怕女人呱噪1

那冥君說著,再一次握住了我的手,而這一次我想都沒想就一拳打了過去,直接掏在了冥君的眼窩上。很用力的一拳,幾乎打的自己手骨都快開裂了,痛的我差點叫出了聲音。而冥君還保持原來的姿勢,動也不動的望著我。

完了個蛋!我死了,我把冥君給打了!

驚愕的望著冥君,我的拳頭抵在他的眼窩一時間居然忘記收回了,直到殤歿走過來直接將我拎到一邊,距離拉開之後,我看到了冥君那青紫的左眼窩。

「我……我……我……」,結巴了半天,我硬是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最後索性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陛下,你殺了我吧!之前我不僅砸扁了令公子,現在還打了你一個熊貓眼!我……我罪該萬死1,說到這裡我小心翼翼的抬起頭,「不過,行刑的時候能不能動作快一點,我怕疼1

原本砸了冥君兒子的事情,姑且是個意外,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的那種!可是,剛剛我打的是冥君啊!冥界之主,這下要是還不被處死,那果斷就是真愛啊!

聽我這麼說,冥君趕緊擺手。「呸呸呸!死什麼死?!說死多不吉利?!趕緊起來,地上涼1

說著,冥君又要上來扶我,我怕自己再次控制不住再給他一拳,便跪著往後退,而這個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的殤歿突然走過來將我一把拽起。

「陛下,請注意儀態1,殤歿冷冷道。

冥君先是一愣,而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對對對!注意儀態1

說完,冥君徑直往後走去,踏上一塊圓形的地毯,那地毯在冥君站穩只會居然徑直飛升了起來,直接將他帶到了正對面的高台之上,待坐上那張巨大金色的龍椅,冥君清了清嗓子。

「咳咳咳,就是你壓到南魈的?1,冥君望著我,臉上雖然沒有了笑容卻依舊沒有想象中的嚴肅。

「我……我不是故意的1,我使勁的搖頭,「我翻窗戶的時候,沒有想到他正好經過!還那麼巧,正好壓到他!我……」

還沒有等我說完,那冥君一下子站了起來,神情緊張。「所以,你是因為壓到了南魈這才沒有受的傷?1

「呃,大概是吧1,我有些迷糊的撓了撓後腦勺。

聽我這麼說,冥君居然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還好還好,那南魈當真是沒有被白壓1

這話完全的讓我糊塗了,為什麼我壓到了冥君的兒子,他沒有表現出憤怒,而是……慶幸?!莫非這個老傢伙真的看上我了?!媽呀!

不行,回去我一定要好好翻翻我的八字,看看到底有什麼見了鬼的玄機!

正在我遐想非非之際,一陣清脆的高跟鞋聲引起了我的注意,抬起頭正準備望過去,臉上卻重重的挨了一巴掌,耳朵裡面瞬間嗡嗡作響,眼冒金星。

「哼,連冥君之子都敢攻擊,當真是活膩了1,一個冷冰冰的女聲擠進耳中的嗡嗡作響之間,我甩了甩頭終於看清了面前的女人。

女人看起來比我大不到幾歲,一頭酒紅色的頭髮,妝容很重卻不艷俗,穿著一身連體的緊身大紅色長裙,蹬著一雙近十厘米的高跟鞋,一副濃濃的御姐范。

「剛剛那一巴掌疼嗎?1,女人挑眉望著我,面無表情。

「疼1,我捂著臉老實回答。

「先讓你疼一下,好讓你死之前有個適應的……過程1,女人說到這裡,直接對我伸出手。

那伸手的瞬間,我眼尖的發現女人她那塗得鮮紅的指甲突然間變長,並閃著鋒利的寒光,眼看著那尖銳的指甲刺向了我的脖子,甚至已經感覺到皮膚有刺痛蔓延開來的時候,我的身體卻突然騰空,而後一下子落進一個懷抱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