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十三章 成為活死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 成為活死人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判官的話,立馬讓冥君迴光返照異樣的歡脫了起來。

「哎呀,我就說了,你不會這麼不厚道的1,冥君扶起判官,「老傾啊,你也不早說!本君是冥君,君無戲言的!金口一開,絕不更改!所以,這丫頭必須賜給殤歿做婢女了1

聽冥君這麼說,判官立馬變了臉色。「陛下,君無戲言是沒錯!可是,我兒已經和她結了冥婚,只待有朝一日她死了之後便正式成親!您不會,想要讓老臣違約吧?1

「老傾!就算她是你的契約兒媳婦,可是和她是殤歿的婢女有什麼關係呢?1,冥君的臉色突然嚴肅起來,「這兩者沒有衝突的嘛!女人結婚照樣可以工作的嘛!而且,就算成婚也得等她死了不是,你太操之過急了1

「可是,陛下……」

「別可是了1,冥君打斷了判官,一把攬住了他的肩膀。「等她死了,我幫她和傾城大辦!帶著傾凌和南魈一起!這樣,總可以了吧?!不過,在她死之前,身份只能是殤歿的婢女1

「陛下!這不妥啊1,判官跺腳,急的眉頭擰在了一切。

「有何不妥?!你總不能讓本君言而無信吧?!好了好了,早晚的事!她是人,壽命只有那麼幾十年,你還能等不及嘛?1,說到這裡,冥界揮手。「那誰,給我查查生死薄,看看這丫頭的陽壽還有多少年1

話音剛落,一個穿著博士服戴著博士帽以及黑框眼鏡的白鬍子老人出現了,巍巍顫顫的朝著我走了過來。

可是,我現在整個人完全是蒙的!冥君和判官商討的那件事的主角就是我啊,可是為什麼一切都是他們給輕易決定了,而我卻沒有任何的發言權?!

有沒有搞錯?!

「姑娘,能不能把手伸給我用一下啊1,老人望著我,用手將眼鏡往鼻樑上面推了推。

不是該問姓名或者生辰八字來查的嗎?!怎麼,一來就要伸手,難道是摸骨?!

儘管我十分的不情願,但是還是將手給伸了出去,那老人抓住我的手將無名指剔了出來,而後從口袋裡面掏出一根銀針。

意識到老人的目的,我趕緊縮手,但是那銀針卻更為快速的插進了我的指肚,猛的刺痛之後銀針拔出,一顆鮮血從針眼冒了出來。

這是要給我做化驗嗎?!

正痛的倒吸著涼氣,那老人直接用手抹掉了我指肚上面的鮮血,而後將沾著血的指頭直接塞進了嘴巴,唆的吧唧作響。

咦,這冥界就沒有一個正常的!

下意識的退到了殤歿的旁邊,死活拽著他的衣服不肯撒手,不管他多麼冷酷的瞪著我。

而那邊判官和冥君的眼睛都死死的盯著那個老人,目不轉睛,甚至兩個人互相握著彼此的手,很緊張的即視感。

「她叫溫婉,二十二歲,海城人士1,老人眯著眼睛,繼續砸吧嘴。

靠,不用問生辰八字,直接舔血就能知道我的一切?!這冥界要比人間高科技很多哎!

但是,還沒有讓我驚嘆太久,那老人突然睜大了眼睛,連原本很彎曲的背也瞬間給挺直了。

「怎麼了?!是不是快死了?1,判官突然一臉的興奮。

第一次,有人盼著我早死!這滋味,好酸爽!

那老人不語,冥君直接跑過去,一巴掌打在了他的頭上。「老東西,你一個生死簿修成人形還真的跟人一樣糊塗了?!到底有多少陽壽,不說就給我變回去,我自己看1

冥君的話讓我驚呆了,原來這個老人是生死簿幻化的!怪不得,只要嘗血就能洞悉一切呢!

老人被冥君這麼一打,顯然有些不服氣,他狠狠的瞪著冥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帶你們閻家這麼欺負人……不對,是欺負書的1,老人直蹬腿,一副小孩撒潑的模樣。「我好歹也是生死簿,掌人間生死,你們再這麼欺負書,書就罷工不幹了1

真是沒有想到,這生死簿還挺有脾氣的,而那冥君真的拿他無可奈何。

冥君蹲下,突然從背後拿出一個棒棒糖。「乖啊乖!給你糖吃,告訴我這丫頭還有幾年陽壽1

冥君好哄歹哄,終於哄的那生死簿肯起身了,一把搶過冥君手中的棒棒糖塞進了嘴巴。

「沒有陽壽了1,生死簿悶聲道。

此話一出,那判官居然歡呼了起來,而冥君直接青了臉色。

「沒……沒有陽壽了?!怎麼……死的?1,冥君一把抓住了生死薄的胳膊。

生死簿撇嘴,直接走到正興奮的手舞足蹈的判官面前,一巴掌打在他的後腦勺上,這一巴掌打的我。

「沒有陽壽,不代表就會死!你有沒有常識啊?1,生死簿對著判官犯了一個白眼,而後轉向冥君。「原本這小姑娘還有五十年的壽命,最後會死於絕症!可是,大公子昨個回來,硬是抹殺了她的名字1

「老大回來了?1,冥君突然睜大眼睛。

生死簿點頭,「你也知道,那生死簿只有老大的可以改動!他要改,我也不敢反抗啊!所以,我只能乖乖變回原形,讓他為所欲為1

生死簿說著,還咬住嘴唇憤恨的將頭扭到一邊。

我的天!我的名字從生死簿上面……抹掉了?!

聞言,我一溜煙跑到了生死簿的跟前。「爺爺,抹掉之後會怎麼樣?1

或許是我這一聲爺爺讓生死薄對了胃口,他立馬喜笑顏開起來。「名字從生死簿上面抹掉就沒有陽壽,也就是不會死!那你呢,就會成為活死人1

「活……死人?1,我驚愕的捂住了嘴巴。

那到底是死還是活的?!這件事好詭異,但是我卻開心的不得了,因為我不死就不需要和傾城結婚了!啊哈哈!

心裡這麼想著,居然笑出了聲音,接收到殤歿的冷眼之後,我立馬乖乖的閉嘴,而判官的腦袋直接耷拉下來了。

「哎!註定啊1,冥界拍了拍判官的肩膀,「改天再去給你找個好的,乖1

「陛下,萬萬不可1,判官直接跪下,「她是唯一一個不讓傾城過敏的女人啊1

……